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里减肥真轻松

作者:江枫愁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章

      清早的教室永远是闹哄哄的,尤其是收作业的时候。
      二年级四班的这个早上也不例外。
      
      “燕窝,你的作业本呢?”扎着高马尾的小姑娘站在桌子旁,手里抱着一摞的作业本。那是一张看起来就像班干部的脸,学习委员米小贝甩了甩马尾,把手中的作业本啪的一声怼在了面前的桌上。
      她拔高了声音催促,“快点,我要交给老师了。”
      
      被她盯着看的女孩瑟缩了一下,和利落漂亮的学习委员相比,这个孩子就像颗球,白白嫩嫩缩在角落里,小脸胖得眼睛都睁不开了。
      
      “我、我……”球蠕动了一下,半晌,可怜兮兮地抬头,“我忘带了。”
      “你又忘带了?”米小贝瞪着眼睛,很不高兴,“怎么每次你都忘带,你这样会影响我们评优秀班级的,这周要是又没有流动红旗,你就是拖了我们整个班后腿的人!”
      
      她气呼呼地走了,高高扎起的马尾辫在空中甩出一个弧度,红领巾的角角也飘了一下。
      燕窝很委屈,她往角落里又挪了挪。
      
      爸爸妈妈工作忙,她只能自己收拾书包,小燕窝上学早,又才是二年级,免不了会丢三落四。因为这毛病,几乎天天都要被扣分留下来补作业。
      
      她也不是故意忘带的。
      
      米小贝抱着作业本出门,迎面刚好遇见江鹤闻。
      
      江鹤闻是二年级四班的班长,手臂上挂着两条杠的牌子,那是中队长的标志。江鹤闻这个名字是他做大学教授的父亲给取的,“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这是诗经里的句子,被摘出来做了他的名字。
      
      江鹤闻也没有辜负这个名字,在小学里十分受欢迎。
      小学选的班长,总是班上长得最帅、成绩最好、体育也很优秀的男孩儿。他们像是天生的明星,小小年纪就能引得同学和老师对自己喜欢。
      
      “你怎么了?”江鹤闻见米小贝板着个脸,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手里又抱着作业本,心里便猜出了七.八分。
      “是有人没交作业?”
      
      “对啊!”米小贝更生气了,“又是燕窝。班长你管管她,再这样下去我们班又要没有流动红旗了。”
      
      “你别生气,先把交了的抱到办公室去,我一会儿就让燕窝把作业交上来。”江鹤闻安抚好米小贝,自己往教室里走去。
      
      他从当上班长开始就很注意那个叫燕窝的同学。
      
      燕窝年纪小,走路掉队、做操不会,作业忘带、大扫除也都是干站着。经过了两个学年,马上就要升三年级了,燕窝也看起来像个幼儿园的小朋友。
      因为笨手笨脚的总是被同学欺负,班主任特别嘱咐过江鹤闻,要他平时多照顾一下燕窝。
      
      燕窝上学早,比他们都小,很多事情不会,需要班长看着点。
      毕竟普通的同学都不太愿意和燕窝玩。
      
      燕窝同学比一般的孩子要圆润一些,总有男生女生喜欢取笑她,甚至当面叫她死胖子。
      
      江鹤闻倒是觉得燕窝胖嘟嘟的十分可爱,但也无法缓解燕窝被排挤的现状,他只能尽自己所能多同燕窝交流,两年下来,他成了这个班上和燕窝接触最多的人。
      
      “燕窝。”江鹤闻已经很熟悉和燕窝相处,他耐着性子,放轻了语气,“你…”
      
      刚刚出口一个字,忽地地面轰轰震动起来。
      
      燕窝没带作业,本来看见班长过来了就有些害怕,这突然的一震直接把她吓得从座位上弹了起来。
      
      震感越来越强,头顶的白炽灯都开始微微摇摆。
      二年级四班的教室乱做一团,孩子们尖叫着,班主任急忙跑进来,把大门顶开,“同学们不要慌,还记得上个月的地震演习吗,快点跑到操场上!”
      
