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悔大师

作者:一度君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大学同学

      第十一章:大学同学
      天边太阳越来越低,最后沉落云霞里。风开始转凉,公园里散步的人越来越多。小狗和小孩互相追逐逗趣。
      老鼠们已经离开了,乔小橙独自行走在潺潺溪流边,湖里巨大的水车缓缓转动。
      她还是不想回家。
      
      手机里,同学群有人问她工作找得怎么样,乔小橙边走边回复。公司名不见经传,比起五百强来说当然一点也不起眼。
      但大家并不奇怪——乔小橙似乎一直以来就是这么个人。明明拥有出众的容貌,其他方面却一直普普通通。找个这样的公司,挺符合她的性格的。
      
      一路走走停停,终于还是回到了家里。
      老旧的楼道里墙壁斑驳,乔小橙打开门,屋子里倒是一如既往地干净整洁。只是安静。
      乔小橙一个人住,电视都有一个月没开过了。
      明明让自己不要细想,可偏偏还是记起白天周渔的话。她从餐柜里拿出玻璃杯,照常添了一点蜂蜜,给自己调了一杯蜂蜜水。
      水汽从杯里冒出来,薰得眼睛也发热。乔小橙慢慢地喝着水,不断深呼吸,稳定自己的情绪。
      
      睡觉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已经很平静了。
      可她还是作了那个梦。梦里她站在楼下,舔着手里的冰淇淋。冰淇淋真甜,她只舔了一口,突然砰地一声巨响。妈妈从天而降,砸在她面前的水泥地上。
      周围人群尖叫:“跳楼了!有人跳楼了!”
      她站着没有动,就那么眼睁睁地看血从妈妈身上疯涌出来,像是被打开了水龙头,在地上汇成小股小股的水洼。
      她手上的冰淇淋融化了,滴落在血水里,混成一滩粉粉的白。
      
      乔小橙骤然惊醒,打开台灯,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床头柜上,妈妈在相框里对着她微笑,怀里还抱着十年前的她。十年了,乔小橙伸手触摸照片里的她,身边只有台灯这一团白光,其他的空间全是浓稠的黑暗。
      时间还早,应该继续睡。她刚拉过薄被,突然愣住——就在卧室的入口处,竟然站了一个人!
      
      乔小橙慢慢缩在床头,屏住了呼吸。台灯很小,只是个小夜灯的光。在那样的光线下,就算卧室门口有人,她也绝对看不清楚。
      可乔小橙偏偏看清了,而且站在门口的不是别人,赫然是周渔。
      乔小橙慢慢抱住头,冷静了好一阵,终于打开卧室的大灯。光线一亮,周渔的人影就不见了。又出现了幻觉,她拉开床头柜,里面整整齐齐,全是药。
      
      乔小橙拿出一瓶五氟利多,倒了几片,也不找水,就那么干咽下去。
      不要想那么多,有病就要积极治疗。她慢慢安抚自己,等过一阵,心跳没有那么快了,终于起身,重新去倒水。药片卡在喉咙里,真是难受。
      家里太安静,以前她想过养一只猫。但是想想自己的精神状态和经济状况……终于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阳台上的玻璃桌……哦,是子午流注钟正在慢慢行走。乔小橙端着水杯走过去,看见阳台上月季开得正高兴,月色浅淡如银。
      她伸手触摸,终于感觉不那么紧张了。
      睡吧,明天还要早起。
      
      别墅里,贺一山和贺一水都有自己的房间,这时候当然也没离开。
      周渔还站在露台前,贺一水说:“这么恋恋不舍,为什么不送一下?好歹是个接近的机会啊。”
      他一向八卦,周渔头也没回,声音却十分严肃:“一水,我和小乔只是同事和朋友,这样的话,以后不要再说了。”
      哟?贺一水意外,看了一眼贺一山。贺一山没理他,只是问:“你不打算亲自带她?”
      周渔说:“不必。反正都是同事,谁有空谁带。”
      贺一山明白了:“有你这句话就行。”
      
