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过的奶狗回来了!

作者:998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7 章

      智取目前有两种方案,第一,主动跟他交朋友,等了解到这个人的弱点后重点打击。
      
      第二种,兵行险招接近他,勾引他,把他追到手后再狠狠抛弃。
      
      林砚比较倾向于第一种,毕竟做朋友什么的比较容易。
      
      小小鹿:哥哥,我觉得第二种比第一种要好呢。
      
      林砚:为什么?
      
      小小鹿:他学过自由搏击吧?对待插刀的朋友,我想他肯定会痛下死手。
      
      林砚倒吸一口凉气,说的有道理啊!
      
      小小鹿:但是对待前男友,对方肯定不会这样的,你打过你前男友吗?
      
      林砚:没有!
      
      小小鹿:所以第二种方案要好一点呢~万一他爱你爱的无法自拔,分手会让他一蹶不振,不爽吗?
      
      妙啊~
      
      林砚咳了一声:倒也没必要那么狠,就让他对我有一点点喜欢,然后再狠狠的甩了他,让他难受个三天五天就好了。
      
      陆琛捏着沙包的手慢慢松开,看来自己这个老同学还没丧心病狂到这种程度。
      
      小小鹿:那哥哥想好怎么出手了吗?
      
      林砚:先找个理由接近他,就算是第二种方案也得做个朋友先。
      
      小小鹿:哥哥好聪明啊(≧O≦)/加油,我相信哥哥一定能成功的!有进展记得告诉我,我帮哥哥出谋划策~
      
      林砚感叹,这是什么人间天使啊!
      
      突然想起卫生间的热水器漏水很久了,一直没工具修理,正好隔壁装修工具齐全,林砚决定拿这个当理由过去问一下。
      
      放下手机去了隔壁炸鸡店,陆琛正指挥工人挪东西。
      
      “陆老板?”林砚歪头挥挥手。
      
      陆琛笑着点头“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我楼上的热水器总漏水,但是身边没有顺手的工具,能不能……借个扳手用用?”林砚原本是想直接叫他过去帮忙,不过看他这边挺忙的,就没好意思开口。
      
      陆琛把工具箱递给他“拿去用,需要我帮忙吗?”
      
      “不…不用,我自己来就行!”说着从工具箱里拿起一把扳手就回了店里。
      
      淦!刚刚为什么不答应他?正好忙完可以请他吃顿饭,顺便要个微信套套近乎。废物!关键时刻掉链子!
      
      热水器漏水是真的,上水管的螺丝松了,长时间被水浸泡都锈住了。
      
      林砚用扳手拧了两下拧不动,咬着牙用力一拧。
      
      “砰!”直接把螺丝拧脱扣了!凉水热水喷了一身!
      
      “卧槽!”林砚抹了把脸,这回不叫他帮忙都不行了。
      
      急匆匆跑到楼下“陆老板!能不能过来帮下忙?”
      
      陆琛在听见喊声挑了挑眉,欲擒故纵?
      
      林砚店里摆着各种各样的文玩古董,装修的古香古色,看起来还挺像回事的。
      
      上了二楼就听见哗哗的水声,林砚正拿着毛巾擦擦脸上的水,白色T恤几乎被淋透。
      
      湿.身.诱.惑?
      
      陆琛喉结滑动,看着林砚几乎半透明的衣服贴在身上“是热水器坏了吗?”走到林砚身边,目光顺着嫩白的后颈向下扫。
      
      “嗯,可能拧的力气太大了,把螺丝拧坏了。”林砚猛地回头撞在他肩膀上。“啊,不好意思,把你衣服弄湿了。”
      
      欲拒还迎?陆琛已经补脑出三十六计。
      
      “没事,水放完我帮你弄一下试试。”
      
      没一会热水器里的水放的差不多了,陆琛拿起扳手走过去看了看,螺丝已经不能用了,直接拆了下来看了看型号。
      
      掏出手机给小米打了个电话“有时间吗?”
      
