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该死的师徒关系

作者:繁木弥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灵贸会

      “不卖。”沈天真神情戒备着看着中年人,口气很是坚决,瑛姐的东西别说两个银币就是无数个金币都别想买走。
      
      中年人见沈天真要走,连糖糕的钱都不要了,立马就恼羞成怒了,他的眼神陡然变得很是阴狠,伸手抓向沈天真肩膀,同时喝道:“站住!”
      
      沈天真好似有所觉般,向前一步,然后脚步一转,立马转身,伸出一掌,向前一推,那个中年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砰”一声跌了出去,那一掌带着灵力,速度极快,周围人只看见那个分神后期的修者被一掌就掀飞了出去,可见打人者修为更是深不可测,一时间谁也不敢上前。
      
      沈天真收回掌,上前蹲下身,看着跌出去的人嘴角溢鲜血,捂着胸口不住咳嗽,平淡无波的说道:“下次再想碰我,手给剁了。”说着扶了扶头上松动的发簪,起身离开。
      
      陶远山看着离去的人呐呐说不出话来,他没想到这姑娘年纪轻轻修为这么高,刚才那一下他竟毫无反手之力,最关键的是她头上的发簪,想起什么,陶远山狼狈的起身,不顾周围看热闹的人匆匆离去。
      
      太谷大陆强者为尊,但谁也不会瞧不起被强者修理的弱者,毕竟强中自有强中手,谁都不能保证自己就是最强的,所以被修理了并不丢人,不求上进,怨天尤人才叫人看不起,不过这也不妨碍围观群众看热闹传八卦。
      
      经过这事,沈天真也忘了糖糕的事了,当然也把大师兄给忘了,更没有因此事而低调行事。
      
      又走过几条街,突然看到前面人群聚集,都往一处而去,很是热闹,沈天真好奇心突然就冒出来了,她经常制造热闹,成为热闹的焦点,但她本人更是喜欢看热闹。
      
      沈天真拼命挤过人群,一边挤还不忘了把小布包给放在胸前护着小铃铛,她的行为引来一片人的抱怨,“谁啊,别挤!”“踩我脚了!”
      
      沈天真嘻嘻哈哈的充耳不闻,挤到了最前排,抬头一看,原来墙上贴了张告示,大家都在看和议论。
      
      沈天真念叨出声,“通缉,抓住此杀人犯悬赏一百个金币,生死不论。”下方是一张画像,是个挺英俊的一个年轻男人,看起来五官端正眉清目秀的也不像是个歹人 。
      
      告示旁边有梓阳派弟子把守,各个佩剑傍身,满目警惕,看样子是真出事了,沈天真好奇之下,忙问:“此人姓甚名谁?哪派人士?抓住了找谁领赏?”
      
      沈天真以前也揭过榜,替一些老板找一些珍贵的药材或是活物,因此很是知道流程,她倒不是为了那一百金币,她纯粹是好奇加多管闲事习惯了。
      
      既然寻人,那就要打听清楚了,知道姓名好打听,人对自己的名字警惕性总是很低,不知不觉就会透露出来,知道哪派人士可以知道一些生活习惯,最后一点尤为重要,找谁领赏,是否可以顺利领到赏钱。
      
      沈天真话一出口,立马就将所有人的视线给吸引了过来,众人一见沈天真,顿时给惊艳了一把,漂亮的脸蛋,精致的五官,尤其是那双水汪汪的杏仁大眼,风情依旧很是魅惑,一身紫衣,身段纤细风流,心思不正之人,眼神立马就缠了上来。
      
      其他人一听沈天真的话,纷纷表示真是个行家啊,连忙追问梓阳派弟子,通缉之人的详细情况,一百个金币对一些修者的吸引力还是很大的。
      
      金币可以用来享受凡间的生活,可以用来买灵植,用途很大。
      
      梓阳派弟子不愿透露出过多信息,开始驱赶沈天真,冲她嚷道让她别多事,有本事的拿住此人再来邀功。
      
      沈天真料想应该是派丑不可外扬,当即表示还是不多管闲事了,省的再惹出祸端给师父添麻烦,她退出人群,身后几个看起来很是猥琐的男人跟了上来。
      
      沈天真在想刚才被通缉之人,因此根本就没注意到她被人跟踪了,“那年轻人不似心思歹毒之人啊,眼神干净面相柔和,应该是个好人才对,怎么可能是通缉杀人犯呢,难道真是人不可貌相?”
      
