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天敌谈恋爱

作者:短歌在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章:偷窥的小蛇

      第八章:偷窥的小蛇
      
      殷绝化形后,在河水边搭了一个简易的木屋。搭建时,山上狂狮也跑来帮忙,狂狮力量大,砍树劈柴再好不过。
      
      木屋搭好后,殷绝生活便简单多了,白天修炼,夜晚将寻来的药草炖成药液淬炼身体。木房子搭好两天,殷绝便发现木房前时不时会多些东西。
      
      第一天,是颗灵气几乎没有的灵果。
      
      鲜艳欲滴,熟透的果皮上沾着晶莹的晨露,看上去十分可口。殷绝一笑,倒也没嫌弃灵气稀薄,捡起来洗干净后,咬了一口,味道出奇的好。摘了新鲜的灵果送来,看来身上的伤全好了。
      
      当晚殷绝捉了只小兔子烤了吃。
      
      第二天清晨,殷绝打开木屋,门外空空如也。殷绝倒也没多想,救那条蛇无非兴起,虽然浪费不少时间,但他心情愉悦,并不觉小妖兽欠他什么。小妖兽知恩图报,本以为一走了之,没想到还送了果子过来。
      
      殷绝已经觉得很不错。
      
      出去采药,没想到日暮归来时,殷绝远远便看见木屋前一小簇白绒绒的东西。是只已经断气的兔子。
      
      殷绝捡起这只兔子,若有所思往旁边树丛看了眼,草丛窸窣一响,转而飞快溜走。
      
      第三天清晨,殷绝在木屋前得到一株带着稀薄灵气的灵草。只是株普通灵草,没什么大用,而且根部还被啃得稀烂。
      
      想来是昨天回来时,让小蛇看见他手里的草药,以为他喜欢草,所以特意找了有灵气的草送给他。
      
      第四天……
      
      第五天……
      
      有时木屋前是灵果,有时是灵草,时不时会有几株被糟蹋得枝叶凋零的花,偶尔会有一两只还在蹦跶的鸟……
      
      灵果殷绝自己吃;若是灵草、花之类的,殷绝便将它们种在木屋旁;若是猎物,殷绝也不嫌弃,烤了之后自己吃一半,剩下一半用草叶包好,放在外面,刚开始他放好的食物是什么样,起床一看还是什么样。后来慢慢的,那一半就被吃得干净。
      
      总之不管木屋前多了什么东西,殷绝从不嫌弃。
      
      渐渐的,只敢半夜来送东西的小家伙胆子大了起来。夜空繁星密布,河边萤火虫飞舞,漆黑草丛中刷刷轻动,一条小蛇蛇尾卷着一大包树叶包好的东西从夜色中蹿出来。
      
      那是很大片树叶,从周围向内收拢,里面似乎装着什么东西,小蛇极为宝贵的将树叶用蛇尾缠好,放在蛇背上,远远看去姿势奇怪,像背了个小包裹。
      
      来到木屋前,蛇尾将树叶放在地上,叶子散开,露出里面好几颗紫红的果子。
      
      蛇脑袋轻轻动了动,小蛇来到木屋前的石头上用叶子盛放的食物,今天是半只烤鱼。
      
      好香!
      
      小蛇高兴地嘶嘶嘶,一头扎进烤鱼里。
      
      吃完后,小蛇下了石头,转身欲走,可是它回头看了看门关上的木屋,黑溜溜眼睛一转,往木屋滑进。
      
      熟悉的灵气波动似乎在打量木屋,从木屋前绕到木屋后,时而停下观察。
      
      屋内双眼轻闭的殷绝丹唇微扬,若非神识未愈不能轻动,殷绝还真想看看那小家伙的模样。似乎找到入口,灵气波动开始顺着木屋他留的那扇窗的位置往上爬。
      
      “咯吱。”
      
      木窗轻轻动了下,缠在窗外的小蛇探头探脑支进来,听见声音吓得连忙缩回去。等了好一会儿,没发现有别的动静,再次将脑袋伸进来。
      
      眼睛转了一圈屋内,最后落在床上躺着的人身上。
      
      “嘶~”
      
      小蛇歪了下脑袋,挂在窗外的尾巴高兴甩了甩,而后心满意足缩回去,走了。
      
      殷绝曾在秘境中获得一淬体药液古方,上面记载了四十五种配方。分别对应炼体期每一重,炼体一重有九种淬体配方,炼体二重就八种,以此类推,到炼体九重时只有一种。每种配方需要使用三次。
      
      现在殷绝处于炼体一重,配方使用到了第五种。这种配方虽耗费药材,但可幸都是寻常药材,十分罕见。
      
      森林内围多为有灵气的药,所以殷绝这些天采药都在森林外围采。
      
      清晨,收拾好出门后,身后多了条小尾巴,不远不近始终保持着五丈距离。他动,那道灵气波动跟着动;他停步,那灵气波动也跟着停下。
      
      *
      
      “来这里作甚?此处地势不广,灵气稀薄,能找到妖兽?”
      
      “我来时问过边城城主,他说在这黑水森林内有四只金丹妖兽。既然此处能诞生金丹妖兽,自然也会孕育别的妖兽。”
      
      “呵,最高也才金丹期,炼气期的妖兽想来也不多,真是浪费精力。”
      
      森林外,三个身穿黑色长袍,白色底纹精细大气,宽大袖袍上绣有一个烈阳图案的修士各持法宝,腾飞于半空中。
      
      为首那位修士手持罗盘,闻言冷声呵斥:“不想被惩罚就闭嘴,这个月捉不到上面要求的炼体期妖兽,我们谁都别想好过!”
      