      小米这几天被陆总派到陆琛身边帮忙,陆琛不太喜欢她跟在身边,小米乐得清闲今天陪着几个小姐妹去做美容。
      
      “有时间。”突然接到电话小米顶着一脸海藻面膜赶紧换衣服。
      
      “帮我去五金买一颗5#的螺母。”
      
      小米以为自己听错“陆先生您说是5#的螺母吗?”不是航母?
      
      “对,送到曙光路这边,尽快。”说完挂了电话。
      
      没有螺母暂时没办法修理,两人从浴室退了出来。
      
      “随便坐,我去换件衣服。”林砚把湿漉漉的头发搂到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还有那双狭长的眉眼。
      
      陆琛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坐在沙发上打量房间,客厅不算大,旁边连着开放式的厨房,从崭新的厨具可以看出,林砚平日没怎么做过饭。
      
      没一会林砚换了件T恤出来,从冰箱里拿了两瓶矿泉水递给陆琛一瓶。
      
      “你一个人住?”陆琛接过矿泉没打开,环视了一下房间询问。
      
      “嗯,没收拾有点乱。”
      
      陆琛笑笑“挺干净的。”
      
      “你多大年纪?看起来比我小挺多的。”林砚拧开矿泉水喝了一口,水滴顺着下巴流到脖子上。
      
      “27”陆琛目光跟着那滴水珠慢慢游弋到领口。
      
      “才比我小一岁!”林砚有点不可思议,对方看起来太嫩了“有女朋友吗?”
      
      “没有。”
      
      很好,长这么帅,没有女朋友,不是gay就是变态!
      
      林砚笑着问“怎么想起来开家炸鸡店呢?”
      
      “可能爱吃鸡.吧。”
      
      林砚忍不住说骚话“说鸡不说吧,文明你我他。”
      
      结果陆琛比他还骚“都喜欢吃。”
      
      两人的gay达“啪”的链接上!气氛变得有些焦灼。
      
      手机嗡嗡响了两声把暧昧驱散,小米办事效率非常高,很快就把螺母买来了,而且买了十多种送到楼下。
      
      陆琛拿着扳手拧比划了一下,一个人有点困难“能搭把手吗?”
      
      “好…好的。”林砚扶着水管,两人离着很近,男性的荷尔蒙交织在一起。
      
      帅,真的帅!小麦色的肤色健康性感,皮肤很干净,下巴有一点刚长出来的胡茬,再往下凸起的喉结滑动。
      
      各种不健康的思想如雨后春笋般纷纷冒尖,以前好像看过一部欧美片子,就是主人和修理水管工人的故事,两人在卫生间大战八百回合……
      
      林砚馋了,这么极品的男人,谁能想到是个变态呢?!一想到厕所三小时,刚升起的那点好感瞬间烟消云散。
      
      “好了,试试看还漏水吗?”陆琛擦擦额头上汗后退两步。
      
      “啊?这么快……”
      
      打开阀门试了试,没有水再漏出来。
      
      “修好了,真是太麻烦你了!”
      
      “没事,远亲不如近邻,以后没准还有林老板帮忙的地方呢。”林砚洗洗手微笑着说。
      
      林砚靠在洗手池旁“晚上有时间吗?不如我请你吃顿饭?”
      
      陆琛刚想答应手机来了电话,擦了擦手拿起来看了一眼“下次吧,来日方长。”说完拎着扳手下了楼。
      
      林砚看着他的背影心想,要是没有这点梁子,也许两人真能成朋友也说不定。
      
      ***
      
      陆国明从香港飞回来,刚下飞机就给陆琛打了电话“阿琛,在哪呢?”
      
      陆琛不想让父亲知道自己弄了个炸鸡店,搪塞说自己在外面。
      
      “晚上回家一起吃个饭吧。”
      
      “好。”挂了他爸的电话赶紧给小叔陆友明打了个电话。
      
      陆友明接到陆琛电话挺惊讶的“小琛,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了?”
      
