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悔大师

作者:一度君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回不去的家

      第十八章:回不去的家
      蛇肉炖菌菇,锅里咕嘟咕嘟地冒着香气。
      大家围着火堆坐下,这顿早餐真是十分丰盛。赵清雨塞了一肚子的冷面包、矿泉水,这时候胃里也挪不出地方,只得跟着喝了点热汤。
      天光明亮,再加上香喷喷、热腾腾的食物下肚,大家的紧张情绪终于有所缓解。
      
      钱林林扫了一眼乔小橙,见她动作灵活,不由问:“小乔,你昨天晚上不是还行动不便吗?这时候怎么恢复了?”显然她并不相信乔小橙真的严重到行动不能的地步。
      乔小橙没理她,钱林林有点尴尬,贺一水随口说:“她身上是鬼,鬼夜里能力加重,白昼能力减弱,很正常。”
      钱林林向他投去满怀感激的一眼,贺一水没有留意,站起身来道:“我再搜查一遍这里。看看有没有其他人出现。”
      
      钱林林紧接着说:“小贺总,我跟您一块去。”
      贺一水点头,与她一起搜索四周。乔小橙和陈饮白都没有动。乔小橙身上披着毯子,那块裹住死尸的毛毯又脏又臭,但是很显然,因为它的束缚,乔小橙身上的鬼并不能脱体而出。
      她行动不便,当然也就不想动。而陈饮白不动的原因很简单——得保护雇主。
      赵清雨这时候对环境适应了一些,毕竟常年跑车,他也算见多识广,这时候好奇心战胜了恐惧,问:“陈师,如果在这里死亡,那么现实中的我们会怎么样?”
      
      陈饮白说:“脑死亡,而且因为时间冲突,身体的腐烂速度会有异常。以前有人死在半年前的时间夹角里,大家刚刚把他抬上救护车,他的身体就变成了死亡半年左右的模样。”
      赵清雨一想到那场景,心里还是一激灵。乔小橙倒是无所谓:“那我们还好,至少赵老板这事是昨晚发生的。就算是死了,尸体变化也不大。”
      你倒想得开。陈饮白摊手,然后又安慰赵清雨:“您不用担心,这个案子的难度,对于小贺总而言并不算高。”
      赵清雨点点头,其实到了现在,他已经很庆幸自己当时咬咬牙,拿出全部积蓄来找贺一水了。
      
      贺一水跟钱林林四处查看周围情况。这里的地形非常简单,因为时间的流速不同,其他地方如同背景板。那些山、农田和乡村的房屋,从这里能够看到,但却是凝固不动的。不能走近,无法触摸。
      真正能够活动的,只有这条公路和埋尸的山路及周边范围。
      两辆货车还停在公路旁边,赵清雨心有余悸,不敢再靠近。乔小橙虽然脸上仍然可怕,但是毕竟光天化日,总会令人踏实很多。
      
      三个人坐在火堆旁等候,外面公司里,贺一山守在一边。不一会儿,周渔从外面进来,贺一山意外:“有事?”
      周渔看了一眼子午流注钟旁边的五个人,说:“你出去,我来等。”
      贺一山当然是没意见,这样的枯等最无聊,他站起身:“有事叫我。”话落,径自开门,回自己办公室了。周渔坐到贺一水的椅子上,看了一眼子午流注钟——几个人进入时间夹角,不过才十分钟而已。
      为什么感觉像是过去很久一样?
      
      子午流注钟旁边的五个人毫无知觉,如同五个木偶。周渔缓步走过去,乔小橙就在他面前,被时间凝固的人,连呼吸、心跳都暂停,身体所有消耗也停止计算。
      他发现这竟然是自己第一次这样细致地打量她。因为作息规律,她的皮肤非常健康红润,没痘没斑,白玉一样通透。眼睛本来很大,这时候眉眼低垂,看向子午流注钟面,睫毛纤长细密,如同精心制作的洋娃娃。
      周渔伸出手,摸摸她精巧秀气的鼻尖,想起两年前,她穿着一件淘宝来的性感睡衣,跪坐在他面前,清涩而笨拙地说:“周渔,我这么穿好看吗?”
      
      时间夹角里,贺一水和钱林林四下查看。钱林林的目光不时瞟过贺一水。贺一水身材高挑劲瘦,身上穿着最普通不过的防寒服,然而举手投足却风采夺目。
      钱林林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被他牵引,他随手折断的树枝、留在泥泞山路上的脚印,都令她心悸。
      贺一水当然有注意到,此时回身微笑:“看来,比起查探周围环境,你倒是更喜欢查看我。”
      钱林林瞬间手足无措:“小、小贺总,我……”
      贺一水说:“喜欢看我的姑娘很多,不过这个时候,你最好专注一点。我是不太喜欢教育别人,如果是周渔在的话,你这时候已经狗血淋头了。”
      
      钱林林脸如火烧:“对、对不起小贺总,我知道了。”
      她几乎是仓惶逃走,开始认真查看起周围的各种痕迹。贺一水摇摇头,这姑娘看起来跟小乔不太对付。小乔的性子,一看就软,几乎就是个受气包小媳妇型的。
      她居然也会有不喜欢的人。小贺总的八卦之魂蠢蠢欲动。
      
