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悔大师

作者:一度君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星差评(更新说明)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明月入君怀》最后一章番外写到凌晨三点十三分。渣一现在睡觉,九点之前肯定起不来,来不及写这里的新章了哈。
    好在那边彻底完结了,以后可以专心撸这边了。求体谅哈,不要喷渣一,爱大家。
    感谢 我不是小可爱 的火箭炮*1
    感谢 刹?e??朗 的手榴弹*1
    感谢 芳草凄迷 的地雷*3
    感谢 浮生若夢 数码水仙子 流光飞舞 锦时 镜花水月 llpphhddxx 17814393 耕父 风雪天使 五月s 六亲不认 有生之年终不能幸免 的地雷*1

      第十七章:一星差评
      货车一路前行,很快回到火堆燃烧的地方。陈饮白和钱林林都没有过去,这时候整个世界大雾,能见度已经是零了。
      他们要是追过去,被贺一水撞死冤不冤?
      这选择显然是明智的,贺一水是靠记忆辨路,有没有人他是真看不清。
      这时候他把车停下来,抱着乔小橙下车。赵清雨当然也下来,他一路都没有说话。乔小橙说,这个世上最可怕的其实是没有鬼。他若有所思。
      
      贺一水把乔小橙抱到火堆旁边,火光明灭不定,她的蜂窝脸就更可怕了。
      钱林林只看了一眼就吐得昏天黑地。乔小橙坐着没动,身体太沉重,她不想动。陈饮白从货车上找到了矿泉水和面包,当然了,只有一人份。
      他把食物扔给赵清雨,赵清雨现在确实是又冷又饿,但是他吃不下——看着乔小橙那张脸,谁都吃不下。
      
      钱林林一边吐,一边觉得快意——看着一个只靠美貌博人好感的女人突然之间容貌尽毁,她心中舒爽。
      乔小橙没有看她,就算是坐在火堆旁边,她也完全感觉不到暖意。陈饮白问:“现在怎么办?”
      贺一水说:“现在需要用货车撞死一个人。”周围顿时安静,撞死一个人干什么,大家都已经知道。可问题是,现在这里没有其他人。只有火堆旁边的五个人。
      贺一水、陈饮白、乔小橙、钱林林、赵清雨。撞死谁?
      
      钱林林终于明白,贺一水为什么会去追车,显然他想知道这里还有没有其他人。可是没有。
      赵清雨非常不安,但是他是雇主,无论如何,贺一水总不会牺牲他。贺一水自己更不用说了,团队核心。剩下的陈饮白、钱林林、乔小橙,牺牲谁更划算一点?
      钱林林偷眼看向乔小橙,现在她都被鬼附身了,看这肮脏可怕的样子,撞死她当然是可以解决所有问题了。
      但是她当然只是心里想想而已,这时候要是提出来,贺一水和其他人会怎么看她?她没那么蠢。所以她问:“小乔没事吧?”
      
      乔小橙隐隐约约,看见面前火堆的光。她想坐得近一点,贺一水伸手抱住她,说:“再近要烧手了。”
      钱林林咬牙,心里突然有点没底。贺一水到现在还是很关心乔小橙,如果这样的话,那她就是五个人里最没有价值的一个了。
      乔小橙牙关咯咯打架,半天说:“一定要尸体吗?”
      贺一水说:“明天我和饮白再去找找,整个时间夹角翻上一遍,兴许有人也说不定。”
      乔小橙点点头,脑子里始终是迷迷糊糊的。
      
      夜渐渐深了,周围再没有其他动静。
      大家坐在火堆旁边,正在打盹,乔小橙突然站起身来,慢慢向前走。她一动,贺一水和陈饮白本就警醒,这时候当然就发现了。贺一水示意陈饮白保护赵清雨,他自己跟着乔小橙,见她步履迟缓地上了山,目的地显然就是埋尸的地方。
      
      山上又湿又冷,乔小橙意识清醒,但是身体却不受控制。她顺着坑沿滑下去,慢慢躺在坑里。周围都是泥巴,气味古怪。她却动不了。
      说不恐慌,是不可能的。乔小橙神智一直清醒。
      半天,身边突然又有动静,却是贺一水跳进来。乔小橙想转头看他,却连转动脖子这么简单的事都做不到。贺一水躺在她身边,山里安静,耳边只有时远时近的空鸣。
      
      贺一水问:“小乔,你醒着吗?”
      这样的情况,乔小橙当然不可能睡着。果然她说:“嗯。”
      贺一水有意分散她的注意力:“你在想什么?”
      乔小橙说:“我在想,被埋在这里的那个孩子现在在想什么。”
      贺一水微怔,觉得很有意思:“这个孩子?他能和你交流吗?”
      乔小橙想要摇头,然而脑袋似有千斤重,她只有说:“没有,他只是回到这里来。小贺总,如果这里面真的没有其他人,怎么办?”
      
