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代喜当妈[穿书]

作者:海棠无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5 章

      “你在悲伤什么?”柔和的男声在耳边响起,一只手轻轻摘下了赵丽芳脸上的墨镜,殷秀成的脸慢慢靠近,眼神满是关切。
      
      被摘掉墨镜的一刻,赵丽芳猛然闭上眼睛,不想让殷秀成看见自己眼中闪烁的水光,不想让任何人看见自己如此狼狈的时刻。
      
      被莫名其妙地丢在一个陌生而落后的世界,从一个顺风顺水娇气自由的小公举,变成了农村里起早贪黑照顾老小的已婚妇女……那种痛苦和失落、徘徊和孤独,又岂是几行字几句话能够描述清楚的?
      
      三年来,她一直告诉自己,等到大反派回来,她的苦日子就会结束,她就能自由了。靠着这个念头支撑,赵丽芳一直熬到现在。
      
      然而大反派比她想象的狡猾得多,而她自己却比想象中无能得多。在大反派面前,她的努力和反抗,简直就像是一个笑话。她今天这样挑衅,他都不生气,又何尝不是因为他们之间的实力差距太大,他根本没有必要对一个小蚂蚁生气?
      
      突然看见这幅残破的夜宴桃李园壁画,让她想起那些曾经,将一直压在她心底的那些情绪全都引发了出来。赵丽芳才发现,原来在自己内心深处,一直想要回到真正属于自己的那个时代。
      
      那个盛世如歌的时代……想穿什么穿什么,想吃什么吃什么,可以每天阅读自己喜欢的书,追自己喜欢的剧,玩自己喜欢的游戏,留自己喜欢的任何发型,兴之所至就开着车出去,随意行行走走又停停……
      
      还有她最爱的爸爸妈妈,她甚至逼着自己不再想起,因为她害怕自己一想就无法控制,情绪崩溃。
      
      天地是万物的逆旅,光阴是古今的过客。而她,如今也成了一个没有根的过客……
      
      微带粗粝的手指拭去了她眼角渗透出的湿痕,男人几乎已经贴到她唇上的唇停了下来。凤眼慢慢垂下,方才眼中志在必得的光芒熄灭,眼睛狭长的弧线一点点拉长,漾出丝丝令人心慌的柔和。控制着她肩膀的大手松开,向下滑过赵丽芳的脊背,动作轻柔地把她拥入了怀中。
      
      还未出现在她面前,他就已经开始布局。为了看到她看见自己活着回来的真实反映,他躲开大路,早早将摩托藏在村外的树林中,独自潜行入村,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她恐怕根本没想到,当时她的最微小的动作、最不起眼的表情,都已经被他仔细看在眼中。
      
      之后,不管是凌厉的压迫,还是暧昧的靠近,还有现在无奈的宠溺,都是他有意所为,目的不过是彻底摸清她的身份。可是当他小豹子一样的小妻子如他所愿蜷起身子,变成了一只娇嫩小猫,被他按到墙角向他袒露出柔软的肚皮时,殷秀成竟然没有感觉到那种熟悉的成就感。
      
      那种无法描述的,从心底不知道什么地方一滴一滴渗透上来的,说不清是酸还是甜,是苦还是乐的味道,是什么?是因为她吗?
      
      毕竟,她和那些人身上的气息是截然不同的,所以捕猎成功的时候感觉才会不同吗?所以,已经弹出锋锐的利爪才会本能地收了回去,准备用柔软的爪垫拍拍这只爪下颤抖的小猫咪。
      
      想安抚她,告诉她“不要怕”。这种心情,太过陌生。而且也不应该出现在他身上。
      
      殷秀成抿紧双唇,无声地俯视怀中的女人。
      
      被他抱在怀里,那张雪白的小脸上泪流得更恣肆了几分,又长又密又翘的睫毛不停抖动,可是她就是像鸵鸟一样,不肯睁开眼睛。
      
      他忍不住扯了扯嘴角,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露出了一个淡淡却真实的笑。她这恐怕是回过神了,知道自己的秘密暴露了,正在想怎么蒙混过关呢吧?
      
      殷秀成捏了捏她红通通的鼻尖:“就因为怕别人说你资产阶级作风,就哭成这个样子?”
      
      正如殷秀成所想,赵丽芳在突如其来的情绪崩溃之后,理智逐渐回归。她闭着眼睛不敢看殷秀成,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自己毫无理由的哭泣。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大反派会突然给她台阶下,但是赵丽芳还是赶快抓住机会,闷声回答:“难道你不怕?”
      
      殷秀成勾着唇角笑:“我还真不怕。”
      
      赵丽芳鼓足勇气睁开眼睛,看见的就是一张带着调侃笑意的俊脸。明明不是第一次这么近地看见这张脸,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目光一落到这张脸上,心脏就像是擂鼓一样怦怦狂跳起来。
      
      殷秀成眼睁睁看着嫣红色从赵丽芳雪白修长的脖子蔓延而上,迅速覆盖了她整张脸庞,就连两只小巧的耳朵,也变得一片通红,看起来可爱极了。
      
      手指仿佛是萌生了自己的意志一样,轻飘飘地伸出去,捏住了一只原本如同白玉,如今却透着殷殷血色的耳垂,小心翼翼地摩挲了起来。柔软娇嫩到了极致的感觉,从指尖传来。
      
      这样的感觉非常陌生,却好像有着奇怪的力量,把刚才他心底那种描述不清的味道重新勾了出来,而且还把这种味道鼓动得膨胀起来,从心脏向着四肢全身蔓延。
      
      殷秀成不由自主全身紧绷,眸光越来越暗沉,凝视着眼前正在慢慢退去羞红之色的小脸,神色阴沉莫测。
      
      全身发烫,好像突然掉入了火炉中的赵丽芳,在被冰凉的指尖捏住耳垂时,不禁微微颤抖了一下。随即,她就感受到环抱着自己的双臂开始收紧,殷秀成看着自己的目光突然变得深沉可怕,简直就像是要把自己吃掉一样!
      
