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天敌谈恋爱

作者:短歌在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一章:石中火

      第十一章:石中火
      
      “这是什么?”白隼尖锐的声音在惊恐中更加刺耳,它在黑水森林生活几百年,从未见过这种诡异的情况。
      
      它拍打着翅膀想要飞上湖面一探究竟,殷绝拦住它,“等等。”
      
      若是狂狮它们阻拦,白隼定要讽刺一番,然而刚被殷绝凑得哭爹喊娘的白隼压根不敢多说,老实收敛翅膀。
      
      湖面上白雾缭绕,平静异常。
      
      殷绝拾来草叶,用灵气托着飞上湖面,草叶颤悠悠来到湖面上空,几双眼睛眨也不眨盯着那草,只见本平静的湖面白雾忽然一动,无声缠上草叶,殷绝掌中灵气登时一断。
      
      草叶没了支撑摇曳着落在水面,像没有阻碍般,悠悠地沉入水底,很快失了踪迹。
      
      狂狮它们见状脸色霎时一白,白隼更是惊出一身冷汗,若刚才殷绝没及时拦住它,此时沉入湖底就是它!
      
      “太诡异了!走,走走走,我们快走!这湖太诡异了!”蛇蟒连连后退,巨大蛇身忍不住发抖,它就没见过能吞噬灵气,没有浮力的湖。
      
      这个凭空出现的巨湖真的太令妖惊悚了!
      
      “兔子,要不我们先回去?”向来不怕天不怕地的狂狮心里也不禁发憷。
      
      殷绝不语,蹲下身,手伸进湖水。
      
      狂狮吓得心胆俱裂,登时大叫,几近破音,“你干什么?”
      
      探入半只手臂,殷绝眼中浮起笑意,收回手甩掉手臂上的水渍,当即取下缠在他手腕上的小蛇递给狂狮,“帮我照顾下。”
      
      说完脱下外衫,在狂狮它们瞪大双目中噗通一声跳进湖水。
      
      “兔子!”
      
      “嘶!”
      
      狂狮它们呼喊瞬间淹没在水声中,殷绝运转龟息心诀,银发在水中飘散,双眼打量着湖底。湖面波光粼粼,光线丁点找不到湖中,湖下幽暗昏黑,死寂一片,这刚出现的湖还没来得及孕育新生灵。
      
      殷绝崩紧身子,径直往湖面最深处游去。在湖面上尚且泛凉的水,如今已经转而温热,越往下面温度越高。
      
      终于,殷绝在湖底找到巨大的乱石丛。
      
      殷绝贴近巨石,手摸上巨石,滚烫的温度饶是在湖水中也依旧灼手。而这湖水全是因为巨石而发热。
      
      心跳不禁加快,他猜的没错,这是石中火!以前他走遍中州苦寻不得的异火之一!
      
      修真界中无人不知,凡炼丹必需火,从一品兽火到九品兽火,而后便是灵兽兽火,再之后便是只出现在古书上令所有修士趋之若鹜的五种异火。
      
      水中火,木中火,石中火,人中火,空中火。
      
      殷绝曾为炼制九转神丹特意前往西域,取了凤凰嫡系一族的火焰,可惜,炼制时仍差强人意。
      
      若他能得到异火,不仅炼丹裨益无穷可再进一步,淬体、攻击、保命……异火的功效单说出一样,就已让无数人疯狂。
      
      越重要的事,殷绝越有条不紊。
      
      山体莫名塌陷,已非寻常材宝能致,殷绝伸手探入湖水发现水中温度有异时就猜中湖底可能有异火。只有未成形的异火才能有如此巨大的威力,短短时间内就可令大山化为乌有,使巨湖温度上涨。
      
      灵宝初诞之期,急需灵气补足,殷绝将浑身灵气收敛于神丹中,手贴着石壁一点点顺着温度高的地方寻找。
      
      终于在石岩内壁,殷绝找到一个狭窄石洞,温度逼人,发烫的湖水拍打在脸上。即便刚成型的异火,也能顷刻将一个高阶修士焚毁殆尽。但若错过此时,修真数千载再难遇见,即便有幸遇见异火,成型的异火神智完善,饶是半步成仙的大能也无法收服。
      
      脚踩上石岩,殷绝侧身走进石洞,洞内弯曲盘绕,一路往上,不知何时湖水越来越少,直至消失。
      
      越往里洞越渐宽敞,岩壁滚烫继而慢慢淡了温度。这里本是一块不知存在多少的年铁岩石,石身坚硬侥幸诞生石中火,连带着本压着的山体一块被异火烧了个透。
      
      终于,在岩石最深处,殷绝看了那一簇悬浮在空中仅有拇指大的火苗。
      
      火苗忽明忽暗,殷绝进来后,火苗猛地一颤,火光放大,火焰在上面分叉露出一个可怕的白骨形状,似是在恐吓殷绝。
      
      殷绝眉梢微蹙,这异火刚诞生就有了灵智?
      
