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天遇暴雨

作者:明月听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6 章

      邵嘉琪把倪蓝送回了住处,那地方是倪蓝回国后自己租的小公寓,交了一年房租。
      
      邵嘉琪说公司原本是可以给倪蓝提供艺人宿舍的,但倪蓝说房租都交了就算了,等租约满了再说。倪蓝现在觉得当初的自己真是明智,不然现在都没地方容身。算算时间,她起码半年内不用为住处发愁。
      
      邵嘉琪以前经常去倪蓝住处,知道具体地址,门锁是指纹锁,所以就算倪蓝身上并没有钥匙,但她还是成功回到了家。
      
      进了屋,她一脸新鲜到处看,还说自己“不用睡天桥底,是有绝处逢生的幸运”。邵嘉琪看她那德性都懒得说话,她觉得自己一开口就想提醒她还钱。
      
      倪蓝的租屋是不到40平米的大通间,客厅卧室连在一起,东西收拾得还挺干净。角落墙边放了一辆山地自行车。门厅有个小斗柜,算是隔开了空间。
      柜子上摆了些小装饰和一个小碗。小碗里装了些日常小零碎杂物,什么钥匙、硬币、发夹之类的。
      
      门厅旁边就是厕所,挺小的,勉强干湿分离。厨房就是电磁炉灶台加顶上的小厨柜,基本没条件做什么大菜。
      但依这灶台的干净程度以及只有一口汤锅一个平底锅几只碗的厨具量,倪蓝觉得自己应该一般不在家里做饭。
      
      冰箱里有鸡蛋、培根、西红杮,芝士片、还有几片吐司。另外还有沙拉酱、橙汁、矿泉水,厨柜里还有两大袋方便面、半罐咖啡豆,倪蓝说很好,起码一周饿不死。
      
      邵嘉琪这回忍不住给了她一个白眼。
      
      倪蓝把屋子翻了一遍,看到有不少衣服,看着都挺新的,还有许多高档化妆品。她指了指这些东西,邵嘉琪道:“这都是你自己买的,公司没给你送这些。你没钱还爱买,我也是没法理解了。你底薪并不高,之前选秀综艺被你作没了,之前拍的那剧戏份不多,酬劳也不高的。
      不过现在看来肯定删你戏分没商量,钱你就别想了,让不让你赔偿损失就看人家狠不狠。但话说回来,就算不闹出这事,你银行那两千块又能撑多久?”
      
      倪蓝想了想:“是不是快到发薪水的日子了?”
      
      邵嘉琪:“……”她不是月光族,还真是没想到。
      
      倪蓝插腰再看一眼屋子,很惊讶:“我居然没有电脑吗?”
      
      邵嘉琪道:“没有。一部手机能满足你全部需求了。你也就是刷淘宝、微博,看看剧,用用微信。而且你电脑操作特别菜,你曾经用一个同事的电脑上网刷剧,然后说看到系统升级提示就点了一下,把人家电脑搞瘫了。”
      
      倪蓝:“……”她不能服气:“那不是应该是系统的问题,难道怪我点了一下?”
      
      “别人点就没事,你点一下就有事,不怪你怪谁?”
      
      倪蓝:“……也是有道理。”
      
      她看着摆着化妆品护肤品的桌面,总觉得哪里不对。她应该有电脑的呀,怎么可能没电脑。没电视可以活,没电脑日子要怎么过?
      
      邵嘉琪不知道倪蓝的疑惑,她这几天特别忙,把倪蓝安顿好就走了。
      
      倪蓝又在屋子里转了一圈,这屋子的摆设,衣服和化妆品看着倒都是她喜欢的。她还在抽屉里翻出一□□身俱乐部的会员卡,她用手机搜了一下,是一家高级健身会所,离她家不远不近,这年卡得几万块。
      倪蓝肉痛了一下,然后自我安慰当初买这些肯定都是为了事业,这不是花钱,这叫投资。
      
      倪蓝还找到了一个盒子,里面放着她的各种证件,还有些证件照,各种合同等,还有一个老相册。相册里照片不多,有老房子,有小婴儿和两个老人的合影,还有那两个老人和一个年轻女人,以及一个小女孩的合影。
      这是她一家四口啊。她的外公、外婆,还有她妈妈。倪蓝坐在地板上,看了许久的照片,心似被温柔的羽毛抚过,安宁平静。
      她看到小时候的自己,乱七八糟的头发,衣服还故意打个结,摆着酷酷的姿势,眼神里透着早熟与叛逆不羁。
      
      倪蓝笑笑,她大概是个很让人头疼的孩子吧。
      
      倪蓝把盒子翻遍,没有找到亲属朋友的什么痕迹,也没有她爸爸的照片或文字,手机炸碎了后,她甚至没有爸爸的电话号码了。
      她的微信好友不多,都是回国后加的,里面也没有爸爸。倪蓝想起邵嘉琪说的他们父女关系不好,也不知道如果她很久很久没有联络爸爸,他会不会找她?
      