      两个人把整个环境全部查探完毕,终于又回来跟火堆前的三人组汇合。
      陈饮白问:“小贺总,怎么样?”
      贺一水摇摇头,赵清雨当然也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说:“既然没有别的人,那么趁着天色尚早,赶紧想办法吧。”他显然是不想在这里过夜了。
      贺一水吹了吹手里的小铁球,说:“看来,尸体要从我们五个人中出了。”
      
      赵清雨脸色都变了,忍了忍还是没说话。
      陈饮白问:“怎么做?”
      贺一水看向路边停靠的两辆大货车,说:“十年前的那个孩子,据赵老板说,先是被一辆货车撞死,然后被他和他父亲带上山埋尸。”听到这里,赵清雨神情微微一变,贺一水接着说:“现在我们得先尝试用这辆肇事车撞到一个人,拥有一具尸体。然后带到埋尸坑的位置,看看能不能引出恶身。”
      
      陈饮白问:“一定得撞死?”那这代价有点大啊。
      贺一水若有所思,半天,看向乔小橙,说:“饮白,你负责开车。”
      陈饮白有些犹豫:“小贺总……”
      贺一水走到乔小橙面前,乔小橙身上还裹着那张裹尸毯呢。他把手伸进毯子里,乔小橙顿时脸红了:“小贺总!”
      贺一水嘘了一声,幸好没占便宜,只是感受了一下里面的泥浆鬼。
      他说:“我试试能不能引他出来。”
      
      可裹尸毯里面的鬼一点反应也没有,显然天光大亮,它并不能随意活动。
      贺一水看了看天色,也是没办法:“等晚上吧。”
      钱林林看看他二人,又看了一眼乔小橙,突然抿抿唇,说:“小贺总,你和陈饮白后面还要对付生肖巨兽,引鬼的事……不如我来试试吧”  
      贺一水含笑看她,这个姑娘其实挺有意思。他说:“下次吧。你要死在里面,毁我一世英名。”
      赵清雨都忍不住露出一抹苦笑,这小贺总,真是没个正形。
      
      整个下午反正也没什么事做,小贺总是有闲情逸志的,干脆带着大家爬山,当野游了。
      赵清雨整个人都雷得不行,原本是做好最坏打算进到这里的,怎么感觉比自己想象的轻松很多……
      贺一水吹了个口哨,天空中一只乌鸦呱呱叫了两声,最后落在他肩头。他问:“山上有其他兽类吗?要是能来只烤全羊就最好了。”
      那乌鸦不知道说了什么,他啧了一声:“前面有拐枣,吃点野果也是个趣。”
      
      大家顺着乌鸦所指的方向,果然前行不远,就找到几棵拐枣树。上面黄澄澄的全是拐枣。
      乔小橙看着那古怪弯曲的东西,一脸困惑:“这……能吃吗?”
      钱林林白了她一眼,熟练地摘了一串,放进嘴里:“这个最甜了,我喜欢。”
      贺一水耐心地给科谱:“拐枣,又叫甜半夜。从前少粮的时候,很多人都拿它救命。它很甜,可以炼糖。你试试。”他摘了一串,不由分说,塞进乔小橙嘴里。
      乔小橙唇都触到他的指腹了,顿时也不敢乱动,赶紧叼过来。赵清雨常年在外跑车,相好还是有几个的。但现在他是真的挺佩服贺一水的,要是平时也就罢了,现在对着乔小橙那张脸,他还能撩妹……
      真是人中豪杰。
      
      乔小橙吃了一个,果然觉得蜂蜜一样甜,顿时一个接一个,吃得津津有味。
      贺一水有点想笑,毕竟顶着这样一张脸,又裹着一张裹尸毯,还能没心没肺地吃野果的姑娘不多。
      大家在山中闲游,暂时忘记了忧愁。但是随着暮色来临,山中阴风阵阵,浓雾重新降下。乌鸦的叫声也开始瘆人。
      贺一水伸了个懒腰:“开工吧。”
      
      一行人抢在最后一丝天光消失之前下到公路上,火堆已经快要熄灭了,陈饮白上前,添了点柴火。
      可惜雾实在是太浓了,光线难以触及。周围仍然是一片摇曳不定的黑影。
      乔小橙只觉得身体又开始发冷,里面隐隐约约,似乎有泥浆流动。她整个人像是灌了铅,又开始行走困难。
      脑海里隐隐约约有人在哭,是个小孩的声音。乔小橙只觉得头痛,意识时远时近。
      
      贺一水把她抱到公路中间,陈饮白一脸凝重地上了车。钱林林想要开口说话,最终却还是没出声。她想代替乔小橙,想成为团队中最重要的人之一。可惜想想那蜂窝一样的脸和裹尸布下的东西,她不敢。
      乔小橙有些恍惚,贺一水拍了拍她的脸:“怎么样?”
      乔小橙迷迷糊糊地答:“它更厉害了。我听见它的哭声了。”
      
      贺一水点点头,陈饮白轻轻按了一下喇叭。他不再犹豫,猛地解开乔小橙身上的裹尸毯。
      周围突然一阵风起,一个尖利的哭声跟着阴风打转,似乎要刺穿几个人的耳膜。那泥浆一样的东西从乔小橙身上渗出来,贺一水用这条裹尸毯紧紧把自己跟乔小橙裹在一起。
      乔小橙只觉得整个人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拉扯,半天之后,泥浆从她身上脱离出来,慢慢包裹住贺一水。贺一水猛地把乔小橙推出去,然后厉喝一声:“来!”
      