      周围安静得过了分,钱林林悄悄摸上来。陈饮白本来是不希望她离开的,但是她格外坚持,并且也是跟着贺一水,陈饮白就不说什么了。
      钱林林躲在暗处,没有其他的人,当然只有听二人说话。不远处的泥坑里,乔小橙和贺一水肩并肩躺在一起。她突然有一刻,希望那个被附身的人是自己。
      如果那样的话,贺一水肯定也会为了安抚她的情绪而这样亲密无间地陪伴她。
      
      这时候听见乔小橙的话,她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贺一水说:“那么,我只能自己试一试了。”
      钱林林意外,像贺一水这样的人,能够跻身十二位生肖大师之一,显然已经不知道通过了多少时间夹角。他会分不清轻重取舍吗?
      她不相信。这会不会只是贺一水稳定人心的话?
      
      然而埋尸的泥坑里,乔小橙说:“现在有两辆车,如果赵清雨的说法是真的,那么可能另一辆就是撞死这个孩子的肇事车。”
      贺一水对她仍然保持清醒的头脑十分赞赏,说:“我也这么想。”
      她居然真的毫不怀疑贺一水话中真假。钱林林走出来,站在坑边,说:“小贺总。”
      贺一水其实早就知道她跟过来了,这时候也只是淡淡问了一句:“你怎么来了?”
      
      钱林林在坑边蹲下来——坑里躺两个人已经勉强,她不可能下去了。她说:“我过来陪你们说说话。”
      乔小橙不理她,贺一水说:“也好。”
      山风徐来,透骨地凉。钱林林拢紧身上的防寒服,说:“我觉得赵清雨的话并不一定完全可信。他目光躲闪,分明有所隐瞒。”
      贺一水毫不意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他有不愿意说的事,并不奇怪。”
      
      钱林林瞪大眼睛:“您知道?”
      贺一水说:“他付两百万,我帮他解决问题。他是客户,当然要宽容一点。”
      钱林林说:“可是他隐瞒的事肯定会增加我们的危险性。”
      贺一水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所以他选择了这个圈子里最贵的十二个人之一的我啊。”
      钱林林无话可说了。
      
      乔小橙缓缓说:“他到底隐瞒了什么呢?”
      贺一水说:“人要面对真实的自己是很难的。他到这种关头都不肯说真话,那肯定是难以启齿的事了。最开始,我在想,会不会那小孩根本就是他撞死的。可是当我看到第二辆车的时候,显然这个想法就不成立了。”
      乔小橙心中一寒,说:“那还有什么是值得他隐瞒的?”
      贺一水眨了眨眼睛,说:“第二种可能,反而对我们有利。”
      
      他不肯再说下去了。
      钱林林和乔小橙也没再问。再问下去,未免太可怕了。
      第二天,赵清雨一睁开眼睛,就看见火堆还燃着,身边空无一人。他惨叫一声,身后陈饮白忙捂住耳朵:“大早上的,鬼叫什么?”
      赵清雨一回头,看见他还在,这才松了一口气,问:“小贺总他们人呢?”
      陈饮白重新把面包和水递给他:“你还是关心一下你自己吧!”
      
      赵清雨这时候倒是真饿了。时间夹角里时间过得非常快,但是身体的消耗却丝毫没有减缓。这时候乔小橙也不在,看不见她那张蜂窝一样的脸,赵清雨慢慢地总算把面包吃下了肚。公路上还停着两辆货车,陈饮白在车上又找到了一份面包和水。显然这是雇主今天的口粮。
      他不敢离赵清雨太远,只得又回到他身边,把面包和水都给他。
      
      贺一水当然早就醒了,冬天的山里,可以吃的东西不多。他捡了些菌菇,又挖到一些野山药。只是没背包没袋子。他左右看了一下,两个姑娘还睡着。当下也不顾形象,干脆脱了外套,把里衣脱下来,两个袖子一系,就成了个袋子。
      他正穿衣服,冷不防后面有脚步声,小贺总一转头,就看见两个姑娘目光复杂地看他。他咳了一声,把外套拉上,说:“等等啊,看有没有肉,一会儿可以下山吃早饭了。”
      
      乔小橙和钱林林都不是多娇气的人,这时候赶紧四下里帮着找食材。不一会儿,贺一水就提着一只超大个儿的老鼠过来了。老远,那老鼠就在叫嚷:“来鼠啊,救命啊!!”
      乔小橙哭笑不得:“小贺总,你就不能打只野鸡吗?”
      老鼠闻言,更是涕泪横流,两个后爪用力蹬贺一水的手:“就是!鼠命不是命啊!还不快放开你鼠爷我!”
      
