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过的奶狗回来了!

作者:998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啊!他们来了,他们来了!”花景吓得抱着脑袋。
      
      林砚连忙捂住花景的嘴,紧张的问“谁啊?有什么事?!”
      
      门外的声音停了。
      
      “你先上楼。”林砚小声的让花景去楼上。
      
      花景摇头“不行林哥,我腿软了走不了路。”小孩真的吓坏了,脸色都不正常,浑身抖成一团试图站起,却走不了路。
      
      林砚皱眉,半扶半抱着把人送到楼上。
      
      “哐当!哐当!”这次外面发出更剧烈的敲击声。
      
      花景捂着嘴眼泪簌簌的往下掉,自己恐怕给林砚惹了大麻烦了。
      
      他不过是个开古董店的小老板,根本没能力保护自己,为什么要拉他下水。
      
      “对不起林哥……对不起。”花景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先别说这些了,我给张饶打个电话,看他有没有什么办法。”林砚掏出手机拨了出去。
      
      张饶他家是做实业的,他二舅之前开了杭州市数一数二的夜总会也就是现在的夜色,身边自然是有认识的人,或许这件事他能帮着摆平。
      
      电话拨过去,刚刚还能打通,偏偏这个时候张饶的手机关机了。
      
      “操!”林砚没办法,从沙发下面翻出一根装修剩下的不锈钢管。
      
      “待会他们要冲进来你藏在卧室里别出来!”好歹自己也是个猛1,花景那小身板不够人家一脚的。
      
      楼下的卷帘门在不断敲击中发出牙酸的声音,照这个情形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弄掉下来,玻璃门更拦不住他们。
      
      林砚吞咽着口水,双手微微发抖。
      
      他一个五好市民什么时候遇上过这种情况,没当场吓尿裤子都是他尿的干净。
      
      突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林砚以为张饶打过来的,看都没看直接接起来“张饶,快来护驾!林大爷要被人抄家了!”
      
      “额……林老板,你还好吧?”陆琛的声音从电话里传过来。
      
      “陆琛?”林砚看了眼微信号。
      
      “我听见你那边楼下好像有人在砸门,需要帮忙吗?”
      
      “需要需要!”太需要了!现在不是逞英雄的时候,对方来者不善且不说花景是不是他前任,就是不认识的陌生人也不可能见死不救啊!
      
      “等着我,马上来。”陆琛起床套上衣服。
      
      “你小心点!他们手里好像有武器。”
      
      陆琛轻笑一声“在关心我啊?”
      
      哥哥,都这种时候里,就别瞎几把撩了行吗?!
      
      “没事,他们伤不到我。”
      
      电话被挂断,楼下的敲击声还在继续,花景那边的电话像催命符似的响个不停,不用想也知道是谁打来的。
      
      花景抱着手机不停地哭“早知道我就不去了,出什么道当什么明星啊……”
      
      “现在后悔了?”林砚掏出根烟,哆嗦着手拿打火机点着递给花景,自己也点了一根。
      
      花景红着眼睛抽着烟“林哥,现在想想你对我是真好,虽然你床上不行,但至少人品没毛病啊。”
      
      “你放屁!”
      
      “我什么时候不行了?我哪不行了?!你竟造我的谣!为了辟谣我特么差点连裤子都脱了!”
      
      花景幽怨的看着他。
      
      “那是你的问题!谁让你每次都穿裙子,老子看你就没了兴趣。”
      
      “唉……”花景叹了口气“如果哪天突然找不到我了,记得帮我给我家送个信,逢年过节给我烧点纸。”
      
      林砚被他说得打了个冷颤“你别这样,还没到那种地步。”
      
      花景摇头“你不懂,刚刚我跑出来的时候给我之前那个老板打了个电话,原本想求他帮忙照顾一下,他直接拒绝了而且跟我说,如果不想死就乖乖让他玩腻了或许还能搏个好前程。”
      
      “操,这什么人呐。”
      
      “他还说,过去有不听话的孩子,下场都挺惨的……就连出道的明星也不例外,前几年那个挺火的艺人叫安敬的知道吗?”
      
      “自杀那个艺人?”听说是什么抑郁症被网爆自杀了,还留了遗书,当时闹得挺大的,林砚一个不看娱乐新闻的人都知道这件事。
      
      花景苦笑“什么自杀啊,被玩死了随便按个名头罢了,所以我觉得自己可能熬不到出头那一天了。”
      
      林砚沉默,以前只知道娱乐圈水深,没想到深成这样。
      
      撞击声停了。
      
      “林砚?在里面吗?开门。”楼下突然传来陆琛的声音。
      
      林砚腾的站起来朝楼下跑去。
      
      “陆老板?”
      
