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我二十五岁那年,生命中出现了两个美丽的女孩。一个叫靖霞,一个仙瑚。
  靖霞是我的同事,平时有说有笑,与我一起上班,一起下班,从她依恋的眼神中,我看出她对我是动了感情了。可我只把她作为极要好的朋友对待,对她并无非分之想。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

  总点击数: 1089   总书评数:3 当前被收藏数:1 文章积分:99,648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
  • 作品视角:女主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无从属系列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4751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我只爱你一个

作者:凌扬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我只爱你一个

      
       
      
      我只爱你一个 文/凌扬
      
      
      
      我二十五岁那年,生命中出现了两个美丽的女孩。一个叫靖霞,一个仙瑚。
      靖霞是我的同事,平时有说有笑,与我一起上班,一起下班,从她依恋的眼神中,我看出她对我是动了感情了。可我只把她作为极要好的朋友对待,对她并无非分之想。
      仙瑚本来与我八竿子打不着,事因一次网上聊天,我才认识了她,她有一个让很多人都怦然心到的昵名,叫池边恋蝶。老实说,我就是为了这一个昵名才有兴趣与她发展的,我以痞子式的调侃征服了她,最终我们见了面,她的相貌是如此漂亮,样子是如此清纯,是我始料无及的。很多人都很注重感觉,我也不例外,我觉得我应该把她擒在手上,不能让别人夺去,无论是出于占有欲,还是科学家所说的基因互补。她的温柔,她的善解人意,终日让我微笑。我与她确立了恋爱关系,我是真的爱她,不是为了其它,我发誓如果我有什么不纯的动机,我死无全尸,魂飞魄散。
      我把仙瑚介绍给靖霞时,靖霞先是惊诧,其后是努力掩饰着脸上的悲哀神情,她那弯弯双眼皮下的一对明澈眸子足足盯了我有一分钟,我感觉有两道激光射在我的心上,我的心在痛。我想向靖霞解释什么,靖霞却把目光移向仙瑚,神情转为自然放松,言语温柔地说:“很高兴认识你,想不到扬把你藏得这么密,事前我一点也不晓得,你很美,比我美,这我放心了。”仙瑚脸上飞起红云,她想不到靖霞说话这么直接,说:“不,你比我美。”靖霞苦笑了一下,说:“你们好好发展下去吧,我永远为你们祝福。我有忙的,我先走了。再见。”我急忙说:“靖霞,你,”我想说什么,终于没有把话说全。靖霞扭头走开了,轻爽的发丝在阳光微风中飞扬,那一刻,我感觉我对不起她。
      有一天,仙瑚告诉我一件事,她说:“其实我有些事一直瞒着你,这是我的不对。”我搂着她说:“不,你一定是为了我好。”仙瑚用力捉着我的手,说:“不,这是我的自私,我太爱你,所以我要瞒你,我有病的,是先天性心脏病,医生说我不应该谈恋爱和结婚,可自从我认识你后,我再不能独守闺房了,我喜欢你,我要拥有你的爱,我要与你结婚,即使我明天便死。”仙瑚的话让我非常震惊,倒不是她的病,而是她对我的信任,我动情地说:“仙瑚,现在我向你求婚,虽然我没有太多的财富,但我有一颗永远爱你的心;虽然我不能保证你永远幸福,但我一定尽我所能给你幸福。”我知道从今以后,我再不能胡天胡地了。我不能辜负眼前人这一颗如雪般纯的心。仙瑚许是觉得事情来得有点突然,眼神中亦惊亦喜,仿佛在问这是真的还是假的?我想这时刻所有的言语都是苍白的,只有行动才能证明我的心。仙瑚在我怀中颤抖,是一种快乐的抖动。我吻着她,我问她:“你愿意吗?”她挂下两颗泪珠,滴在我的心上,我的心海从此日夜泛着醉人的涟漪,她轻柔地说:“我愿意。”这一年的最后一个月的最后的一天,我们结婚了。我是一个孤儿,所以许多事情都依靠丈父与丈母娘完成,虽然他们起初觉得他们的女儿应该珍惜她的生命。在他们心中,或许觉得我害了她的女儿,但后来他们的疑虑在我的行动下消除了。靖霞没有参加我们的婚礼,她送来了一张华丽的锦被,很美很美,我知道这张锦被的价钱,是靖霞半年的工资。晚上,仙瑚坚持用这张锦被,她说靖霞是一个好姑娘,她的心意,我们一定要好好体会的。我笑了,不知为什么而笑,反正觉得是一种酸酸的感觉。这一夜,我们便在这张锦被覆盖下过了人生中最不能忘怀的时刻。
