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不听话

作者:梦筱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章

      时光去学校报到的时间提前了一天,周五那天时景岩不算忙。
      周五清晨,时光比平时起的还早,她依旧穿着爸爸给她买的那条裙子,还化了一个淡妆,这几天晚上她没事就研究妆容。
      时晏朗给她买了48色眼影盘,她每种都试过,各有千秋。
      可能是有天赋,她才研究了几天,化起来就有了那么点意思。
      
      时光把化妆包放进时景岩给她买的那个背包里,行李箱也检查一番,该带的东西都放了进去。
      她拿上手机下楼,路过时景岩卧室门口,时景岩正好推门出来。
      “哥。”
      “早。”
      时景岩盯着她的脸看了几秒,“化妆了?”
      时光点头,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她问时景岩:“好看吗?”
      时景岩微滞,反应慢了半拍:“不错。”
      时光浅笑:“谢谢。”
      两人并肩下楼。
      
      时晏朗已经来了,正在沙发上睡觉,昨天半夜,时景岩给他转了一万块钱,说作为今天的辛苦费。
      他为了五斗米,硬生生把自己的老腰给折了。
      用了三个闹铃才闹醒自己,起床后就滚了过来。
      没想到小哭包还没起来,他又在沙发上睡了个回笼觉。
      
      时光走到客厅才看到穿着黑色体恤的时宴朗,他今天又换了黑色的车?
      往院子里一瞅,还真是黑色跑车。
      
      时晏朗揉揉惺忪的睡眼,从沙发上爬起来。
      时光跟他打了声招呼:“六哥。”
      
      时晏朗:“嗯。”他扫了一眼时光,忽然感觉哪里不对,眼睛微眯,瞅着小哭包,感觉哪里不一样了,貌似更漂亮一点了?
      没去细想,他打个哈欠,去洗手间洗脸。
      
      今天的早餐比以往还要丰盛,时光喜欢吃的基本都做了。
      时光喝了几口牛奶,开始啃鸡腿。
      
      时晏朗一直不理解,这奇葩的饮食习惯到底是受谁影响。
      牛奶配鸡腿,对味吗?
      
      时光今天没把头发扎起来,长发散在肩头,啃鸡腿时有点碍事,时景岩放下筷子,问她:“扎头发的皮筋在哪?”
      
      时光晃晃自己的手腕:“在这,怎么了?”
      
      时景岩看到她手上套着一个细细的黑色发圈,之前他还以为是手链,他把发圈拿下来,“你头发吃饭不碍事?”
      时光:“还行,习惯了。”
      
      时景岩把她的长发抄起来,他也不会扎头发,胡乱绑了一下,这样就不影响她吃饭。
      
      时光小口咬着鸡腿,时晏朗还坐在对面,她强装镇定。
      
      时晏朗夹了一根烤肠放嘴里,默默看着时景岩事无巨细的照顾小哭包吃早餐,还当小哭包是六岁时呢。
      
      吃过饭他们就赶去了学校,时晏朗开着跑车在前头。
      
      时光坐在时景岩车上,她问:“六哥怎么那么多车?”
      时景岩:“我的。”他平时不开,就给时宴朗开。
      
      正聊着,时光手机响了,她一看来电显示,是蔚来妈妈。
      她不由看了眼时景岩,把手机按了静音。
      
      时景岩:“怎么不接?”
      
      时光若无其事道:“哦,诈骗电话。”
      她把手机塞到包里,又检查一遍,手机确定关了静音。
      也不知道蔚来妈妈这个时候给她打电话是为了什么事。
      
      去学校这条路上今天很堵,本来十几分钟的路程,走走停停,快一个小时才到。
      时晏朗无聊至极,给小哭包发信息:【晚上你请客!】
      
      十分钟过去,小哭包也没回。
      时晏朗:【没良心!】
      
      时晏朗对新生报到的流程一清二楚,去年他还做过志愿者。
      以最快的速度搞定一切,时晏朗带着时光去她的宿舍楼。
      
      时光的宿舍在三楼,她是宿舍最后一个到的。
      
      跟时光的床紧挨着的是室友唐蜜的床,唐蜜是南方人,个子不算高,不过长相甜美,跟她的名字一样。
      唐蜜对时光的第一印象是冷,第二印象才是美,第三印象是仙。
      
      打过招呼,时光忙起来。
      
      时景岩从时晏朗手里拿过行李箱,示意时晏朗:“给陶陶铺床去。”
      时晏朗:“?!我铺?”
      没搞错吧。
      
      时景岩:“你在学校住了两年,业务已经熟练,你不铺谁铺?”
      时晏朗:“......”
      
