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过的奶狗回来了!

作者:998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陆琛出从酒吧出来刚好门口有辆计程车,直接打车回了店里。
      
      本来气的要命,突然想起看过电影里的一句话:我特么出门买包烟都能碰上九个睡过你的男人。
      
      一下子把自己气笑了。
      
      想想自己过去那么多年对他的思念和爱恋,就好像一个傻逼。
      
      陆琛舔着后槽牙切换微信,看来老同学还没吃过爱情的苦,人生的酸甜苦辣总得挨个尝尝。
      
      林砚打了个滴滴回了古玩店,抬头看着隔壁二楼开着灯,心中一时有些感慨。
      
      陆琛肯定以为自己是个滥交的渣男,天地良心他真的只是交过的男朋友比较多,今日恰巧碰上两个而已。
      
      手机噔噔响了两声,打开一看是小鹿发来的消息。
      
      小小鹿:哥哥好呀~
      
      林砚上了楼,脱掉精挑细选被拽掉扣子的衬衫回复:哥哥今天不太好。
      
      小小鹿:@_@怎么啦?
      
      林砚:原本计划今天跟隔壁搞熟关系开始进行第二步,结果吃顿饭遇上我两任前男友……
      
      小小鹿:(>﹏<)哥哥你好花心嗷。
      
      林砚:我……真没有。
      
      林砚瘫在沙发上百口莫辩,仔细回想起来,过去分手好像都是前任那些男盆友提出来的,但责任确实在自己。
      
      相处的时候,他对每一任都挺认真的,但要说有多爱,还真没有多深的感情,分手最多难受三天,马上精神抖擞的开始下一段恋情。
      
      林砚:行吧,我可能确实有一点点渣,但我我发誓真的没有劈腿滥交。
      
      小小鹿:那哥哥打算接下来怎么办?
      
      林砚:待会给他发条消息,看他回不回我……说实话,我不太想报复了,他自由搏击是打职业的,我怕被他发现自己会死的很难看。
      
      陆琛慌了,这么容易就放弃了?
      
      小小鹿:哥哥,我觉得你心太软了,对付这种男人就应该让他尝尝同样的滋味!
      
      林砚:其实他也没把我怎么样……那天我喝的太多了,记不清发生什么,搞不好是我看他长的太帅,对人家动手都脚……
      
      小小鹿:好吧,哥哥我要睡了,晚安。
      
      陆琛赶紧切回另一个微信号,握着手机在屋里走来走去。
      
      没一会林砚的消息发过来了。
      
      林砚:今天非常抱歉【可怜】
      
      林砚:陆老板,睡了吗?
      
      陆琛:没睡。
      
      林砚见他回复消息拍了拍胸口:本来想跟你交个朋友的,不过好像搞砸了QAQ
      
      现学现用,把小鹿的表情发过去。
      
      陆琛直接拨了个语音通话过来。
      
      林砚惊讶的坐起来清了清嗓子接通。
      
      “陆老板?”
      
      “嗯。”
      
      “今天抱歉啊……让你看笑话了。”
      
      “没有。”
      
      “嗐,我也不知道会遇上他们……太尴尬了。”
      
      陆琛轻笑一声,声音像带着电流,震的林砚头皮发麻。
      
      “你别笑……受不了。”
      
      “这就受不了了?”陆琛带着调戏的语调询问。
      
      “也……没有,就是听你声音怪好听的。”林砚把手机开成外放,起身去冰箱拿了罐冰镇可乐。
      
      “我觉得林老板的声音更好听呢。”
      
      林砚忍不住老脸一红“别夸我,我会骄傲的。”
      
      陆琛又笑了一声“干嘛呢?”
      
      “准备洗洗睡了,唉这一天过的太失败了。”
      
      “没事,下次我们可以约个人少的地方。”
      
      林砚眼睛一亮,还有下次?!“我知道一个郊区民宿,可以钓鱼野炊要不要去玩?”
      
      陆琛停下脚步坐在沙发上“可以,时间你定吧,我随时有空。”
      
      “好的,那陆老板晚安~”
      
      “晚安。”
      
      挂了语音通话,林砚握拳挥了挥“yes! yes!”对方应该没太在意他前男友的事,看来还有戏!
      
      赶紧给张饶拨了个电话过去。
      
      “大侄子,去年咱们上次去的那个民宿你还有电话号吗?”
      
      “民宿?你要去玩啊。”
      
      “对,我打算带隔壁小S一起去。”林砚不自觉的把这个外号叫顺嘴了。
      
      张饶嚯了一声“可以啊老林,这就搞上手了?”
      
      “还没呢,别提了,今天倒霉透顶。”
      
      “怎么了?”
      
      林砚把在饭店和酒吧的事跟张饶说了一遍。
      
      “嘶……这他都不在意?!”张饶惊呆的,这人未免心也太宽了,或者根本不在乎林砚有多少前男友?
      
      林砚没想太多“赶紧把那个民宿老板的微信推过来,我订两间房子,过几天带他去玩~”
      
      “正好我也有空,一起去?”
      
