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天遇暴雨

作者:明月听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倪蓝盯着眼前镜子中的自己,这是一张年轻的,就算脸色惨白,头绑绷带也称得上貌美如花的脸。
      
      可是她不认识。
      
      倪蓝怔怔。
      
      窗外晴空万里,却突然有一声闷雷炸开。
      
      倪蓝吓了一跳,脑子更晕了。
      
      她的记忆一片空白。
      
      她出了车祸。
      
      失忆是她自己确认的。
      
      车祸则是站在她病床边瞪着她,很激动地叭拉叭拉说个不停,自称是她执行经纪人的邵嘉琪告诉她的。
      
      她醒过来不到二十分钟,医生刚给她检查完。医生前脚刚走,邵嘉琪就忍不住火力全开的训她。
      
      “我跟你说,你这次真的太超过了,谁也帮不了你。你脑子里装的是屎吗?你究竟怎么想的?不想混了是吗?你自己没脑子你还会连累我你知道吗?我真的要被你害死!”
      
      邵嘉琪越说越气,挥舞双手,来回走动了几步,又转回床头。
      
      倪蓝慢吞吞地放下了镜子。
      
      对了,倪蓝这个名字,也是邵嘉琪告诉她的。
      
      邵嘉琪瞪着倪蓝,看着她茫然又平静的表情,错愕道:“你不是吧?来真的?真的失忆了?”
      
      倪蓝点点头。
      
      医生都说了,她送到医院后,昏迷了16小时,外伤不算严重,头部受过撞击,脑子里有小血块,但也没有大危险,经检查没有其他问题。
      
      她的失忆,大概是血块引起的。血块能慢慢被吸收,但失忆这种状况说不好会延续多久,也许睡一觉起来就好了,也许几十年后也没想起来。
      
      邵嘉琪盯她良久,而后吐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床边椅子上。“怎么办啊?”
      
      倪蓝不知道。
      
      邵嘉琪狠狠一巴掌拍在倪蓝腿上,倪蓝疼得脸抽了抽。
      
      邵嘉琪大声骂:“你个傻逼,犯什么贱!戏拍得好好的,你干嘛要去爬蓝少的床啊!”
      
      倪蓝无语,她完全不记得了。
      
      “爬成功也就算了,你还被他丢出来!”
      
      倪蓝没话说,她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丢出来就算了,还被狗仔拍到!”
      
      倪蓝抿抿嘴,听起来确实是挺惨的。
      
      “拍到就算了,还被扔到网上群嘲。”邵嘉琪又说激动了,站起来拿出手机刷给倪蓝看:“群嘲就算了,还上了热搜!热搜就算了,还没有你姓名!”
      
      倪蓝扫了一眼热搜标题——“蓝耀阳惨遭夜袭怒扔贱女”。
      
      这标题起的!倪蓝觉得头更晕了。
      
      外头大雨终于落下,叭叭叭地打在窗户上,声音很吵,让人烦躁。
      
      邵嘉琪皱紧眉头,用力踏着步子去关窗。
      
      倪蓝拿着手机刷了刷热搜标题下面的微博内容。照片加文字,还有视频,可信度很高。
      
      视频画面分辨率一般,但也能看清楚里面的年轻女子是她。
      
      走廊环境看上去是家高档酒店,她敲门,门开了。镜头没拍到开门人,但拍到倪蓝很迅速地顺势挤了进去。可没过一会她便被拖着丢了出来。
      
      用“丢”这个词真的一点不夸张。她没站稳,摔在了地上。甩她出来的人露出了半个身子半张脸。那是个高大的年轻男人,气质很好,侧脸英俊,没穿外衣,敞着衬衫,如果能拍到正面,倪蓝猜大概会是半|裸。
      
      从男人的肢体动作及气场来说,应该是很生气。
      
      他把她丢出来之后,又转身,这次没露头,丢出了一个包,是她挤进屋时背的小包,丢的力道之大是把包砸在了对面墙上,接着他再把她的外套甩了出来,这次是甩到了她身上,盖住了头脸,可见这男人对她的厌恶程度。然后房门被用力关上了。
      
      而她,从地上爬了起来,捞起衣服捡起包,快速转身离开。
      
      倪蓝撇了撇眉头,对这个男人一点印象都没有。她为什么会去那儿,屋里有谁,进屋后发生了什么事,她完全记不得了。
      
      她再扫了一眼画面,这拍摄角度并非酒店内的监控,而是透过这层楼窗户拍到的,看起来摄像机像是架设在酒店对面楼上。倪蓝心想,狗仔真是了不起,有这精神头,什么案子都能破了。
      
      倪蓝真心觉得失忆挺好的,这么丢脸的事,她仿佛在用局外人的眼光看待,心里伤害没这么大。
      
      “有我姓名。”倪蓝忽然有了发现,她指了指一则热门微博里的其中一条评论,那上面写着:[我知道这贱|货,叫倪蓝,指路@倪蓝呢喃。]
      
      邵嘉琪一愣,下意识就骂:“我靠!你能不能正常点,有你姓名光彩吗?光彩吗?!”
      