      天地材宝确实难得,异火得天独厚,有灵智不稀罕,但怎么会这么快?!古书上所记载的异火初生时懵懵懂懂,只能呆板愣在原地,怎么他遇见这个会张牙舞爪的恐吓?
      
      不过显然这刚诞生的异火比较虚弱,不然早飞过来攻击他了。
      
      殷绝先站在原地,看着那簇跳动的火焰张牙舞爪变成各种模样吓唬他,等火焰折腾差不多了,殷绝指尖冒出一点灵气。
      
      殷绝的灵气因上等功法提炼,且筋脉干净,所以灵气纯粹。石中火正是缺乏灵气之际,当即眼馋地吸干净殷绝手上的灵气。
      
      吃了还不够,火焰再次张扬地跳跃,想让殷绝给它灵气。
      
      殷绝双眼微沉,等石中火忍受不住时,殷绝手中再次出现灵气,石中火开开心心吃掉,似乎觉得眼前这东西被自己吓唬住了,更加放肆。
      
      殷绝看着明显放低戒心的石中火,在石中火继续让他给它灵气时,很顺从地又给了。
      
      石中火开心坏了,这个软唧唧的东西简直太好欺负了!灵气真好吃。
      
      前前后后喂了石中火八次,石中火彻底放下戒心,从远远躲着的高空中一点点靠近殷绝,最后来到殷绝面前欢欣鼓舞地蹦跶,显然已经把殷绝看成自己豢养的食物。
      
      指尖再次出现灵气,这次浓郁数倍,就在石中火忙不迭地扑过来时,殷绝悄无声息在灵气中央放了自己一缕心头血。
      
      石中火大口吞下灵气,等吞完了,这才发现不对劲。
      
      糟!
      
      就在石中火愤怒地想烧死这个不知好歹的东西时,殷绝精神力倾泻而出,连着被石中火吃下的心头血,将石中火禁锢在内。神识趁机进入石中火寻找石中火的灵智。
      
      稚嫩的孩童声拼命大喊,热浪铺天盖地冲出,殷绝当即吐出一口滚烫的血,双腿交叠急忙盘膝打坐。石中火挣扎不休,殷绝连忙调出灵气覆盖在身体表面减少异火威力,同时神识涌出快速寻找石中火灵智。
      
      异火强大异常,若不能及时降服石中火灵智,只怕殷绝就要死在愤怒的石中火火焰之下。
      
      皮肤烫得惊人,额心刚冒出汗水便被蒸发,血脉中血液翻滚,火星烧焦血肉,殷绝整个人仿佛置身于火海之中。
      
      神识进入石中火,颅内阵阵发疼,未愈神识因为石中火攻击再次撕裂泛疼,但是殷绝不能放!而且必须赶在石中火冲开束缚前找到灵智。
      
      神识不要命铺展开,魂体犹如刀刮,终于殷绝找到藏在火苗中那一点微微发光的荧点。
      
      “啊啊啊啊啊!”
      
      石中火尖锐大叫,灵智被暴露,被殷绝精神力团团禁锢住的石中火猛地光芒大盛,啪嗒,啪嗒,精神丝线连着从火簇中长出来的血线一根根断裂。
      
      就在殷绝神识包裹住石中火四处躲藏的灵智时,石中火彻底冲开精神力束缚,扑向殷绝眉心,誓要将这不知死活的东西烧成灰烬!
      
      而此时全身沉浸于识海中的殷绝根本避无可避。
      
      正在此时,一道尚沾着水的细小身子飞快冲进来,在千钧一发之际用身子死死缠住石中火。
      
      “滋啦!”
      
      识海内殷绝已经成功捕捉到那灵智,神识侵入,石中火抵死挣扎,想要烧死缠住它的东西,赶紧把威胁到自己的殷绝烧死!
      
      “嘶!”
      
      小蛇蛇身颤抖,一团火苗从裂缝中探出,小脑袋一扬压了上去,堵住缝隙,露出的一点蛇尾血肉模糊,大片黑焦。
      
      神识疯狂席卷,裹挟着滔天威力。
      
      “不要抹杀我!”稚嫩的孩童声响起。
      
      “我有上古传承记忆!你杀了我,我只是一团没有灵智的火,你留下我,相信我,我能帮你更多!”
      
