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天敌谈恋爱

作者:短歌在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章:腰细腿长小兔妖

      第六章:腰细腿长小兔妖
      
      妖兽如潮水从四面八方拥簇而来,金丹期的妖兽冲在最前,三个金丹的威压疯狂加在一起,就连狂狮呼吸也不禁变乱。
      
      对了!兔子!
      
      狂狮连忙低头看旁边,才发现即便在三只金丹期妖兽威压下,兔子依旧老神在在,根本没对它造成影响。
      
      ??!
      
      它傻了。
      它为什么要担心一只杀蛇打狼的兔子?
      
      “狂狮!好久不见!”白隼尖锐的声音撕裂空气,刺破耳膜。
      
      近一丈长的双翅收拢,落在山脚下。
      
      “呦,秃毛鸡翅膀长好了?”
      
      白隼冷嗤,目光贪婪落在山腰的化形草上,感受到身后两道稍弱的气势,理智地收回视线,“等会儿看你还嘴硬。”
      
      “狂狮身边那白色的是什么?”黑蟒阴沉道。
      
      鬃虎定眼细瞧,声线粗狂:“一只兔子。”
      
      “连引气入体都没有的兔子。”
      
      “狂狮身边怎么有兔子?”
      
      “养这么肥,指不定准备吃掉呢,哈哈哈哈哈。”
      
      白隼若有所思看了眼狂狮脚边那只轻易便可捏死的兔子,心中奇怪,狂狮会吃这种猎物?不过很快它注意全被化形草吸引过去。
      
      初阳破晓,纤细草叶上方灵气浓郁似雾,在朝阳探出霞云那一刻,一道紫光从天而落没入化形草。
      
      所有妖兽屏气凝神,浑身崩紧。
      
      枝身一颤,嫩绿的叶子在众妖兽灼热的注视下颤巍巍舒展最后一点微卷。
      
      轰!
      
      成熟了!
      
      妖兽躁动。
      
      唰地一声,白隼展翅率先冲向山腰,黑蟒、鬃虎不甘落后,当即追上。
      
      争斗一触即发。
      
      狂狮焦灼地踏着步子,眼见那三只要冲到眼前,偏偏殷绝再未开口。
      
      终于脑袋里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山下的妖兽交给你。”
      
      嗯?
      它的对手不是白隼它们?
      
      狂狮往下望去,数以万计的妖兽往这边奔来,为首修为顶多筑基,不足为惧。狂狮不语,沉沉看了殷绝一眼,转身冲下山。
      
      “狂狮?”
      
      “它什么意思?”
      
      “它不要化形草?!”
      
      三只妖兽心中一喜,化形草就在眼前!气氛隐隐变味,白隼阴蛰的余光从身后两只上扫过,狂狮不在,化形草就是它的!
      
      突然,白隼经脉中灵气一乱,双眼一花,触手可及的化形草凭空消失,白隼猛地回头,发现化形草不知何时到了鬃虎爪中。
      
      双眼狠戾,白隼当即攻向鬃虎。
      
      “白隼,你疯了吗?!你打我干什么?!”明明化形草被黑蟒抢走了啊。
      
      鬃虎迫不得已还手,就在两只妖兽生死缠斗时,黑蟒俯身用蟒尾悄悄缠住白隼,用力一缩。
      
      咔擦!
      
      骨骼碎裂声中夹杂着白隼撕心裂肺的声音,“黑蟒!”
      
      灵气炸裂,血肉飞溅。
      
      以山腰为中心,五个方位埋得灵药为供应点,妖兽血为媒介,在白隼它们不知道的地方,整座山包括它们已经陷入一个无形阵法。
      
      五种属性不同的灵药。
      蕴含灵气的妖兽血。
      
      殷绝早在三天前就根据此处灵气分布布下此阵。
      
      五行相生相克,阵法本持续运转,在白隼它们进来后身上灵气扰乱阵法运转,触动殷绝隐在阵法中的精神丝线。故而它们看见的全是殷绝施下的幻象。
      
      精神力包裹全身,避开金丹期恐怖的威压,殷绝来到化形草前连根一块撅起。
      
      退回山洞,精神丝线团团裹住化形草,殷绝双目紧闭,在黑暗中化形草荧光闪闪,灵气于灵气丝线中运行,而就是这本该干净透彻的灵气丝线上死死粘附着黑色杂物。
      
      这便是灵药中的杂质。
      
      每个炼丹师必须拥有强大的精神力,炼丹时要将灵药中的杂质一一剔除,剔除时必须十分谨慎小心,不能破坏灵气丝线,否则将损坏灵药品质。剔除杂质对炼丹师精神力的强大和熟练度要求极为苛刻。
      
