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奸臣的小情诗

作者:残星_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六章

      《大明奸臣的小情诗》/ 残星
      
      原先的客栈不能回了,说不定里面已经埋伏了人。
      
      萧诗晴脑中飞快地思索,一边跑了起来。
      
      不用想,背后的人一定也加快脚步向她跟了过来。萧诗晴一直跑到人群喧闹的大街,抬头望去,不远处就有一家酒楼。
      
      酒楼里人多,跟踪者绝对不敢在里面下手,想着,萧诗晴便冲了进去。
      
      从大门挤了到了大厅,她回头瞥见那两个人仍然在,心急之下,忙往二楼闯。
      
      那两个跟踪者似乎不肯罢休,对望一眼,一步一步地朝二楼走去。
      
      萧诗晴也来不及多想,打开一扇雅间的门便冲了进去。
      
      ***
      
      雅间里只有一个人。
      
      精致的雕花桌前,坐着个深蓝色长衫的公子,正一脸惊讶地看着闯进来的萧诗晴。
      
      情急之下,萧诗晴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上前一把捂住那人的嘴,急道:“别出声!”
      
      那公子似乎懵了,他年纪虽然比她大些,但看上去文弱清瘦,萧诗晴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他竟一时挣脱不开,只得挣扎着发出“呜呜”的声音。
      
      萧诗晴只得加大了手上的力道,低声喝道:“别动!”
      
      那公子总算不再出声。
      
      喝酒的当儿,忽然被半路上闯进来的一个姑娘捂住嘴,这种事他估计从未经历。少女纤细白嫩的手贴在他嘴上,他的耳朵边已红了。
      
      萧诗晴侧耳倾听,门外已经有了脚步声,她的心不自禁狂跳起来,手心里渗出了汗。
      
      究竟是谁在跟踪自己?目的是什么?
      
      ***
      
      谁料脚步声到了门边,突然停了。
      
      而后,便听见门外有人客气地说道:“原来是徐大人啊,我等冲撞了大人,还望海涵。”
      
      “哪里哪里。”只听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道,“二位来此是为何事啊?”
      
      而后屋外安静了,想来是那两个跟踪她的人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便听先前那人说道:“无事,我们不过是在跟踪一个小贼,却被他调虎离山,绕到了这里。”
      
      “这里既然是徐大人的雅间,我等便告辞了。”
      
      “徐大人,告辞。”
      
      听着门外两个人的脚步声渐渐走远,萧诗晴总算总了一口气,松开那被她捂住嘴的公子。
      
      下一刻,房门被推开了。
      
      进来的是个身穿长衫的男子,见到萧诗晴正站在房里,便愣住了。
      
      徐阶也没想到,自己只不过是下楼点了个菜,房里的情况就全变了。
      
      ***
      
      “爹。”
      
      原先那蓝衫公子大口地喘息着,见到上来的男人,便唤了一声。
      
      “鲁卿,你没事吧?”
      
      男人问道。
      
      徐璠摇了摇头。
      
      “发生了何事?你是什么人?”
      
      徐阶盯着萧诗晴,沉声问。
      
      萧诗晴也在看着他。面前的男子虽然只穿了一身普通的长衫,但浑身的气质内敛,让人捉摸不透,并且,从方才跟踪她那两人的客气程度来看,这人的身份地位也一定不低。
      
      听那两个跟踪她的人似乎对这位徐大人颇有畏惧,萧诗晴便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道:“大人,刚才那两个人跟踪我……”
      
      她不敢再独自出这间房间。就算由于他们畏惧这位徐大人的威势而不敢在这里动手,那么出了酒楼呢?他们多半还在酒楼外徘徊,她如果出去,说不定又会落入危险之中。
      
      “我可以在这里躲一会儿吗?”
      
      想到此,她问道。
      
      徐璠这时已从惊疑中反应过来,凝视着萧诗晴不语,却是在等他爹的意见。
      
      徐阶依旧沉默,没说可以,也没说不可以。
      
      过了很久,他才抬起头,慢条斯理地看着萧诗晴:“你可知道,那两个跟踪你的人是谁?”
      
      萧诗晴怔了一下,却是摇了摇头。
      
      徐阶用异样的目光瞧着少女,沉吟半晌。少女的反应让他感到奇怪。他拿不准少女的心思,不知道她摇头究竟是不是在骗自己,更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何事,他只察觉到事情的蹊跷。
      
      萧诗晴心里却也是念头无数。
      
      她并不认识这位徐大人,拿不准他是何居心,出于谨慎,她也只能先闭紧嘴巴装傻。
      
      对于跟踪她的这两个人,她有着自己的怀疑。
      
      其实在穿越之前,她毕竟是个和这些朝廷大员相比相对单纯的学生,并没有经历过朝堂斗争,对嘉靖朝代的历史和严世蕃的为人也都不甚了解。她虽知道严世蕃坏,但自己已经与他达成了交易,属同一战线的人,潜意识里并不觉得严世蕃会背叛,更没想到他会残忍到对自己下手。
      
      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
      
      那两个跟踪者,会不会是夏言派来找她报仇的?
      
      徐阶还是用先前的语气:
      
      “你已经被他们盯紧了,即使你回去,他们还会放过你么?”
      
