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天敌谈恋爱

作者:短歌在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一章:张家客卿

      第二十一章:张家客卿
      
      “哗!”
      
      真的是妖兽!
      
      银发红眸,这显然只是妖兽才能有的特征。
      
      喧杂声四起,落在擂台边缘的殷绝清晰感受那些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甚至有人指着他评头论足。
      
      殷绝心中并无太大波澜,他只想看看张家会怎么做。
      
      打量的视线从殷绝身上划过,李玖掩下眼中惊艳,扇端指着殷绝,朗声道:“劳烦张大少爷解释一下此事?缘何允许这无知小妖参赛,却不让别的炼丹师参赛?莫非张家以为这人族炼丹师还比不上一只区区筑基期小妖?!”
      
      筑基期?
      
      众所周知妖兽金丹通人言识人语,元婴方可化作人形,可如今这妖竟是神智未开的筑基?莫非此妖是灵兽?想法刚一出,便被人抹杀,怎么可能,灵兽那种存在怎么可能出现在外州?
      
      可这样别人更想不通了,难道有人特意将自己契约的妖兽安排进张家当内族弟子?可妖兽神魂薄弱,精神力低下也不会炼丹啊!
      
      想来想去,众人只觉得脑中一团浆糊。
      
      不过殷绝来历此时对张、李两家的人并不重要。
      
      李玖想借此机会参加张家内族弟子选举,即便李玖最后不可能进入张家,但若让李玖得了这次比赛的第一,那就是将张家面子狠狠扔地上踩!
      
      “哥!”张文瑶紧张地拉着她的袖子。
      
      张文笙冷眼瞧着李玖,嗤笑一声:“告示上白纸黑字可写有妖兽不准参赛?!”
      
      李玖不慌不忙,“告示确实没有这条,不过,你这上面清清楚楚写了只准炼丹师参赛。你告诉我,这只低贱的妖兽也配称为炼丹师?哈哈哈哈哈哈。”
      
      “你才低贱,你没脸没皮、没羞没臊!”听见李玖指着殷绝一口一个低贱的骂,张文瑶怒气冲天,直接破口大骂。
      
      “向来听闻张家小姐秀外慧中,今日口出秽语,倒真是让在下措手不及。”
      
      “你!”
      
      “文瑶!”张文笙低声喝住张文瑶,同时往大长老那儿看了眼,大长老微微点头,张文笙心领神会,又看了下擂台边缘老神在在的殷绝,不管殷绝此番来是干什么,但这是张家主场,就轮不得李家的人来放肆。
      
      “妖兽如何,修士又如何?只要通过我们张家内族弟子选拔,便是我们张家的人,若李公子觉得不妥就请离去。不然,绝不姑息!”
      
      张文笙话音刚落,空中两道强横金丹气息同时出现,逼得李玖身后的黑袍人往后退了一步。
      
      “啧,在下好意提醒,没想到诸位狗咬吕洞宾。既然张家要任由这么一只小妖胡来,想来明日城中传遍张家小觑炼丹师,任由妖兽作威作福也无所谓了?呵,没想到张家竟是这般想法,在下如今到真是大开眼界,就此告辞。”
      
      李玖转身便走,张文笙眉梢轻蹙,只叹张家命途坎坷,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同时心里忍不住埋怨殷绝,若非这妖凭空出现,他们今日的内族弟子选举本该顺利无碍的。
      
      “站住。”
      
      就在李玖即将离开时,有道声音从擂台上传来,本生气的张文瑶脑袋一清,忍不住揉揉耳朵,不仅长得好看,连声音都这么好听。
      
      “哦?”李玖好心情转过头,望向出声叫住他的殷绝,“我还以为是傻的,不会说话呢。”
      
      圆润丹药在指腹流转,殷绝将手中丹药往上一抛。台上大长老只来得及看见眼前有什么东西冲自己飞来,便被身侧的金丹修士截住,同时一股浓郁丹药扑面而来。
      
      “这是方才炼制的丹药,请长老们过目。”
      
      丹药?!
      
      真的炼出来了?!
      
      大长老手中的丹药丹香太过清香,方才还因发现殷绝是妖兽搅乱了他们炼丹比赛而吹胡子瞪眼的三位长老狠狠吸了口气,倾出大半身子,拉长脖子去看大长老手中的丹药。
      
      怎么可能?妖兽也能炼出丹药?!
      