      精神丝线在殷绝操控下十分利索剔除杂质,速度、精准度令人惊叹。
      
      颅内阵阵泛疼,殷绝蹙紧眉梢,神魂受损严重,没想到现如今仅是剔除这样一株灵药杂质便如此吃力。
      
      终于剔除最后一点杂质,眼前的化形草剔透明亮,灵气洁净。殷绝睁眼,接住落下的化形草。
      
      “狂狮。”
      
      一直关注山上的狂狮一听殷绝叫自己,连忙飞冲上山,从白隼三妖身边绕过,狂狮心里越发觉得那只兔子邪门得紧。暗中警告自己一定不能得罪这只兔子。
      
      刚进洞,迎面扔来一半化形草,“你的。”
      
      激动捧着手里的化形草,狂狮呼吸急促凌乱。
      
      “你先化形,外面阵法支撑不多久。”
      
      殷绝说完径直出了洞,之后山洞灵气震荡,狂狮撕裂吼声震破天际。
      
      “化形草,是我的!哈哈哈哈哈。”
      
      白隼伸出鲜血淋漓的翅膀,踩着黑蟒惨不忍睹的蛇尾,抢过化形草,却在双翅捧起时,化为乌有。
      
      “化形草,我的化形草?!”
      
      “化形草在哪儿?!”
      
      白隼嘶哑地大叫,地上妖兽血彻底消失,阵法失效,白隼愣愣望着先前化形草所在的地方空空如也。
      
      “化形草!”
      
      “怎么会?化形草不明明在这里吗?化形草!化形草,”翅膀挖着地上泥土,此时的白隼狰狞又可怜,利爪抵住地上鬃虎,白隼双眼泛红,“你说,是不是你偷了我的化形草!”
      
      鬃虎身受重伤,已经说不出话。
      
      “想找化形草么?”
      
      脑袋里突然出现的陌生声音将三只妖兽吓住,白隼回头,只见那只它从未正眼瞧过的兔子爪里有半株化形草。
      
      “化形草!”
      
      白隼心中一喜,立马冲过去试图捏死这只兔子,将化形草抢过来,兔子似乎吓坏了,双目呆滞一动不动。
      
      白隼心中一喜,就在翅尖即将穿透兔身时,一只雄武有力的手抓住翅膀。
      
      “秃鸡,你想干什么?”
      
      金毛人身。
      白隼瞳孔紧缩,狂狮!
      是化形了的狂狮!
      
      礼貌瞥开视线,没看未着片缕的狂狮,殷绝走进山洞:“我先进去,帮我守一下。”
      
      服下化形草,清凉汁液顺喉咙而下,蔓延全身,没来得及享受这片刻温和,巨大灵气狂暴冲击筋脉。
      
      筋骨打断重组再生,骨节寸寸碎裂,双目爆裂,垂下的毛绒长耳有气无力耷拉在一侧,因剧烈疼痛微微颤抖。
      
      殷绝缩在一角,不敢昏迷,强制引导着体内灵气运转四肢。
      
      血肉模糊中,一团柔软白光缓缓包裹住柔软的兔身,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外面妖兽散去再次重归平静。
      
      白光逐渐扩大、收拢,最后隐隐显出一个纤长优美的身影。
      
      昏黑山洞中,白光散去,五指细长葱白,如玉赤足落地,小腿修长线条优美。
      
      化形了。
      
      满意看着自己双手,隔空取来洞穴中早早准备好的遮身之物穿在身上,殷绝走出洞穴。
      
      刚出洞,殷绝就看见赤着身子趴在地上的狂狮。
      
      “你好了?!”狂狮听见声音,连忙从地上蹦起来,狂狮原形为金炎狮,化形后身材粗狂高大,头发乱糟糟搭在身上。
      
      和狂狮站在一起,两人身高相差不大,但殷绝显得更为纤瘦许多,狂狮来到殷绝面前,上下打量。
      
      兔子就是兔子,化了形还是一副柔柔弱弱、又白又嫩的模样,就那手腕,它轻轻一捏就能捏碎!
      