      贺一水说:“你的守护生肖是老鼠啊!”他啧了一声,手一松,那老鼠落了地,立刻躲到了乔小橙身后。钱林林赶紧说:“小贺总,我的守护生肖是虎啦。”
      贺一水说:“那你可真不幸运啊,你们虎大师是郑婍。她要是不死,你这辈子想熬成生肖大师都不可能了。”
      钱林林只是笑,说:“谁生来就比谁优秀呢?我不相信。”
      贺一水点头:“不错,我喜欢你身上这股劲儿。”
      他随口一句话,钱林林刹时间面色绯红。
      
      贺一水却没再看她,只是自顾自地说:“那惨了,山下还有个兔子,我们能吃的东西可不多啊。”
      那只落了地的老鼠这时候精神了,用爪爪洗了个脸,它伸出个尖尖的小脑袋,出主意:“我知道山那边有个蛇窝!里面有条蛇可肥可肥了。”
      乔小橙把这话跟贺一水说了,贺一水一把将它拎起来,说:“不错嘛,还算有点用。走,带我们过去。”
      那鼠使劲地蹬着后腿,嘴里吱吱吱,把贺一水十八代祖宗都问候了个遍。
      
      乔小橙忍着笑,从贺一水手里把它放下来,说:“走吧,我会保护你的。”
      老鼠看了看乔小橙的脸,说:“你这张脸倒让本鼠十分有安全感。”
      乔小橙:“……”
      谢谢夸奖啊!!
      
      老鼠头前领路,很快真的找到了那个蛇窝。这个天气,蛇还在冬眠。贺一水也不客气,过去就把蛇洞给掏了。事实证明,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蛇洞里面一条花蛇,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老鼠,足有十几斤重。真是肥得可以。
      贺一水很满意,也不管自己老哥的心情,把蛇往脖子上一搭:“走,下山做饭去。顺便问一下你那鼠小弟,哪里有水。”
      老鼠离贺一水远远的,乔小橙只好又让它带路,去找了水。
      
      山里有个小水潭,里面积水清亮。
      贺一水半点不客气,当场就把蛇剖了,一边剥皮他还一边念叨:“哥们还睡呢?说起来,你认不认识我哥贺一山啊。说实话,你这花色,跟我哥长得还挺像的。诶,我哥这里也有个黑花来着,剖你真是充满罪恶感啊……”
      乔小橙都听不下去了。她和钱林林帮着贺一水,把所有的菌菇洗干净。那蛇剖完也有十斤左右,小贺总一样样装进衣服临时打成的包裹里。
      
      山下,赵清雨拿着另一份面包和矿泉水,心里还是非常感动。
      虽然面包又冷又硬,但是面前的陈饮白可是滴水未进呢。他说:“这份你吃吧。”
      陈饮白当然不会要,后悔大师的操守他还是有的——人家可是付钱了,而且价格又不低。他说:“不用管我们!”
      赵清雨只好把这一块面包也吃掉,最后一口实在有些干,他借着矿泉水咽下去。刚刚吞完,就见贺一水、乔小橙、钱林林三个人下了山。
      
      然后贺一水把包裹打开,肥美的蛇肉立刻露出来。蛇肉下是菌菇、野山药。
      陈饮白已经把货车搜索了一遍,对车里的东西他十分清楚。因为车主常年跑车,车上本来就有锅。他立刻把锅拿下来。贺一水取出包裹里刚刚带下来的竹筒,竹筒里全是清水。
      乔小橙把水倒时锅里,又放进去蛇肉、菌菇、山药,一锅大乱炖。
      赵清雨默默地看一眼自己手里的矿泉水瓶,又看一眼陈饮白。
      ——回头客户评分的时候,能给个一星差评吗?!!
      
      
    插入书签 



    江湖小香风
    一度君华最新欢乐古言,求宠幸~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