      萧诗晴沉默。
      
      “坐。”
      
      说着,徐阶伸出手示意萧诗晴坐在椅子上。
      
      萧诗晴疑惑地看了看他,心道他或许是改变了主意,同意帮助自己,便慢慢地坐下了。
      
      “这位姑娘,你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
      
      萧诗晴半真半假地道:“我叫萧诗晴,是从外地一个人来京城的,现在住在城外一家客栈里。”
      
      徐阶淡淡地笑了:“刚才那两个跟踪你的人可都并非善类。恕徐某问一句,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他还是那种程度的笑,也不等萧诗晴回答,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你得罪了人,对方现在要杀你灭口。你若是从这里出去,回原来的住处,保不准会落入罗网。”
      
      “爹,我们帮帮她吧。”
      
      这时徐璠却是道。
      
      徐阶回头瞥了一眼儿子,示意后者禁声。
      
      “如此,我给你指一条明路。”说着,徐阶站了起来,“有一个地方可以保你性命。”
      
      “哪里?”
      
      “锦衣卫。”
      
      ***
      
      徐阶当然知道那两个跟踪萧诗晴之人的身份。
      
      那两人明面上是陆炳手下的锦衣卫,然而暗地里,却是常听严世蕃的指使。
      
      朝廷的机构衙门繁多,党派间也错综复杂,互相纠葛,互相派去间谍再常见不过,就连徐阶也有派到严家那边的密探。
      
      他早就听说,前几日壬寅宫变的案子被严世蕃找了个宫女摆平了,还嫁祸到夏言那里去,夏言因此被嘉靖疏远,罢官撤职。眼下,这个叫萧诗晴的女子平白无故被严世蕃的人追杀,会不会和前几日那案子有关?
      
      “北镇抚司是皇上手底下最公正的办案衙门,你若是有什么困难,去那里一定能找回公道。”徐阶道,“我在锦衣卫有个朋友,姑娘如果不介意,可以先去他家暂住一阵。”
      
      萧诗晴知道,自己和严世蕃去参加审案就是在北镇抚司,锦衣卫的那个指挥同知孙卓也是向着严世蕃的,严世蕃能打赢那审案的官司,也都是由于锦衣卫的帮助。这样看来,锦衣卫和严家似乎有着不错的关系。
      
      然而她也不傻,自己与这徐大人不过偶然相遇,他为何平白无故帮助自己?这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他和那两个追杀她的人,恰巧在政治上处在对立的方向。
      
      但自己因为玉佩的事负气离开了严府,严世蕃肯定不会再管自己,她又不能再回和张居正住的那家客栈,如今看来,她只有暂时采纳这位徐大人的建议。
      
      萧诗晴本就是穿越者,朝廷中那些派系斗争的利害与手段,她毕竟无法完全想到,因此只能分析到这里。她已打定主意,无论到了什么地方都闭紧嘴巴,什么也不说,只是为自己图个暂时的容身之处。
      
      ***
      
      萧诗晴和徐阶父子心怀各异地出了雅间。
      
      酒楼外,那两个跟踪萧诗晴的人自然还守在门口。
      
      见萧诗晴和徐阶他们一道出来,这两人似乎怎么也没想到,对望一眼,张了张嘴。
      
      徐阶却是面不改色,笑着对他们道:“我送这位姑娘去个地方,二位就请回吧。”
      
      说着,徐阶从怀里掏出两个金锭,递到他们面前:“这是徐某人的一点心意,不知二位可否不要把今日之事告知你家主人,回去复命时,就说没抓到人。”
      
      那两个人互相看了看,其中一人伸手向前一推,正色道:“徐大人的心意我们心领了,恕难从命。”
      
      说罢,两人转身离去。
      
      他们自然不能被这点金钱收买,只不过是碍于徐阶的身份地位,无法对他有所动作。
      
      ***
      
      徐阶父子带着萧诗晴来到大街,直奔城中的一条胡同而去。几人的目的地是一座朴实的小宅院,来到门口,徐阶上前一步,叩响了房门。
      
      门开了,一个年轻男子的面孔露了出来。
      
      见到此人,萧诗晴却是暗吃一惊,宅子里的,赫然正是那天在街上镇压学/潮的锦衣卫,沈链。
      
      只不过沈链显然不认识萧诗晴,即使萧诗晴去过北镇抚司,但审案的那间大堂却并不是沈链这种级别的人可以进去的,更何况她那时是以岳铃的身份去的,脸上也带了妆,和现在的样貌还是有些区别。
      
      沈链在经历了陆炳向嘉靖禀明学/潮案件的真相后,已被下令从诏狱中放了出来,官复原职。只不过今天轮到歇息,没有去北镇抚司衙门当值。
      
      沈链见了徐阶父子二人,客气地抱拳道:
      
      “原来是徐大人、徐公子。”
      
      又看了看萧诗晴:“这位姑娘是……”
      
      徐阶笑道:
      
      “她是我在外面救助的百姓,现在不知得罪了朝中哪位大员,想在你家里暂时借住两天避避风头。沈大人为人正直,总不会拒绝吧?”
      
      沈链一怔,毕竟事情来得过于突然离奇,还没说话,紧接着又听徐阶对萧诗晴道:“萧姑娘,你先进屋歇息,鲁卿,你陪陪她。”
      
      徐璠点了点头,对萧诗晴道:“姑娘先请吧,家父既然决定帮助你,就绝不会不管的。”
      
      见萧诗晴和徐璠进了宅子,徐阶才把宅门关好,和沈链站在了门外。
      
      沈链蹙了蹙眉,不明所以:“徐大人,您这是……”
      
      徐阶先向里面看了看,确定萧诗晴不会听到他们的对话,才压低声音对沈链道:“先不要问,马上随我去北镇抚司衙门,把这姑娘住在你宅里的事报告给陆指挥使。”说着,意味深长地道,“你们陆指挥使,会愿意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