      狂狮心里嘀咕,不敢说出来,好奇看着殷绝身上的东西:“这啥玩意?穿这东西干什么?光着多舒服啊!”
      
      狂狮说着就去扒殷绝身上的草衣,被殷绝毫不留情一掌拍开。
      
      撇撇嘴,狂狮嘟囔,“穿就穿呗,都是妖还穷讲究。”
      
      “法衣穿上。”
      
      但凡有灵气的妖兽化形,身上皮毛会自动幻化法衣,没灵力的殷绝得自己做,偏偏有法衣的狂狮不屑穿。
      
      “不舒服,老子不想穿。”
      
      “穿上。”
      
      狂狮:……
      
      怎么办?除了穿上还能怎么办?什么都没做就能把和它打成平手的白隼以及黑蟒它们搞的半死不活,狂狮承认它怕了。
      
      见殷绝下山,狂狮连忙追上,走在前面的兔子长及腰雪白银发中还垂着两只软白的毛绒耳朵。
      
      白暇绒毛带着点粉嫩,耳朵随着步子轻轻甩动,兴许听见声音,耳朵一颤,看得狂狮心痒极了,恨不得伸爪子去挠,可惜它不敢。
      
      过了一会儿,狂狮突然反应过来:“不对,兔子,你不是化形了吗?为什么你还有耳朵?”
      
      是的,耳朵还在。
      
      野兽体内没灵气,半株化形草的药效不够。只能暂时这样,等离了这森林,再吃一颗化形丹就可以。
      
      约莫魂体重生于这具身体,化形后相貌较他先前九分相似,除开瞳色和发色不同外,便是年轻了几岁,如今的他看上去仅有十八、九的模样,眉目间多了几分少年未经世事的稚气。
      
      这些暂且不提,吃了三、四个月的素,殷绝觉得他现在当务之急是猎只妖兽解馋。
      
      眼睁睁看着殷绝猎了只火兔,扒皮去骨,架起火堆,狂狮战战兢兢。
      
      树枝穿过火兔,架在火苗上,殷绝看了眼神色奇怪的狂狮,“你也想吃?”
      
      “不不不不,”狂狮往后退了几步,看了看殷绝垂下来的两只耳朵,又看了看地上火兔皮毛,咽了口唾沫,“你慢慢吃,我先走了!”
      
      仅有刚入炼体的火兔也不是寻常火焰一时半会儿能烤熟的,把肉烤着,殷绝去别地找点提味的草。
      
      刚走没多久,一道愤怒地鸟鸣从树林传来。
      
      地上黑影冲出草丛,细小的蛇身布满深可见骨的抓痕,偏偏蛇尾还缠着一个又圆又白的蛋。
      
      “啾!”
      
      赤头黄身的三足鸟往前一冲,试图用爪子撕裂这条不知好歹偷它孩子的蛇。
      
      小蛇慌不择路,没来得及躲开正前方的火堆,一头扎了进去,被炙热的火狠狠一烫,流血伤口滋啦一响,小蛇吃痛嘶了声,蛇腹穿过火堆。
      
      三足鸟俯冲而下,爪尖掀飞碍眼的火堆,泛着晶莹油光的火兔肉摇摇欲坠,啪嗒落在灰烬里。
      
      “嘶!”
      
      殷绝拿着东西回来时正好看见这一幕,比一个多月前更丑,又脏又狼狈的小蛇就这样带着颗蛋来到他面前。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此文又名
    怀了兔子大佬的蛋后,我跑了(?)
    渣了大佬后,我带蛋归来(??)
    天价宠妻:我的落跑小丑蛇(???)
    纯属娱乐,无生蛋情节!
    ps:哈哈哈哈
    你们快看窝的封面!
    是个超好的美工大大免费送哒!超可爱有木有!
    码得有点急,等会儿修下文嗷~
    感谢在2020-02-26 18:05:00~2020-02-28 23:17:1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唯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楠 4瓶;梦之蓝枫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