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天敌谈恋爱

作者:短歌在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章:有毒的蛇

      第九章:有毒的蛇
      
      漆黑森林光线灰暗,程岩不似程武莽撞,既然城主说了这里面有四只金丹期妖兽,那谁不敢保证这四只金丹妖兽会不会出森林。
      
      感觉周围灵气稍微浓郁点后,程岩警惕收起自身灵气,法宝紧握在手中,微薄的精神力夹杂着灵气包裹住自身。
      
      鸟雀攒动,时不时摇动树叶。五十七里,算着还有一小段距离,突然身后枯枝作响,有灵气波动!
      
      程岩回头,只见他身后有一条炼体期都没到的小蛇直起上半身眼睛滴溜溜看着他。
      
      “噫。”
      
      看清了小蛇,程岩忍不住起了身鸡皮疙瘩,蛇身上花纹繁多密杂,灰土黑红各种深浅不一的颜色无绪地交织在一起,偏偏又以灰黑色麻斑为底,粗看只觉得蛇身缭乱,仔细看越发恶心。
      
      好丑。
      
      程岩嫌弃瞥了瞥嘴角,移开眼,握着法宝的手微松,杀气顿时一卸,太丑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丑的妖兽,别说没到炼体期,就算到了炼体期,这样丑的蛇他也不敢带回去,实在太丑了。
      
      杀了都嫌脏了他的法宝。
      
      若是平时程岩为以防万一一定会杀了这小妖兽,免得节外生枝,现在程岩一眼都不想看着这条蛇,他怕多看几眼,晚上便吃不下饭。
      
      太恶心了!
      
      如今修真界正值鼎盛时期,灵气充沛,哪怕寻常野兽长时间浸润灵气也生得格外端正。程岩实在想不通,为什么这蛇明明身为妖兽,还长得这么一言难尽。
      
      好在小蛇跟他一会儿又悄悄走了,程岩心中稍松,看着碍眼,杀了嫌脏,还是自己走了好。
      
      没多久,程岩便找到程隐口中的炼体四重妖兽。
      
      成年青牛正悠闲嚼着树叶,牛角黑滑如玉,牛身精悍有力,不知是不是被刚才那条蛇荼毒得着实深,如今程岩瞧着这头青牛觉得异常顺眼。
      
      他曾有幸见过他们让妖兽化形的模样,这个体型的青牛化形后身材精瘦匀称,在会场上受尽修士们追捧!
      
      是个好货色!
      
      程岩强行压制心中激动,灵气自掌心运转,慢慢接近这头青牛。炼体四重,与他炼体七重的修为相差不大,他万不能轻敌!
      
      就是这种谨慎小心多次救了程岩的命,青牛很快发现程岩的靠近,嚼着树叶的嘴停下,蹄子践踏草地。
      
      在程岩对它发起攻击时,青牛冲了上去。
      
      青牛力大无穷牛角锋利,皮糙肉厚,程岩一时攻克不下。只尽力躲开青牛攻击,不与青牛正面相撞,时而找到缝隙在青牛狠狠重击。
      
      几番下来青牛气喘吁吁,身上血丝泛滥,偏偏眼前这个修士身形诡异,它根本伤不了!
      
      “哞!”
      
      青牛怒吼,双眼血丝暴增,疯了般向程岩攻去。
      
      牛角与法宝正面相撞,程岩吃力抵挡,心中大喜,只要耗空这头青牛力气,他就能将这青牛收入兽牌!
      
      全心全意防备青牛冲击时,突然灵气一乱,好像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立马归于平静,然而青牛身躯过于庞大,程岩什么都没发现。
      
      几十息后,青牛攻势大减,气力一消。程岩双眼一亮,就是这个时候!
      
      法宝灵光大盛,欲一鼓作气拿下这头青牛,眼前突地一花,只听嘶一声,从青牛腹下飞出一物,直取他面门。
      
      程岩心一惊,灵气霎时凌乱,灵气泄出大半,半数打在飞来的小蛇身上,小蛇吃痛蛇身撕裂,身子一歪,只咬到程岩手腕。
      
      蛇牙刺入腕间跳动,程岩只觉得手腕一痛,他低头往下,花纹杂乱的丑蛇正死死咬着脉搏跳动!
      
