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天敌谈恋爱

作者:短歌在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章:蜕皮期的小蛇

      第十章:蜕皮期的小蛇
      
      药水冷了后殷绝便将小蛇取出,用干巾裹好放在一边。半夜,小蛇悠悠转醒,从干布中探出身来,在殷绝床边看了看又从窗子爬了出去。
      
      小蛇比寻常妖兽聪明许多,虽然多数听不懂殷绝说的话,但它却能根据殷绝的动作明白殷绝的意思。
      
      殷绝知道小蛇有自己的想法,小蛇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走,殷绝并不会多加干扰。大抵是为了报答当初殷绝的救命之恩,小蛇一直给殷绝送东西。
      
      在修士那事一过,小蛇对殷绝更依赖许多。
      
      以前多数送了东西就走,进屋的次数少之又少,现在的小蛇显然熟络多了,也不半夜偷偷送东西过来。
      
      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有一次刚好遇见狂狮下来串门,狂狮怔了下:“这小丑蛇不是被你吃了吗?还活着呢?!”
      
      殷绝笑而不语,接过小家伙不知道从哪儿给他摘来的灵果。
      
      采药时小蛇跟在殷绝后面,殷绝捕捉猎物或者单挑一些强大的妖兽时,小蛇就安安静静藏在一边偷偷看。有时候采药的路难走,殷绝弯下腰对身后小蛇招手,这家伙立马开心地上来缠着殷绝手腕,一动不动格外乖巧。
      
      转眼间又过去一个多月,这期间,殷绝不断用药草淬炼身体增强体魄,现下已经升到炼体五重。森林里筑基期的妖兽根本无法和他匹敌,殷绝便找狂狮练招。
      
      狂狮越打越心惊,区区炼体五重竟然还需要他花上七分实力才能勉强镇压!
      
      这天清晨,殷绝起床时发现放在靠窗的烤肉已经凉了,凝固的油脂黏在上面不禁有些恶心,而那每次都会放上小蛇送来东西的窗台空空如也。
      
      殷绝扔掉凉掉的肉,眉梢微蹙,昨天小蛇就没过来,因为以前小蛇也会偶尔有这样情况,不过那是因为小蛇想给殷绝带来的东西不易得到,比如那次小蛇咬着一只极为好看艳丽的赤鸟送他。
      
      小蛇很聪明,懂得躲开比自己强大的妖兽,按理说不可能出事。
      
      到底是和自己相处了这么久的小家伙,说不在乎也是假的,殷绝出门顺着小蛇平时离开的方向找去。
      
      精神力铺展开,大概离木屋十几里的地方殷绝发现了一道熟悉的时强时弱的灵气波动。
      
      顺着灵气波动,殷绝掀开一簇茂盛草丛,乱石密布,在几块石头缝隙中殷绝看见向来活泼的小家伙瑟瑟发抖地蜷成一团。
      
      蛇尾无力地耷拉着,连着身上那些艳丽的花纹也黯淡许多。石缝中光线灰暗,但殷绝细心发现小蛇蛇身有些地方裂开缝隙。
      
      “小家伙。”
      
      殷绝轻声喊道,小蛇没有反应,殷绝往里伸手,似乎感觉到有外人入侵,虚弱地小蛇突然猛地张牙试图咬住入侵者,然而在触及到殷绝气息时,立马收敛利牙,脑袋疲惫地搭在殷绝掌心,眷恋蹭了蹭,微不可闻地嘶了声,又昏了过去。
      
      殷绝将小蛇从阴冷灰暗的洞穴中拿出来,以往若有机会到他手里,小蛇定是十分欢喜用尾巴缠着他手腕,如今的小蛇却恹恹的。
      
      小蛇身上没有外伤,殷绝看了下那些裂开的地方,猜到小蛇这是要蜕皮了。
      
      妖兽和寻常野兽习性不同,蛇蜕皮这种事除了它们自己谁也帮不了,但总不能让这样的小蛇一条蛇待在外面。
      
      将小蛇带回木屋,果不其然小蛇身上的裂缝越来越多,从血肉中裂开,配上那身乱纹只觉得又恶心又恐怖。
      
      知道小蛇是蜕皮,殷绝反倒没这么担心,不过今天采药的事得先搁一搁。
      
      屋内药香缭缭,清香怡人,放在干布中昏迷的小蛇蛇尾突然一颤,身上裂缝扩大扩大,似乎有只无形的手一点点将血肉撕下。
      
      “嘶,嘶嘶~”
      
