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过的奶狗回来了!

作者:998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6 章

      半夜一点半,林砚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拿起来一看是张饶那孙子打来的。
      
      林砚睡眠一向不好,半夜被吵醒就很难再睡着,气急败坏的说“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张饶那边人声鼎沸有男有女“嗝……这么早就睡了啊?还有没有点年轻人的激情。”
      
      “今天你要不给我个合理的解释,明天我就把你斩立决!”
      
      “那天你不是让我帮忙找捆你的小子吗,保安从监控里翻出来了,跟你前后脚去厕所符合你说的条件就一个,照片我给你发微信里啊。”
      
      “啊?找到了!”林砚一下来了精神打开灯,从床头抽出一根烟点着叼在嘴里。
      
      张饶这边吵到听不清说话,捂着耳朵躲到卫生间“我瞧着人家也不是专门奔你去的,别是你在厕所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把人惹怒了吧。”
      
      林砚语塞,倒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可也没必要把人绑在厕所里,太缺德了吧!
      
      “照片你看看就得了,拿去报警警察都不会管,认倒霉吧。”张饶打着酒嗝,门外开始有人敲门。
      
      林砚吐口烟“知道了,你少喝点。”
      
      “哎呦,您还知道关心大侄子啊,小的跪安了。”说着挂了电话。
      
      林砚笑骂一声打开微信,见张饶发来的两张照片,仔细辨认了一下,的确就是那天那个人!
      
      从长相来看还真是他的菜,又瘦又高,推着青茬的寸头,眉眼飞扬,一双薄唇微微抿着。有点眼熟,但死活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林砚靠着床头把一根烟抽完按在烟灰缸里,陷入失眠,闭着眼数羊数到天边露出鱼肚白才在睡着。
      
      睡了没几个小时就被一阵电钻声吵醒,林砚脸色漆黑的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才七点半,睡眠不足压着一肚子火气,趿拉着拖鞋下了楼。
      
      宝玩斋隔壁是个炸鸡店,老板是一对东北夫妻为人很热情,每次去买东西都额外送他一根烤肠。
      
      一出门就见炸鸡店的服务员小弟正蹲在门口刷抖手,见他走过来打招呼“林哥早啊~”
      
      “早,你们店里年前不是刚装完吗?怎么又开始装修上了。”
      
      田苗苗把手机塞进口袋里一脸神秘的凑过来“我们这换老板啦。”
      
      “胖姐不干了?”林砚惊讶,掏出一根烟叼在嘴里,摸了摸口袋没带打火机,随手把烟掖在耳朵后。
      
      “听说儿子要结婚了,回老家看孙子了吧。”
      
      林砚点点头“新老板是哪个?天天这么早装修也太扰民了……”
      
      正说着,迎面开过来一辆路虎,陆琛头戴棒球帽,身上穿着一身浅色的运动装拎着钥匙从车上下来,看着有点嫩。
      
      “就那个大高个。”田苗苗指了指。
      
      林砚看过去只见着个背影,嚯!可真够带劲的!长腿细腰宽肩,短裤下面露出的那一截小腿又长又漂亮!
      
      “帅不帅。”田苗苗笑嘻嘻的问,他知道林砚是gay,光男朋友都见他换了三四任了。
      
      “帅!”林砚舔舔嘴唇吞咽口水,岂止是帅?这腰,这腿简直就是人间极品啊!
      
      林砚是腿控,过去交往过的男朋友几乎都是大长腿,脸可以一般,但腿绝对要漂亮!
      
      径直朝炸鸡店走了过去。
      
      “嗨,你好~”林砚单手插兜,懒洋洋的靠在门口。
      
      陆琛闻声回过头,两人目光相对,林砚心头一震,卧了个大槽!还真是冤家路窄,这人不就是昨晚张饶发的照片上那小子吗!
      
      陆琛冷不丁见到林砚也吓了一跳“你好……”
      
      林砚差点就扑过去揪着他领子问你他妈为啥要绑我!
      
      然而理智让他压下怒火,那天晚上灯光昏暗,打算先旁击侧敲看看这小子还记不记得自己。
      
      “你是这家店的新老板?”
      
      “嗯……你是?”
      
      林砚一愣,这人不会没认出自己吧!
      
      陆琛也在想,他应该没认出自己吧……
      
      “啊,哈哈哈我是隔壁古玩店的老板姓林,你贵姓啊?”
      
      “免贵姓陆。”陆琛意味深长的挑挑眉,看来自己这个老同学还真是健忘呢。
      
      林砚抬头看看“你这楼上在装修吗?”
      
      “是,打算装个卧室,噪音有点大吧不好意思。”陆琛歉意的笑了笑。
      
      “呵呵,没事。”林砚睡眠不足掖着一肚子火,新仇加旧恨。心里冷笑一声,巧了么不是!看来老子不想报仇都不行了!
      
