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问世间男女情爱,只得一句花好月圆。


当丹朱遇到阿圆时:

好一个有趣的小姑娘!


当阿圆再遇丹朱时:

竟然还没有把我认出来!




本文为练手文,过于小白,已重修。
如若不喜,退出还来得及。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月下仙人,阿圆 ┃ 配角: ┃ 其它:

  总点击数: 1889   总书评数:1 当前被收藏数:32 文章积分:209,964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衍生-言情-架空历史-东方衍生
  • 作品视角:男主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香蜜沉沉烬如霜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6032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香蜜沉沉之应是花好月圆夜

作者:碧水清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阿圆

      
      1.
      
      姻缘府内,丹朱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小姑娘,手忍不住去捏小姑娘的圆圆的脸蛋,看着小姑娘无辜的大眼睛,觉得自己的动作有些太过不正经,撤回了手,道:
      
      "你也想向老夫讨要红线的?"
      
      小姑娘点点头,毫不吝啬的绽放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丹朱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他向来喜欢香香软软又呆萌的小姑娘,前有一个小锦觅,也被他牵给了他家凤娃,可他恼就恼在这里,自从锦觅与凤娃成亲之后,不是呆在栖梧宫,就是回了花界,都没有时间来看他。
      
      还有华意那个小没良心的,一天到晚润玉走哪她跟哪,一天到晚腻腻歪歪的,让天宫一众人吃的满嘴狗粮,明明是老夫老妻了,另一半又不会凭空消失了去,也不知道来看看为他们操碎了心的叔父。
      
      终日穷极无聊,一日日的待在姻缘府扯红线团,好在这回又来了一个合他心意的小姑娘,往后的日子也不会了无生趣喽!
      
      不过这小姑娘好像在哪见过?
      
      到底是上了年纪,记性不好。细想了许久,还是想不起来,丹朱又不是那种纠结于细节的人,干脆就不想了。
      
      "拿去吧。"
      
      丹朱从红线球上扯下一条红线递给了桃子,十分八卦的靠近小姑娘的耳朵问,"方便告诉老夫,你这红线是要绑到谁身上?"
      
      阿圆眼珠子一转,道,"阿圆自然是要把红线绑到你身上!"说罢就迅速的把红线绑在他身上。
      
      丹朱一愣,"不是……你这红线是要绑我身上的?"
      
      阿圆明媚一笑,用力的点点头。
      
      丹朱彻底懵住了,"你莫不是在蒙骗老夫?"
      
      阿圆上前挽住了丹朱的手腕,十分认真的望着他道,"我很认真的。"
      
      2.
      
      丹朱拍下了阿圆的手,跳得离桃子有八丈远,道,"男女授受不亲,你知不知道?"
      
      阿圆疑惑的歪歪头,"可你刚才也捏我脸了呀,我们这不应该是叫礼尚往来吗?"
      
      丹朱苦口婆心的劝道,"老夫年纪大了,不如你们小年轻的好,你喜欢谁不好,非喜欢老夫?"
      
      阿圆义正言辞道,"可是我就是喜欢你老!"
      
      丹朱:……
      
      门口看热闹的仙子越来越多,深知自己拗不过阿圆的丹朱落荒而逃。
      
      3.
      
      慌不择路的丹朱在拐角处撞到了缘机仙子,两个人各摔倒一处。
      
      "是出火烧狐狸屁股的事儿了,这么着急?"
      
      缘机仙子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数落着丹朱。
      
      丹朱苦着脸,"你快别说了,苦煞老夫也。"
      
      "哟哟哟。"
      
      缘机仙子嗤笑道,"你会苦?这一日日过的比谁都欢快。"
      
      丹朱摆了摆手,面带无奈道,"老夫给人牵姻缘这么多年,没成想自己栽在上面了,可怜啊可怜。"
      
      缘机仙子嫌弃的退后了一步,"这到底是怎么了?"
      
