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里减肥真轻松

作者:江枫愁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章

      两个孩子分开睡了一夜,等醒来的时候燕窝懵了。
      
      她昨天本来是在等妈妈的,妈妈呢?
      
      一扭头,猛地看见床边有一张青灰色的脸,燕窝吓了一跳,叫了起来。半晌才反应过来,这是班长。
      
      “班长?”她揉了揉眼睛,“你怎么在这里。”
      江鹤闻没有回答她的话,指了指燕窝的手,他饿了,要牵手。
      
      燕窝不明所以地抬起自己的手看了看,手怎么了吗?
      
      这是一只白嫩白嫩的小手,五个指头肉嘟嘟的,手背上还有四个坳坳。燕窝的手跟她的人一样,胖乎乎的还带点憨气。
      
      大人们总是忍不住来捏捏她的脸、摸摸她的头,觉得这孩子可爱,但是同龄的孩子则会排斥这样的身材。燕窝也不喜欢自己那么胖,她想变成米小贝那样的女生,又高又瘦,像只小天鹅似的漂亮。
      
      在班上流行耽美之前,大家都说班长和米小贝是一对。班级里新年晚会的主持人总是他们俩,一年级期末的时候,他们班排课本剧,米小贝演公主,江鹤闻演王子,他们站在一起的时候,是那样的般配,好像真的公主王子一样,看得燕窝羡慕极了。
      
      唉,真好呀,她要是能瘦下来就好了,就算不能像米小贝那样漂亮,起码也不会被同学讨厌。
      
      江鹤闻颇有礼貌地等着燕窝把手给他,等了半天都不见动静,他也就不客气自己动手了。
      
      男孩青灰的手抓住了燕窝,两只手的色差对比十分明显,粗细对比也十分明显,燕窝缩了缩手指,小声地问了句,“你干嘛呀。”
      
      干嘛呀?吃早饭呀。江鹤闻昨天在燕窝的房间了坐了两个小时就跑出来了,他饿得受不了,立刻跑到燕窝床边,盯着燕窝好几个小时,天亮了才见她醒来。
      
      中途好几次他想推醒燕窝,或者自己上手,可还是人类时的家教刻在他脑子里,像根绳子似的捆着江鹤闻。就算变成了丧尸、完全失忆了,他也还是那么有礼貌。
      
      燕窝被他抓着手,挣脱不开。她只好和班长口头对话,“班长,你不会说话了吗?”从昨天到现在,都没听到江鹤闻说过一句话。
      
      江鹤闻嘴里发出了两声嗬嗬,用行动来证明他确实不会说话了。
      
      燕窝有些焦急,“那怎么办呀,我们去医院吧。”
      
      江鹤闻摇头,潜意识里觉得去医院没用。
      
      “那你能自己好吗?”和感冒一样,过几天就会自己会变好吗?
      
      江鹤闻也不知道。
      
      “那你妈妈在哪里,我们去找她。”
      
      这个江鹤闻更不知道了,别说他妈妈叫什么,他现在连自己叫什么都忘记了。
      
      “那你有看见我妈妈吗?”燕窝又问了一句,果然看见江鹤闻摇了头。
      
      也是喔,班长怎么会知道她妈妈在哪里。
      
      看样子班长什么都不知道,那他知道什么?
      燕窝一个激灵,忽然想到一个问题,“班长,你、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江鹤闻歪着头,听到这话缓缓咧开嘴唇,他这副丧尸的模样笑起来格外渗人,燕窝看了都有点发怵,随后只见江鹤闻又一次摇了摇头。
      
      他不知道,但他觉得这个女孩是自己的同类。
      
      燕窝有点难过,班长居然把她给忘记了,他们以前还说过要一直做好朋友呢。
      
      “我叫燕窝,”她指了指自己,打算让班长重新认识自己。
      
      江鹤闻没有动作,燕窝又说了一遍,“我叫燕窝,就是小燕子用口水做的那个燕窝。”妈妈是这么告诉她的。
      
      班长这次明白了燕窝的意思,是要他跟着一起念,他尝试了一下,“叶哇——”
      “不对不对,”燕窝摆手,“是燕窝。”
      “燕哇。”
      “燕窝。”
      “爷哇。”
      
      燕窝放弃了,“那你叫我学号吧,我是一号。”学号按照年龄排,她是整个班上年龄最小的。
      
      一的发音比燕窝容易多了,江鹤闻呲了呲牙齿,很快就发出一声干净的“一”来。
      “对!”燕窝给他鼓掌,“班长你真棒。”
      
      江鹤闻也给自己鼓鼓掌,他也觉得自己真棒。
      
      这是一个新发现,原来变成了丧尸还是能说话的,只不过需要练习和努力。知道这点后,他打算尝试一下尽快掌握说话,这样就能和同类更好的交流。
      
      不过现在比起说话问题,还有一个更加严峻的事情需要解决——燕窝饿了。
      
      她真的好饿,从昨天中午一直到今天早上都没有吃饭。她摸了摸肚子,甚至有一种再不吃饭自己就要饿死掉的错觉。
      
      自己都那么饿了,班长肯定也很饿。燕窝拉了拉班长的手,跟他商量出去找吃的。
      江鹤闻没有异议,他目光停留在女孩圆滚滚的肚子上,那里肉肉的,像装了个球,看起来很好摸的样子。
      