      时光:“我自己来。”家务她没做过,在家都有保姆,不过收拾房间,铺床她信手拈来。
      
      宿舍其他女生前几天就来了,她们的家人已经回去,此刻她们坐在宿舍里静静看着这最后一个室友的家人。
      她们假装在看手机或是看电脑,余光都瞄向时景岩和时晏朗,不时再瞅瞅时光,这一家的颜值可真扛打。
      
      时光爬到床上开始铺床,时景岩拿出毛巾给时宴朗:“拧干给陶陶把桌子抹了。”他自己则打开时光的行李箱,把时光的衣服一件件往衣柜里挂。
      衣服并不多,化妆品占了一小半的位置。
      另一个行李箱里是时光从南京带来的,时景岩就没乱动。
      
      时景岩把这个箱子里的东西都拿出来摆好,跟时光说:“这个箱子我带回去了,放这里占空间。”
      时光已经把床铺好,被子叠好放在床头,回头看向时景岩:“好,这个我用不着。”
      
      时景岩瞅瞅她的床,家里那个玩具熊放这上面太大。
      
      时晏朗刚擦完桌子,有电话进来,看到那个号码他就头大,几天过去了,他还是没被甩,女朋友三番两次要复合。
      电话接通,那边说:“今天有空陪我了吧!”
      时晏朗:“没空。”
      女朋友:“时晏朗,我告诉你,你今天再说陪你妹,我就跟你彻底断了!”
      时晏朗求之不得,不过事实也是:“我还真在陪我妹。”
      “时晏朗,你混蛋!”那边直接挂了电话。
      他一身轻松,这回八成被甩了。
      
      快到中午时,全部收拾妥当。
      时光让时景岩和时晏朗回去吧,她下午就在宿舍看看电脑。
      
      时景岩没打算让她今晚就住这里:“你们不是周一才班级集合开会?”
      时光点头,时景岩:“这两天回家住。”他问时晏朗哪天来学校?
      
      时晏朗:“后天下午。”星期天晚上宿舍要聚餐,他就不回家住了,到时把行李都带过来。
      
      时景岩:“那你到时去爷爷家接上陶陶,晚饭带她一块吃饭。”
      
      时晏朗想拒绝来着,他要宿舍聚餐,带上小哭包算怎么回事?连玩笑都没法开了。
      可是想到他昨天半夜收到的那一万块钱,又忍了,“行啊。”
      
      时晏朗半死不活的样子:“我困死了,下午能放我假吗?”他下午没劲陪小哭包到处逛了。
      时景岩:“下午陶陶跟我去公司。”
      时光怕打扰他工作,要回奶奶家。
      时景岩:“跟我一块过去吧,今天公司不忙。”
      他手机响了,是蔚明海。
      
      时景岩到外面走廊上接听:“蔚总,有何指示?”
      蔚明海:“指示不敢,中午有没有空?赏光一起吃顿饭。”上次时景岩要请客,结果他要给侄女蔚来过生日。
      
      时景岩怕时光跟其他人一起吃饭拘谨,就婉拒了:“改天我请客,今天我陪妹妹在学校报到。”
      
      蔚明海一听说是时光去报到,他顺着话问道在哪所学校,没想到时光跟他还是校友,他笑着:“还真有缘分,改天一起吃饭,让我那不听话的侄女跟着时光好好学学。”
      
      时景岩谦虚道:“陶陶也不是很听话,比较轴,她们这么大的孩子都这样。”
      
      寒暄几句,挂了电话。
      蔚明海对着屏幕看了几秒才收起手机,侄女蔚蓝在他办公室。
      
      蔚蓝很纳闷,小叔什么时候主动请人吃饭了?
      在她的印象里,这是第一回。
      主动请就算了,可对方竟然推掉饭局,结果小叔不仅不生气,还接着说下次再一块吃饭。
      
      蔚蓝没想明白:“小叔,您请谁吃饭?”
      蔚明海:“合作上的事情。”他转而问蔚蓝,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蔚蓝:“路过公司楼下,就上来看看您。”聊了聊工作上的,她故作漫不经心道:“我今天听六婶说,来来要住您那里?”
      蔚明海颔首,“嗯。”
      今年他不忙,正好多管管蔚来学习,她那成绩,出国都够呛,要为了混日子去国外,那还不如不去。
      
      蔚蓝:“她那闹腾劲儿,不影响您休息?”
      