      赵丽芳突然清醒,她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在大反派的怀抱里胡思乱想?
      
      感受到殷秀成的双臂仍旧在用力把她抱紧,赵丽芳连忙伸手撑住他的胸膛,用力推着他喊了起来:“放开我。”
      
      可惜她刚刚哭过,声音还带着残留的颤抖,听起来根本没有任何威慑力,反而是她用力推开殷秀成的举动,让男人已经一片暗沉的眸子更加幽深,不容抗拒地更加抱紧了她。
      
      当那张俊脸一点点压下来的时候,被黑沉凤眼盯紧的赵丽芳全身僵硬,却像是被天敌盯住的小动物一样,整个人脑子都蒙了,一动不动。
      
      她惊恐地睁大了双眼,心中一团乱麻,剧情怎么会发展成了这个样子!大反派这是怎么了?
      
      冰凉的唇缓缓压在了她的唇上。
      
      赵丽芳大睁的双眼不知怎么取悦了殷秀成,他贴着那双如想象一般柔软娇嫩的唇,缓缓拉开了嘴角,刚想说点什么,却突然皱起了眉头。
      
      没等赵丽芳弄明白他的表情变化,殷秀成就压了压她的唇,然后抬起头,松开了对她的束缚,垂着眼皮给她整理了一下被压出皱褶的衣服,一只手把她推到了自己身后。
      
      这个时侯,就是赵丽芳也听见了啪嗒啪嗒的脚步声。
      
      “谁开的门?”一个男人从月亮门外走了进来,看见殷秀成,立刻热忱了起来,“原来是殷队长啊!你今天怎么有空来这里?”
      
      殷秀成脸上已经挂上了温和的笑容:“刘同志,你上次不是让我帮你找个买家吗?我爱人说,我家两位老人,三个孩子,单位分的房子太小,以后孩子长大了不好住,所以想来看看。”
      
      已经整理好情绪和表情的赵丽芳从殷秀成背后往外走了一步,对着来人矜持的点了点头,得到了对方惊艳的目光。
      
      接下来,赵丽芳就听着殷秀成跟这个姓刘的男人说了一会儿,竟然真的说定了五百块钱把这个院子买下来!
      
      赵丽芳在背后偷偷拽殷秀成的衣角。五百块钱,她现在手里只剩下一百多,就算是把殷青山夫妻手中的几十块算上,也还差不少呢。现在的她,已经忘记了自己之前等着看殷秀成出糗,然后大声嘲笑他的初衷了。
      
      殷秀成趁着姓刘的在一边指着窗棂雕花介绍的时候,回头小声问赵丽芳:“说实话,真不喜欢吗?”
      
      怎么会不喜欢呢?古代文学硕士毕业的赵丽芳,对于古典美和传统文化一直十分热爱。而这个小院子,虽然只是当初大宅院后花园隔出来的一个小小角落,却处处能够看出残留的精致和清雅,非常符合她的审美。
      
      看着沉默不言的赵丽芳,殷秀成了然一笑,干脆利落地和那个刘同志约定了这两天就交钱过户。
      
      直到坐到了吉普车上,赵丽芳才瞪了殷秀成一眼:“你有钱吗?”
      
      殷秀成从上衣口袋掏出一张存折,递到了她眼前。
      
      赵丽芳打开一看,竟然存了三千多块!
      
      “你,你从哪里来的这么多钱?”说着,赵丽芳还上下打量他,目露怀疑,他不会是利用职权,贪污索贿了吧?
      
      殷秀成再次看懂了她的眼神,气得伸手把她的头发揉成了一团:“我这三年补发的工资!”
      
      赵丽芳哇了一声,烈士津贴拿了三年,还补发三年工资,这可真是良心单位!
      
      殷秀成无语摇头。
      
      这四年多,他可不是真的像对他们说的那样,不小心失落敌后,而是担负了重要任务,潜入了敌方大本营中,费尽力气,找到了任务目标,完成了刺杀之后,又顺手炸了敌人的重要工事,然后携带着重要情报,策反了几个重要人物,一起返回。
      
      这一路的艰辛危险不必多言,功劳贡献更是远远超出了组织的期待。而三年前所谓的牺牲,是整个敌后情报组织几乎被敌人清除干净,只有他险死还生。组织上以为他也牺牲了,才会把消息送回了殷家。
      
      凭他的贡献,这些金钱奖励,是价值最小的,更多的奖励,在看不见的地方。如果不是为了这次特殊的任务,他又怎么会只是一个县城的刑侦队长?
      
      不过这些东西,就算是他的妻子,也很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知道。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奶凶奶凶的小猫咪挥动爪子,放开我!
    从里到外黑透的大狐狸呲牙,啊呜一口叼走了……
    谢谢!
    青青子衿扔了1个地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