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乃殿上之皇

作者:宫槐知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3.这是又皮痒了?

      “哈哈哈……”许澜闻言当即笑了起来,这话若是让那人听见,怕是免不了又要一阵跳脚闹腾。
      
      晋祁心情正好,只是默默把这事记在心上。
      
      那边许澜笑够,提起了之前听说的事,“我来的时候听说圣旨明日就会下达?”
      
      许澜听说这件事后立刻就进了宫,不过他并没有去其他官员聚集的地方,而是来找了林绪。
      
      “嗯。”林绪从怀中掏出之前拿到手的那一份名册,递给身旁的许澜。
      
      许澜拿过一看,无需言语,便从那尚未干透的墨迹当中猜出了其中缘由。他叫了旁边的人拿了笔墨,迅速抄写了一份,收入怀中。
      
      “还麻烦你帮忙多注意些。”林绪道。
      
      “我会再抄写一份呈给皇上的。”许澜道。
      
      林绪不再说话,许澜却忍不住感慨道:“这朝中也当真是没几个省心的,没几个忠臣好臣。”
      
      刚刚林绪给他的那一份名册上足足几十个名字,差不多占了朝中大臣半数,这还只是已经被发现察觉到的,还未被察觉到的怕也不在少数。
      
      “什么是好臣?什么又是奸臣?”林绪心情好,话也多了些。
      
      许澜没想林绪会搭话,闻言他看了一眼林绪,却只是摇头并未回答。
      
      什么是好臣?什么又是奸臣?这浅显得道理两人又怎会不明白?
      
      这入朝为官的,能够做好份内事不滥用职权欺上瞒下的,就已经算得上是一个好字。若能再为朝廷分忧解难,那便已经称得上是一个‘能’字,是能臣。
      
      真如同林绪许澜这般正不贪污不受贿,只靠着那点微薄的俸禄刚正不阿清廉一生的,恐怕满朝文武百官加起来那也凑不出五个。
      
      或许一开始不少人都一心豪情壮志真想为朝廷做些什么,可一旦进入朝中,很多事情就会变得身不由己。
      
      就如同这商税之事,百官多有涉及,商贾之流也多默认,就算你独善其身从而拒绝商贾之流的亲近走动,百官又怎会放任不管善罢甘休?
      
      他们皆已是同流合污,又怎会放任一个毫无把柄之人在身侧?
      
      为官之道,莫不是在同流合污又或者被排挤在外中二选一罢了。
      
      若同流合污倒还好,若被排挤在外,到时才真的寸步难行,就算皇上信任,又能信任多久?又能抵得过多少百官暗中参本陷害?
      
      就例如户部万裕和苏凡毅两人,这两人算是近几年内的新起之秀,是晋祁地位稳定之后新招考进来的学子。
      
      一开始两人一腔热血,在朝堂上也是十分活跃,无论大事小事都是一心向民据理力争,当时也算是深得晋祁喜欢。
      
      可自他们入朝为官到现在也不过四、五年时间,如今却已经是完全变了模样。
      
      户部尚书万裕,如今已是与满朝文武百官都关系不错的老油条,对上油腔滑调对下笼络有加,朝中更是有不少人都与他称兄道弟。
      
      工部尚书苏凡毅人缘上虽不如万裕好,但在主战一派里他也是备受推崇的中心领袖之一,朝中议事之时若他发言,那底下附议之人也是多不胜数。
      
      这样的两个老油条算得上坏吗?不算,就他们俩这样的在朝中甚至都已经算得上是好的。
      
      万裕虽然油腔滑调似乎与所有人都称兄道弟,但户部之事他从未怠慢,皇上交代的事也从来没出过差漏。
      
      苏凡毅亦是如此,虽然身为主战派的他在一些边关大事上执拗得让人发火,但他也与万裕一样,所有份内事都完成得很好。
      
      两人的变化林绪和许澜都看在眼中,自然也明白其中的缘由。
      
      甚至可以说,万裕能把户部管理的如此妥当,很大一部分也是因为他与朝中大部分官员关系都还不错,若换个人,这户部的差事就未必能完成得这么好,这皇上交代的事也未必能够悉数完成。
      
      苏凡毅也不过如此,与他人行个方便也等于与自己行个方面,抱团求生。
      
      这些道理,心思通透的两人早就已经明白。许澜突然感慨一句,也不过就是有感而发。
      
      其实这个道理不只是他们两个明白,身为皇上的晋祁该是更加明白,这也是他为什么并未再像之前一样血洗朝堂的原因。
      
      晋祁登基至今为止才九年,这被血洗过的朝中在这几年里却已经逐渐分流分派开始腐败,他很明白,就算是他把这些人再杀个干净,要不了几年情况还是会再变成这样。
      
      商税之事他步步筹划,就是因为他把这些人杀个干净也无法改变,想要改变局势,归根到底还是要另寻他路从根本解决。
      
      提及这件事,林绪和许澜两人都不想再说话,又静静地坐了一会儿,待到中书省把圣旨拟定,两人告辞,各自离开。
      
      第二天,早朝时,晋祁如众人预料般把这这圣旨颁发,昨日就已经得到消息的百官一个个沉默不语无人反对,这让龙椅之上的晋祁看得颇为惊讶。
      
      惊讶之际,晋祁看向为首的林绪,虽然还有些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不过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十之八/九又是他做了什么。
      