      她已经忘了她刚刚还嫌弃热搜上没倪蓝名字。她点进倪蓝的微博,看见这家伙最后发的一条微博写的是:[糟糕了。]后面跟着一个流泪卖萌的表情。
      
      邵嘉琪看了看这条微博发布的时间,靠,居然是昨晚爬|床失败后,这是多不要脸才能发出这种内容来。邵嘉琪真想一巴掌拍死倪蓝。
      
      这条微博的评论区已经沦陷,各种脏话嘲讽连着祖宗十八代人身攻击加器官,完全不能直视。邵嘉琪看了两眼看不下去了:“你那什么,登你的号把评论功能关闭了吧。”
      
      倪蓝也觉得该这么办,真的骂得太恶心了,她又看了两眼评论,问:“我的账号密码多少来着?”
      
      邵嘉琪:“……”
      
      邵嘉琪冷冷地把手机收起来:“算了,就这样吧。”她还奉了公司之命,让倪蓝把如何拿到蓝总房卡能跑到楼上去的事交代出来,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倪蓝看了眼邵嘉琪表情,估计她也不知道自己的账号密码。倪蓝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事真的太玄幻了,她完全不能理解也想像不出自己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她竟然是这种人?倪蓝不能相信。但事实摆在眼前,真是糟心。
      
      微博密码其实可以通过手机号重设,但倪蓝不记得她的手机号是多少了,还有她的手机,也不知在哪里。倪蓝瞧着邵嘉琪脸色这么难看,觉得这个问题她还是暂时先别问的好。
      
      病房里很安静,一时间气氛有些凝重,倪蓝的头很晕,还隐隐痛,她真想干脆就睡过去,反正医生说她得多休息,医生还说也许睡一觉就恢复记忆了。
      
      不就是闹点丑闻嘛,她这么硬杠着身体难受也解决不了问题。
      
      但邵嘉琪顶着那副与她有杀父之仇的表情,倪蓝没好意思睡,只得找了个话题:“嘉琪姐,我爸妈呢?他们知道我住院了吗?”
      
      问完才想起来她父母要是知道她做出这种恶心事来,被人在网上这么骂,那得多生气多难过,处境会很难堪吧。
      
      这问题问错了,简直就是送上门给邵嘉琪嘲讽。
      
      结果邵嘉琪扫了她一眼,冷道:“我们没你家人的联络方式。你签约的时候没写亲属联络人。你说你是单亲家庭,妈妈在你挺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你跟着外公、外婆过,12岁时外公外婆也都没了,你就到美国投奔你爸,你在国内没亲人。
      
      你说你跟你爸关系不好,在美国住乡下,日子过得挺苦的,你不喜欢美国,总想回来,就没拿绿卡。半年前你跟你爸吵崩了,于是干脆回国自谋生路,你穷困潦倒,想着娱乐圈好挣钱,就跟公司签了约。”
      
      哦,她居然是个孤苦小可怜?
      
      倪蓝皱皱眉,还是无法产生真实感。
      
      “嘉琪姐,我是歌手还是演员?”
      
      邵嘉琪冷哼:“你屁也不是。什么才艺都没有,就是仗着张好脸。你要是老老实实做个花瓶也行,长成这样也能红,但你偏偏各种作妖。公司之前帮你报了一个练习生的综艺,你早退失踪,认错神速死不悔改,节目组一怒之下把你退回来了。
      
      你去求静姐,静姐心软,在诚哥的剧里给你插了个小角色,戏份不多,但是跟在诚哥身边出镜,有几句台词。没人指望你有演技,你能露个脸让大家惊艳一下混个眼熟就行,可你不满足,自己找死想找蓝少潜规则。蓝少是什么人,蓝家是什么身份!你这回死定了,静姐不会再管你,你等着公司告你违约索赔吧。”
      