      丹朱四下望了望,见四周没有人才悄悄靠近缘机仙子的耳旁道,"我今天遇到一小辈来向我讨红线,没成想那红线是来绑我的。"
      
      缘机仙子一惊,上下瞄了一眼丹朱,嫌弃之意溢于言表,道,"哪个小辈这么没长眼,非看上你。"
      
      丹朱一听这话,顿时不乐意了,冲她翻了个白眼,道,"我怎么了,想当年我也是天宫数一数二的美男子,当年追着我跑的仙子可是从璇玑宫排到姻缘府的呢。"
      
      "呵呵。"缘机笑了笑,"可惜的是神女有意,襄王无情,她们哪知她们暗恋的美男子竟是个断袖。"
      
      "你!"丹朱顿时气得七窍生烟,"好你个缘机,我说当年是谁把这假消息放出去的,原来是你!"
      
      缘机自知自己说漏了嘴,一时想不到什么话来圆场,只能尴尬的转移话题道,"给你绑姻缘绳的那个仙子叫什么名字?"
      
      "好像是叫什么阿圆的……"
      
      "阿圆?"
      
      4.
      
      缘机仙子美目一转,眼中闪过一丝意味深长,她假装在想着什么,突然猛的一激灵,缘机仙子抓着丹朱的手。
      
      "我想起来了,花界最近来了一个桃花仙子,据说是代表花界前来天宫联姻的。"
      
      "联姻?"丹朱还想再说什么,转头时看见了那个身穿桃红轻纱的少女,吓的他撇下缘机仙子就跑了。
      
      "哎,这人真是……"
      
      缘机仙子正奇怪着呢,只见拐角那头走来一个探头探脑的身着桃红轻纱的少女,便也了然。
      
      那少女看见缘机仙子,很是亲切的冲上来挽住她的手腕,"缘机姐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姐姐这不是帮你促成姻缘嘛。"
      
      缘机仙子没好气的用食指点了点阿圆的额头,宠溺的语气恐怕让丹朱听了都不敢置信。
      
      "姐姐,为何他一见我就跑,难不成是我如今生的不似以前漂亮?"阿圆有些委屈的瘪瘪嘴。
      
      "哪里呀,我们的小仙子还和以前那般漂亮着呢,许给那个老家伙算是糟蹋了。"
      
      缘机仙子有些不平,她是真搞不懂,这个和她投缘的妹妹为何这么喜欢那个乱定姻缘的家伙。
      
      "可他见我就躲……"
      
      "莫怕,他这人最怕被缠人的女仙子,想当年若不是他哭诉那些女仙把他缠的团团转,我也不会散播他为断袖的谣言,你只管缠着他便行。剩下的姐姐帮你搞定。"
      
      "嗯!"
      
      ……………………
      
      3.
      
      姻缘府
      
      在外面躲了一天的丹朱悄咪咪的趴在大门口,四处望了望,见少女没有在,顿时松了口气。
      
      烈郎怕女缠,这是有典故的。
      
      遥想当年他在众仙子中也是颇受欢迎的,尤其是迟迟仙子。
      
      她是仙乐府司乐仙子,与其他辟谷仙子不同的是,她贪食,与她结交的姐妹都知道,她是个嘴停不下的主。
      
      她胖,在众多细腰俏丽的仙子之中尤其突出。一次天庭盛宴演出时,南海水君之女以她胖为由当众嘲讽迟迟不堪为仙,导致迟迟颜面尽失,掩面而逃。
      
      碰巧当日他并未出席宴会,又觉得无聊,便去天池旁散步时,看见了蹲在天池旁哭的迟迟。
      
      他也是好心上前安慰了一句,没想到这事之后这位仙子还惦记上他了,成为了他众多仰慕者的其中一个。
      
      爱情的力量就是这么大,这让一直减不下肥的迟迟下定决心要减肥。
      
      那也是她第一次那么自信的站在他面前,对他说,“我心悦你!”
      