      被注视,林绪抬眸看去,那张脸上依旧是叫人看不出丝毫端倪的淡然沉静。
      
      “商税之事尽快去办,国库还等着钱用,莫要怠慢。”晋祁见众人无异,叮嘱道。
      
      “是。”林绪回话。
      
      “若有用人之事尽管去调,也传朕口谕给各方,让众人配合丞相,如有违背朕定追究。”晋祁目光逐渐森冷。
      
      “是,还请皇上放心。”相关之人立刻出列,领了圣命。
      
      “还有什么事吗?有事禀报无事退朝。”晋祁道。
      
      听闻晋祁并未在商税之事上多说,原本屏息等待着的百官都纷纷松了口气,不安多虑了一宿的众人原本还以为晋祁定然会在今早发难。
      
      此刻见晋祁不准备多说,百官松了口气的同时也开始猜测起来,晋祁此刻不说是何意图?难道是要秋后算账?
      
      思及至此,原本才松了口气的众人瞬间又紧张起来,言行举止间也越发收敛,不敢有丝毫逾矩。
      
      一直把这一幕看在眼中的林绪见状,面上丝毫没有变化,心中却已是多了几分满意,他要的就是这效果。
      
      商税之事难办,并不只是难办在商贾之流,更难办的是这满朝文武百官,百官若不作为又或者有意怠慢,那这商税就算再给二十年也未必能收得起来。
      
      若百官人人自危自顾不暇,无暇去顾及商贾之流,少了妨碍,事情自然又要好办许多。
      
      至于百官受贿之事,若能抓到把柄处置自然是好,若抓不住也不急于一时,当务之急最主要的目的是把商税收起来。
      
      “臣有事禀报。”众人混乱之间,户部尚书万裕上前一步。
      
      “什么事?”
      
      “回皇上,是关于之前那武器的事。”万裕呈上折子。
      
      晋祁从太监手中接过翻看了一番后,脸色变得有些怪异。
      
      “这是边关营地补上的账目。”万裕道。
      
      之前武器之事兴师动众,耗费了大量的财力物力,也给河岸沿途的地方县衙增添了不少麻烦。
      
      人力还好,大榆养兵为的就是用在必要之时,但是耗费的物资却叫本就拮据的国库情况更加窘迫。
      
      “之前不是已经结算过?”晋祁一看到账目,额头就突突发疼。
      
      虽说是为了商税,可他这手里头欠下的帐都够他每日清粥白菜到年底了,试问这天下哪个皇帝有他这般可怜的?
      
      这么想着,晋祁忍不住幽幽地看向某个害得他每日清粥白菜的罪魁祸首。
      
      满朝文武,文官尽数黑色朝服,文官系数暗青色朝服,他登基近十年早已经看烦看厌,可唯独穿在林绪身上那一身,无论什么时候都能让他只一眼就再也移不开眼。
      
      那暗青色朝服似乎就是为了林绪而量身定制,灰暗的色泽衬得林绪一张脸棱角更加分明,简洁大方的同色纹绣与那象征着忠臣的花纹,更是把这人的身形衬得高大修长。
      
      这些再加上林绪那安静却在任何时候都让人无法忽视的气质与存在感,勾画成一副在这朝堂中独一无二的画面。
      
      晋祁单手支着下巴,一时间看得竟有些痴了。
      
      正注意着百官的林绪察觉到视线,回头看去,对上晋祁那幽怨的眼神,他微微挑眉,目光蓦地变得凶巴巴起来。
      
      这人之前说要抄他的家烧了他的书的账,他都还没来得及和这人算,这是又皮痒了?
      
      原本正目光幽怨的晋级被瞪,头皮一阵发麻,本能的就心虚起来。
      
      晋祁僵硬着脖子收回视线,他看了看手中的账目之后让太监递还给万裕,“商税收起来之前,就按之前的办。”
      
      话说完,晋祁又偷偷看了一眼林绪,见林绪依旧直直地看着自己,他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他突然觉得其实青菜也挺好的,他以前从来不知道原来青菜也可以做出那么多不重复的花样来。白粥也是,特别开胃,他现在一顿能吃三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改了个错词,经提醒才发现许澜是‘加封’太傅,不是‘追封’,追封是死后才用的。
    蹲角落画圈圈,最近蠢事干太多,怀疑人生中。
    ps:如果妹纸们发现有啥虫子,欢迎告知。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投出了霸王票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灵于昕 1枚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_^



    妻乃敌军之将
    战胜恰逢兵役到期被放回家的李牧,在乡亲们的安排下娶了个媳妇,成亲当日洞房之中,红罩头揭开时,李牧才发



    妻乃鬼面将军
    大榆有名将,带鬼面,众不知其年岁,只道其面有恶疾奇丑无比,称之鬼面将军。 新来的账房先生许君,庆功宴



    软萌龙在线失忆
    咸蛋主攻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