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奸臣的小情诗

作者:残星_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四章

      《大明奸臣的小情诗》/ 残星
      
      正在这时,门外响起了通禀声,严辛走了进来:
      
      “少爷,门外有人求见。”
      
      “不见。”严世蕃正在烦心的时候,想都没想就摆摆手。
      
      严辛面露难色,走到严世蕃身边,冲着他低声耳语了几句。
      
      随着严辛的话,严世蕃面色一点点变了,霍然转过头:“当真?”
      
      严辛点点头,眼神凝重。
      
      严世蕃回头瞥着李达和赵桥,吩咐道:“严辛,你先带他们到别院坐着,我随后便来。”
      
      “是。”
      
      严辛上前,对李达和赵桥拱手:“二位大人请。”
      
      李达和赵桥面面相觑,不明所以,但无法违抗严世蕃的命令,只得先跟着严辛出去了。
      
      ***
      
      严世蕃来到外面的客厅,偏坐前已经站着一个身穿便服的男子,见了严世蕃,恭敬施礼:“在下赵文华,见过小阁老。”
      
      听到这个名字,严世蕃心中一动,抬起了眉:
      
      “你就是今年科考考场的检察官?”
      
      毕竟,他前脚刚和李达赵桥商量完拿考场的检察官当替罪羊,后脚这个赵文华就找上门来,他心里不能不留意。
      
      严世蕃盯着他,“找我何事?”
      
      “在下想跟严大人做个交易。”赵文华依然是波澜不惊,低眉顺目。
      
      “什么交易?”
      
      “这两天夏涛科场舞弊的案子,想必已是闹得满朝风雨,两位考官和在下等人,更是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在下这条命,还请小阁老尽力保全。”赵文华脸上挂起了堆笑。
      
      “你自己做的事情,自己心里清楚。失职是你自己的过错,可不是我能保全得了的。”
      
      面对赵文华的请求,严世蕃却是不动声色地挡了回去,把责任全都推到了对方身上。
      
      “小阁老何出此言?赵某本出身寒微,幸遇到高人提点,才好不容易谋得了个小官位。自从知道要负责今年科考,赵某一直兢兢业业,小心谨慎,每一个进了考场的考生都是认真检查过的,唯恐出现差错,这……这怎么会是赵某的过错呢?”
      
      “兢兢业业、认真检查……”严世蕃笑了笑,悠然道,“我可什么都没说,你便自己把什么都承认了,这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赵文华假笑更盛,却暗自咬了咬牙,他早有耳闻严世蕃是怎样不近人情,却也没想到他会残酷到反咬一口。
      
      这时便听严世蕃说道:
      
      “不过,你既然敢独身闯进严府,一定有足够的交易筹码,不如把你的筹码亮出来,大家都好说话。”
      
      重罗绸缎的年轻男子抱着臂,手指上下敲着,一副不紧不慢的模样。
      
      严世蕃的敏锐让赵文华暗暗心惊,他咽了口唾液,再次确认了自己完全是在被他摆布,又想到方才后者那副刀枪不入的回答,便狠下了心。
      
      他凑近了严世蕃:“萧诗晴的事情,不知小阁老可知晓一二?”
      
      严世蕃的瞳孔微微一缩。虽然心里忍不住掀起了惊骇,但表面上还是保持了镇定自如。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这幅笃定的样子,几乎会让人忍不住怀疑真的是自己说错了话。
      
      严世蕃心里却闪电般掠过无数思虑,赵文华或许拥有敏锐的政治嗅觉,猜出了自己准备拿他当替罪羊的的想法,但不知为何,他竟掌握了自己派萧诗晴假扮宫女的事情,还以此来威胁他。
      
      他本以为赵文华这次来是带了足够的银票,这样自己既能大赚一笔,就算事后翻脸不认人也无妨,但他万万没想到,赵文华竟是拿萧诗晴的事跟他做交易。
      
      严世蕃不得不激起万分的注意了,他细细打量起赵文华,直觉敏感地探向了一处。赵文华一个人,肯定不可能如此手眼通天,他背后一定有更大的利益集团。
      
      萧诗晴的事就与壬寅宫变有着密切联系,那么赵文华背后的人,会不会与雇佣杨金英的人是同一人?
      
      即使他不关心,但不能不好奇。
      
      究竟是谁想刺杀皇上?
      
      “小阁老不必掩饰。”赵文华亮出了底牌,心里也舒坦了许多,微微一笑道,“在下是诚心诚意与您做交易,您若是死不承认,这件事情的结果,最多就是鱼死网破。”
      
      严世蕃手扶住了桌案,上前一步,紧盯着他:
      
      “告诉我你背后的主子。”
      
      赵文华勉强一笑:“我要是告诉了小阁老,即使小阁老要保我,在下的主子也会把我杀了的。我不是说过了吗,在下这次前来,就是想保全小命。”
      
      “萧诗晴的事情在下帮您保密,您保我平安,只求小阁老高抬贵手,别把我和另一个检察官一同当了替罪羊。”
      
      良久,严世蕃低头盯着他。
      
      忽然轻轻启唇吐出一个字:“好。”
      
      赵文华先是一愣,似乎没料到严世蕃会这么快就答应了,随即一笑,带着些许谄媚地道:“在就下知道,小阁老是明白人。”
      
      然而下一刻,就见严世蕃变了脸色,倏然抬起头,冲门外大喝:
      
      “来人,给我把他绑了!”
      