      殷绝收回视线,望向擂台下尚带诧异的李玖,“你方才说我不配当炼丹师?”
      
      殷绝神情从容,但不知为何,李玖心里莫名发虚,他打开扇子,依旧笑得张扬,“是又如何?”
      
      殷绝伸手,对台下李玖做出邀请,“请。”
      
      “什么意思?”
      
      殷绝目光直直落在李玖身上,而后谦虚一笑:“我只是想证明,在我面前,你确实不配当炼丹师。”
      
      “哗!”
      
      在场众人再次炸开,李玖不配当炼丹师?!
      
      十五成为炼丹一品,十八晋升炼丹二品,如今不过二十,便隐隐触碰到三品丹师壁垒,曾有人说李玖极有希望在半百之内成为中品炼丹师。李玖天赋之高,哪怕张文笙也略逊一筹。就算万人敬仰的张家大长老也不敢说李玖不配当炼丹师。
      
      殷绝算什么?一个区区低贱小妖,怎敢如此公然挑衅?!
      
      如果李玖都不配当炼丹师,那他们这些不如李玖的又算什么?
      
      简直狂妄至极!
      
      殷绝此言一出,将在场众多炼丹师得罪了遍。
      
      李玖怒极反笑,他捧着肚子,擦掉眼角笑出的泪水,望向台上的张文笙,摊手无奈道:“这可不是我非要上台比赛,着实这低贱的妖兽太不知好歹,借用一下你们场地让这小妖好好见识下什么叫炼丹总可以吧?”
      
      张文笙望向大长老,大长老刚仔细看了殷绝炼的丹药,心中惊骇未消,当即点头,亲自吩咐下去:“将场上清理干净,备两个炼丹炉。”
      
      很快场上因先前金丹修士突然出手而炸炉的炼丹师们一一带了下去,只放上两个炼丹炉,兽火熊熊燃起,映照着两人脸庞。
      
      因李玖身为二品炼丹师,故张家特意多准备了些二品灵药。
      
      来到丹炉前,挑选好灵药后,李玖浑身气势登时一变。
      
      台上长老不禁连连感叹,“李玖这小子纵然狂傲,但不得不说确实有实力!我瞧他在炼丹这一途前途大好啊!”
      
      “他这是准备炼制二品高等的裂气丹?!这小子,只怕要不了多久就能晋升三品炼丹师了,真是后生可畏啊。”
      
      ……
      
      张文笙盯着台上的李玖,薄唇紧抿,不得不承认他的天赋确实差李玖许多。
      
      再看李玖已经开始剔除杂质,而殷绝才悠闲挑选完灵药,李玖选的全是二品灵药,而殷绝选的灵药虽多,却夹杂着众多一品灵药。
      
      这场本就没什么人期待的比赛,如今胜负更是一目了然。
      
      掺杂了一品灵药的丹药,通了天也只是枚一品上等丹药,与二品丹药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这只妖兽怕是偶尔得了点炼丹的门道,就以为自己无法无天,胆敢出此诳语,真是不知死活!
      
      李玖游刃有余剔除杂质,余光瞥见殷绝抱着一堆灵药过来,瞧见最上面的一层一品灵药,心中冷嗤一声。
      
      继而继续剔除杂质,在殷绝放出精神力时,李玖敏锐察觉到一点,不强,但炼丹足够。没想到这个妖兽还真的有点本事。莫非是什么天生精神力较强的妖兽?
      
      可李老不是说只是个血脉低贱的兔妖吗?
      
      心中想得事情太多,李玖精神力细丝一不留神切断灵药里的灵气丝线。李玖不悦蹙眉,不再理会殷绝,专心一致炼丹。
      
      这边殷绝在找灵药上花了些时间,但剔除杂质的速度并不慢,在李玖剔除完所有灵药后没几息功夫,殷绝也剔除完。
      
      之前殷绝台上比赛时,有人发现殷绝会炼丹,但并不出奇。在妖兽身份曝光后,更是觉得殷绝只会寻常手法,给大长老的丹药只是碰巧炼出来。指不定这只妖只会炼制这一种丹药。
      
      现在殷绝和贵为炼丹天才的李玖并排炼丹,他们惊奇发现,殷绝手法、速度毫不逊色于李玖。
      
      若非殷绝银发红眸尚未收回,说这是个二品炼丹师他们也信!
      