      “我在。”
      
      卷帘门打开,陆琛一个人站在门口。
      
      “那些人呢?”林砚激动伸头张望。
      
      “别看了,都走了。”
      
      “被你打跑的?”林砚惊讶的问。
      
      “嗯。”
      
      林砚一把抱住他“你太牛逼了!”
      
      陆琛愣了一下,伸手拍了拍他后背,脸上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不客气。”
      
      楼上花景颤颤巍巍的走到楼梯口“林哥……人走了吗?”
      
      陆琛:……
      
      你妈的!怎么家里还有一个?!
      
      “嫂……嫂子好!”花景缩着头打了声招呼。
      
      “嫂子?”陆琛皱眉。
      
      “姐……姐夫好。”
      
      “陆琛,我名字。”
      
      林砚倒是不在乎花景乱叫什么,反正现在他是太特么喜欢陆琛了!这种男友力爆棚的男人太有安全感了!
      
      “那几个人真是你打跑的啊?!”林砚跟在他身边一起上了楼。
      
      “踹倒一个他们自己就跑了。”陆琛甚至都没来得及热身,职业选手打业余选手碾压级别的。
      
      “太厉害了!”林砚满眼星星的望着他。
      
      “这怎么回事?”陆琛看了一眼坐在沙发角落的花景。
      
      “咳……那个我前任嘛……被人欺负了。”
      
      陆琛冷笑“你自己都保护不了还想保护别人?”
      
      林砚摸摸鼻子“事发突然我也没办法嘛。”
      
      花景吸着鼻子“陆哥,这事跟林哥没关系,是我走投无路才求他收留我一下,没想到给他惹了这么大的麻烦。”
      
      原本心中的怒火慢慢熄灭“能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吗?刚刚那几个人可不像是简单的小混混。”
      
      现在是法治社会,敢拿着管制刀具在大街上砸门的人,多多少少沾点颜色。
      
      花景也没藏着,把发生的事说了一遍“那人是星娱的高层姓韩,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他们都叫他韩总,有钱有势惹不起他的。”
      
      陆琛皱眉“接下来你想怎么办?总不能一直待在这里。”听他描述这人这么猖狂,先不说林砚能不能保护他,万一出门不小心被人逮住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花景叹气“我知道,天一亮我就离开。”
      
      林砚:“去外地躲一阵子吧,等这段风头避过去再回来。”
      
      “从小到大我还没离开过杭州,不知道能去哪……”花景抱着胳膊缩成一小团,看着有些可怜。
      
      陆琛掏出手机翻了翻“我有个朋友在天津做生意,不如你去那边住一段时间,我让他帮你安排住的地方。”
      
      “谢谢你!真是太谢谢你了!”花景连忙起身几个道谢。
      
      “不谢,先订机票吧,天一亮我们就送你去机场。”
      
      林砚打了个哈欠看了眼时间,现在是凌晨一点多,距离天亮还有四个多小时。
      
      花景又累又困,特别是身体里还残留着异物,动一下难受,脸色涨红的说“林哥……我能借用一下浴室吗?”
      
      “用吧,我给你找件衣服。”林砚进卧室翻了翻找出一件不常穿的T恤和裤子,花景个子比他矮一点,衣服稍微有点大但不妨碍。
      
      “谢谢林哥。”花景抱着衣服进了浴室。
      
      “你也去睡会吧。”陆琛对他说。
      
      “不敢睡,万一他们再过来怎么办。”
      
      陆琛挑眉“我在这,你怕什么?”
      
      林砚语塞,脸莫名其妙的就红了起来。
      
      ***
      
      “韩总,那小子没……没带回来。去了五个人回来四个,还有一个被陆琛一脚踹断了肋骨送进医院了。
      
      韩千禹系着衬衫扣子,推了推眼镜转过身“你们被一个人打回来的?”
      
      “嗯……”几个保安战战兢兢的点头。
      
      “行,我知道了,把那个古玩店的地址发到我手机上来,抽时间我去转转。”
      
      几个人灰溜溜的出了房间,路过门口时看着跪在地上光溜溜被绑住手脚的男孩,低着头目不斜视的走了出去。
      
      “小家雀飞走了呢~”韩千禹走到男孩身边,用脚挑起他的下巴笑了笑“跪到明早八点就回去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大变态出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