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天遇暴雨

作者:明月听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4 章

      欧阳睿是在对倪蓝做了测谎之后去找的蓝耀阳。
      
      因为测谎之后他对倪蓝的怀疑更深了。虽然没有得到任何有效证据倪蓝在撒谎,但倪蓝表现得太镇定,一个失忆的人,无依无靠,没有钱,丑闻加身,前途黑暗,这时候面对警察盘查的压力,脸色不改心不跳,还在测谎过程里耍贫。
      
      这是怎样一种心理素质?
      
      正常的普通人是不可能有这种反应的。最让人不解的是,她没有认出关樊和孙靓,但她认出了楼下值班的小楼。而测谎仪判定她通过了。
      
      只有在那个时间点测谎仪有了些反应。欧阳睿回听了录音,当时他问的是你见过这些照片里面的人吗?
      
      她挑出一个见过的,就不算说谎。而一旦建立好了心理防御,后一个其他人都没印象的事,她就躲过去了。
      
      欧阳睿事后特意去找了小楼,在那个时间段里,她做了什么,是否与倪蓝打了照面说过话什么的。小楼说没有,她一直坐在位置上处理文书工作,好像还起来接了一杯水。
      
      欧阳睿就更怀疑了,这短短的时间,把周围观察清楚,把人脸记住了,这是一个正常普通人会做的?正好就看到了小楼,正好就记住她了,这种可能性当然也有,但欧阳睿更相信倪蓝的观察是出于她的“职业”本能。
      
      欧阳睿去锋范娱乐做调查的时候特意找上了罗文静。
      
      关樊出事后,一查到倪蓝是锋范艺人,欧阳睿就联想到了罗文静。当初那事闹得太大,关樊一直不肯放弃罗文静这条线索,闹得后来罗文静向警局投诉她。
      
      事情过去一年,人的记性不该这么差,当初受盘查太多觉得受到警察骚扰,对警察这么反感的罗文静,这次面对盘问,却没什么负面情绪,只表现出对倪蓝这个艺人行为的愤怒。
      
      然后她第二天就火速出差去了,直到这会儿才回来。
      
      先前欧阳睿的调查不敢太冒进,因为从前关樊吃过这样的亏。所以这回他一直等到能得到袁鹏海支持的机会,才敢全面展开调查。
      
      他去找了蓝耀阳,一个娱乐圈的丑闻事件,谁知道后头会有什么。
      
      欧阳睿没有预约,带着廖新着便服去的。蓝耀阳在开会,他的助理让他们等了半小时。这让欧阳睿有点不爽。
      
      等进了蓝耀阳办公室,他拿出了倪蓝照片给蓝耀阳看,问他是否认识这人。
      
      蓝耀阳当即皱了眉头,他问:“倪蓝出事了?”
      
      廖新马上问:“为什么会觉得她出事了?”
      
      “不然呢?”蓝耀阳一脸莫名,“难道警察会上门通知我她发财了?”
      
      欧阳睿警惕起来,这说话语气,耍贫的画风,跟某人有些像呢。“蓝先生,你跟倪蓝是什么关系?”
      
      蓝耀阳沉默了一会,小心斟酌语句:“一个娱乐八卦新闻的男女主角?”
      
      欧阳睿换了个问法:“你认识她多久了?”
      
      蓝耀阳又沉默了一会:“我第一次见她就是在那八卦新闻被拍到的那天,9月20号,我们公司办了个电影拿奖的庆功酒会,她敲开我的房门,告诉我她是锋范娱乐的签约艺人倪蓝。那是我们唯一一次对话。”
      
      欧阳睿继续问:“再后来你们都没接触过?”
      
      “没正面接触过。”蓝耀阳道,“她怎么了?”
      
      “她闯进你房间,就为了告诉你她是锋范的签约艺人?”欧阳睿继续问:“她具体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事?”
      
      这个问题倪蓝也问过。蓝耀阳沉吟,他没答,继续坚持他的那个提问:“她怎么了?”
      
      “我们在调查一起案件。”
      
      “那起让她失忆的交通肇事?还是别的?”
      
      欧阳睿忍住脾气:“蓝先生,我们需要你的协助,我们的问题挺简单的,她在你那儿说过什么,做过什么。你为什么要把她丢出房间?”
      
      蓝耀阳镇定道:“警官,不是我不配合,而是事关我的个人隐私,在不了解你们在调查什么的情况下,我看不到我必须将这些隐私告诉你的必要性。”
      
      欧阳睿想了想,道:“我的一位同事在与倪蓝的车祸中受了重伤,这直接影响了她正在调查的案子。倪蓝又碰巧失忆了,我们希望通过调查还原真相,查明这事是偶然事件还是人为事故。”
      
      蓝耀阳抬抬眉头:“你的意思是说,查一查倪蓝是偶然被警察撞了,还是倪蓝故意跑去被警察撞了?”
      