      紧接着,房门被“碰”地推开,严府的侍卫飞快冲进了房间,两个人走上前死死扣住了赵文华的肩膀,其余人均抽刀出鞘,呈环形把赵文华围了个水泄不通。
      
      赵文华脸色一变,晃着肩膀试图挣脱开侍卫们的束缚,然而还是被侍卫们用绳子结实的捆了起来。
      
      “一个芝麻官,还想威胁老子。”
      
      严世蕃走近了赵文华,冷笑道:“你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严府,在我的地盘上威胁我,就别准备带脑袋回去。”
      
      “严世蕃!你还是心虚了……”赵文华狠狠咬牙。
      
      “你也是昏头了,带着这么大的秘密公然来和我叫板,还以为我会屈服。我若把你杀了,不就无人知晓这事了吗?”
      
      严世蕃悠然说道。
      
      死在他手上的人多了去了,他不在乎这一个。
      
      严世蕃的话音一落,赵文华的冷汗便下来了。
      
      随着赵文华被推出门外,留下的是他带着冷笑的声音:
      
      “严世蕃!关于萧诗晴的事情,我已经写在一封信上留给了我的家人。现在我家人已经到了紫禁城门口。我已和他们说好,只要我一个时辰没有回家,我的家人就会立刻带着信上奏御使,圣上很快就会知道这件事!这时,你想挽救也来不及了!”
      
      “慢着!”
      
      严世蕃大喝一声,押着赵文华的侍卫们停下了脚步。
      
      严世蕃慢慢地走到赵文华跟前,这才换了个态度重新审视他,打量着他的脸。“给他松绑。”
      
      他已经明白,赵文华此次来,是下了必死的决心。
      
      说着,严世蕃一挥手,那几个侍卫将捆在赵文华身上的绳子解开。
      
      “你们退下。”
      
      严世蕃死死地盯住赵文华。后者则惊魂未定地喘了几口气,整整衣冠,才平复了心情。
      
      两人不约而同地走进房间,严世蕃重新坐了下来,赵文华觉得自己抓住了把柄,也学着严世蕃坐在了他对面。
      
      没想到屁股刚沾椅子,严世蕃便微微抬眼斜他,赵文华被那幽深的目光一激,本能地一个激灵又站了起来。
      
      “说吧,你有什么条件。”严世蕃拿起桌案上的茶杯喝了口茶,又放回了桌上。
      
      “小人人微言轻,只求保全这条小命就是了,岂敢在小阁老面前言什么条件。”
      
      赵文华笑道。
      
      严世蕃哼了一声:“倒是个识势的。”
      
      “如此,那科场舞弊案的担子,让谁来担?”
      
      赵文华笑道:“考场又不是只有我一个检察官,不是还有另一个人么?”说着,竟笑出了声,“他便没有我这么多心眼儿了。现在,只怕还蒙在鼓里,在家等着看李达大人和赵桥大人的笑话呢。”
      
      ***
      
      大理寺。
      
      陆炳和钱衡一同到了大理寺,去查看上次学/潮案件的尸检结果。
      
      自沈链案件发生之后,大理寺便奉命调查了那死去的书生,经调查,死者名叫田理,远郊县人,是个独身汉,在发生学/潮那天,恰巧在街上闲逛。紧接着,大理寺又查阅了参加此次科举考试的考生名单,并未发现田理的名字。
      
      “也就是说,这个田理本就不是什么书生,只是装成书生的样子,恰巧在游/行的那天和考生们一起上了街。”
      
      陆炳对大理寺少卿张介问道。
      
      张介点了点头:“他本就是个身患绝症之人,那时生命已没剩下几天,在街上跟着考生们一闹,气血上涌刺激伤势,便气绝身亡。”
      
      “经我们推测,田理之死很有可能是早有预谋的。如果他是故意寻死,只要自己找个没人的角落自尽便了事,没必要特意扮成书生,混进大街上的学/潮。”
      
      陆炳倒吸一口气:“这么说……他是被人买了命?”
      
      张介看着他:“并不完全排除这种可能。只是,此案是皇上交代陆指挥使办的,我们能做的只有这么多,剩下的线索,便拜托陆指挥使和北镇抚司了。”
      
      陆炳沉默着。这个案子的线索并不明朗,田理既已经死了,他的幕后主使便依然可以高枕无忧,更何况,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严党和锦衣卫之间,已经隐隐被劈开了一道裂缝。
      
      “究竟是谁如此居心不良,敢陷害北镇抚司和陆大人。”张介愤愤道。
      
      陆炳摆了摆手,皮笑肉不笑地道:“你也别跟我假惺惺的,你能把田理死亡的真相告诉我,就是对锦衣卫最大的帮助。”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1.此文不是破案文,只是这章会有一点涉及到案子的情节,后面继续言情+权谋。
    2.下一章开始女主就再不会失联了=v=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