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代喜当妈[穿书]

作者:海棠无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殷秀成一坐下,赵丽芳就立刻起身,挪到了床的另一边,丝毫不掩饰自己对于殷秀成的嫌弃厌恶。
      
      “下次再生气,也不要乱扔东西。”殷秀成认真地说,“在自己家里也就算了,出去要是被人抓到把柄,麻烦就大了。”
      
      赵丽芳愣了一下,理智回归,才想起来自己刚才丢殷秀成时,用的好像是一本书——被她放在床头,用来掩饰自己学习进度的书,只有一本红宝书!
      
      这个年代因为不小心各种可笑理由损毁伟人画像,被人检举揭发、游街批-斗的,不在少数。赵丽芳抬起眼睛看了殷秀成一眼,这个渣男不会用这个理由威胁自己,不同意离婚吧?
      
      殷秀成哭笑不得。他的妻子长了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啊,只是这眼睛说的话……她都是这么看他的吗?他到底都做了什么,让自己的妻子总是从最坏的角度来猜测他?
      
      “赵丽芳同志,婚姻是一件严肃的事情。即使是产生了矛盾,我们也应当从解决矛盾的立场出发,一起努力,而不是动辄提出离婚。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殷秀成一脸语重心长,但是赵丽芳根本不吃这套。
      
      如果他从开始就这跟赵丽芳讲道理,也许赵丽芳还会选择跟他好好谈谈,可是今天晚上殷秀成的表现,只证明了他就是一个道德败坏的渣男!要不是她拼命反抗,要不是三个孩子听见动静,说不定这会儿他就得逞了!
      
      所以这些道貌岸然的话根本没有任何说服力,只是更证明了他就是个伪君子而已!
      
      “什么人只是口头上站在革命人民方面而在行动上则另是一样,他就是一个口头革命派!”赵丽芳干脆利落地扔出一句伟人语录。
      
      殷秀成看着那双粉嫩的嘴唇嘚吧嘚吧,凤眼饶有兴味地眨了眨。几年不见,她变聪明了很多啊,居然还会用伟人语录来批判他言行不一了。
      
      他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解释。
      
      他开始其实只是想要假装喝醉,骗得她的同情,然后找机会检查她身上的标记还在不在,最后一次确定她有没有被人假冒顶替。
      
      没想到她太聪明了,一句话就揭穿了他的打算。所以他就用了最简单粗暴的办法,谁知道就把她吓成了这个样子……说起来确实是他的责任,谁让他看着她那副小豹子的样子,就忍不住想逗逗她呢?
      
      这会儿解释,她是绝对不会相信了。
      
      “早点休息吧。”五个字一出口,他就看见赵丽芳的身体猛然僵硬,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也立刻瞪了过来,仿佛下一步他就要做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一样。
      
      殷秀成差点笑出声来,他赶忙把双手伸开捂在脸上揉了揉,换上了一副忧心忡忡的表情,才向着赵丽芳走了过去。
      
      眼看着她像是一只受惊的小猫一样,灵活地翻身上床,三两下爬到了床对面,飞快地下了地,隔着床和自己对峙,殷秀成大声叹了口气,从靠墙的大衣柜里拿出一套挂着的警服丢在了床上。
      
      赵丽芳站在南边窗下,警惕地盯着殷秀成的背影,看见他背对着自己开始脱衣服,就开始无声无息地贴着墙边向门口挪动。
      
      天知道这大反派是不是假装换衣服,实际上欲行不轨呢?他这么阴险的人,什么干不出来?
      
      生怕被殷秀成发现,她一边小步无声挪动,一边不停注意着殷秀成的动静。
      
      殷秀成背对着赵丽芳,动作随意地解开身上的警服外衣,丢在了床上,露出了紧箍在身上的军绿色短袖。他有一张白皙俊秀的脸,现在看来,就连露在短袖外面的手臂都是一片白净。要不是随着他的动作能够看见他上臂起伏的肌肉很是有力,赵丽芳真怀疑他到底有没有当过兵,哪有当兵的回来这么白净的?
      
      哼,说不定大反派根本就是在办公室坐着,天天想着怎么陷害别人,勾心斗角的呢!
      
      赵丽芳在心中吐槽了一句,终于摸到了门口,一溜烟地跑了出去。
      
      殷秀成勾着嘴角轻轻摇头,看来这次是真的把她吓坏了。这是他娶过来的妻子,但是人变聪明了变能干了,想明白之前他对她不够真心,他牺牲后她因为道义坚持了几年,他一回来她反而决定离开了?
      
      这样的结论好像很有几分道理,但是从事情报工作多年的殷秀成有着专属于自己的直觉。这只是赵丽芳想要他接受的结论,而他的妻子还隐瞒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
      
      但是,只要她不是冒充的,这些都好解决。
      
      敌人再狡猾,也不可能在六年前就知道他的身份,然后安排一个敌特跟他结婚。当初结婚时那个赵丽芳,是真的简单到蠢的地步,又被组织详细审查过,根本不可能有问题。
      
      只能说,在他离开家庭这几年里,在她身上发生了一些奇妙的变化。但这种变化,殷秀成并没有感到危险。或者说,在现在这个赵丽芳身上,他找不到同类的气息。
      
      刚才的接触再次证明,她十分抗拒和他亲近。这绝对不是一个敌特该有的反应。殷秀成真是不知道这算是一个好消息,还是一个坏消息。
      
      她很聪明,但是也很稚嫩。她小心翼翼地隐藏着自己的秘密,可是她的每个举动也都在泄露自己的秘密。
      
      殷秀成穿好警服,拿着大檐帽走出了卧室,对坐在桌子边上的赵丽芳正容说:“我今晚加班,你把门锁好,好好休息。”
      
      赵丽芳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走到门口,忍不住叫住了他:“那,那件事……”她害怕三个孩子听到,不敢提“离婚”两个字。
      
      殷秀成从门口转身走了回来,直直地走到赵丽芳面前,一只手顺着她的头顶抚下来。因为刚才的激烈挣扎,她的头发散开了,一片黑亮披在肩上,在灯光下仿佛都在闪光。殷秀成的手从她的头顶滑过她的脸庞,隔着头发托住了她的面颊:“什么事儿?”
      