      第二天,乔小橙准时上班。依然把花都浇了,花叶上的灰尘也都擦了擦。然后拿鱼粮,一点一点地喂鱼。可惜这鱼粮好像不太好,缸里的鱼并不爱吃。
      她正看得仔细,周渔、贺一山、贺一水前后脚进来。周渔照例一身黑,贺一山穿着迷彩背心和长裤,贺一水则是粉色衬衣配白色裤子。这三人合在一起,画风真是一言难尽。乔小橙扬起笑脸,跟三人打招呼。
      三个人点头回应,目光不约而同都在她手上的鱼粮上停顿了片刻。
      
      周渔说:“今天有三个客户过来,你直接带到我办公室。另外还有新人过来面试,你带她到会议室,然后通知常凤就好。”
      乔小橙赶紧答应一声,贺一山作了个弹她脑门的手势,吓得乔小橙往后一躲,他却微微一笑,跟贺一水一起回办公室去了。
      等到九点半,果然有个新人前来报道。
      
      看到乔小橙,对方显然一愣。乔小橙也愣住,这个女生姓钱,叫钱林林,跟她还是同系同班。这时候看见乔小橙,她显得有点尴尬,连笑都十分勉强:“小乔,这么巧你也在这里上班呀。”
      乔小橙嗯了一声,反应冷淡,却还是说:“我先带你到会议室,常主管会过来亲自面试。”
      钱林林讨了个没趣,也没说话,任由乔小橙带着,进到了会议室。等乔小橙走了,她才嘀咕:“不就是个前台嘛,摆个臭脸给谁看?”
      
      乔小橙刚打了电话给常凤,就有三个客户过来。三个男人,为首的背后有恶身,且一看就气度不凡。他不肯透露姓名,只是说:“乔小姐,我们是来找周先生的。事先已经约好。”
      乔小橙答应一声,赶紧通知周渔一声,然后把人带进了他办公室。
      
      会议室里,常凤很快就过来领人了。钱林林换了一个十分灿烂的笑脸:“常姐。”
      常凤对她印象不错,温和地说:“去我办公室,我想先看看你身上的印记,没问题吧?”
      钱林林说:“当然没问题。如果到时候我能跟着常姐做事,就再好不过了。”
      常凤笑笑,带着她从会议室出来。贺一水端着杯子,正准备去茶水间,钱林林眼珠往他身上一贴,顿时脚都不知道该先迈哪一只了。
      
      贺一水什么人?一眼就发现了妹子的目光。他不但不避,反而冲她眨了眨眼睛,吹了个口哨。钱林林只觉得魂都被勾离了体外。
      常凤轻咳了一声:“小贺总!”
      钱林林这才意识到,面前这个人,竟然就是圈里十二个生肖大师之一的贺一水!
      她立刻跟着打招呼:“小贺总好。”
      
      贺一水凑近她,问:“我很好看吗?”
      钱林林一张脸都成了大红布。常凤说:“别理他,他一向没个正形。”
      说着话,她领着钱林林往自己办公室走。钱林林走出几步,又悄悄回头,见贺一水正行至过道尽头。美人削肩、腰身劲瘦,鲜嫩的粉红色,只有他完美地衬住了。
      
      来到常凤的办公室,钱林林解开上衣,露出锁骨下方的印记。常凤仔细查看了一番,说:“确实不错。”
      钱林林这才兴奋地道:“常姐,那我是不是能加入你们了?”
      常凤说:“等有任务的时候,我们先带你试一试。这一行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做的。毕竟危险系数太高。”
      钱林林说:“嗯!我一定跟着常姐,努力学习,尽快适应这份工作。”
      
      常凤点头,说:“我先跟你签个试用期的合同。里面有风险声明,你必须要全部仔细看过才行。”
      钱林林连声答应,在常凤拟合同的时候,她坐在桌边,状似不经意地问:“常姐,小乔来这里多久了?”
      常凤意外:“刚来两天。你认识小乔?”
      钱林林心中冷笑——刚来两天就想在我面前摆谱?她话里有话:“哦。我跟她是大学同学。”
      