      “小叔,我让小米买店铺的事,能不能别跟我爸说。”
      
      陆友明笑道“这么点小事,不说肯定不说。”
      
      “谢谢小叔。”挂了电话陆琛还觉得不放心,又给小米打了个电话,嘱咐她关于这家炸鸡店的信息谁也不许告诉。
      
      晚上六点多陆琛换好衣服回到陆家老宅。
      
      陆家从他太爷爷辈就开始做餐饮行业,已经有将近一百多年的历史,到之前仅限于苏州省内。
      
      他父亲陆国明是个很有头脑和手腕的人,执掌大权后直接把陆氏餐饮做成了全国连锁,近二十年家族资产几乎翻了几十倍。
      
      陆琛不是独生子,他上面有两个姐姐,但作为陆氏的继承人他被陆国明给予厚望。
      
      刚进院子就听见屋子里面有小孩的笑声,应该是大姐一家也来了。陆琛眉头舒展,他跟两个姐姐的关系都不错,大姐前几年结婚,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
      
      二姐是女强人,一直把精力放在工作上,这些年陆陆续续谈过几个男朋友但始终没有合适的。
      
      陆琛推门进了屋子,大姐陆婷抬起头笑道“囡囡看看谁来了。”
      
      “小舅!”五岁的外甥女迈着小碎步跑过来。
      
      陆琛一把抱起她转了个圈,贴着小脸亲了一口。
      
      大姐他们每年都会去美国度假,所以两个孩子跟他并不陌生。陆琛捏了捏小丫头的鼻子问“有没有想舅舅?”
      
      “有!”小丫头用力的点头。
      
      陆琛翘起嘴角,低头蹭了蹭她脑门“有多想啊?”
      
      囡囡张开小手“有这么这么想!”
      
      “快去收拾准备吃饭了,爸在楼上,你去叫他吧。”
      
      陆琛收起脸上的表情上了楼,敲开门就看见陆国明坐在办公桌前已经等他多时了,旁边站着一个模样姣好的女人,见到陆琛满脸笑容的说“阿琛回来啦。”
      
      陆琛点点头“姜姨。”陆琛的母亲很多年前因病去世,陆国明一直没再婚,身边只有这个姓姜的助理在照顾他生活,除了名分跟他的妻子没什么区别。
      
      “你们父子先聊,我去看看菜熟了没有。”女人很有眼色的离开,顺便把房门带上。
      
      “坐。”陆国明伸手比划。
      
      陆琛沉默的坐在旁边的实木椅子上,自从他母亲去世后,陆琛的性格变了很多,两人看着不像父子反而像上下属。
      
      “回来多久了?”
      
      “半个月。”
      
      “感觉国内怎么样?”
      
      “发展的很快,跟我走的时候变化非常大。”陆琛是2012年出的国,十年过去杭州变成一座非常现代化的城市,很多地方都是美国没办法比拟的。
      
      陆国明点点头“这次回来就别走了,我年纪也大了,公司里的事是时候该拿起来了。”
      
      说实话陆琛并不想接管陆氏集团“我先学着吧,毕竟有小叔在。”
      
      “还是不打算找女朋友?”
      
      “嗯。”
      
      “那形婚呢?”
      
      “我不接受形婚。”陆琛看了眼手表站起来“该吃饭了。”说完转身出了书房。
      
      陆国明看着桌子上儿子小时候的照片,叹了口气起身下了楼。
      
      楼下阿姨已经把饭菜摆满桌,陆琛简单的吃了两口就找借口回了卧室。
      
      卧室里还是十年前的样子,陆琛走到书桌前拉开抽屉,里面孤零零的躺着一个日记本。
      
      翻开第一页上面写着两个人的名字:陆晨love林砚,字体幼稚,外面还画了颗粉红色的心,用手指抚摸上面的那几个字,胸口微微刺痛。
      
      口袋里手机嗡的响了两声,掏出来一看是居然是林砚发来的微信。
      
      陆琛:小鹿,哥哥今天已经成功的跟他接触了一下,接下来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们快一点熟起来?
      
      陆琛啪的合上日记,舔着后槽牙,love他妈个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陆琛:我教别人怎么渣我自己,我可真是个小天才。
    陆琛改过名字,之前叫陆晨,不是打错字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