      杂质剔除干净,接下来是融炼,炼丹步骤越来越困难,精神力消耗也越来越大。所有人不禁屏紧呼吸,不知不觉先前质疑殷绝的话全部消失得一干二净。
      
      融炼完毕,开始融丹。
      
      咚咚咚咚。
      
      张文瑶眼也不眨盯着殷绝,心跳震动胸腔,此时的她眼里只能看见殷绝。
      
      最后一昧药,融入。
      
      丹药成型!
      
      丹香陡然跃出,在最后一刻殷绝和李玖同时出丹,清香杂糅交替,李玖刚接住丹药,正欲往旁边殷绝手中望去,殷绝已经将丹药收拢在掌心。
      
      炼出来了!
      
      不是巧合,真的又一次炼出丹药来了!
      
      “丹药炼制完毕,有请两位将丹药呈上交由四位长老评级。”
      
      李玖先殷绝一步,在众目之下递出掌中丹药。
      
      “好纯净的颜色,至少得中等丹药吧!”
      
      四位长老一一看过,最后宣布:“二品中等裂气丹!”
      
      “果然是李家大公子,名不虚传啊!裂气丹,中等!他才二品炼丹师就炼出这等丹药,倘若晋升三品炼丹师,那还了得?!”
      
      殷绝瞧着李玖得意冲他一笑,将手中丹药递了出去,丹药离手,没了殷绝灵气遮掩,比李玖丹药更浓郁百倍的丹香瞬间倾泻而出,在场的人无不抬头深吸。
      
      好舒服,好好闻的丹香!
      
      李玖脸色瞬间惨白,心中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盛。
      
      “这,这这这这……”四长老定睛一看,险些接不稳手中丹药,坐在张文笙旁边的张文瑶迫不及待伸长脖子去看。
      
      “这是三品丹药!”
      
      “哗!”
      
      “怎么可能?!”三长老大叫,连忙抢过四长老手中的丹药,“我明明瞧见他选得全是些一、二品的灵药,怎么可能炼制出……”三长老话音戛然而止,目瞪口呆,喃喃,“真是三品丹药。”
      
      二长老不信邪夺过来,仔仔细细端详,片刻后,下巴惊得合不上,如珍宝办捧着这颗丹药,“不仅仅是三品丹药,还是三品上等裂气丹,你瞧瞧这精细繁美的云纹,苍天啊。”
      
      “不,不可能!”李玖冲上前试图抢过二长老手中的丹药,却被金丹修士狠狠震退,他脸色苍白,“不可能,一定是你们,你们联合这只妖兽陷害我,一定是你们偷偷换了丹药!下我面子!”
      
      大长老似乎对殷绝炼出三品丹药并无太大意外,他摸着胡子,“从挑选灵药再到丹成递上来,这途中可有我们张家人接触丹药?李公子,你莫要含血喷人,比赛失利并不可怕,怕的是输不起。”
      
      台下的人面面相觑,不敢出一言,再望向殷绝的眼神中再无鄙夷,全是敬畏。
      
      同样的丹药,一个二品中等,一个三品上等,李玖何止是差了一点?!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确如殷绝一开始所言,在殷绝面前,李玖的确不配当炼丹师。
      
      “不,不可能!他一个妖兽怎么可能炼得出丹药?!”李玖大力摇头,连连后退,目光呆滞。
      
      一个众星捧月的天之骄子,竟然在自己最擅长的炼丹上败给他最瞧不起的妖兽,可想而知这打击有多大。
      
      大长老暗自摇头,现在的炼丹师年轻气躁,根本经不起任何打击,他面目慈祥望向殷绝,摊开殷绝第一次炼出的丹药,恭敬请教:“小兄弟,请问你是如何用低品灵药炼制出高品灵药?”
      
      对啊!这妖究竟怎么用一、二品灵药炼出的三品丹药?
      
      所有的视线再一次聚集到殷绝身上无数洗耳恭听,殷绝晗眉一笑,“谁说只能对应品级的灵药才能炼出对应品级的丹药?”
      
      殷绝说完,再次反问:“灵药以何分级?”
      
      大长老当即回道:“灵药以其中杂质、药效分级。”
      
      “万千灵药之中有相生相克者,是否也有相生相促者?”
      
      “对。”
      
      “那若一品灵药中药效不足炼制二品丹药,我以相生一品灵药促进药效,当知如何?”
      
      大长老顿时恍然大悟,明明再简单不过的道理,他怎么这么笨,会想不通呢?
      