      欧阳睿忽然冷静下来了,这个蓝耀阳,在维护倪蓝吗?连倪蓝的经纪人和公司上司、同事听到这样的消息第一反应都是骂倪蓝闯祸,生怕沾上什么麻烦地说一定全力配合,这蓝耀阳是唯一一个这种态度的。
      
      “蓝先生是怎么知道倪蓝被撞了?”
      
      “这很容易查到。”
      
      “蓝先生为什么要查?”
      
      蓝耀阳沉默了一会,他不想在警察面前指控倪蓝对他进行的骚扰和非法闯入,不只是因为酒店安保问题,他下意识地,不想给倪蓝惹麻烦。
      
      她现在处境很糟糕了,他总会想起她在片场被全场压着让她出丑她愤怒不平但不得不听话照办的样子,他会想起在那样的情形下她还敢生气对他竖起中指,他庆幸她有利落的身手,化解了窘境。
      
      “蓝先生。”欧阳睿催促他回答。
      
      蓝耀阳便道:“欧阳警官,我家很有钱……”
      
      欧阳睿:“……”
      
      “我父母从小就很在意我们的安全,找老师教我们防身术,安排保镖什么的。所以我从小就有些安全防范意识,会做一些常规的安全性调查。”
      
      欧阳睿:“所以倪蓝闯入你房间的事让你意识到危险,就去调查她?她做了什么让你有这样的感觉。”
      
      “警|官,我年轻,英俊,手里握着娱乐圈的大量资源。我想安排谁演主角,谁就能演主角。我想为谁砸宣传,谁就能天天上热搜。我想让谁红,谁就能红。”
      
      欧阳睿:“……”你跟倪蓝的语文是同一个老师教的吗?
      
      “所以,有女性想接近我,跟我发展一些亲密关系,这是很正常的。我也说了,只是一些常规性的调查。我并不觉得一个弱质女流会给我带来什么危险。”蓝耀阳说到弱质女流这个词的时候心虚了一下。
      
      欧阳睿皱眉:“那视频里,你在愤怒什么?”
      
      “我当时在楼下酒会正在应酬,结果酒洒在了衣服上,这让我很丢脸了。我上楼是想换身衣服,当时楼下还有重要的合作伙伴在等我,遇到这种事我心情不好。”
      
      “倪蓝是怎么拿到酒店门卡上楼的?”
      
      蓝耀阳心里咯噔一下,终于问到这个了。“那你得去问倪蓝了。”
      
      “据我所知蓝先生当晚就在酒店排查房卡的事。”
      
      “对,这是正常的工作流程。”蓝耀阳有些生气了,酒店那边是怎么回事,什么话都敢往外说?就算警察问话,也得报总部这边来安排相应的人应付才对,能随便对外泄露他们酒店存在安全问题吗?
      
      “但蓝先生没查到。”
      
      蓝耀阳的声音冷了下来:“我们已经升级了系统,对相关人员做了处罚。”
      
      欧阳睿道:“蓝先生应该报警的,倪蓝非法闯入以及性|骚|扰,我们可以为蓝先生立案调查。”
      
      蓝耀阳笑了笑:“警|官你说笑呢。比倪蓝更夸张的我能列出不下三十个来,警|方要一起查吗?因为遭受言语上的一些暧昧暗示或是热情示好,蓝氏集团太子爷蓝耀阳自觉遭受性|骚|扰愤而报警,警方拘留室关一排男女艺人,全部行政拘留五日,罚款五百?”
      
      欧阳睿:“……”
      
      “我们蓝家还要不要混了?警|官,我们一向奉公守法,按时交税,别这么整我们。”
      
      欧阳睿:“……蓝先生,其实你把倪蓝那天晚上跟你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事告诉我们就好。”
      
      一直在一旁听着的古霍笔直站着,一脸严肃。内心却是狂吐槽,可不是把倪蓝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早交代就完事了吗?他家老板今天异常骚气。
      
      “好吧。”蓝耀阳道:“那□□服沾了酒,粘粘的很不舒服,我还要赶回楼下,所以挺着急在等。然后有人敲门,我就开了。外头站着个我不认识的女人,就是倪蓝,她说,她想借洗手间用一下……”
      
      “蓝先生。”欧阳睿也气了,铺垫这么久出来个借厕所,把警察当猴耍吗。“倪蓝也许是个危险人物,配合我们的调查对你没有坏处。”
      
      “我很配合。我说的都是真话。”蓝耀阳一脸正经,“女人在搭讪的时候什么二逼理由都编得出来,我很有经验了,你要相信我。她当然不是上来借厕所的,我知道。所以你也该明白我为什么这么愤怒做出了粗鲁的举动了。”
      
      欧阳睿想了想:“她有没有提到她的经纪人或是什么其他人,比如谁介绍她来的?”
      