      我很爱仙瑚,为了她的身体,我坚持不能要孩子,但她坚持要,说:“没有了孩子的家庭,是没有了航向的孤舟;没有了孩子的家庭,是一个被风吹落了的燕巢。”我不能与之争辨,她说的都对,她永远是对的。只是她的父母亲很担心,几次三番劝女儿三思而后行,我能明白老人家的心情,他们把女儿藏在掌心过日子这么多年,为的便是不能让女儿出意外,万一真有什么闪失,他们将不得不面对无可挽回的局面。但他们终于同意了女儿的想法,正如他们当初同意仙瑚嫁给我一样,因为他们是如此深爱他们的女儿。
      不久,仙瑚怀上孩子了。将要当父亲的我乐极忘形。我们都把注意力集中在孩子身上,我们让她听音乐听故事,希望她能像母亲一样美丽大方秀外慧中。可仙瑚却认为他是一个男的,日后将会如他父亲一样英俊潇洒风度翩翩。于是我们便认定他一定是男的,将来要当国家主席呢。日子如湖面上的波纹一层层过去了,仙瑚的肚子也如六月的南瓜般丰美了。仙瑚生日那天傍晚,我与靖霞一起去买了一个大蛋糕,靖霞出的钱,她不许我掏钱包。我说:“那么,你与我们一起分享这蛋糕吧,你不想为仙瑚庆祝吗?”靖霞把蛋糕塞给我,说:“我可不想仙瑚有什么误会!你们两夫妻高兴去吧。”说完后,她便自个回家了。
      当我挽着蛋糕推门时,听到了仙瑚的叫声。我知道事情不妙了,赶忙走入厨房,看见仙瑚倒在地上。她是在为我煮一款特色菜时,不小心滑倒的。我把她抱回床上,感觉她的身体在不住的抽搐,她用力的抓着我的手,生怕我离开她。我说我要打电话通知医生,她才略微松开了手,我很快拨通了医院的电话号码,然后把事情通知了仙瑚的父母亲。我急急走回仙瑚身边,我抚摸着她,安慰着她。她说:“你一定要好好待孩子,那是我们的结晶。”我疯狂的说:“不,你不会出事的,我只要你,你不在了,我生存还有什么意思?”她两眼闪着泪光,说:“不要为我而伤心,靖霞一直对你很好,你可不要辜负人家的心意。”我紧紧的捏着她的手,说:“不,仙瑚,这世上,我只爱你一个,你不要说那些话,你会好起来的,你振作。”仙瑚自始至终握着我的手,不让我离开,始乎感受到了生命结束的信号,我却不然,我坚持要抱她去医院,她只是摇头。她的父母亲来了,医生也来了。她只是希望我坐在她身边。
      孩子出世了,是一个男的,不像我,像仙瑚,然而他的母亲在他降临这人世后的三分钟便放开了捉着我的手,甚至还来不及仔细看看她的孩子的长相。那一夜,月朗星稀,风轻云淡,很寂,很静,好像都与我一样在哭泣。丈父与丈母娘拉着我的手,说:“不要哭了,从今以后,你是我们的亲生孩子,我们是你的亲生父母亲。”我仰首问苍穹,天高月寂寥,这一刻,我才感到月儿与我一样的伤心,它天天在追逐地球,可是它却永远追不上地球。泪眼相对,我们同时发出了一声哀叹,几颗星星因此而坠下,划下银光,消失在天边。
      丈母娘想把仙瑚的许多东西烧掉,而我坚决反对,我要把它们都留下来,我要让自己什么时候都想起仙瑚,我要让仙瑚陪我走往下的路,我要让孩子长大时了解他母亲的一切。那一段日子里,我不敢张开眼睛,一张开眼睛,我看见了明明白白的事物,我就知道有些事情是发生了,只有在我闭着眼睛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和以前一样,甚至还在我的脑海中发展下去。想着想着,我会笑,因为仙瑚在对我笑。偌大一间房子,孤零零的我日夜坐在椅子上,继续我与仙瑚的日子。孩子交给丈母娘照料,这应该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但我希望看见孩子,孩子是我与仙瑚的结晶品,孩子是在她母亲生日那天出世的,孩子是在她母亲去世前不久出世的,因此,孩子便是仙瑚,我要像爱仙瑚一样爱孩子,呵护仙瑚一样呵护孩子,孩子健康,仙瑚便健康,孩子快乐,仙瑚便快乐。孩子是仙瑚生命的延续,我想仙瑚还在的,她怎么会离我而去呢?仙瑚还在的,她在我的心里,我的脑子里。