      从来就没人规定过二品丹药只能用二品灵药炼制,也没人规定一种丹药只能用特定灵药炼制!
      
      炼丹一途本就是从无到有啊!何时他竟也会禁锢在本就虚无缥缈的炼丹规则中?
      
      福至心灵,全身倏然一轻,大长老只觉困扰自己多年的壁垒猛地一松,若非此时事情尚未处理完,只恨不得立马回到炼丹室炼丹。
      
      他脸上激动地泛红,其余三位长老心有灵犀,不可思议望向大长老,大哥,这是顿悟了?!
      
      大长老忙向殷绝拱手,“多谢阁下指点!”
      
      殷绝毫不客气收下大长老的敬礼,有时候所谓壁垒并非实力问题,只是被一些想法困扰住罢了。殷绝看似回答得风轻云淡,殊不知他刚步入炼丹一途,因身无灵石而寸步难行,那时殷绝便独辟蹊径走出这一条以低品灵药代替高品灵药炼丹一路。
      
      “不知我能否进入张家?”
      
      “能能能!”张文瑶忙不迭地回答。
      
      大败李玖,还点通他们大长老,现在的张家巴不得殷绝进来!这简直请了尊大佛啊!
      
      “从今日起,阁下便是我张家内族……”
      
      张文笙话未说完,一直嘀嘀咕咕的李玖,猛地眼冒寒光,精神力如万千利箭只扑殷绝而来,誓要将殷绝神魂搅碎,让殷绝便成一只彻头彻尾的傻子!
      
      张文笙以及众长老心中大骇。
      
      大长老正要阻挡,然而一股强悍无比的精神力瞬间笼罩在他们上空,脑袋霎时轰鸣作响,连金丹修士不禁颅内阵阵发疼。
      
      “噗!”
      
      李玖偷袭不成,反遭重击,身子如断线风筝飞落出去,黑袍人连忙接住昏迷过去的李玖,身上灵气暴增,正欲动手击杀殷绝,两个金丹修士同时来到他面前。
      
      黑袍人强忍不适,阴蛰看了眼高台上的殷绝,带着李玖飞身离去。
      
      殷绝收回精神力后,众人方才狠松一口气,双腿一软,不少炼丹师已经瘫软在地,张文笙抬头,只见殷绝笑得无害,“我话未说完,我此次前来并非当张家内族弟子,而是想成为张家客卿。”
      
      当夜,张家招了个妖兽客卿的事传遍整个主城。大街小巷全在讨论,你听说了吗?张家那个妖兽客卿貌似神人,气质绰约,不仅打败李家李玖,还用一品丹药炼制出二品上等丹药!
      
      还有还有,听说这妖兽还点拨了大长老,大长老已经闭关,听闻这次出来就是炼丹五品了!
      
      这妖兽会不会被人契约了?
      
      你说什么?这么强大的精神力你告诉我谁能契约得了?!
      
      怎么会有妖兽这么强?还会炼丹,你们说会不会是某个炼丹大师夺舍重生的啊?!
      
      瞎说!炼丹师精神力多强大,要夺舍夺舍一个有天资的修士不好吗?夺舍一只妖兽干什么?
      
      *
      
      饿。
      
      蛇腹空空荡荡,蛇身弯折卷曲成小小一团,即便这样空间依旧十分狭窄,小蛇不知醒了多少次,可眼前依旧黑暗一片。
      
      蛇眼中带着不安和害怕,它一点点艰难挪动身子,将蛇脑袋埋进蛇身。
      
      “刷!”
      
      侍从随意踢了一脚地上堆放的低级兽牌。
      
      他伙伴连忙制止,“欸,别弄坏了,到时候不小心弄死一两个不好交代。”
      
      “一群炼体一重的妖兽,死就死呗。两天后还得把这些废物玩意关进笼里,麻烦死了,不知道捉这些一重的妖兽有什么用,又浪费食物还浪费化形丹。”
      
      “别说,指不定有一两只血脉不错的能化形呢。”
      
      两天后,主城外喧嚣不断,许多人拥簇在一起,抬起头看天上恢弘大气的云舟。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兔子,你的蛇已到站,请尽快领取!
    感谢在2020-03-14 18:17:20~2020-03-15 17:22:2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涵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想要作者大大的更嗷、幽幽子墨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剜心削骨 12瓶;幽幽子墨 2瓶;是咸鱼本咸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