七十年代喜当妈[穿书]

作者:海棠无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赵丽芳一睁眼,就看见了殷秀成近在咫尺的脸。
      
      他离得太近,连脸上细小的水珠和额头上方湿漉漉的短发发根都能看清楚。微微潮湿的水气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带着某种赵丽芳陌生的气息一起蔓延过来,密密地把她笼罩在内。
      
      离得太近,原本俊秀的轮廓多了一份令人惊心动魄的锐利。尤其是那双狭长的凤眼,眼尾上挑,带着令人心悸的锋芒,紧紧盯着赵丽芳。
      
      “你先在那边睡吧。”赵丽芳被子覆盖下的身体有些僵硬,脸上却一片镇定,语气平淡地示意殷秀成去小床上休息。
      
      殷秀成挑了挑眉毛,双手撑在床边,俯视着这张陌生而又熟悉的脸。
      
      这是他的妻子,是为他生育了三个儿女的女人,是他处于困境中时,用自己的肩膀挑起了整个殷家的女人。
      
      因为他特殊的工作性质,在他打结婚报告之后,她的资料被组织详细审查过,清清白白。
      
      而在他回归队伍后,殷家所有人的情况都被装在档案袋里,摆放在了他的面前。其中厚厚的一沓纸张,重点记录了他的妻子赵丽芳的所作所为。
      
      殷秀成用了一个晚上,把赵丽芳的资料仔细看了好几遍,以至于虽然四五年不见,这个妻子的形象却好像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
      
      她的变化很大,分水岭就是他的牺牲。
      
      在他牺牲之前,哪怕她已经为他生了儿女,她仍旧对这个婚姻心存不满。因为他常年不在家,因为他把钱都寄给父母,她没有机会从中抽取一部分周济娘家,因为爹坚持不肯享受不上工也能拿补贴工分的特殊待遇,让她也不得不辛苦劳作……
      
      她偷懒耍滑,不好好干家务,照顾孩子也不精心,全都推给公婆。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做新衣服,买些漂亮的头绳发卡,穿戴在身上在村口和妇女们聊天,吸引男人的目光和女人的艳羡。村里的二流子偷偷撩拨她,她就觉得很快活。
      
      虽然他只和这个妻子相处了不到十天,但是他早已对她有了一个总体判断,到此为止,她的所有举动都没有超出他所判断的范围。她就是这样一个农村妇女,她的眼界和她的成长经历决定了,她就是这样一个人。
      
      这是他自己的选择。他虽然不因此而喜悦,但也不因此而后悔。他随时可能死去,她能够给他生下三个儿女,让他的父母享受天伦之乐,就已经达到了他娶妻的目标。
      
      然而,他牺牲的消息传来后,她昏睡两天后醒来,整个人都变了,变得判若两人,变得让殷秀成都无法置信。
      
      殷秀成的目光一寸寸从下方这张五官精致、肌肤如雪的脸上扫过。
      
      他经过专门训练,对于人脸和信息的记忆超出常人。这张脸,和他记忆中新婚妻子的脸基本重合,只是白皙了许多,皮肤也明显滑嫩了许多。明明这三年她十分辛苦,干着各种粗活,却容貌更盛。
      
      就像是蒙尘白璧,被巧手匠人精心打磨,细心擦拭后,散发出再也无法掩饰的宝光。
      
      带着薄茧的手指轻轻抚上赵丽芳的面颊,切实感触到指腹下肌肤的嫩滑。赵丽芳睁大了眼睛,乌黑的眼珠直直盯着殷秀成,粉嫩的嘴唇微微张开,仿佛没有想到他会有这样的动作,一脸惊讶。
      
      她的反应让殷秀成勾起了嘴角:“赵丽芳同志,你今天说的话,我都听到了。”大概是害怕吵醒已经入睡的孩子,他压低了声音,低沉的声线给周围的气氛平添了几分暧昧。
      
      长长的睫毛忽闪一下,微带不解的眼神透露出主人的迷惑:“什么?”
      
      “我听见你说的话了。”殷秀成再次强调,“你说,你心里只有我,除了我,别的男人你都不要。”他的语速不急不慢,声音带着笑意,把赵丽芳为了拒绝招赘对殷老太说的话全部重复了一遍。
      
      殷秀成满意地看到面前这张宛若玉雕的小脸瞬间通红。
      
      赵丽芳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在燃烧,她下意识地转开眼睛,看向大床内侧的黑暗阴影,咬着牙回答:“这,你说这个干什么?”意识自己的举动有些示弱的嫌疑,她又收回了眼神,皱着眉头直视着上方的男人,“殷秀成同志,你能不能好好坐着说话?我记得你是个军人,不是流氓。”
      
      不是说这个年代的人们都很淳朴,谈恋爱也不会太过亲密?大反派果然就是大反派吗?
      