      陈饮白早有准备,这时候猛地发动货车,撞了上去。
      只听砰地一声闷响,货车像是撞在巨大的橡胶上。陈饮白心里都是一惊,他又不想撞死贺一水,这时候车速当然不快。
      但是声音听上去却十分骇人。他赶紧跳下去,连赵清雨都忍不住跑过来。四个人一起冲过去,只见车轮下鲜血横流,而贺一水整个人飞出几米,头颅破碎,惨不忍睹。
      陈饮白惊呆了,钱林林捂住嘴,眼里顿时涌出泪来。赵清雨更是指着贺一水的尸体,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能发抖。
      
      乔小橙站在原地,周围连风里都带着血腥气。许久,赵清雨喃喃说:“小贺总死了……他死了……我们出不去了……”
      乔小橙抬起头,突然心里一惊——她眼前本来应该有三个人,陈饮白、赵清雨和钱林林。
      可现在,钱林林变了!!
      
      她身量缩小,脸上全是血,头骨半塌。这时候她正抬起头,直勾勾地盯着赵清雨。
      乔小橙正想上前捂住赵清雨的眼睛,但是已经晚了。赵清雨一个转头,正看见站在自己身边的她,顿时撕心裂肺一声惨叫。面前的大货车,陈饮白没关车门。他猛地跳上去,乔小橙见他上车,立刻拉起钱林林就跑!
      陈饮白也是这时候才看见钱林林,顿时也是一惊,飞身扑进驾驶室!
      
      赵清雨上了车,二话不说一踩油门,直接向血淋淋的钱林林撞了过去。幸好乔小橙早有准备,这时候扯起钱林林就跑!
      陈饮白一边抢夺方向盘,一边安抚赵清雨:“赵老板!你先不要冲动!鬼会扰乱人心,你先停车!!”
      赵清雨这时候哪里还能听得进去?他双眼通红,喃喃地说:“撞死你……撞死你……”
      
      乔小橙死死牵着钱林林,两个人在夜晚陌生的公路上狂奔,浓雾如有实质,眼前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然而还不能瞎跑——万一赵清雨把货车开到公路下面去了,这里没有吊车,想弄上来可就难了。
      她跑得直喘粗气,好不容易身后的货车停下了。想来是陈饮白终于制止了赵清雨。乔小橙回过头,只见她拉着的,哪里是什么钱林林。
      
      那是个不到十岁的小男孩,身穿红色毛衣、黑色灯草绒裤子,外面是一件太空棉的小袄。他满脸是血,额角骨头塌陷,脸上却带着笑。他张开嘴,声音清脆:“姐姐,你来跟我玩呀。”
      乔小橙闭上眼睛,好半天才睁开。但一双手仍然紧紧抓住他不放。不不,我拉住的一定是钱林林,一定是。
      她心中默念,然而那孩子却慢慢凑过来:“姐姐,我好痛,好冷啊。”他抽泣着说,“我想回家……姐姐,我再也不偷跑出来玩了。我以后一定听爸爸妈妈的话。求求你送我回家……”
      
      身后,陈饮白、赵清雨都跑了过来。赵清雨躲在陈饮白身后,而那个孩子声音越来越大:“送我回家!!”他把脸凑近乔小橙,突然嘴巴张得如脸盆那么大,声音带着疯狂的尖利:“送我回家!!不然你们全部都死!全部留下来陪我!!”
      乔小橙站着没动,有一瞬间,赵清雨都怀疑她是不是被吓死了。
      而这时候,乔小橙突然说:“不,你什么都做不了。”
      
      小孩整张脸都在她面前,血盆大口带着一股腐臭之气:“你说什么!!”
      乔小橙说:“如果你能杀我们,你就不会惊吓赵老板,让他开车撞我们了。你是假的。”
      小孩沉默地盯着她,乔小橙说:“你被小贺总制住了。你想让赵老板撞死我们,也许那时候你能控制我们的灵魂,去对付他。我觉得,可能在这里,只有我们变成鬼,才能受你驱使。”
      “啊——”面前小孩的脸骤然扭曲,他眼里流出两行血泪,真的像个发狂的孩子,大声喊:“你以为你很了不起吗?你很得意吗?!!”
      
      乔小橙说:“不,我很抱歉。”周围一片安静,她轻声说:“抱歉,没有办法送你回家。”
      那个晚上,一个小孩不听父母的话,偷偷出来玩。从此再也回不去他的家。
      现在,我们就站在这条公路上。同样的地点,只是中间,隔了十年时间。
      
      
    插入书签 



    江湖小香风
    一度君华最新欢乐古言,求宠幸~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