      蔚明海:“无所谓。”反正夜里也睡不着。
      十多年了,他只有累的快死去的时候,才能深睡几个小时,不然一眯上眼,眼前全是她和孩子的样子,连梦里都是。
      
      既然小叔都松口了,蔚蓝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她一点都不喜欢六婶,六婶暗中什么都跟她较劲,小叔送给她什么,六婶总会想方设法让小叔再送蔚来一份。
      她二十八岁生日时,小叔送给她Aimo服饰公司,六婶的脸耷拉了好长时间,心里一直不平衡,直到现在跟她说话都不冷不热。
      她听说,六婶为了让蔚来考上好点的学校,又新找了一个大学生家教。
      
      秘书敲门进来汇报工作,蔚蓝起身跟小叔告辞,说有空去他家里吃饭。
      ...
      
      时景岩切断跟蔚明海的通话后,也是百思不得其解,蔚明海怎么突然主动请他吃饭?蔚明海可是出了名的难约。
      他没再进时光的宿舍,在门口敲敲门,示意时光下楼。
      
      时光背上背包,跟室友打了声招呼。
      唐蜜跟时光摆摆手,她正在吃棒棒糖,桌上还有不少,她随手拿了一个,是西柚味道的,递给时光。
      时光没拒绝,接过来:“谢谢。”
      唐蜜笑笑,眼睛完成一个月牙儿。
      
      时光的颜值在这个学霸氛围浓厚的校园里,格外引人关注。
      从三楼宿舍到一楼,迎面遇上的人,都会不由回头看一眼时光。
      
      到了楼下,时光借口要跟高中同学回个电话,没跟时景岩一块坐进车里,她去了离车几十米远的路边。
      距离蔚来妈妈那个电话已经过去两个半小时,打开手机时,又有蔚来妈妈一个未接来电。
      
      时光赶紧回过去:“阿姨,您好,抱歉啊,上午来学校报到,太吵了没听到。”
      蔚来妈妈:“没关系没关系的,听说这几天报到。”
      时光:“阿姨,您有什么事情?”
      
      蔚来妈妈跟时光商量了一下具体见面的时间,又告诉时光:“上课的地址改了,不过那个小区离你们学校更近,我一会儿发给你。”
      
      挂了电话后,蔚来妈妈很快把新的住址发来。
      时光一看,这个小区她去过,就是那次修补连衣裙那个小区,老蔚家裁缝铺就在那个小区外面的门面房。
      
      时光站在路边垂眸看手机,有种遗世而独立的清冷孤傲,引得不少男生一步三回头。
      时景岩在车里,从后视镜看到这一幕。
      他手臂随意搭在车窗上,手指漫不经心地敲着车门。
      
      看完消息,时光快步走向汽车。
      
      坐上车,时景岩替她系安全带,时光:“我自己来。”结果没他动作快,时景岩已经把安全带扯了过来。
      每次他给她系安全带时,她就被他强势的气息包围住,连呼吸都得收着。
      
      时景岩没立即开车,而是问她:“有没有...”男朋友,最后三个字到了嘴边又改成:“高中谈没谈恋爱?”
      
      他问的太突然,时光的反应有点迟钝,摇摇头:“没。”追她的男生不少,不过她没时间谈,也没喜欢的。
      时景岩颔首,其他的没再多言。
      
      时光没等到下文,问道:“哥,怎么了?”
      
      时景岩隔了两秒才说:“你还小,谈了迟早也会分,就别浪费那个时间,大学这几年好好学专业课。”
      
      时光:“......”
      她应着:“嗯,我知道。”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某天,时光问:大学期间,我真的不能谈恋爱?
    时景岩别有深意道:也没那么绝对,要看跟谁谈。
    *
    本章300个红包,前100,200随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