      靖霞会来安慰我,我无动于衷,她会发火,她那样的人也会发脾气,她一巴掌打在我脸上,我感到脸上粘湿湿,我知道那是她因紧张而冒在掌心的汗,我的脸不痛,很清凉,像一块冰贴在脸上,于是我开始从梦境中走出来了。而靖霞却哭了,没见过打了人还哭的,我明白她为什么而打我,为什么而哭。哭过后,她帮我收拾房子,对关于仙瑚的物品,她碰都不碰,怕我伤心。我捉着她的手,让她停下。她说:“答应我,勇敢面对生活。”我点了点头。
      我很多时候都会在丈母娘家吃饭,有时还会住下来。他们对我很好,像对她的女儿一样,我很庆幸芸芸众生中能找到仙瑚,如果没有她,我这一辈子一定会很凄凉悲苦的。有一天,靖霞与我一起放工时,她问我:“你有没有想过再续?”我望着她,她也望着我,我不发一言。她继续说:“其实早在你与仙瑚确定关系那天,我便发誓我要当你的备用轮胎。”我停了下来,看着她说:“你这何苦呢?”她说:“我喜欢你,我爱你,我现在只问你一句,现在你用得着这只备用轮胎吗?”我向前迈步,说:“仙瑚才走了不久,我不想谈这事。”靖霞跟上我,说:“已经三年了,时间已经不短了。”我有点冷嘲地说:“你倒算得清楚?”她停下了脚步,说:“你是不是想拿贞节牌坊?”我动气了,问:“你这是什么意思?”她也鼓起了腮子,说:“我还有什么意思,我一直都在等你,既然现在我已问了你,你好歹给我一个答复。”我正在气头上,言语失了分寸,说:“你的事为什么扯上我的份,我这一生只爱仙瑚!”她听了后,掉头走了。我一时也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仙瑚在我心中的位置是无法替代的,我也一直认为这世上也难觅上第二个如她一样的。再续的事,我是不考虑了,我又不是太在乎那事的。我知道靖霞对我的好,但我心里只有仙瑚,这样对她很不公平的,所以我宁愿让她痛苦一时,不能让她跟我痛苦一世,当然,这是我的想法,或许靖霞却觉得这是幸福。丈母娘也曾几次试探过我关于再续的看法,我仍是那句话。他们是不想我年纪轻轻便孤独下去的。有一天晚上,我去吃饭时,饭桌前多了一位姑娘,我原以为是丈母娘的亲戚,对她客客气气,吃完饭,待姑娘走了后,丈母娘问我:“那姑娘怎么样,好吗?”我不明其意,说:“很好。”丈母娘高兴地说:“那么你们明天去逛逛街吧。”我更是茫然,说:“我连她名字也不知,为什么要与她去逛街?”丈母娘说:“你说什么,刚才你不是说人家很好吗?人家已经同意与你发展下去的,你要珍惜这个机会。”我明白了,我说的仍是那句话。丈父与丈母娘相视无言,都静静的看电视。
      两年前,靖霞离开了单位,恐怕是因为我与她在路上谈话那件事,她留下了一封长信,放在我的电子邮箱里,讲述了她对爱情的看法,从小学到大学,从大学到我。我掉了眼泪,把信删除了。孩子今年五岁了,越大越像她母亲,仍居住在他外公外婆家,我偶尔会与他谈到靖霞,这孩子居然说:“爸爸,我觉得靖霞阿姨很像妈妈的,她们都有一颗善良的心。”是呀,她们都有一颗善良的心,如八月十五的月亮一样皎洁。
      今夜,我离开电脑,走出阳台,望着天空中的繁星,猜想那一颗是仙瑚的。凉风过处,天空传来悠和的乐声,然后是楼下传来了门铃声,我想,这么晚了,谁还找我?开了门,进来的是靖霞,我大感愕然,问:“靖霞,你这两年去哪了?”靖霞一把抱着我,泣不成声。我让她坐下,我问她出什么事了。她说:“明天我要出嫁了,我真的不想嫁,无奈家人催逼,我只好随便找一个将就算了。”我吃惊地看着她。她继续说:“除了你,这世上我不会再爱第二个男人了。今夜我是趁别人不注意溜出来的,我想见你,我很想你。”我能说什么话呢?我不敢面对靖霞。靖霞把我拉进了睡房,坐在床沿上,开始脱衣服,我惊问:“你想干什么?”她说:“今晚,我要把我最纯洁的东西送给你。”我说:“我不能。”她看着我,说:“你便不能成全我吗?”我转身离开了睡房,坐在厅子的沙发上,听着靖霞在哭,头脑空白。过了好一会,靖霞走了出来,笑着说:“我明天结婚了,你不为我祝福?”我被动地说了一通恭喜的话语。她笑笑,走近我,一手扯开我的衣服,一拳打在我的心脏位置,我很痛,然后她从地上拾起几颗衣扣子,说:“这几颗扣子,算是你送给我的结婚礼物吧。”我看着她渐远的身影,心更痛,说不出是为她而痛,还是为自己而痛。
      我关了门,走回睡房,镜子上有一个红红的唇印,是靖霞留下的,我把它擦去了。拿起我与仙瑚的婚照框,我说:“仙瑚,这一生我只爱你一个。”
      
      凌扬于2002.01.9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