沥川往事

作者:玄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2

      到了汽车站我才真正体会到林青不要这分工作的原因。下午五点是高峰时间,说是六点钟上班,如果五点半才来乘车,就会迟到。
      等了二十五分钟,终于挤上了公汽。汽车慢腾腾地向前开,一路红灯不断。我发现车里站着的人全是一副狼狈相,有坐位的人也显得疲惫不堪。透过车窗,我第一次认真打量北京。其实我每天都看新闻联播,自己以为对北京很熟悉。可是,等我真正到了这里才发现,每一个街道都如此陌生。陌生的大楼,陌生的行人,陌生的广告,陌生的车辆,陌生的标记,每一样事物都那么陌生,悄无声息地向着陌生的方向行进。
      北方的秋季,天暗得极早。四站的路程仿佛就从白日走到了黑夜。
      那个叫做“Starbucks”的咖啡馆坐落在一栋几十层高的豪华大楼的底层。奇怪的是,虽是下班高峰,那条街上的行人并不多。楼侧的停车场有大致二十个车位,全占满了。我在大门外停留片刻,理了理头发和裙子,又悄悄地照了一下镜子,还算整齐,便推门而入。
      咖啡馆并不太大,很安静,只有喁喁的人声。里面的服务生穿清一色的黑色T恤,无论男女,都套着一条墨绿色的围裙。一个叫童越的男生接待了我。他看上去和我年纪相当,个子不高,明朗的笑容,样子很随和。
      他礼貌地伸出手:“你好,谢……小秋,是吗?我是夜班经理,人们都叫我小童。”
      “你好小童。”
      “你的简历写得挺好。其实不必写英文,中文就可以了。老板不懂英语。今晚这里有四个人,包括你在内。你是S 师大的吗?”
      我点头。
      “我也是。英文系二年级。你呢?”
      “英文系新生。”
      “是吗?今天迎新我也在,怎么没见到你?”
      “也许你见到了,只是不认得。”
      “呵呵。你住哪一区?”
      “北七区。”
      “北七区?离校门最远。吃羊肉串和清真牛肉面会比较麻烦。买了课本了?”
      “嗯,好贵。”
      “要是早点碰到我就好了。我有旧课本,一模一样的,我又不爱学习,所以基本上是新的,全可以送给你。”
      郁闷。想起我早上花的一百四十块钱,那叫一个心疼。
      “How would you like your coffee? (译:您想在您的咖啡里放点什么?)” 他站在收银机前,一面说,一面工作,冷不防说了一句英文。我回头一看,一个外国人微笑着站在柜台边。
      “Double cream one sugar.(译:两份奶一份糖)”
      “Sure.(译:好的) ”
      我不禁陶醉了。他的口音与我听到的“疯狂英语”相差无几。
      “这里有很多说英文的机会。不过,老板不赞成我们和客人聊天。除非人不多,客人又愿意聊,你才可以陪着说几句。但不能耽误工作。”
      接着,他向我介绍正在工作的另外三个人,其中一个马上交班。另一个女孩叫叶静纹。M大中文系。
      咖啡馆的工作并不难,第一步是熟悉各种咖啡机的用法,然后就是背menu,也就是各种饮料的配方。他说menu上的饮料虽然多,但顾客们常喝的就只有几种,很简单,一天绝对可以全部学会。此外就是咖啡杯的大小称呼与一般咖啡店不同,不叫大、中、小,而称venti、grande、tall。
      我换上了工作服。那个叫叶静纹的女孩在一旁心不在焉地斜睨着窗外。个子窈窕,长得极像《过把瘾就死》里面的那个女主角。小童说她是南京,她父母都是大学老师,吃穿不愁,到这里来不过是练口语。我觉得很奇怪,她不是中文系的吗?要那么好的英文干什么。小童说,她是从一个竞争激烈的高中考进来的。原来打算考北大,没想一试不利,只考到M大。既然进了大学,就该休息休息了。可是她考试考惯了,歇不下来。于是,考完四级考六级,考完六级考托福,考完托福考GRE。考完GRE才发现自己学的是中文系,申请学校难,签证更难。便来这里来打工。一是练口语,二是看看可不可以认识一个外国人,替她担保。但老板不许员工与顾客聊天,她一直也没找着机会。所以,“她看上去总是很忧伤,很失落。唉。”
      其实,叶静纹打动我的正是她那双充满白日梦的眼睛。我一看见她,就想起了琼瑶小说里的人物。一双痴痴的,随时准备感动的大眼。薄薄的,等待折磨的嘴唇。披肩长发,别一只珍珠发卡。淡淡的口红,淡淡的香水,连姿态也是淡淡的,好像随时可以从这里消失一样。我进来已工作了两个小时,她只和我说了一声“Hi”。
      收银很简单,我对电子原本很有兴趣,一下子就学会了。
      “你可以算是我所见过的上手最快的新人了。”童越很满意,呵呵直笑。一个顾客走了,留下一桌子的碟子,见叶静纹还在柜台上发呆,小童只好叹一声,上去收拾。回来悄悄地说:“另介意她对你冷淡。小叶人挺好。只不过今天她的心上人来了,现在是花痴时间。”说罢,指着临窗角落。
      顺着他的手指我只看见一个斜斜的侧影。一个穿西装的青年,坐在一张临窗的桌子旁,正专注地看着自己的手提电脑。
      “他是一个中国人。”我笑着说。
      “绝对有钱。” 他补上一句。
      时至九点,顾客渐渐减少。穿西装的青年却没有离开的意思,好像把这里当作了他的办公室。