      她现在不清楚她以前的手机里还有哪些社交APP,她从前有什么朋友?他们用什么方式联络?
      
      倪蓝想了很久没想起来,她干脆放弃了,不自寻烦恼。
      
      她把合同都研究了一遍,租房合同挺简单的,没什么问题,上面还有房东的电话。跟公司签的经纪人合约挺厚,有十页,上面确实有对艺人行为约束的条款,但倪蓝觉得也没有那么糟,赖皮起来还是可以扯皮一下的。
      正如她之前预想的那样,真闹到打官司那步,需要挺长时间。也许她能利用这段时间找到新的出路呢?反正她不会这么轻易的服软。
      
      倪蓝找出了一只意式咖啡摩卡壶,她磨了咖啡豆,煮了一杯咖啡。香醇的味道让她精神一震。她看了看吐司面包片,过期了,但她还是煎了蛋和培根,切了蕃茄,用吐司给自己做了份三明治。
      
      然后她就坐在窗边,看着外头慢慢暗下去的天色,喝着咖啡,吃着三明治,觉得味道好极了。
      
      一切都会变好的,她这样想。
      
      此时蓝耀阳正跟两个铁杆好友吃饭。他这段时间的经历足够他的哥们们笑一年的。于是餐桌上免不了被一番调侃。
      
      卓恺笑得最大声:“你又不是阿祺,干嘛演霸道总裁啊?被挂到网上还不敢怼,怂不死你。你让阿祺给你示范一个,不论是那个女人还是那个狗仔,阿祺都会给他怼到阳|萎。”
      
      段伟祺摆手:“没这回事,我是有老婆的人了,早已经修身养性。”
      
      蓝耀阳吐槽卓恺:“你说你怎么就这么低|俗呢。你妈花你身上二十多年的教育经费都打了水漂,社会资源在你身上严重浪费。文句不通,没有常识。敢不敢说一些优雅的话来表达鄙视,有没有这个水平?”
      
      “是,是,没这个水平。”卓恺还在笑,“你最有才华了,这点我比不上。我写不来鸡汤文,妈的,那文章真是你自己写的吗?”
      
      蓝耀阳也气:“不是老子亲自写还能怎么办?吩咐下面人写,我的脸往哪儿搁!骂又不能骂,脏话也不能说,我差点没把自己憋死。”
      
      “挺好。”段伟祺一副稳重样,“这么处理挺体面的。”
      
      蓝耀阳没好气瞪他,段伟祺装了两秒装不下去了,憋不住笑出来。“真的,你他妈怎么忍得住。那文章我看了一半就不行了,你写的时候痛苦吗?”
      
      “过去的痛苦已经过去。”蓝耀阳潇洒一挥手,“明天的还没有到来。”
      
      卓恺和段伟祺互相看了一眼,默契地同时转向蓝耀阳:“你妈明天给你安排了饭局?”
      
      蓝耀阳笑得亲切:“明天我们找个业务开个会吧?要加班的那种。谈一谈明年的合作计划什么的。”
      
      段伟祺说:“我明天出差,机票是上午的,早订好了。”
      
      蓝耀阳瞪他。
      
      卓恺道:“我明天有事,我爸带我去应酬,大场面,推不掉的那种。”
      
      蓝耀阳也瞪他。
      
      卓恺与段伟祺异口同声:“真的。”
      
      蓝耀阳不高兴。
      
      卓恺劝他:“其实吃个饭而已,有什么关系,反正人总是要吃饭的。”
      
      “吃饭是没事。吃完饭了之后三个月内就会被我妈不停骚扰,问今天联络她没有呀,有没有约会呀,觉得怎么样呀?很烦的。”
      
      段伟祺想不通:“你妈到底在着急什么?你哥都还没对象。”
      
      “重点就在这里。”蓝耀阳一拍桌子,“她敢管我哥吗?她不敢啊。这不就指望着给我安排成功了,恩爱甜蜜,她好秀给我哥看。然后她就可以对我哥说,你看你,要是早听妈的,现在就跟阿阳一样幸福了。”
      
      蓝耀阳学着他妈妈的语气,总结了一句:“我不过是夹在他们母子恩怨情仇里的可怜人。”
      
      卓恺很没义气地摇头:“帮不了你。挡得了这次挡不了下次。你干脆学你哥、你姐,霸气一点,你明天就不回家,你妈还能打死你?”
      