      青灰色脸上那双白色的眼睛眨了眨,他伸出手来,比划着告诉燕窝,他也想摸那里。
      
      被燕窝拒绝了。
      
      燕窝妈妈告诉过她,不能让别人碰自己的身体,拉拉手捏捏脸已经是极限了。
      
      江鹤闻有点遗憾。他把自己的衣服往上掀起来,藏在下面的肚子上甚至可以看见肋骨,青灰色的皮肤像是老树皮那样,一点都没有燕窝的圆润好看。
      
      “班长!”燕窝低呼了一声,急忙把他衣服拉下来,很严肃地告诉他,“不能在外面脱衣服。”
      
      “嗬嗬嗬。”他没有在外面脱衣服。
      
      “也不能在女孩子面前脱衣服,”燕窝补充了一句,“妈妈说这样是臭流氓。”
      
      “嗬嗬……”
      
      “知道了吗?”
      
      “嗬。”
      
      两人收拾了收拾,准备出门。
      这一次是白天,再加上昨天已经出去过一次了,燕窝走在班长身边,没有那么害怕。
      
      他们去昨天的超市看了看,果然还是关着门,上面贴着那张陪妻子去医院的告示,估计一段时间内,这个超市都不会开门了。
      
      这可怎么办呢。外面那么危险,他们也不熟悉路,除了超市还有哪里可以弄到吃的?
      
      燕窝犯着愁,旁边的江鹤闻耳朵动了动,忽然扭头看向了身后。
      
      在他们身后的单元门里,有一个男人站在里面,慌慌张张地朝外面张望,似乎想要出去。
      
      江鹤闻那双白色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他松开燕窝的手,朝那个男人走去。
      
      新鲜的食物,今天就拿这个给“一”吃。
      
      燕窝手上一空,顿时没了安全感。她知道自己在外面没有丧尸咬她,全靠着班长在旁边,班长要是不在了,她立刻会像花蜜引蜂似的引来丧尸。
      
      “班长!”燕窝快哭了,大喊着让班长回来。
      
      江鹤闻才走出去几步路,听到声音一回头,就看见原本站在一旁的丧尸群蠢蠢欲动,甚至有几只已经蹿到了燕窝背后。
      
      “吼——!”
      
      一股被顶撞地愤怒轰然喷涌,江鹤闻莫名有一种奇异的恼怒。就像是被臣民公然顶撞的帝王那样,明明他昨天已经警告过这些丧尸一次,可是一转身,就又有人违背了他的命令。
      
      命令……这个词让江鹤闻愣了愣,不对不对,大家都是同类,应该好好相处才对,他有什么资格命令别人?
      
      一声怒吼让所有丧尸止住了脚步,疯狂朝后退散开去,浑身瑟瑟发抖,惊恐地不敢在江鹤闻身旁多留一分钟。
      
      这副场景让单元门后面的男人震惊地睁大了眼睛,惊恐地打量了两眼江鹤闻后,跌跌撞撞地转身就跑。
      
      怪、怪物!
      
      燕窝也被刚刚那声吓到了,连江鹤闻自己都有些心虚。
      
      他没有想那么生气的,可是控制不住地就吼了出来。他无措地低头,不敢去看燕窝,要是燕窝觉得他很凶,可能就不愿意和他玩了。
      
      气氛冷了一会儿,接着低头的江鹤闻看到有一只胖胖的朝自己伸来,捏住了他的手。耳畔响起了胖姑娘颤抖的声音,“别、别再松开了喔。”
      
      好危险,差一点就要被吃掉了。燕窝松了口气。
      
      好危险,还以为燕窝不和他玩了。江鹤闻松了口气。
      
      虽然丧尸跑了,但是单元门后面的男人也跑了。江鹤闻有点为难,除了这个男人,哪里还有食物?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他感觉旁边的“一”快要被饿死了。这个认知让他变得焦躁不安,胸口一阵烦闷。
      
      偏偏他又走不快,力不从心的感觉更加令人烦躁。
      
      江鹤闻隔几分钟就要看看旁边的小姑娘,确认她还没有死再走。燕窝倒是不着急,她已经饿得没有感觉了,现在牵着班长的手在小区里跟散步似的。
      
      燕窝有点心虚,如果被同学看见了,肯定又要说不好的话。班长最讨厌那些绯闻,可偏偏大家对于这种事情十分热衷。
      
      这么一想,燕窝把手松了松,或许不一定要牵着,只要靠得近一点也能起到作用。
      
      江鹤闻第一时间察觉到了,他立刻反握回去,停下来定定地看着燕窝。白色的眼睛里传出清晰的讯息——你怎么了?
      
      燕窝看懂了,但她不能直接说,不然显得她多奇怪呀。
      
      燕窝不说,江鹤闻就急了,是饿了吗?是要饿死了吗?他睁大了眼睛,嘴里发出嗬嗬的声音,最后脑子一热,直接把自己的手插人家姑娘嘴巴里。
      
      “唔唔唔!”燕窝也瞪大了眼睛,嘴巴里被塞了根凉冰冰的手指,这是要干什么啊。
      
      吃呀,江鹤闻回瞪她,快吃呀!
      虽然同类的身体吃起来很难吃,但是吃下去多少就不会那么饿了,这是江鹤闻的经验之谈。
      
      “嗬嗬嗬!”快吃呀!不能饿死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刚刚养蚂蚁庄园小鸡的你。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