      赵丽芳气得脸都红了,这个渣男又在占她便宜!
      
      殷秀成表情无辜地眨了眨眼睛。这次回来,他觉得自己的妻子好像年轻活泼了许多,不仅仅是外貌,还有精神状态。明明她只比他小了不到两岁,可是他现在总觉得她还不到二十,总是有一种用“小妻子”称呼她的冲动,这是为什么呢?
      
      就像现在,他眼睁睁地看着小妻子那张雪白小脸瞬间通红,圆圆的眼睛狠狠瞪着他,粉红的嘴唇气得用力鼓起,怎么都不像是一个二十五岁的女人,也不像是三个孩子的妈。
      
      他总是忍不住想要逗她,真不能怪他,都得怪她自己。
      
      殷秀成一边想着,一边用大拇指蹭了蹭赵丽芳的面颊,露出一个温柔的笑:“这几天我可能要出差,你的工作和户口问题,我会派人解决的。孩子们还是辛苦你了。有事的话,就去局里找徐局长。”
      
      这人怎么自说自话?她要说的是离婚!而且,刚才说晚上加班,她一提离婚就变成了要出差?当她是傻瓜啊!
      
      赵丽芳气得一脚对着殷秀成的小腿就踢了过去,殷秀成的腿不知道怎么一扭,赵丽芳这一脚就踢了个空,而且还被他的两个小腿夹在了中间。
      
      失去了平衡,赵丽芳一下子就要摔倒,殷秀成空着的手一伸,把她揽在了怀里。
      
      “殷秀成!我要再跟你好好说,我就不姓赵!”赵丽芳简直要被气死了,用力挣脱了他,气呼呼地走进了卧室,卡拉卡拉地从里面把门插上了。跟大反派讲道理根本就是浪费时间和精力!
      
      殷秀成站在原地,举起手摸了摸头。
      
      真生气了。
      
      生气也不行,他还真不打算离婚。
      
      殷秀成勾起了嘴角,想起了刚才掀开她衣服时看见的雪白肌肤,同时涌上脑海的还有他检查那三个疤痕时指尖滑嫩的手感,又想起刚才她通红的面颊、乌黑的大眼睛,还有用力绷紧的粉红嘴唇……
      
      浅色瞳孔莫名暗沉下来,他嘴角的笑容竟然透出几分邪气。在看见她的真面目之后,他更不会离婚。
      
      殷秀成看了看卧室紧闭的门,戴上大檐帽,转头离开了家。
      
      徐长辉的办公室居然还亮着灯,殷秀成毫不见外地敲门入内。
      
      “怎么你也加班?”殷秀成看着伏案忙碌的徐长辉,有点诧异。
      
      徐长辉抬起眼睛,忙里偷闲地给了他一个幽怨的眼神。搭档快十年,上面让他调过来配合殷秀成的时候,他不假思索地就同意了。可是为什么他一个局长这么忙,而局长的手下刑侦队长这么悠闲?
      
      殷秀成看懂了他的眼神,笑嘻嘻地拎起暖瓶,给徐长辉桌上的搪瓷缸子里加了热水。徐长辉惊得丢下手中的笔,上下打量殷秀成:“你小子今天捡了宝贝了,这么高兴?”
      
      别看殷秀成在人前总是一副和善可亲的笑脸,和他搭档这么久的徐长辉却是知道,真正的殷秀成其实十分疲倦冷淡。
      
      只是这种真面目,殷秀成只会在熟知他的自己人面前表露而已。
      
      很多时候,殷秀成跑到他的办公室,只是想要寻找一个能够毫无顾忌地表露自我、休憩心灵的地方。这种状态下的殷秀成,可从来不会给他一个笑脸,更别说给他倒水了!
      
      徐长辉越想越诧异,干脆从桌子后面站了起来,围着殷秀成转了一圈。这种状态的殷秀成,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见到过了。
      
      突然,徐长辉眼睛一亮,伸手就去揪殷秀成的衣领。殷秀成向后一躲,斜着眼睛看他:“老男人,别动手动脚的。”
      
      徐长辉也不生气,双目放光:“你脖子怎么回事?”衣领都挡不住的一道血痕,以他的经验来看,绝对是女人抓的。这种事情在殷秀成身上,可真是奇闻!徐长辉以二十年老情报的直觉判断,殷秀成今天的情绪,绝对和这个抓他的女人有关系!
      
      “在家里逗猫玩,逗狠了呗。”殷秀成坐回自己经常坐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漫不经心地说。
      
      呸。徐长辉给了他一个鄙夷的眼神,殷秀成家有没有猫,他能不知道?不过看这样子,殷秀成那个前后变化惊人的媳妇儿是通过了考察,没有问题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殷秀成还能更渣!但是考虑到标签是甜文,所以我们就直接点,不深挖,少走程序,多谈恋爱吧。
    同时,也祝各位亲爱的宝贝情人节快乐,永远甜甜甜!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