      “成,那你订吧,订好时间给我打电话。”林砚没跟他客气。
      
      “老林,听我一句劝,我觉得他对你目的不单纯,你可别被美色迷住眼睛啊。”
      
      “我像是那种人吗?”
      
      “您把吗去了,你就是这种人!”
      
      “行行行,赶紧的啊,能不能成就看二少的了!”林砚兴奋的光着膀子原地跳了一段恰恰。
      
      “我记得你不是要报复他的吗?我记错了?”
      
      林砚舔着嘴唇“狠狠的干他一炮,这个报复怎么样?”
      
      “呵,职业自由搏击选手?”被人家干一炮还差不多。
      
      张饶挂了电话,翻出那个民宿老板的微信订了三间房,时间定在下周二。
      
      他跟林砚认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他这样,之前追过那么多小孩也没见这么兴奋。
      
      难不成海王要靠岸了?
      
      挂了电话林砚美滋滋的走进浴室,打开淋浴一边哼着歌一边洗澡,春风得意仿佛像出海捕鱼满载而归的老渔民。
      
      突然手机铃声嗡嗡响起来,林砚擦擦手拿起手机看了眼,陌生号码。
      
      “喂?哪位?”
      
      “林哥……你在吗?”
      
      “花景?!”打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刚在火锅店里让人出糗的小变态。
      
      “哥,哥你先别挂电话!”
      
      林砚强忍着怒火“怎么着?还想给我买两盒补肾丸?谢谢不用了,我自己买的汇源肾宝,我好他也好。”
      
      “别,哥我错了!能不能听我说完。”电话那头花景声音带着哭腔,似乎在极度恐惧中。
      
      “怎……怎么了?”林砚停止调侃,伸手把旁边花洒关掉。
      
      “哥,求求你让我去你那藏一下吧,不然我就快被人弄死了。”
      
      “你先别着急,发生什么事了?!”
      
      花景抽抽噎噎的说“我在你店楼下,能不能让我先进去……”
      
      林砚赶紧擦了擦头发,抓起一条大裤衩子套上往下跑,拉开卷帘门就看见花景蹲在他门口,整个人都在发抖。
      
      “进来,发生什么事了?”
      
      花景闻声赶紧往屋子里跑“快把门锁上!”摘下帽子,林砚才发现他一边脸肿的老高,脖子上还有红色的勒痕。
      
      林砚愣愣的拉上卷帘门“刚才不还好好的吗?这么一会发生什么事了。”
      
      不问还好,一问花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林哥看在你跟我好过的份上,帮帮我吧!”
      
      林砚把人拉倒旁边的凳子上坐下“你先别哭,有事说事,到底发生什么了?”
      
      “跟你分手后我不是找了个老板吗……”
      
      “是,我知道,听说挺有钱的不是还有投资你去参加什么选秀节目吗?”
      
      花景点点头“原本是这么打算的,可是这老王八不是人,前几天去吃饭,饭局上把我送给一个娱乐公司的高层了。”
      
      “啊?怎么还带……送的。”你们城里人可真会玩。
      
      “潜规则,娱乐圈不就是这样么,想要往高处爬,身上不沾满风尘怎么爬得上去。”花景擦擦眼泪。
      
      “原本我也没什么意见,傍谁不是傍,只要能给我资源让我出道跟谁睡不是睡。”
      
      林砚三观碎了一地,以前光知道这小子疯,却没想到疯成这样。
      
      “那你这一身伤是怎么回事?”
      
      花景忍不住又哭了出来“那个高层是个变态喜欢玩S.M,以前玩废了好几个小孩,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
      
      今天花景跟朋友吃完火锅接到这个老板的电话,花景二话没说打车就过去了。
      
      这个高层长得还挺人模狗样的,原本花景还庆幸没遇上阳痿秃顶的老男人,没想到这人比秃顶老男人可怕多了……
      
      花景来的时候里面还有一个男孩,全身赤.裸的跪在旁边身上被绳子绑着,花景有点膈应跟别人一起玩,不过看在老板给资源的份上也没得挑。等男人洗完澡笑着让人把花景也绑住手脚的时候,花景才发觉不太对劲……
      
      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他几乎受到非人的虐待,旁边的那个男孩死气沉沉的看着他。
      
      花景趁着男人上厕所的时候,偷偷解开绳子打算逃跑。
      
      被绑着的男孩阴恻恻的笑出声“你逃不掉的……被他抓回来只会比这更惨。”
      
      花景吓坏了,匆忙跑出来不敢联系家人和朋友,突然想起在饭店遇到的林砚,这才走投无路的找到他。
      
      林砚听完皱起眉头“你不打算报警吗?”
      
      花景惊恐摇头“千万别!报警不管用的,只会让我更快的被抓回去!”
      
      “你先别哭了,去楼上洗个澡把衣服换换。”花景身上的衣服皱皱巴巴,上面沾着不明液体,脸上和脖子还有许多伤口需要处理。
      
      “呜呜呜呜……谢谢你林哥。”
      
      “哐当!”外面的卷帘门突然响了一声,把屋里的两个人吓得一抖。
      
      “开门!”四五个陌生人的声音从门外响了起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万水千山总是情,点个收藏行不行~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