      小童说,半年前,当这位青年第一次出现在咖啡馆时,小叶就不顾一切地爱上了他。不惜为他改上晚班。不止小叶,咖啡馆里所有的女孩子全都暗恋过这个人。只要他一出现,整个晚上,女孩子们全都神思恍惚,收银机出错率升高。只有小童一个男生可以正常工作。
      我失笑:“是吗?”
      “这里所有的女孩子都盼着他来,只有我不愿意。他一来,我就要干双份活儿。不过,他来有他来的好处。”小童又说,“他给很高的小费。”女孩子们如果实在花痴得不好意思了,通常会把桌上的小费让给小童,以示歉意。
      咖啡馆供应简单的午餐和晚餐,主要是三文治和水果沙拉。而客人都是自己到柜台上等咖啡,所以很少有人给小费,尤其是中国人。
      “这里常有人给小费吗?”我问。
      “不是很经常。有些老先生、老太太需要我们把咖啡送到桌子上的,会留下小费,但也不多。” 小童说,“只有他一个人,每次都给很高的小费。所以我们也乐意为他服务。一见他来,只要走得开,我们通常都会主动过去问他要什么,然后替他把咖啡端过去。”
      “为什么?这里不是人人都排队买咖啡吗?”
      “他的腿不大方便。”
      “哦。” 我这才注意到他的桌边挂着一根黑色的手杖。但他的全身看上去与常人无异。
      “怎么不方便?” 我又问。
      “也不是很不方便,只是右腿略跛而已。”
      “也许只是暂时的伤。” 我说。
      “不是。他的车停在残障车位。宝马SUV。”
      “什么是宝马SUV?”
      “有钱人开的车,而且不怕烧汽油。”
      “哦。”
      “他一向要skinny latte (译:脱脂拿铁)。不过,如果你看见他来,不要主动上去打招呼,让小叶招待他。小叶是这里的老员工,这是她的特权。呵呵。”
      “哪一种skinny latte?Latte 有好多种呢。”
      “他喜欢Vanilla (译:香草味)。”
      正说着,小叶不知什么时候闪过来,小声道:“不是Vanilla,今天是hot coffee,Venti (译:大号热咖啡)。”说罢,闪回收银台:“小童,帮我收钱,他说他还要一杯咖啡。”
      收银台前站了不少人,她走不开,显然,又不愿意错过给临窗青年端咖啡的机会。一脸求救的神色。
      小童坏笑:“今天你表现太坏,我让小谢端咖啡。别生气,小费还是归你。”
      咖啡很快就做好了。我端着咖啡走到窗边。不想打扰他,我打算悄悄地把咖啡放到桌上就离开。他却已经觉察了,抬起头来看我。
      那是一张只有在时尚杂志的香水广告上才可能看见的脸,充满青春,恍若神人。我一阵发呆,忘了呼吸。突然觉得,北京其实是座美丽的城市。恍惚间,我的手轻轻一抖,一股滚烫的咖啡荡了出来,洒在我的手指上。我天生怕烫,手抖得更加厉害,杯子失手而落,只听得“当”的一声,咖啡杯先掉在桌子上,溅了他一身,然后滚到地上,洒了一地。
      “I’m...terribly sorry! Sir! (译:非常对不起,先生!)”仓皇中,我说了一句英文。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冒出一句英文。也许是疯狂英语背得次数太多,也许是我不愿意说中文,以免让人觉察出我的外地口音。总之,我看见他雪白的衬衣上有一大片污渍。蓝色的领带也成了褐色。
      他皱了皱眉,没说话。
      “对不起,我是……实习生。您烫伤了吗?”
      “我没事。”他说。声音很低沉,很动听。
      我正想说话,小叶已经冲到了我的身边:“先生,真对不起,您没烫伤吧?”
      他摇头。
      我低头看见咖啡仍不停地沿着他的裤腿往下滴。小童不悦地看了我一眼,拿来一张黄色的防滑告示板,立在桌边。
      “先生,十分报歉。如果方便的话,请将清洗衣物的发票送过来,我们给您报销。”
      “不必了。咖啡是我失手打翻的,与这位小姐无关。”
      “是吗?”小叶和小童同时将脸转过来,看着我,迷惑不解。
      我愣了一下,道:“谢谢先生的好意。咖啡的确是我打翻的。下次……一定注意。”
      说这话时,我不禁看了小叶一眼,心里发愁,我还究竟有没有“下一次”。但小叶显然很满意我低头认罪的态度。
      我赶紧找来拖板清理现场。小叶执意要给他再倒一杯咖啡。他推辞了。
      他合上笔记本,将它装入一个手提包,然后拿出手杖站了起来。
      “小心,地面很滑。”我轻轻地说了一句。
      他点了一下头,走到门口,按住电动门,悄然离去。
      其实他走得并不慢,只是步态有些僵硬。
      我回头看桌子,桌上留下了五十块钱。小童毫不犹豫地拿走了。
      第一次上班就出了这样的错,我十分惭愧,只好对小童频频道歉。
      “不要紧,你不是第一个将咖啡洒到他身上的人。放心吧,我们不会告诉老板的。只是,下次见到美男一定要镇定。”然后他俯耳过来,半开玩笑:“一句忠告,听不听在你:千万别在他身上浪费时间。他从不多看女孩子一眼。”
      
    插入书签 



    结爱:南岳北关
    结爱第三部



    结爱:犀燃烛照
    结爱第二部



    彩虹的重力
    现代言情



    江湖庸人传之暗香杯
    武侠



    结爱·异客逢欢
    结爱第一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