      “该死!”
      
      程岩大怒,灵气化为刀刃直取小蛇蛇头,好在小蛇及时松口,被灵气所伤血迹斑斑的身子落在地上,躲过要命一击。
      
      正因为小蛇突然冲出,程岩汇聚于一点的灵气悉数炸裂,险些造成内伤。程岩心中怒火滔天,还欲杀蛇解气,青牛再次攻上来。
      
      程岩只能提气暂时放过地上那条蛇,可惜他刚提手臂,才发现不对劲。
      
      右臂麻木无力,已经完全失了知觉,程岩心中大骇。脚下避开青牛同时,往右臂一看,脑袋轰然炸响,只见右臂自小蛇咬伤处,黑红一片犹如藤蔓般一路攀延往上,五指漆黑,指甲无端流出鲜血,竟是溃烂之兆。
      
      这蛇有毒?!
      
      程岩顾不得青牛,连忙驱使灵气往右臂赶去,才发现根本无法阻挡,毒所到之处摧枯拉朽悉数吞噬。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他堂堂练气七重,竟然没法阻挡一条引气入体的小蛇的毒?!!那蛇有问题!
      
      毒素蔓延极快,转眼手指溃败露出里面森森白骨。
      
      程岩吓得心胆俱裂,割裂右袖,发现那黑红如蛛网般爬满他整条右手,现在已经来到肩膀。不痛,没有知觉,但是程岩亲眼见着血肉溃烂,连着指尖白骨泛黑。
      
      “啊啊啊啊啊啊!该死,该死,该死!”
      
      程岩冷汗直流捂紧右臂,心中一横,齐肩砍断胳膊。
      
      黑血溅满地,撕心裂肺的叫喊令闻者不仅胆寒,“该死的蛇,我要杀了你!将你碎尸万段!”
      
      小蛇早已跑开,爬到树上,流血的身子死死缠着树枝,卷成一团,缩在树杈中看着下面发疯般的程岩。
      
      “杀了你!”
      
      黑丝从胳膊断掉处攀爬到脸上,程岩衣襟破碎,半张脸黑红,宛如狰狞恶鬼。
      
      殷绝赶来时,远远闻见浓重其中夹杂着别的什么的血腥味。走近一看,先前在森林外还活生生的程岩此时早已断绝气息。
      
      右臂空空如也,大半身子连着脸血肉溃败,露出里面白骨,双目圆睁眼中含满怨恨、不甘,这个场景诡异而恐怖,至于青牛早不见了踪影。
      
      殷绝见过更血腥的事都有,并未觉得有何不适,他走近了看,程岩另半张脸上还有淡淡黑丝。什么毒这么厉害?
      
      蹲下身,程岩衣服内耸动了下,一个小蛇脑袋从衣襟内探出,看见殷绝,顿时高兴地向殷绝直起身子。
      
      “小家伙,你干的?”
      
      小蛇似乎没懂殷绝说的话,它从衣襟内出来,蛇尾卷着储物袋开心地递给殷绝。
      
      “受伤了啊。”
      
      殷绝蹲下身,食指碰了下小蛇脑袋,小蛇蹭了蹭殷绝的手,把袋子塞进殷绝怀里。然后又钻进程岩衣服里,这次把程岩贴身法宝,还没来得及用的速行符递给殷绝。
      
      它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不过只要它感觉有灵气,就觉得是好东西,就要给殷绝。
      
      “过来。”
      