      常凤说:“那挺好啊。互相照应。”
      钱林林答应一声,却显得有点为难。常凤当然看出来了,问:“怎么了?”
      钱林林考虑了一阵,终于还是说:“当初在学校里,我有一件事做得不对。恐怕小乔直到现在还在怪我。”
      常凤这才真正好奇了:“什么事啊?小乔看起来不像是记仇的。”
      钱林林说:“都是我不好啦。当时我跟小乔同班,关系本来挺好的。谁知道有一天,我陪表姐去孕检,无意间在医院的妇产科看见她。好像是去打胎的……”
      
      常凤心里大吃一惊,面上倒只是轻声说:“啊?”
      钱林林犹豫着说:“回到学校之后,我想着都是同学,就去关心了她几句。谁知道从那以后,她就再也不理我了。”
      常凤连她后面说些什么都听不清了。半天才问了一句:“什、什么时候的事啊?”
      钱林林想了想,说:“大二上学期的时候吧,因为失去了一个好朋友,我特别难过,所以记得很清楚。常姐,你说我现在要怎么办才能让她原谅我啊?”
      
      常凤哪里有空管她,心不在焉地把她送了出去。
      今天周渔有案子。能够找到他的案子,一般涉及的金额都非常大。当然了,难度也很高。这一次,他带了常凤手底下的一个女孩米贝儿做助手。
      大家都很意外,所有人都知道,乔小橙是他的前女友。都以为他会亲自带乔小橙。
      米贝儿显然也是这么认为的,接到通知的时候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然而周渔只是让她立刻准备。
      
      常凤送走钱林林,转身来到前台。乔小橙正在帮贺一水算上个案子里大家的提成,常凤问:“你跟大都督怎么了?”
      “啊?”乔小橙说:“什么?”
      常凤说:“他不亲自带你吗?”
      乔小橙有些尴尬,说:“常姐,我哪里敢劳烦周先生呀。什么时候你有案子,能带上我就谢天谢地了。我保证绝不再给你添乱了。”
      
      常凤叹了口气:“傻姑娘,他的案子哪里是我能比的。”
      乔小橙倒是很乐观:“我能混点时间就知足了。何况跟着常姐,我还自在很多。我和周先生……早就没有任何关系了。现在能够留下来,是托他的福。但是其他的,真没有什么。”
      常凤明白了。周渔这一举动,也是在向所有人表示,他跟乔小橙只是同事关系,没有什么偏向。
      
      她张了张嘴,自然是想到刚才钱林林的话,有心想问乔小橙,却又不知道从何问起。
      乔小橙当然看出来了,说:“常姐,你怎么了?”
      常凤赶紧摇摇头,转身想回自己办公室,然而心里有事,不管怎么也坐不住。想了半天,来到贺一水办公室——她总算是能理解贺一水那躁动不安的灵魂了。
      贺一水看她如坐针毡的样子,斜睨她,不说话。常凤忍了半天,问:“你怎么不问我是不是有话想说?”
      
      小贺总正在“吃鸡”,双手不空:“你不是一向鄙视我乱传八卦吗?”
      常凤站起身来,来回踱了几步,最后实在忍不住,说:“我跟你说个事儿,你可千万别告诉别人。”
      小贺总一枪爆了一个玩家的头,不屑一顾:“什么事啊,神神叨叨的。”
      常凤小声说:“小乔为大都督打过孩子,你知道吗?”
      小贺总不为所动:“打过孩子?打过谁家孩子?”说完,小贺总整个人像是卡了壳,手机啪地一声,掉地上。
      “你说什么?”他抬起头,问。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丘陵地带 的地雷*30
    感谢 爱是偶然 的地雷*17
    感谢 流光飞舞 的手榴弹*1,地雷*1
    感谢 五月s 的手榴弹*1
    感谢 小花生花儿 的手榴弹*1
    感谢 版娜睿睿 的手榴弹*
    感谢 陈 2333 东瓜 众乐乐不如独乐 晴花 锦时 joey 花小肥 牛牛超人 25980071 那时沉默 好多鱼 小陆无音 spirit's tear! 的地雷*1
    排名不分先后哈,写文难免有个低谷期,就是有一段时间写什么都觉得是垃圾。感谢有大家一直陪伴鼓励,爱你们。



    江湖小香风
    一度君华最新欢乐古言,求宠幸~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