      蓝耀阳皱了皱眉,难道倪蓝是被别人逼迫的?所以警方的目标是想调查其他人,倪蓝背后的人。
      
      “她没说什么,我当时太生气也没问。”
      
      欧阳睿点点头,又问了几个问题后,准备走了。但他突然转身,又问:“蓝先生之前说跟倪蓝没有再正面接触过,那是有侧面接触?”
      
      “她之前有联络我的助理,古霍。”蓝耀阳指了指一旁的古霍,“她很想找回她的记忆,所以问了些问题。”
      
      “问了什么?”
      
      “就是网络传的那些,她确认一下。”
      
      欧阳睿要了一张古霍的名片,表示若有需要会再联络他。临走时他再一次跟蓝耀阳说:“倪蓝是个危险人物,若是蓝先生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还请及时通知我们。”
      
      当天晚上,蓝耀阳回家便受到了家人的问话。蓝高义和许娟都知道今天有警察来找儿子的事了,听了蓝耀阳所述,许娟有些担心:“我听你姐说了,那倪蓝像是练过功夫的。现在警方也上门查她,阿阳你还是小心点。”
      
      蓝耀阳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他应该是所有人里最讨厌倪蓝的那个,但是当所有人都说倪蓝不好的时候,他就觉得烦躁。
      
      蓝耀阳在他的铁杆微信群里吐槽了这事。段伟祺说他叛逆期来得比较晚。当年自己叛逆期的时候差不多就是这样。
      
      卓恺也说这女人跟他又没什么关系,反正上回要整她不也没整上,后头也没打算追着她打。不用往心里去了,她以后应该没法混娱乐圈了,不会再有什么交集。
      
      是可能没什么交集了,上次倪蓝在片场生气后,再没有联络古霍。
      
      蓝耀阳也觉得,应该就这样吧。
      
      结果过了两天就碰上了。碰上就算了,她眼神都没给他一个,打算装不认识就算了,可她居然唱歌讽刺他。
      
      唱得又不好听。
      
      哼。
      
      车子驶出了一段,蓝耀阳突然对古霍说:“她联络你的时候,你告诉我。”
      
      “好的。”古霍应了。但又问:“那欧阳警官呢,告诉他吗?”
      
      “我是你老板,还是他是你老板?”
      
      “你。”
      
      过了一会蓝耀阳又问:“她刚才是干什么去了?”那大楼里,有好些娱乐工作室,还有几个拍摄棚。
      
      古霍打电话打听去了。过了一会,答:“她去拍广告,XX牌安全套的广告。”
      
      蓝耀阳:“……”
      
      这女人,混得真惨。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发现今天的存稿有些内容还是得补充一下,不然会漏掉些铺垫,所以得改改,更新晚了,抱歉。明天还是正常早上8点哈。
    剧透:小蓝总是真心觉得蓝蓝好惨啊,居然要去拍这种广告。后来他看到了广告,他觉得自己好惨啊。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祺祺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祺祺 10瓶;Doooi 5瓶;唯伟、Na 2瓶;哈喽,嗨!、雯子、moon、小诺妈lily、35963689、哼一首歌等日落、MrsCash8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三嫁
    我的文,盲女三嫁,只嫁一人的故事



    跟你扯不清
    我的文,白马医生非要回头吃她这棵未遂的草的故事



    寻郎
    我的文,女心理专家被月老丢到古代寻郎,用心理学破案以及与一位萌萌的壮士谈恋爱的故事



    喂,别乱来!
    我的现言坑,一个失业女青年找男人的故事



    龙飞凤舞
    我自己的文,古言爱情,《融岩》姐妹篇,龙三和凤宁的故事。讲的是一个失忆女人如何与风流倜傥的相公谈恋爱



    融岩
    我自己的文,宠妻的姐妹篇,讲的是轮椅暴躁男与坚韧小医仆的爱情故事



    小魔王的恋爱功课
    我自己的作品,《逢魔时刻》番外篇,Boss与小猪的小魔王儿子的故事,轻松逗趣的青梅竹马滴恋爱功课



    宠妻江湖路
    我的第一部作品,讲个山野小子如何成长为宠妻大侠的



    逢魔时刻
    我自己的文,现代玄幻爱情,闷骚阎罗王的恋爱故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