      外面进来两个搬运工,搬着个人形沙袋进来问“老板,这东西摆哪?”
      
      陆琛指着楼上“先放在窗边吧。”
      
      “你…你还打沙包啊?”
      
      “嗯,以前在国外学过几年自由搏击,闲着没事的时候就练练手。”
      
      林砚瞬间怂了,暗地里拍着胸口,幸好刚刚理智的没动手。
      
      “稍等一下。”林砚匆匆跑回店里,找了个最便宜的招财进宝摆件抱了过来“初次见面也没什么送的,这个小摆件就当贺乔迁之喜。”
      
      “那怎么好意思呢?要不晚上请你吃顿饭?”
      
      林砚笑着说“下次吧,我那边还有点事先回去了。”
      
      两人相视一笑,各怀鬼胎。
      
      ***
      
      匆匆回到店里林砚紧张的微微发抖,卧槽,自己怎么了?为突然什么这么激动……
      
      掏出手机忙给张饶打了个电话“大侄子!我找到仇人了就在我隔壁!”
      
      张饶昨晚玩到凌晨两点多才回家,这会还没睡醒,困的眼睛睁不开含糊的回应“嗯,隔壁。”
      
      “就是那个把我绑在厕所的禽兽!”
      
      “哦,禽兽……呼……呼”
      
      “操!我特么要报复他!”林砚突然大吼一声把张饶吓的一抖“林大爷,咱能别一惊一乍的吗?”
      
      “长这么大我还没受过这种委屈呢,把你绑厕所里关三个小时你试试!”
      
      张饶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至于吗?说不定你做了比这更过分的事呢?”
      
      “过分?他特么是练自由搏击的!那天我喝成什么样你也看见了,我就不信我真有能力非礼他”林砚气的抓心挠肝。
      
      张饶听他一说还真来了兴致“哎,我可看见照片了,长得特帅一小伙,本人跟照片比怎么样?”
      
      “又高又帅……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打算报仇!”林砚怒气冲冲的说。
      
      “那你想出用什么办法报复了吗?”
      
      “没有,刚刚我去搭讪送了个摆件,他好像没认出我。我打算用迂回策略,先跟他搞好关系找到他的弱点,然后再狠狠还击!”
      
      张饶一笑“成,你先搞着,别搞到床上就行。”
      
      林砚脸一红“你把林大爷想成什么人了?!”
      
      张饶这孙子突然灵光一闪“老林,你说他是练自由搏击的?”
      
      “嗯,怎么了?”
      
      “他没认出你?”
      
      “应该是,不然刚刚不会这么和颜悦色的。”
      
      张饶笑着说“勾引他啊,把他搞到手再狠狠的甩了。”
      
      林砚嗤笑“你在说什么屁话呢?”
      
      “你细品,打,你是肯定打不过他的,下套人家也不一定钻,还有什么比渣他一下更爽的?发挥你的专长啊!”
      
      “滚蛋!”林砚气哄哄的挂了电话。
      
      放下手机略微思索,居然觉得张饶说的话有几分道理?
      
      淦!
      
      手机嗡嗡的响了两声,是小鹿发来的消息。
      
      小小鹿:哥哥早~
      
      小小鹿:又是爱哥哥的一天呢^_^。
      
      林砚叹口气有小天使安慰顿时心里的不快散了一半。
      
      林砚:不早啦,太阳都晒屁.股了
      
      小小鹿:( ^ω*)哥哥今天忙吗?
      
      林砚:还好,不过遇上点烦心的事?
      
      隔壁陆琛靠在沙包上回复:什么事,能跟我说说吗?
      
      林砚坐在藤椅上叹了口气:是这样的,还记得咱们在夜色那天吗?
      
      小小鹿:嗯,记得哥哥喝了好多酒。
      
      林砚:对,然后吧……那天我遇见个变态。
      
      陆琛皱眉,变态?
      
      林砚不好意思说自己被绑在厕所:那天被一个变态关在厕所关了好几个小时。
      
      陆琛噗嗤笑出声:哥哥好惨哦,o(╥﹏╥)o
      
      谁说不是呢!林砚摸着胸口可算有个正常的人同情他了,不像张饶那个傻吊,提起这事笑的像水壶烧开了似的。
      
      小小鹿:然后呢?
      
      林砚深吸一口:我今天找到那个变态了!他就在我隔壁!
      
      陆琛愣了一下,他居然把自己认出来了?!眯着眼回复:那哥哥打算怎么办呢?
      
      林砚:原本是想打他一顿泄愤的,结果今天发现这小子练了好几年的自由搏击,估计让我一只手我都打不过他。
      
      陆琛冷笑,让你两只手你也打不过!居然还想跟自己动武?
      
      小小鹿:那哥哥不如放平心态,跟他好好谈谈,万一是个误会呢?
      
      陆琛:不可能,我打算智取!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琛哥老阴阳人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