      “什么人不可貌相?”身后传来一人说话声。
      
      沈天真一回头,见是大师兄,当即大喜,“哎呀,大师兄,我正到处找你呢!”
      
      风星潭笑着说道:“刚才是谁光顾着看热闹的,还记得我这个大师兄啊!”
      
      沈天真心大,被识破了也没有不好意思,反而跟大师兄滔滔不绝的讲起了刚才的见闻,“我看人一般不会错的,那个人看起来很老实的。”
      
      风星潭护着她挡开人群朝前走去,憋着笑说道:“那你眼光可倒是不错!”眼光好竟然还能将他给认错,真是好的不得了!
      
      余光瞥见经过身后的小巷子,风星潭眼神暗了暗,充满了危险,那边阴暗的巷子躺着几个男人,各个鼻青脸肿的晕死了过去,是那几个尾随沈天真的男人。
      
      风星潭看见从人群中挤出来的沈天真,刚要上前打招呼,就发现了尾随她的几人,他没有惊动沈天真,悄无声息的将他们几人掳到了巷子里,设个结界给狠揍了一顿,并废了他们的修为。
      
      那是几个散修,虽有错,但也罪不至死,太谷大陆修行不易,风星潭废了他们的修为,对他们来说可能就是最大的惩罚了。
      
      沈天真一路上又买了不少吃的,她负责吃,风星潭负责给钱,两人一路吃喝玩乐走走停停,走出喧闹的集市,来到一处宅院大门前。
      
      这是街边店铺的后院,院落很大,隔绝了前街的喧闹,一闹一静,对比鲜明,让人觉得安静的时候又不显得寂寞。
      
      风星潭主动给沈天真介绍道:“我们一行人住的地方,前院连着店铺,灵贸会在前面举办,他们几个去准备了,我们先去住的地方看看。”
      
      院前栽了一棵遮天蔽日的大树,树干合抱粗,枝叶繁茂,树叶碧绿,看起来就是太谷大陆很普通的品种,但沈天真总觉得这棵树不是那么平凡,沈天真围着树转了几圈,抬头去看,突然眼睛一亮。
      
      “这树叶跟其他树不一样,我说不对劲的呢,原来是树叶!大师兄你看!”沈天真指着树上像发现了什么新奇玩意,极力要跟风星潭分享。
      
      这棵树的树叶虽然跟大多数的叶子形状很像,但仔细看就会发现,满树的叶子看起来很厚实,还很坚硬,像是玉石片一样。
      
      风星潭宠溺的看着她,沈天真抬头看树,两人站在树下,看景的人成了别人眼中的美景,风星潭抬手一挥,设了个结界,霎时天地间只剩下一棵橙黄色的大树,树叶叮铃作响,声音清脆,仿佛世间最美妙的乐章。
      
      沈天真看着这一方天地里唯一的大树,眼睛放光,满眼惊叹,呢喃着“好美啊,太漂亮了!”
      
      风星潭满意的点头,“是啊,真美!”美的是人,是他的天真。
      
      两人沉浸在结界中,坐在树下享受着片刻的温馨。
      
      从风星潭口中得知,这棵树叫聆木,来自美灵谷,在这里灵气不足,因此树叶一直都是绿色的,除了叶子形状特殊外,其余跟其他树并没什么区别,在结界中,风星潭给大树暂时浇灌了些灵力,等灵力消耗完,就又恢复成原样了。
      
      沈天真纳闷,“聆木这么漂亮,应该很显眼才是,可我在美灵谷竟然没有见到过。”
      
      风星潭解释说,“聆木在美灵谷并不是这么高大的,这棵出奇的矮小,又被同族排挤,因此才愿意跟来这普通之地。”
      
      沈天真说道:“那它就不是灵植了吧,它能甘心吗?”
      
      风星潭回道:“有得有失吧,做不成灵植了,但它拥有了更加广阔的天空不是吗,就像……”
      
      沈天真追问,“像什么?”
      