      天宫的仙子在情情爱爱上不拘小节是真的,那时的他正值年少,还不知该如何面对,只能落荒而逃。
      
      但自从那天,迟迟就和甩不掉的麦芽糖似的,无论走哪都能碰见她,
      
      久而久之,他也对她有了一丝丝好感,但他不确定这是不是喜欢。
      
      直到如今的天帝上位,迎娶了前鸟族公主,也就是如今的天后,天后生性善妒。
      
      迟迟自瘦下来以后,虽然比不上花神,缘机她们,但也是天宫一绝色。
      
      一次御宴上,团团奉命给天帝天后倒酒,天帝不过多看了她几眼,她便被天后盯上了。
      
      4.
      
      第二天,天后召她去了她的紫方云宫,自此之后就再也没回来。
      
      而在她走之后,他时常能回想起她的一颦一笑,她会带他偷偷去天宫膳房偷烧鸡,也会帮他去找新鲜的话本,会和他一起偷偷下凡去听折子戏。
      
      最难以忘怀的是,御宴当晚,他趁着醉意偷袭美人芳唇,对着星河许下要娶她承诺,惹得佳人娇笑。
      
      还未等他梦醒,佳人却已不在。
      
      他生于天宫,头上有四个哥哥,为了一个至高无上的位置,争得个你死我活,他不喜帝位,也乐得逍遥。
      
      大哥战死,二哥登位,还有一个哥哥流放的流放,唯独有他得了个月下仙人的闲职。
      
      只有他自己知道,天帝要的是一个不可能与他争位的弟弟。
      
      只有做旁观者,才能看尽世间薄凉之事,他亦如此。孤独千年才得此一上心人,也不过转瞬即逝。
      
      即便是这样,他还是冒着风险把受重伤的廉晁藏了起来。
      
      这是他做过最冒险的一件事,因为这一旦被天帝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而迟迟……
      
      天后说她失踪,可明眼人都知道她死了……他却不信,等了几千万年,饱受相思之苦。
      
      几百年前和饕餮的一场恶战,天宫众神皆有损伤,他也不例外,谁还记得与迟迟的点点滴滴,却忘了她的模样。
      
      有时候他这样想,孤独一生也蛮不错的。
      
      5.
      
      趴在柔软的床上,丹朱感觉这一天的疲惫都消失的干干净净。
      
      也的确,数几千年没有人过问他的姻缘,如今来了个小姑娘说喜欢他,怕是也难以接受。
      
      想来他还要谢谢缘机,以他在天宫的地位,被人表面尊敬,背地诟病,若无她陪伴,他又如何度过孤寂的数千年万光阴。
      
      心中伤痕重新勾起,那颗死寂的心仿佛有了一丝波澜。
      
      迟迟,你个傻姑娘啊……
      
      "那小姑娘长得是好看,可惜老夫不是她的良人。"丹朱喃喃自语道。
      
      "不是谁的良人?"
      
      “啊啊啊!"丹朱拽着被子滚到了地上,双手护胸,一双多情目充满了惊恐,"你怎么在这!"
      
      床上的阿圆身着桃红色的寝衣,长发如海藻般散落在床单上。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阿圆有些疑惑的歪着头。
      
      "男女有别!你们长芳主没有教过你吗?"
      
      丹朱气极,可惜他生得唇红齿白,加上长期累积下的不正经气息,他生气的时候没有威严可言,就像小猫轻轻的挠了你一下。
      
      "有啊,可是……如果不主动一些的话,夫君可是会跟别人跑了的。"
      
      6.
      
      阿圆说完,还认可似的点点头,下床一把拉住丹朱的手,丹朱本来想挣扎,却发现自己没有阿圆的力气大。
      
      "那你还……"丹朱话还没说完,嘴就被堵住了。
      
      活见鬼!有人看天香图册也有几千万年,头一次被人强吻!
      
      双手被按住,唇齿相交,这不是话本上恶霸强上民女的剧情吗?
      
      突然,眼中闯中一抹绿色。
      
      缘机!
      
      这可是迟迟送给缘机的绿翡!
      
      当阿圆的手下移到他腹部时,他瞬间清醒过来,在这天宫能与缘机交好的没几个,能让她将绿翡送出的人,只有一人!
      
      难怪他总觉得她瞧着眼熟,原来是故人。
      
      他把阿圆反压在身下,用手压住她作乱的手,道,"你是迟迟?"
      