      小蛇痛苦的叫,身体在干布上打滚,血迹斑斑,不停地用伤口去蹭布边将身上裂口越蹭越大。
      
      殷绝随即去屋外找了几块石头放在小蛇身下,小蛇立马找到支撑点,蛇身缠着石块用石尖刺入裂口,狠狠往下拉扯,瞬间撕下一块肉。
      
      “嘶嘶嘶!”
      
      蜕皮就这样,将无法自动脱落的外皮一点点刮下来,不多时那些石块以及干布全部染满触目惊心的血。
      
      在那血下,殷绝清晰看见小蛇身上的花纹在慢慢变化,似有了生命般诡异地蠕动,花纹下相隔的黑灰斑点扩大最后边缘相接。
      
      中途趁着小蛇还在蜕皮,殷绝在河水里特意捉了两条鱼。
      
      蜕皮从清晨到日暮,浑身已经没一块完整肉的小蛇终于停下身子,倒在石头中。碎肉交织,若非小蛇还有呼吸,简直如同死蛇般。
      
      殷绝倒也没嫌弃一地狼藉,将小蛇捡起来,放进木碗早已预备好的温热药水中,蛇身触碰到药水,小蛇痛得蛇尖一颤。脑袋见着就要沉到碗里去,殷绝指尖一挑,将小家伙脑袋放在碗沿。
      
      小蛇醒时,只觉得格外温暖,全身没力气,身上火辣辣的疼,然而在它看见殷绝时,眼睛一亮,开心地甩甩尾巴,溅飞一桌的药液。
      
      “嘶~”
      
      “醒了?”
      
      殷绝转身,抬着一个小碗来到桌前,对上小蛇黑黝黝的眼睛不禁一笑,“知道自己要蜕皮了,怎么不早点过来?”
      
      小蛇黑黝黝的眼睛眨也不眨看着殷绝,闻言,迷茫地歪了下脑袋。
      
      小木勺舀了点浓白鲜香的鱼汤递到小蛇嘴前,小蛇盯着殷绝,却低了下头顺着殷绝动作喝汤。
      
      大概味道着实香,小蛇尾巴又开心地甩了甩,溅起药汁。
      
      “别动乱。”殷绝伸出食指摁下小蛇不安分的尾巴,让它重新浸泡在药液里。
      
      又喂给小蛇鱼汤,小蛇盯着殷绝,悄悄地,小心翼翼地,把尾巴移到前面,然后往上试探伸去。
      
      殷绝假装没看见,照常喂小蛇喝汤。
      
      在殷绝手压下靠近小蛇时,那蛇尖轻轻地,缠住殷绝小指。
      
      喂汤的动作顿了下,小蛇很轻易感受到了,它眼睛闪了闪,蛇尖稍松但并未放开。忐忑地看着殷绝,小蛇身子慢慢下移,整颗脑袋埋进药汁里,还吐了两个泡泡。
      
      殷绝按下心里那点触动,并未抚开小指上的蛇尖,木勺敲了下碗沿,“喝汤,干什么呢?”
      