      “没什么,反正就是世间一切都不是那么尽善尽美的,自己活得开心就好。”风星潭本想说的是:就像你一样,虽然失忆了,但却得到了一直想要的感情。不过这话风星潭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说出口的,至少目前不会,或许等他能说出口时,沈天真已经恢复记忆了。
      
      沈天真点了点头,心有所悟,她虽然不知自己从何而来,没了一切记忆,但却有幸遇到了瑛姐一家,他们彼此关怀,堪比至亲,他们在一起活得很快乐,虽然很穷,但至少没有饿死。
      
      沈天真接过眼前飘落的一片金黄的树叶,说道:“对这树来说美灵谷不一定是好的,这里也不一定是坏的,是福是祸,全凭自己怎么想了。”
      
      聆木的树叶开始哗哗掉落,树叶掉落在两人身边,很快就消失不见,风星潭说:“那你呢,你觉得来青阳对你来说是福还是祸呢?”
      
      沈天真:“认识大师兄当然是福了,不过……”后面的话沈天真没说出来,认识一个很喜欢的人,就像成为这个人心中最特别的存在,但这个人心里好像已经有了这个存在,所以说福祸相依,诚不欺她啊!
      
      风星潭:“不过什么?”
      
      沈天真叹了口气,第一次觉得心里涩涩的难受,她站起身说了句没什么,然后手一挥就撤了风星潭设的结界。
      
      两人回到宅院大门前树下,沈天真突然反应过来,为什么大师兄设的结界那么容易就被她给撤了,结界靠设界之人的灵力维系,修为越高结界越难破除,在沈天真看来,韦庄大师兄的修为绝对在她之上,按理说,她是不可能破除他的结界的,刚才她只是下意识就这么做了,现在完全傻眼了。
      
      “大师兄,我、我不是故意破除你的结界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你没生气吧?”没经别人同意破除别人的结界可以说是在挑衅对方了,沈天真只希望大师兄不会生气。
      
      风星潭笑着说了句模棱两可的话,“我的就是你的,那么客气干什么!”
      
      沈天真没听明白,刚要追问,突然,院子里传来打斗和呵斥的声音。
      
      伏嫣的声音清晰的传来:“你们两个贼,偷东西偷到这来了,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然后是哗啦啦的算盘声响。
      
      一道陌生的声音传来:“姑娘,误会,请听我一言!”然后是灵器相撞的声音,看来打得蛮激烈。
      
      一个女声此时传来,“你们别打了,我们马上就离开!”
      
      阿宝也在边上劝架,让伏嫣师姐停手,突然阿宝一声惊呼,“哎呀,姐姐,你怎么了,你们别打了,这个姐姐晕倒了!”
      
      “清欢!唔~”
      “哗啦啦!”
      “砰!”
      “噗!”
      一时间一阵兵荒马乱,好不热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求收藏呀!《被渣前夫盯上了怎么办》
    上辈子段轻尘决定散尽修为剔除仙根跟一凡人白首不相离,
    却不料那人突然毁了婚约变了卦,与别人成亲。

    段轻尘自此一心修仙再不恋凡尘,却不想心性不稳渡劫失败,
    穿越成了影视基地的一个小演员,还是个背着巨债的小倒霉。
    段轻尘刚用巨债吓跑了一个追求者,表示:是火锅不好吃还是奶茶不好喝?
    谈恋爱是要找死么?还不如抓紧赚钱咧!
    顾氏集团当家总裁顾承,英俊帅气,霸道冷酷,作为娱乐圈的顶层大佬,
    一度成为最想抱的金大腿,可惜无人抱到过。
    有传闻说他心里有个白月光,每周都会跟人家约会,每次付十万,
    却什么都不做,只静静的看着人家,眼神温柔的能出水,
    只因这人那张脸跟白月光长得一样。
    段轻尘一看顾承转头就走,并不想看见那跟黑月光一模一样的脸。
    顾承甩来一纸合约:你的脸我有权利再看48个月。
    段轻尘捏了捏拳头:光看不做?
    顾承嫌弃:你妄想什么呢?
    后来,马甲掉落,大型真香现场!
    颁奖典礼上,顾承作为颁奖嘉宾在台上当着亿万观众的面向一人求婚,
    众人跟着聚光灯纷纷去看是哪个小妖精胆敢勾引他们的金大腿,一看是段轻尘,纷纷微笑祝福。
    段轻尘,武戏出名的实力派演员,打不过!心在滴血,还要保持微笑,好气哦!
    只想挣钱吃吃喝喝的佛系女主和神经病霸道总裁男主破镜重圆天天秀恩爱的故事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