      蓝耀阳想了想:“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能哄哄她的就哄着吧。我爸要顾着生意,身体又不好,我妈要照顾他,又要操心我哥,挺辛苦的。我哥搞创作不容易,一年回不了几趟家,我姐现在又要照顾宝宝,又得打理公司,家里算来算去,其实就我过得最舒服。”
      
      段伟祺怼他:“那你刚才挣扎个屁啊。”
      
      蓝耀阳怒:“是你们帮不上忙,又没出什么好主意。”
      
      卓恺唱了起来:“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
      
      段伟祺转身就拿餐巾纸砸卓恺。
      
      蓝耀阳盯着卓恺,幽幽地道:“我想给你们唱首歌,表达我此刻的心情。”
      
      卓恺:“……”
      
      段伟祺靠在椅背上叹气。
      
      蓝耀阳唱了起来:“烦哪烦哪烦得不能呼吸,烦哪烦哪烦得没有力气,烦哪,我烦啊。烦哪烦哪烦得不敢相信,烦哪烦哪烦得歇斯底里,烦哪,我烦啊。”(备注:歌曲《烦》,词作者:陈珊妮)
      
      卓恺:“我要报警了。”
      
      段伟祺:“你要不要先百度一下法条,制造噪音是什么罪……”
      
      蓝耀阳猛地停了下来:“既然你们说到那个倪蓝……”
      
      卓恺和段伟祺沉默地看着他,有谁提到倪蓝两个字了吗?
      
      蓝耀阳丝毫不受他们的目光干扰,继续道:“我跟你们说,这女人有毒。原本事情特别简单,她不要脸来求潜规则,我有立场把她教训一顿吧。结果她居然身怀房卡的秘密,他妈的居然还失忆了。我就不能把她怎么样了。
      
      失忆多牛逼啊,老子还想等她把房卡的事说出来呢。然后呢,我妈安排了复仇大计等着她,结果那几个脑残去袭击她,又被放到网上,我迫不得已出面表态,话都说得这么漂亮了,我家要是再公开打她脸,是不是就像打自己脸似的?”
      
      卓恺和段伟祺没反应。
      
      蓝耀阳不受影响,继续说:“总之呢,她好像每次都峰回路转,所以,我在考虑是不是要劝劝我妈,剧组加戏的事就算了。但如果我这么说,我就得给我妈提供一个消气的替代方案。明明是倪蓝犯的错,为什么是我去哄我妈呀?”
      
      段伟祺:“……”
      
      卓恺:“……”
      
      对呀,究竟为什么?
      
      还有话题是怎么转到这上面来的?不是在说被逼找对象的烦恼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更在明天早上8点。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wersdfxcv、雯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顺顺利利 66瓶;lunercai 20瓶;阿弥、傻女大闹闹、小诺妈lily、mo 5瓶;淇宝、倚楼风 2瓶;听风诉雨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三嫁
    我的文,盲女三嫁,只嫁一人的故事



    跟你扯不清
    我的文,白马医生非要回头吃她这棵未遂的草的故事



    寻郎
    我的文,女心理专家被月老丢到古代寻郎,用心理学破案以及与一位萌萌的壮士谈恋爱的故事



    喂,别乱来!
    我的现言坑,一个失业女青年找男人的故事



    龙飞凤舞
    我自己的文,古言爱情,《融岩》姐妹篇,龙三和凤宁的故事。讲的是一个失忆女人如何与风流倜傥的相公谈恋爱



    融岩
    我自己的文,宠妻的姐妹篇,讲的是轮椅暴躁男与坚韧小医仆的爱情故事



    小魔王的恋爱功课
    我自己的作品,《逢魔时刻》番外篇,Boss与小猪的小魔王儿子的故事,轻松逗趣的青梅竹马滴恋爱功课



    宠妻江湖路
    我的第一部作品,讲个山野小子如何成长为宠妻大侠的



    逢魔时刻
    我自己的文,现代玄幻爱情,闷骚阎罗王的恋爱故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