      班主任这声话彻底宣告了地震来临,这不是演习,自然不可能排队有序的出去,大门被挤得水泄不通。
      四班是最靠里面的一个班级,前面还有一二三个班堵着楼道,一时半会儿都不见流动。
      
      江鹤闻第一时间就拉起胖乎乎的女孩往外走,燕窝的位置在角落,本来离门就远,这下子成了这层楼最后的一个。
      
      晃动的幅度越来越大,绝大多数小朋友都是第一次遭受地震,慌慌张张吵吵嚷嚷着什么反应都有。
      
      燕窝被人挤了挤,啪叽一下子滑到在地,江鹤闻一回头,就看见燕窝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她坐在地上站不起来,膝盖那里好痛好痛,一想到地震死人的那些宣传片,就忍不住哭了出来。
      “妈妈……”胖女孩抽噎着,浑身的软肉都一颤一颤地抖,“要见不到妈妈了。”
      
      前面的人流还没有疏散,震感虽然不至于太强烈,但是隐隐有上升的趋势,再这么下去谁也不知道最后会演变成什么样。
      江鹤闻急忙拉起地上的女孩,牵着她往回走,“不哭不哭。”
      他看了看挤得一动不动的人群,想起之前老师教过的方法,除了操场还能躲在桌子底下。
      
      作为一个有责任感的班长,江鹤闻果断带着燕窝回到教室,把她和自己一起塞到了讲台底下——那里的空间大,能同时挤进两个二年级的小朋友。
      
      燕窝还在哭,胖兔子似的一抽一抽,看起来怪可怜。
      
      外面吵嚷尖叫的声音爆竹似地乱炸,江鹤闻朝她的方向挪了一点,捂住了胖团子的耳朵,免得她听见了更加害怕。“燕窝,我们已经是小学生了,不是幼儿园的小朋友,不能总是哭。”
      
      “可是…可是…可是,”燕窝哭得岔气,半天没可是下去,她揪着班长的小衬衫,期期艾艾的边哭边问,“我们会不会死,班长你不害怕吗。”
      
      江鹤闻当然也害怕,但是他是班长,是戴着两条杠杠的中队委,周一还上过主席台讲话,他不能在需要帮助的同学面前也露出害怕的情绪来。
      
      “我不怕,我戴着红领巾呢。”这代表他是个大孩子了,大孩子是不会害怕的。
      男孩说这话的时候手有点抖,但他尽量装出很无所谓的模样,“燕窝也不要怕,我们在这里很安全,等一会儿不地震了我就带你去找妈妈,好吗。”
      
      燕窝哭得小声了点,她点了点头,“我还要爸爸。”
      
      “好,还有爸爸。”江鹤闻摸了摸她扎着俩小辫的头,他紧紧挨着燕窝,感觉小姑娘不止头发软,身体也软,到处都软乎乎的,像颗热的雪媚娘。
      明明燕窝那么好,不知道为什么别的同学都不喜欢她。
      
      虽然安抚着别人不要害怕,但是江鹤闻的脸上一片苍白,连嘴唇都失了血色。
      
      燕窝哭够了,眼泪鼻涕都擦在了自己身上,这才发现班长的手又冰又凉,脸色还很难看。
      “班长……”她动了动腿,小声问,“你是不是也害怕啊。”
      
      燕窝有一点好,她心大,不管什么事儿,她发泄过了就完了。
      刚才哭了一会儿,现在害怕的情绪已经去了七七.八八。燕窝开始反过来安慰江鹤闻,“你不要害怕喔,我觉得它不震了,我们是不是马上就能出去了?”
      
      刚才还一片镇定的江鹤闻,不知什么时候感觉身体一阵阵地发冷,头也像感冒那样,有些许的刺痛。
      
      他勉强打起精神,对着燕窝说,“对,我们很快就能出去了,再等一会会儿,我马上就送你去找妈妈。”
      
      燕窝笑了起来,鼻子里还吹出了个鼻涕泡,她握着班长的手说,“我妈妈会做蛋糕,上面有好多草莓,班长你想吃吗?”
      
      江鹤闻只觉得头越来越痛,呼吸也紊乱起来。
      
      地面似乎渐渐归于平静,他一边安抚着燕窝说,“好啊,那你带我去你家里吃蛋糕。”一边从讲台里爬出去,想看看外面的情况。
      
      刚一起身,男孩身形晃了晃,忽地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燕窝吓了一跳,连忙去拉班长的手,“班长,班长?”
      
      倒在地上的男孩不省人事,面色如纸一样苍白,微长的头发被冷汗浸湿,一绺一绺地黏在额上。
      他浑身冰凉,偏偏呼出来的气十分滚烫,这副样子把刚刚六岁的胖姑娘吓坏了。
      
      她把江鹤闻拖回讲台里面,抱着他哭,“班长你死了吗?不要死,不要死,我不找妈妈了,你不要死。”
      