      听起来情势非常不妙,前面说自己没亲没故没钱,后面说自己得罪大佬还得赔款,原来不止是闹丑闻全网黑而已啊。
      
      可惜这里面的人名倪蓝一个都不认得,她开口想问,这时候病房门口有人影一晃,邵嘉琪看过去,站直了:“对了,还有件事忘了告诉你。”
      
      倪蓝随着她的视线转头,看到门口站着三个男人,一个穿着交|警制服,两个便装。
      
      窗外忽地又一声闷雷。
      
      非常好,警|察们出场还带了音效。倪蓝心里浮起不祥的预感。
      
      “你昨晚出了车祸,警|察要找你问话。”邵嘉琪道。
      
      那三人走了进来,公事公办的严肃脸。穿制服的那位交|警对倪蓝道:“你好,关于昨晚11点在龙昆路发生的交通事故,我们有些问题想问你。”
      
      邵嘉琪抢先道:“警|官,倪蓝脑子受伤,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
      
      交|警道:“我们刚才见过医生了。”
      
      “医生说你属于全盘性失忆,以你的伤势情况来说,会发生这种症状极少见,可也不能说完全没可能。他正联络其它科室的医生过来会诊。”一位穿便服,身材高大的警|察冷冷道,“但我们还是需要跟你确认些情况。”
      
      这警|察五官端正,看起来三十来岁,严肃正气,像个领头的。
      
      邵嘉琪有些被他的气势镇住,不由得心里慌了一下,这位警|官话里意思是不是怀疑倪蓝失忆是装的?她接到公司通知赶过来,只听说倪蓝因车祸受伤被警察送至医院,并不知道详情。她只惦记着倪蓝得罪了娱乐圈大佬,没顾上琢磨车祸这事。
      
      “她酒驾了?”邵嘉琪马上联想到这个。
      
      昨晚酒会倪蓝喝了多少?她不记得了。她自己喝了不少,后头有些醉嗨了。印象里她有看到倪蓝拿着一杯香槟花蝴蝶一般在会场上到处找人聊,但她喝了多少?酒驾还是醉驾?入刑标准多少来着?
      
      “血检结果,她没酒驾,也没吸毒。”那位交|警答。“但两车相撞,另一位当事人至今还没脱离生命危险。”
      
      邵嘉琪倒吸一口凉气,闹出人命的话就严重了。“警|官,我们一定配合调查……”
      
      “警|官,可以先出示一下你们的证件吗?”倪蓝说话了。
      
      邵嘉琪后半句话一噎,要被倪蓝气死,这种时候就该服软装可怜,耍什么冷静牛逼。她张嘴就骂:“你他妈的脑子……”
      
      领头警|察转向邵嘉琪,打断了她的话:“你是倪蓝的经纪人?我同事也有问题需要问你,请你跟他先到外头去好吗?”
      
      另一位便服警|察冲邵嘉琪点了点头,率先领着往外走。
      
      邵嘉琪把脏话咽了回去,她瞪了倪蓝一眼,有些不放心,慢吞吞往外挪。快到门口时看到倪蓝已经检查完了两位警察的证件,她听得倪蓝问:“交通肇事为什么会是刑|警来调查?”
      
      邵嘉琪顿时吓了一跳,差点一个踉跄,我靠,这惹祸精究竟做了什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终于开坑了,之前因为有别的工作,所以开迟了。谢谢大家捧场观看。
    开坑前三天,2分留言都发红包。谢谢大家的支持。么么哒。
    每天早上8点更新,如果改时间或是请假,会在文案说明。



    三嫁
    我的文,盲女三嫁,只嫁一人的故事



    跟你扯不清
    我的文,白马医生非要回头吃她这棵未遂的草的故事



    寻郎
    我的文,女心理专家被月老丢到古代寻郎,用心理学破案以及与一位萌萌的壮士谈恋爱的故事



    喂,别乱来!
    我的现言坑,一个失业女青年找男人的故事



    龙飞凤舞
    我自己的文,古言爱情,《融岩》姐妹篇,龙三和凤宁的故事。讲的是一个失忆女人如何与风流倜傥的相公谈恋爱



    融岩
    我自己的文,宠妻的姐妹篇,讲的是轮椅暴躁男与坚韧小医仆的爱情故事



    小魔王的恋爱功课
    我自己的作品,《逢魔时刻》番外篇,Boss与小猪的小魔王儿子的故事,轻松逗趣的青梅竹马滴恋爱功课



    宠妻江湖路
    我的第一部作品,讲个山野小子如何成长为宠妻大侠的



    逢魔时刻
    我自己的文,现代玄幻爱情,闷骚阎罗王的恋爱故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