      "你才认出我?那时强吻我的勇气去哪了?"阿圆娇笑道。
      
      丹朱不语,仔细的盯着阿圆好一会儿,直到阿圆被他看的头皮发麻,他才又说。
      
      “定又是缘机捉弄我!”说罢,迅速下床穿衣,未等阿圆开口,便已夺门而出。
      
      阿圆:“……”
      
      7.
      
      这半夜三更的,丹朱跑到缘机府大闹一通,两人掐架好一会儿,阿圆才姗姗来迟。
      
      “所以这个是真的,不是你造出来骗我的?”丹朱问道。
      
      缘机冲着他翻了翻白眼,转过身去对阿圆说,“妹妹快把他领回去吧,这老家伙闹腾死了!”
      
      丹朱一听,立即炸毛,“你这是说谁闹腾呢!”
      
      缘机美目一瞪,食指点着他的胸膛,字字咬牙切齿说:
      
      “说!你!呢!”
      
      阿圆瞧着他们又要撕起来,赶忙拉着丹朱回姻缘府。
      
      在路上,丹朱扭扭捏捏的问:
      
      "联姻是怎么回事?"
      
      "你有个好侄子,害怕你一个人在这姻缘府孤孤单单的,便和着弟弟给自己找了个婶娘。"
      
      阿圆似笑非笑望着他,“不过,听闻我失踪后,你倒是左拥右抱,欢快的很。”
      
      丹朱吓得一跳,忙把身旁的美人一把搂入怀中,道,“你可千万别听缘机瞎说,除了你我可看不上其他仙子。”
      
      好不容易哄好了阿圆,丹朱心里的小人则默默的拿出小本子来。
      
      一,那两个小兔崽子还记得他们叔父,不动声色的把他媳妇拐回来。
      
      二,这两个小兔崽子既然知道他婶娘还在,竟然不告诉他!
      
      合上小本本,给润玉和旭凤记一大过……
      
      对于此罪,润玉旭凤表示这是锅从天上来……而且出注意的罪魁祸首是清则,为什么要把罪记到我们头上?
      
      8.
      
      三天后的天宫极其热闹,满天宫都在讨论一件让人惊奇的事情。
      
      每人一见面都说,"哎,你们听说了吗,姻缘府的月下仙人成亲啦!"
      
      有一些资历老的则说,"遥想当年那月下仙人也是俊美非凡,可惜是个断袖,如今竟然成婚了,莫不是转性?"
      
      丹朱对天宫众人说的这些是是非非并不感兴趣,他搂着自家媳妇,问起了当年的事。
      
      "你怎么会跑到花界去?"
      
      阿圆把弄红线的手一顿,满不在意的道:
      
      "当初也算我命大,虽被天后丢入锁妖塔内弄毁了本体,但也得了一番机缘,受清则姑姑点化,又白白得了万年的桃灵之力,因为本体已经毁了,姑姑为我寻得桃花重铸本体,变成了你现在所看到的桃花仙子。"
      
      虽然只是轻描淡写的几句话,丹朱却听得心惊肉跳,本体被毁,就像是从身上刮肉片,重铸本体,这可是上古禁术,以魂为引,不成功的话可是会神魂俱散的,她那么怕痛的一个人是怎么熬过来的?
      
      "清则为何非要寻桃花作为你的本体?"
      
      丹朱有些奇怪,世间万物何其之多,为何非挑这一样?
      
      "我要求的。"
      
      "嗯?"
      
      "我知道当初姑姑为了救旭凤殿下也动用了此禁术,便厚着脸皮以七宝琉璃簪为交换,请求姑姑为我重铸本体,哪怕神魂俱散也不怕。当姑姑问我要以何物作为本体,我想起你曾对我说你最爱桃花,这才有了我。"
      
      丹朱听完之后大受触动,"你这个又胖又傻的蠢丫头!"
      
      "若不是我傻,我能看上你?"
      