      小蛇探出脑袋,很开心地一口喝下,有点松的蛇尖缠得更紧了点,还得寸进尺地又缠了一圈。
      
      喂完小蛇一整碗鱼汤,吃饱喝足的小蛇又一次疲惫地睡去了。
      
      将小蛇放在另一块干净的布料中,月色透过木窗倾泻而进,食指扫过木碗边缘,殷绝望向用干布把自己裹成一团,睡得正酣的小蛇。
      
      他突然明白为什么那些修士喜欢在身边养只妖兽或者灵兽。如果以前离火殿中也有这么一个小家伙,大概会热闹很多吧。
      
      经过一次蜕皮,小蛇成功从引气入体进入炼体一重,可惜压根没长长,还是以前那副又细又短的模样。身上的花纹变是变了,但依旧乱七八糟,不过底下以前分布不均的麻斑连接在一块,粗略一看没这么令人头皮发麻。
      
      小蛇身体未愈,只能缩在木屋中眼巴巴看着殷绝出门。
      
      不过到底关不住小妖兽,殷绝回来时,小蛇就在木屋外的石头上支着上半身找他,看见殷绝回来立马嘶嘶嘶飞奔上去。
      
      自这次蜕皮后,小蛇为养伤一连在殷绝这儿住了几天,好了之后也没再回脏兮兮的石头缝,而是理所当然住在殷绝这儿。
      
      有时候药浴,因为浴桶过大不适合小蛇,殷绝单独为小蛇盛了碗药液在木碗,小蛇很喜欢泡热水,待在里面一不留神就睡着,每次殷绝都得在水凉前将小蛇拿出来。
      
      可惜观察了几次,殷绝发现这些药材对小蛇根本没用。
      
      一眨眼又是一个多月,殷绝已经成功步入炼体九重,临筑基只一步之遥。四十五种药材全部浸泡完,身轻如燕、筋脉强韧,所有杂质全部排出体内。
      
      如今的殷绝即便不用任何灵气,也能抵挡狂狮的全力一击。
      
      并且这样的身体强度并非固定,反而会随着他修为增长越来越强!这就是妖兽的恐怖之处,体内灵气越多筋骨淬炼越强,生生不息永不休止。
      
      殷绝已经打算迈入筑基就离开黑水森林,他不可能一直待在这里,这里的灵气浓郁度已经跟不上他的修炼进度。中州,他势必要回。
      
      凭着炼体九重的实力,殷绝去了其余三只金丹妖兽那儿,将三只妖兽全部打劫一般,两个储物袋装得满满当当,里面全是品相好的灵药。
      
      外界灵药价格昂贵,他手中的几千下品灵石根本没什么用,殷绝更需要这些灵药炼制出丹药。要知道仅是一颗下品上等品相的丹药也能在拍卖会场炒出不菲价格。
      
      一切准备妥当,正当殷绝准备晋升筑基时,这晚黑水森林突然大地震荡,山河崩陷,万树倒塌,所有灵气疯狂往一个方向奔去。
      
      狂狮从山腰上连滚带爬冲下来,它跑到殷绝面前,慌张地指着一个方向:“出,出,出事了!”
      
      殷绝双眼一沉,望向黑水森林最深,灵气奔涌之处,绕是淡漠如他此时也忍不住心绪翻涌。
      
      天地材宝现世,异象万生!
      
      没想到黑水森林这样的地方竟然也能诞生天地材宝,而且是初次成型!不然不可能仅仅引起这点波动。
      
      殷绝连忙往异象起源处飞去,小蛇见状唰一下跟着落在殷绝肩膀上,熟稔来到殷绝手腕处缠住,尾尖轻轻勾住殷绝的小指。
      
      妖兽纷纷四处奔逃,殷绝和狂狮他们刚到没多久,白隼它们也来了,见到狂狮身边长身玉立的兔子,它们全情不自禁打个寒颤。
      
      随即它们全被眼前景色震惊。
      
      只见原来几重林木密布坐落在此的大山消失殆尽,眼前空旷如原野,从他们脚下蔓延开,凭空出现一个巨大的湖,湖水清澈毫无杂质,俯身一眼往下去只觉得幽黑极深,犹如张着大嘴的狰狞古兽,仅是一眼便令人寒从心起。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为什么兔攻蛇受,因为小蛇它又细又短(不是!我在说什么?!)
    论兔大佬的心理历程:
    蛋花蛇肉汤——宠物蛇——媳妇
    还没改错字病句,晚上改嗷~
    感谢在2020-03-02 17:52:25~2020-03-03 17:53: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楠、圽兎 5瓶;划舟不用桨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