      带着杀气的神识戛然而止,颤抖的石中火灵智战战兢兢道:“灵智只能诞生一次,你抹消了我的灵智,以后都没有了。”
      
      “签奴仆契约。”
      
      “你说什么?!”石中火尖叫,“我可是堂堂上古异火,怎么能和你这卑贱的东西签订奴仆契约?!”
      
      殷绝神识再次一动,只要殷绝一个念头立马就能让石中火彻底闭嘴,成为一团死火。
      
      石中火立马慌了神,“签,签,签!奴仆契约,我签!”
      
      殷绝停下神识,石中火松了口气,心不甘情不愿从光点中分出几缕荧光,混入殷绝神识中。冥冥之中神识似多了什么,闭上双眼的殷绝眉心凭空出现一簇火焰标识,转而消失。
      
      异火气焰瞬间一消,缠住异火的身子软软摊开,奄奄一息落在地上。
      
      识海中,一个虚幻的孩童影子和九转还魂神丹相并而立,异火分成数股从筋脉数处涌进,无比温和,殷绝气息登时一变,灵气奔腾不息,一路攀升从炼体九重进阶到筑基直到筑基中期才堪堪停下来。
      
      等殷绝睁眼时,稀薄空气中布满浓重的烧焦味,在看见地上的情景时,殷绝呼吸猛地一窒。灵气不要命从掌心涌进蛇身,蛇腹内全部烧融,血水遍地,惨不忍睹。
      
      识海内翻天覆地,石中火灵智被摁在地上,吓得浑身发抖,浓重的杀气比刚才还要强数百倍,幸好它及时签了契约,不然现在它一定毫不犹豫被抹杀掉。
      
      “我……”石中火冷汗直流,“我本想烧死你,逃出去的,谁知道它突然钻出来缠住我?!”
      
      事已至此,殷绝只能先带着小蛇冲出湖。
      
      “唰!”
      
      上面焦急等待的狂狮听见湖里的动静,连忙望去,只见殷绝向来淡容的脸上阴沉满布,狂狮吓住,心中发憷,它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兔子,“兔子,这……”
      
      随即它看见殷绝手里烧得面目全非、白骨尽显的小蛇,“我……这,怎么回事?”
      
      殷绝一语未答,带着小蛇飞快离开,狂狮没理吓得大气不敢喘的白隼们,急急忙忙追上去。
      
      “等你回去这蛇就死啦!”石中火仗着自己签订契约,殷绝不敢随意杀它,在殷绝神识里冷嘲。
      
      哼,它还巴不得这条丑蛇死,要不是关键时候这蛇冲出来,它早杀了这人跑掉了。以后天高任鸟飞,至于成了别人的奴仆?!
      
      话音刚落,无形神识轰的掐住它脖颈,毫不犹豫折断它一条手臂。手臂齐肩断开,散成光点,而后慢慢凝聚。
      
      石中火痛的大叫,“你是不是疯了?敢这样对我?!”
      
      “怎么救?”
      
      “我可是石中火,最稀罕的异火!极品异火!被我烧成这幅鬼样子,还想救?”
      
      殷绝又斩断石中火一条手臂。
      
      虽然不会造成实质伤害,但真的疼啊!
      
      石中火虽狂妄自大,生来就有灵智,但还是小孩心性,不然也不会被殷绝几股灵气给骗了。当即委屈地大哭起来。
      
      可惜殷绝没丁点疼惜之情,眼见又要砍它腿,石中火吓得一哽,往后一缩,抽抽搭搭:“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异火寻常火焰,凡被异火灼伤,哪怕只是一个小伤口不及时处理,也会逐渐溃败而死,根本无药可治。
      
      石中火看着从蛇下巴一路烧到蛇尾的小蛇,半身溃烂,甚至血肉中稍微露出的丁点白骨也有点黑焦。
      
      说起来还蛮奇怪的,它全身力气都用上了,居然还没把这小蛇烧死。
      
      “要救这小蛇还得靠它自己。”石中火道。
      
      “怎么说?”殷绝灵气不停往小蛇身体送,但根本无用。
      
      “让我继续烧。”
      
      殷绝蹙眉。
      
      “我控制力度,每天灼烧它,若它能坚持下来挺过十天,肉身习惯异火,血肉自然能慢慢长出来。而且我可是异火中最厉害的!”石中火傲气地仰起下巴,“只要它习惯我,以后不管什么火,即便别的异火也伤不了它。”
      
      “没有别的方法么?”手中的小蛇气息微弱,脑袋软软地搭在他掌心,殷绝不确定小蛇能不能挺过去。
      
      “没有。”
      
      当夜,殷绝坐在桌边,看着一动不动的小蛇,凤眸时明时暗。兴许觉得屋内空气过于烦闷,他走出屋门,泛凉的冷风吹过袖袍。
      
      此次一去,凭低贱妖兽血脉之身进入修真界,只怕比修士时更难。
      
      修真界,修士以实力为尊,妖兽则以血脉为尊。灵兽自成一派,与强大修真势力强强结合,签订同伴契约,至于神兽血脉则居于西域。
      
      而低贱的妖兽,则沦为修士纵欲把玩可随意丢弃的物件。但凡是妖兽似乎就是可随意玩弄的东西。不知何时,修真界这样的情况已成公认。这也是以前他身为离火尊者时,不喜别人送他妖兽的原因。
      
      更何况他见过太多因羁绊而一败涂地的修士。小蛇能为了他豁出一条命,那他呢?
      