      收好法宝,三人落地。
      
      手掌摊开,罗盘自半空中漂浮,灵气从罗盘四个方位涌进,程隐凝眉屏气,其余两人不敢发出动静,生怕打扰。
      
      片刻后,程隐接住罗盘,盘上好几处灵光闪烁,“东南角,三十里处,炼体三重妖兽。程武,你去。”
      
      “正西方,五十七里处,炼体四重妖兽,程岩,你去。”
      
      “记住,一定不要深入,不能惊动四只金丹妖兽,否则性命难保!”
      
      “是!”
      
      两人祭出法宝,转身往不同方向跃去。
      
      程隐收好罗盘,离开时疑惑看了眼周围,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奇怪,为什么他会有种被窥探的感觉?
      
      摇摇头,程隐真是觉得自己想多了。此处乃永州边界,灵气稀薄,人迹罕至,罗盘上都没显示附近有灵气波动,他真是太紧张了。
      
      程隐走后,树后白色绒毛一闪而过,殷绝走出来,撤掉覆盖着他和小蛇的精神力。方才他来时便感受到有三道灵气波动往这边驶来,在看清程隐手里罗盘时,当即停下步子对身后一直跟着他的小蛇招手,小蛇犹豫几秒,没有逃走,很快过来顺着殷绝手掌往上,蛇尾绕着手腕缠了几圈,乖巧贴着。
      
      东南方向的人炼体七重,西方的人炼体九重,至于最后那个,气息浑厚,已然筑基。
      
      在森林待这么久,连衣服全是自己做的,好不容易碰见送上门来的修士,殷绝且有放过的道理?
      
      柿子挑软的捏,殷绝毫不犹豫往东南方向赶去。
      
      手腕温凉,殷绝低了下头,正好对上小蛇的双眼,这条蛇正眼也不眨地看着他。看见殷绝望向它,小蛇也没丝毫害羞的模样,脑袋移了下,似乎抬得累了搭在殷绝手腕上,换了个姿势继续看。
      
      殷绝步子停下,想了想,揪住小蛇蛇脑袋。小蛇怔了下,还没反应过来整条蛇就被殷绝从手腕上扒拉下来,放在地上。
      
      “你先回去。”
      
      说完殷绝便走了,速度很快,呆愣在原地的小蛇根本没看清人就已经消失了。
      
      “捉妖兽,捉妖兽,捉了这么多只,也没见给老子玩一玩!”程武一边顺着方向走,一边嘀嘀咕咕,“程隐有什么好的?不就会点阵法,修为高点吗?凭什么那只狐狸赏给他?!要不是老子,他每个月任务能完成这么好?”
      
      “刷!”
      
      树叶突然抖动,程武猛地一惊,全身警戒,忙不迭地取出法宝,“妖兽?!”
      
      “刷!”
      
      又是一道响声,程武法宝指向对面,“出来!”
      
      只见草叶攒动,赤足踏出,程武双瞳紧缩,在看清来人时呼吸一窒,好美!
      
      丹唇不染而红、长腿细腰,银发洁白如雪,狭长凤眸流光溢转,眉目间风华万千,尤其眼尾微微泛红柔弱似水,让人不禁心生怜爱。
      
      更要命的是那两只耳朵,软软垂下,扫过削瘦双肩。程武情难自禁咽了咽唾液,眼前的人大半身被草叶遮住,但他依旧看见那草叶遮挡下白瓷如玉般的皮肤。
      
      “嘶,等等!兔妖?化形的兔妖?!”
      
      被美色一震的程武脑袋一懵,吓得心胆俱裂,他深深记得除服用化形丹外的妖兽只有元婴期的妖兽才可化为人形。
      
      不对不对!
      
      一只兔妖,怎么可能修到元婴?!
      
      程武小心翼翼往后退了几步,悄悄用灵力一探,一只炼体一重的兔妖。
      
      程武心中一喜,原来只是只碰巧运气好,吃了化形草的小兔妖。舌尖舔过唇角,心中邪念陡升。
      
      多好的货色啊!若他能捉住这只兔妖,把它献给家主大人,他一定能得到重赏,说不定还能顶替程隐的位置。
      
      清眉微蹙,程武的目光实在恶心,殷绝不动声色,在程武放出炼体七重的威压,认为他已经被吓坏,放松警惕那一刻,精神力如利刃狠狠刺入程武识海,割裂,搅毁!
      
      识海归于魂体,二者息息相关,神识受到攻击无异于魂体受到攻击。
      
      尖锐的叫喊即将穿出咽喉,灵气化刃,一刀割下程武舌头。
      
      口中血流如注,躺在地上的程武满脸染血,顺着嘴一路流到衣服上,他惊恐地一手抱头,一手捂住嘴,因没了舌头只能痛苦的呜呜呜。
      
      殷绝来到程武面前,程武浑身发抖,害怕往后爬去。殷绝一脚踩住程武脊背,在人还想挣扎时,用力一碾,骨骼断裂。取下这人腰间储物袋,将这人身上的东西全部拿走,最后手掌印在这人额心,精神力倾泻而出,一点点搜刮程武脑中的记忆。
      
      “咯,咯咯咯。”程武双目血丝爆裂,宛如傻子。
      
      永州,程家。
      妖兽,化形丹。
      
      没什么有用的信息。
      
      松手,程武瘫倒在地,目光凝滞,神色呆板。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兔子最美!
    小兔子最残忍!
    小兔子最帅!
    不接受反驳,就喜欢这种看起来柔柔弱弱美到炸,实际战斗力爆炸,凶残得一比的无敌美人攻!
    PS:章节内容有点乱,没修,码完就扔上来了,病句、错句什么的就先这样叭,晚上再慢慢修文。
    感谢在2020-02-29 18:04:55~2020-03-01 17:49: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楠、不哭 5瓶;梦之蓝枫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