      殷秀成的手指已经从赵丽芳的面颊滑到她的耳后,一点点抚摸着她的肌肤,动作温柔得让赵丽芳心慌,生怕他下一刻就兽性大发,要她履行妻子的义务。
      
      她抓住了男人修长的手指,感受到与她的柔软截然相反的坚硬有力,坚持把他的手从自己脸侧挪开,推到了一边,用不悦的表情表达自己对殷秀成举动的不满。
      
      殷秀成笑了。接下来他站直了身体,向后退了两步,坐在了小床边沿。
      
      赵丽芳松了口气,把自己已经放在身边殷小凤身上的手从被子下不露痕迹地收了回来。她都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如果殷秀成真要做点什么,她立刻就弄醒殷小凤。她就不信,殷秀成会当着女儿的面对她动手动脚。
      
      之前在堂屋,殷秀成已经对全家人作了解释。他说他的牺牲是一个误会,因为他在战斗时受了伤,和战友失散。当时周围的敌人很多,他不得不藏身在附近的山林里。结果因为昏迷错过了后援部队,返回部队的道路被敌人截断,不得不在敌人的占领区小心翼翼地求生。
      
      部队以为他就在被轰炸死亡的烈士之中,才把他牺牲的消息送了回来。
      
      殷秀成在敌占区生活了将近三年,找到了一些和他经历相似的战友,策反了一些敌人,终于找到机会,冲破封锁线,返回部队报到。
      
      “经过了这次的事情,我很担心以后真的牺牲了,家中老小无人照顾,所以自己申请转业了。”殷秀成神色平静地说出了这段话,让殷青山夫妻喜悦不已。
      
      觉悟再高,也没有人想要自己的孩子一直在生死边缘行走。殷秀成服役已经将近十年,为国家做出的贡献也够多了。
      
      殷秀成已经办好了转业手续,在南和县公安局担任刑侦队长的职务。那身藏蓝色的警服,就是今天刚刚穿上的。
      
      南和县距离后山村只有四五十里,以后想要见面就方便多了。殷青山夫妻自然高兴。
      
      赵丽芳找了一个话题:“你今天怎么回来的?”
      
      她现在冷静下来,就想要解开之前的疑问,也可以转移一下大反派的注意力。她记得书中大反派出现的时候,是一身警服骑着偏三轮警用摩托,堂而皇之穿过村子,停在了已经一片凄惨的殷家门口。
      
      殷家已经牺牲的儿子回来了,而且还当了县城的刑侦队长,这个消息传到了村子里,惊动了很多人,包括原文的女主也跟着过来看热闹,第一次认识了大反派,开始了他们之间恩怨纠缠的剧情。
      
      可是这一次,殷秀成竟然无声无息地回了家。
      
      后山村这样封闭的地方,村子里有一点点新鲜事就会飞速传开,引来一群围观者。如果有人看见了殷秀成,不可能一晚上都没有一个人来殷家打听。
      
      赵丽芳蹙起眉头,甚至可能李大牛都没有看见殷秀成?可是明明他们俩是先后脚的顺序,李大牛离开殷家不到一分钟,殷秀成就出现了。
      
      殷家门口是一个死胡同,殷家就位于死胡同最里面的位置,按照时间,李大牛很可能和殷秀成迎面遇上。
      
      李大牛就是后山村人,不可能不认识殷秀成。他要是看见了殷秀成,不应该没有任何反应吧?
      
      “我一个同事到前山村有事,我让他把我捎到那边,自己走回来的。”殷秀成回答。
      
      赵丽芳:“累了吧?早点休息吧。”
      
      她无法从这样的问题中得到什么线索,只能猜测原来的剧情里,殷家太过凄惨,只剩下殷老太和瘸了腿的殷小虎,所以殷秀成闻讯之后用最快的速度赶了回来。而现在殷家人都好好的,殷秀成虽然思念家人,却还稳得住,所以没那么着急?
      
      “公安局分配了房子给我,过两天你带着孩子搬过去吧。”殷秀成拉开小床上的被子躺了上去。
      
      赵丽芳刚刚升起的一点睡意一扫而空。她早就想离开后山村了,农村到处都是眼睛和耳朵,很多人思想僵化保守,最喜欢对别人指手划脚。
      
      如果到时候她跟殷秀成离了婚,她是绝对不会回到原主娘家赵家庄的,可是留在后山村的话,绝对也会被人议论到死。
      
      可是到了县城就不一样了,人和人之间相对距离较远,能够保留一定的隐私空间。她弄个小房子,关起门来过日子,轻轻松松复习备考,多好。
      
      “那爹娘怎么办?”
      
      “我估计他们不习惯,在城里住不了太久。到时候我带爹到医院看看腿,他们要是不愿意在城里住着,就把他们送回来。”
      
      殷秀成翻了个身,面对着赵丽芳:“主要是冬雪已经六岁了,能上育红班了。小凤和小虎也四岁多了,也能送去机关保育院去,你也可以抽出时间去上班。”他停顿了一下,“你想去上班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殷秀成掏出小本本:
    一,媳妇的脸是真的,没有问题,而且很滑嫩,手感很好。
    二,下次要找机会,检查一下媳妇身上的标记还在不在。
    三,媳妇嘴里说心里只有我,可是她看见我突然出现的时候, 眼里只有惊讶,没有爱恋,没有喜悦。媳妇是个大骗纸。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