      殷绝伸手,小蛇乖巧贴上他指尖,殷绝也并未嫌弃小蛇身上还带着脏兮兮的血,任由它缠着自己手腕。
      
      殷绝翻开储物袋,找到一颗用来疗伤的下品丹药,精神力毫无阻碍进入丹药中,找到那些炼丹时没有剔除干净的杂质,随后碾碎丹药一一洒在小蛇受伤的地上。
      
      擦了药,小蛇张着蛇嘴懒懒打了个哈欠,便贴着殷绝睡了。
      
      程隐乃筑基期,而且习得阵法手中有阵法罗盘,精神力远非程岩、程武之辈能比,更何况这三人以程隐为首,程隐身上保命法宝定不少。殷绝此时炼体一重,神识受损,要法宝没法宝,要修为没修为,功法也因实力限制施展不出,硬打也不是没机会赢,只怕损失惨重,最后得不偿失。
      
      现下程岩、程武二人皆死,不怕别人搜魂,这便没有后顾之忧。
      
      殷绝收刮干净程岩身上的东西后,处理干净程岩过于骇人的尸体,以免不幸被程隐找到这里引起程隐注意,之后便带着小蛇快速离开这里。
      
      回去途中,殷绝举起手腕,细细打量缠在手腕上的小蛇。
      
      蛇身纹路杂乱,殷绝看着面朝自己的一处蛇腹,第一次见到小蛇时,他分明记得这个位置有白色纹路。
      
      如今再看,一点痕迹也无只剩那些不起眼的斑点。他转了下手腕,来到小蛇蛇背,一道殷红的纹路探入里面,遮挡不见。
      
      平时因小蛇身上纹路过于多,没能细看,如今仔细观察,与记忆中的小蛇对比,才发现这小蛇身上的纹路似乎悄无声息地变化。
      
      有的纹路慢慢淡化直至消失,有的纹路重新生出,有的纹路则颜色变深。
      
      而且这么厉害的毒,仅凭引气入体就能将练气七重的修士搞得毫无反击之力,甚至尸首不全。
      
      殷绝想了下他曾经看过的众多古书,数以万种的妖兽、灵兽中没一样能和此时缠在他手腕上的小蛇情况符合。
      
      夜色苍茫,殷绝回到木屋后,因丹药药效不好,他便找来别的药草做了药浴,将小蛇团成一圈泡在木碗里。似乎很是舒服,小蛇脑袋格外惬意地搭着木碗边缘。
      
      殷绝清点了两个储物袋,统共有三千五百七十块下品灵石,一瓶低劣的凝气丹,一张速行符,一张轰天雷符。最让殷绝觉得满意的是在程岩储物袋里发现的法衣,法衣上镌刻有阵法,能调动体温,自动清洁。
      
      虽说料子普通,样式非他所喜,但比起他现在身上的草叶树枝不知好了多少倍。
      
      这衣服外罩浅衫,内有金绣底纹,白玉锦带束长腰,袖角大气镌刻繁华花纹。殷绝瞧了眼,更发觉得这法衣花里胡哨,甚不中用,瞧着程岩五大三粗,本以为钟爱装束简单的穿着,没想到这人喜欢这样的。
      
      若程岩知道殷绝的想法,指不定生生气死。他当初花了大半身家求人做了这一套样式华贵的法衣,自己一直舍不得放在储物袋里没穿,如今被殷绝抢去就算了,还嫌弃他品味差。
      
      另一边,森林外,捕捉了妖兽带兽牌归来的程隐迟迟未见其余两人。
      
      等了许久,程隐这才发现不对。
      
      程岩和程武实力虽不济,但不至于连修为低他们这么多的妖兽都解决不了。程隐心叫不好,连忙顺着白天两人离开的方向去寻。
      
      最后只找到被野兽啃了大半的程武,至于程岩,连尸体都没有。
      
      程隐眉梢紧蹙,回头看了眼黝黑的森林,立马离开这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哈哈,有小可爱问:小蛇会不会是普通蛇
    23333
    你见过普通蛇丑成这样的吗?
    错字病句还没有改,啊,好懒哇,等下找时间连着昨天的一块修一修叭~
    感谢在2020-03-01 17:49:08~2020-03-02 17:52:2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月生海 10瓶;亿千 6瓶;梦之蓝枫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