      阿圆有些不平,上下瞄丹朱了一眼,面上写满了嫌弃。
      
      丹朱微微一笑,心中小人再次拿出小本子,默默的给某人记上一笔。
      
      暗道,要不是凤娃和小锦觅来姻缘府做客,你今天下午就完了,哼!晚上再找你算帐。
      
      完
      
      不负责任的小番外:
      
      今天清则和彦佑笑意盈盈的来了姻缘府,还提了不少好东西。
      
      阿圆倒是有些惊诧。
      
      丹朱则有种不好的预感。
      
      清则专酿的花酒,整个三界没几个人喝过,丹朱算是有口福了。
      
      几口酒下肚后,听完清则的来意之后,丹朱喉咙的酒怎么也咽不下去。
      
      "姑姑今天怎么那么客气?"
      
      是啊,丹朱心里翻了个白眼,这个死丫头什么时候客气过?
      
      "那个圆圆呀,前几天我家那个臭小子回来和我说,他看上你家闺女了,要我和你好好搞好关系。"
      
      清则大大咧咧的从彦佑怀里掏出一把瓜子,彦佑一脸深不可测。
      
      "真的……"
      
      "不行,绝对不行!"
      
      丹朱立即跳了起来,他就知道她们俩来一定没什么好事,还真给他说中了,竟然打他闺女的主意!
      
      "圆圆……"
      
      清则眼含热泪的看着桃子,"我家思鲤非你家铃兰不娶,你这个做干娘的真都要眼睁睁的看着吗?"
      
      彦佑看着清则对他眨了眨眼睛,很上道的把清则拥入怀中。
      
      演!这两夫妻比老夫还爱演!
      
      "姑姑别说了,我同意就是了。"桃桃权衡再三,加之昨晚她姑娘对她说的话,她也不得不同意了。
      
      "媳妇!"丹朱有些不乐意了,却成功的收获到桃子得白眼一枚。
      
      丹朱自然不敢瞪他媳妇,便将自己愤怒的目光投向某夫妻。
      
      某对夫妻选择无视他,和桃子商议成亲事宜。
      
      临走之前,彦佑貌似安慰的对他说,"我会对女儿很好的。"
      
      丹朱的脸黑如锅底。
      
      送走清则的桃子刚想往回走,丹朱从后面一个公主抱把她抱了起来,感受到他的怒气,桃子有些疑惑。
      
      "你干什么?"
      
      "生儿子!"
      
      丹朱心里想,你们小女儿不是才刚出生吗,那我就生儿子!
      
      桃子怀孕的时候,丹朱第一件事就是去像润玉辞去了月下仙人一职。
      
      润玉好奇的问为什么,丹朱咬牙切齿的说,"因为,我不想所有人都像我家闺女在被猪拱!"
      
      润玉摸不着头脑,但一联想前几日铃兰出嫁,思绪彻底贯通了。
      
      他笑了笑,心里暗道有趣。
      
      但晚上的时候,他却再也笑不出来了,他家香香软软的宝贝女儿,被旭凤家那个又丑又胖的臭小子勾走了。
      
      "你去哪?华意有些好奇的问。
      
      "算账!"
      
      在忘川河畔,全程面无表情的润玉全方位吊打旭凤,好不惨烈。
      
      但是,却改变不了女儿要出嫁的事实。
      
      或许是无言的缘分,阿圆的第二个孩子出生了,取名晨。并且在抓周的日子里成功勾搭到彦佑的小女儿。
      
      也成功的把她勾搭成自己媳妇。
      
      上门提亲的时候,丹朱笑的那叫一个春风得意,临走的时候,似笑非笑的对彦佑说,"我会好好疼女儿的。"
      
      瞬间,彦佑的脸青一阵白一阵,全程黑脸。
      
      阿圆望着这一幕,好笑的望着得意洋洋的丹朱,“幼稚!”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
    小剧场(乱入):
    彦佑:我只知道她和我抢媳妇。
    清则:我对她的事了如指掌。
    迟迟和锦觅:我们是光明正大知道的啦!
    润玉和旭凤:我们是听壁角才知道的……
    缘机:小团子告诉我的!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