      第二日,石中火开始控制火势对小蛇进行灼烧,石中火一边烧一边感叹:“这小妖兽倒是顽强,也对,长成这副丑模样肯定还是有点别的本事。”
      
      “不过为什么我记忆中没长这样的蛇呢?”石中火嘀嘀咕咕,“难道是因为我记忆还没传承完?或者这是几万年来诞生的新妖兽?”
      
      第一次小蛇挺了过去,殷绝总算放下心,第二天他上山找狂狮。狂狮见殷绝来,尚有些害怕,他解释道:“那小蛇狡猾得紧,我捏着它,它就装不舒服,我只好把它放在肩膀上,结果它就……”
      
      “嗯,我知道。”小蛇确实比狂狮聪明得多。
      
      狂狮松了口气。
      
      “你想不想进阶到元婴?”
      
      “啊?!!”狂狮被殷绝的话吓了一跳,“你说什么?!元婴,哈哈哈,兔子,你别唬老子,老子困在金丹高阶几十年了,就没指望能突破过。”
      
      “妖兽修炼一为淬体,二为灵气,二者并进共同突破桎梏,便能进阶元婴。我可以帮你。”
      
      之后几天,狂狮总算知道怎么帮了。
      
      殷绝的法子很简单,却最直接,你不是肉身强度不够么?我帮你,筑基中期整天压着金丹高阶打,打得狂狮毫无反击之力。
      
      晚上殷绝又将从别的妖兽那儿抢来的灵草剔除杂质,做成药液给狂狮喝,因为没有丹炉不能炼制丹药,不过效果也还行。
      
      十天后,小蛇彻底熟悉石中火,身上的伤开始逐渐恢复,而狂狮在殷绝帮助下成功突破金丹晋升元婴初期。
      
      这天,殷绝带着小蛇来到山腰上,找到狂狮。
      
      殷绝向来不做吃亏的事,在他提出帮狂狮晋升元婴时,他就让狂狮立誓给他做一件事。
      
      狂狮想也不想答应下来,这些天,狂狮一直在想殷绝究竟想让他做什么,但他没想到竟只是帮殷绝照顾一条蛇。
      
      “只是这个吗?”狂狮有点不可思议,殷绝有多稀罕那些灵药它不是不知道,为了帮它晋升元婴,殷绝几近耗空所有灵药,在狂狮看来这条丑蛇连一株灵药的价值都比不上。
      
      “嗯,保护好它。”
      
      说罢,殷绝将手里尚在昏迷的小蛇递给狂狮,在狂狮注视中头也不回的走了。
      
      小蛇是在三天后醒来的。
      
      醒来时,它迷茫望了下四周,脑袋探了探,四处寻找,没能感受到殷绝的气息。
      
      从狂狮洞穴中出来,来到山腰下河边的小木屋。
      
      小木屋门是关着的,小蛇满眼欢喜推开门,然而屋内空空如也。小蛇迷惑歪了下头,来到屋外它以前受伤时等候殷绝回来的石头上守着。
      
      从清晨到日暮西山,小蛇似乎饿了,从石头上下来,游进河里,捉了两条鱼,放在干净叶子上,带到木屋前放好。而后又爬上石头,直着身子等着。
      
      昏暗的薄光将细瘦的影子拉长,直到夜深,小蛇仍旧没等到那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为什么不带小蛇走呢?
    因为兔大佬很理性——
    1.他现在是妖兽自身难保,护不住它。
    2.小蛇能豁出命救他,但他自认为自己做不到这一点,而且他不想有被人捏住的弱点。
    3.他觉得小蛇在森林里有保护好自己的能力(至少知道什么该惹什么不该惹,打不过就跑,没有丝毫作为妖兽要宁死不屈的尊严【???】)
    嗐,说起来,就是这样贪生怕死的小蛇,为了兔大佬也是豁出去了。
    明天全天网课,上午满课,下午满课,估计上完我已经眼花了,哈哈哈哈,所以明天很有可能不更新啦
    感谢在2020-03-03 17:53:32~2020-03-04 17:22: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你好啊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