      昏过去的江鹤闻自然没法回答她。
      
      窗外原本艳阳高照的天空渐渐转阴,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降临了人界。
      
      教室立刻变得漆黑,只有闪电的光芒偶尔亮起,像是恐怖片里的场景似的,把讲台底下的小姑娘吓得瑟瑟发抖。
      
      原来地震真的会死人的。
      燕窝抱着怀里冰块似的班长,眼睛红通通的。班长只是从讲台里出去了一下就生病了,她绝对不能出去。
      
      但是……应该把班长送去医务室。
      
      燕窝搂着班长,像只胖竹鼠抱着唯一的竹子。在燕窝的衬托下,江鹤闻确实看起来像根竹子,修长而清逸。
      
      就这么等了很久,久到燕窝屁股都坐痛了,她才小心翼翼地朝外伸出一根手指。
      
      想了想觉得太冒险,改成把自己两个小辫伸出去试试。
      
      紧接着是手、脚,然后慢吞吞地伸出一个圆脑袋。
      
      燕窝朝四周望了望,一个人影也没看见。
      
      大家都去哪里了呢,已经放学了吗?
      
      她朝教室后面的钟一看,咬着手指头,比划了半天才确定,应该是十点半没错。
      
      她觉得现在应该安全了,转过身去讲台下面把班长抱出来。
      胖姑娘撅着屁股来回使劲,拔萝卜似的好不容易才把江鹤闻弄出来。
      
      先送去医务室,老师说过身体不舒服都要去医务室。
      
      医务室离二年级很近,但是要燕窝一个六岁的孩子抱着同龄的男孩过去,委实太难为她了。
      
      小姑娘皱着眉,忽然想到一个好办法。
      
      她脱掉了身上的外套,把班长放到外套上,两只长袖在男孩胸前打了个结,扯着袖子往外拖。
      
      这么拖起来,虽然也很重,但是比抱着过去好多了。
      
      燕窝拖一会儿就歇一下,一路上一个人影都没有看到,学校大厅的灯也都关着。
      
      她有点害怕,但是这种时候害怕也没人安慰她。小姑娘只好吸吸鼻子,唱着歌儿给自己壮胆。
      “一闪、一闪亮晶晶……”她把班长往前拖一点,嘴里蹦出一个字,再歇一会儿,冒出一整句。等到这首歌唱完了八遍,终于进了医务室大门。
      
      医务室里没有看见老师的身影。医务室老师有时候也会出去,但是总是很快就会回来。
      
      燕窝开了灯,吃力地把班长举上医务室的小床。她这辈子都没有使过这么大的力,白嫩嫩的脸憋得通红,浑身的肉肉都紧绷了起来。
      
      终于是把班长送到医务室了,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呢。
      
      地震不震了,同学们都走了,她是不是也该回去找妈妈了?
      
      燕窝不是很确定,或许自己应该给班长的妈妈打个电话。
      
      传达室就有电话,那些爸爸妈妈没有及时来接的孩子都会去那里打电话,可她不知道班长妈妈的电话是多少。
      
      小胖妞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一边啃手指一边思考,班长妈妈总是会开着红色的车子来接他,或许等一会儿他妈妈就来了。
      
      这么想着,燕窝坐着等啊等,没有等到班长的妈妈,倒是听到了自己妈妈的声音。
      
      “燕窝!燕窝!”女人的声音十分急促,喊得也又响又长,燕窝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朝外跑去。
      
      “妈妈、妈妈!”她扑到妈妈怀里,感觉马上就踏实了下来。
      
      燕窝踏实了,燕窝妈妈却是满脸惊慌,她拉着女儿的手就往外跑,“没有受伤吧,快跟妈妈回去,你爸爸也快要回家了。”
      
      “可是,”燕窝抬起头,她还惦记着医务室的江鹤闻,“妈妈,班长还在医务室,他昏倒了。”
      
      “我们先回去。”燕窝妈妈急着把女儿塞进车里,“我一会儿给你们老师打个电话,让她叫你们班长的妈妈接他。”
      
      燕窝眨了眨眼睛,觉得这样处理很好。她点点头,乖巧道,“好。”
      
      彼时窗外一片灰霾,谁都没有想到,这一场并不剧烈的小地震,会给人类带来什么样的灾难。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是说要开《最差组合》的,但是那篇的收藏太低,开不起来。
    这篇的话,说实话我十分纠结,到底是标“无cp”还是“言情”。来回犹豫了很久,虽然不是完全恋爱向的文,但绝算不上无cp,不用我说,大家看完文案也知道了cp是谁了。
    更没有耽美和百合的剧情,所以想来想去还是打了言情的tag。
    写在第一章是为了给老爷们提个醒,不用催“男女主什么时候在一起呀”,因为大结局了也不会表白,就是一篇二十万左右的小童话,小朋友眼里的世界,能让大家看了图个轻松就行。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