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话说林冲自闻得高俅率领数十万人马前来剿灭梁山英雄,心中久已压抑的那道复仇之恨又渐渐燃旺了。
  前两次都让高俅从眼皮底下溜走,他心中竟也在万分悲愤中闪出一丝两丝的庆幸。究竟所幸的是什么,连他也说不清楚。
内容标签: 复仇虐渣

搜索关键字:

  总点击数: 714   总书评数:2 当前被收藏数:2 文章积分:85,877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古色古香-传奇
  • 作品视角:女主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无从属系列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3828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林冲报仇

作者:凌扬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林冲报仇

      
       
      
      林冲报仇 文/凌扬
      
      
      
      词曰:北风血,滚洒乱莺春。
      白虎沧州延水浒,何时缚紧那车轮?
      头仰问游云。
      此词述说的是一位突遭横祸的伤心人。此人不是别个,正是梁山泊第六条好汉:豹子头林冲。
      
      
      话说林冲自闻得高俅率领数十万人马前来剿灭梁山英雄,心中久已压抑的那道复仇之恨又渐渐燃旺了。
      前两次都让高俅从眼皮底下溜走,他心中竟也在万分悲愤中闪出一丝两丝的庆幸。究竟所幸的是什么,连他也说不清楚。
      林冲平素与鲁智深、武松、燕青等人友好,他们三个都是血性男儿,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生性懦弱怕事的林冲往往从他们身上得到一点儿安慰。
      林冲羡慕他们,是因为他们大仇已报。而自己的仇却不知何日才能得雪!每想至此,他便想起他的张氏娘子。
      林冲自告奋勇要去生擒高俅,并要剜他的心以祭死去的亡妻。然而宋江却分派了他一个闲职,只能在梁山上巡逻。
      林冲颓丧地走出那曾经是聚义厅的忠义堂,从后而来的阮氏三兄弟及王俊劝慰他,说如果逮得高俅一定将其亲手送于林大哥手上。
      林冲心内如焚的在梁山上来回走动,他手提花枪,腰挂朴刀,等待报仇的时刻的到来,然后与武松他们一醉方休。
      然而正在他在后山吆喝几个喽罗勤加练习时,宋江已经在忠义堂上为高俅亲解绳索了。
      当他听得燕青的报讯后,三步并作一步,冲向忠义堂。
      未到忠义堂,已听得宋江恳求高俅在皇上面前为他们美言,说梁山愿意受招安。
      林冲心中不由一沉,今也招安,明也招安,左也招安,右也招安,如果朝廷愿意重用自己的,自己又何至于被逼上梁山!
      他如风般撞入了忠义堂,一屁股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高俅惊讶于来人的莽撞,待见到林冲那双利箭似的眼睛,他不由倒抽一口冷气。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心下只恨为何贸然请缨。
      林冲把桌上的一杯酒,仰头倒进了肚里。
      鲁智深哼了一声。
      武松把酒杯大力放在桌上。
      燕青把萧子往掌上敲。
      林冲霍的站了起来,指着高俅,说:“高俅老贼,你害得我家破人亡,今日便是你的死期!”高俅倒也狡猾,对着宋江说:“宋头领的话,高某人一定为你在皇上面前传达,皇上是明德之君,一定会接受你们招安的。他日我们一殿为臣,宋头领还当多多关照。”宋江笑逐颜开,连声多谢。
      林冲看看高俅,看看宋江,看看忠义堂牌匾,把酒杯捏碎,大步走出了忠义堂,他恨呀,恨自己为什么如此无能!
      身后鲁智深、武松、史进、时迁等人也纷纷步出了忠义堂。
      
      
      林冲刚刚走回自己的住处,鲁智深与武松已跟了进来。
      他们三人闷坐在屋中,几只花脚蚊在空中飞来飞去。
      武松突然抽出戒刀,几下刀落,把几只花脚蚊尽行杀死。
      林冲心中五味俱全,好像武松这几刀是砍在自己身上似的。
      鲁智深一掌拍在桌上说:“大哥,如果你出不了手,我们为你出手!”自己的仇要假手于人!林冲想到此,胸中顿时涌起一股火,正如当日风雪山神庙及火并王伦一样。
      燕青急急冲了进来,说:“大哥,高俅已到断金亭,要往金沙滩登船离山了。别优柔寡断了!过了这山,没了那村!”林冲呼一声冲出了门,跨上白马,提着花枪,直奔金沙滩而去。
      远远的看见高俅正要上船,他大喝一声:“高俅老贼,留下命来!”高俅听得叫声,心慌意乱,举步便欲上船。突闻脑后一阵风声,正想躲避,已然不及了,呼一声,一个物体在他耳边飞过,正自庆幸避过一劫时,水中的物体冒出一个头来,原来此人正是活阎罗阮小七。
      就是这么一拖延,林冲已策骑至高俅跟前,提枪直指其面门,要与他拼个你死我活。
      宋江面色由黑转白,满脸赔笑向高俅解释。
      高俅也不是省油的灯,他除了能踢得几脚气球外,功夫也是得异人传授,特别是那套碧绿刀法,成其刀下之鬼的已不计其数。
      当下,高俅从随从身上接过宝刀,正是当年哄骗林冲买的那柄。
      他摆开架式,刀锋对准自己的胸膛。
      林冲跃身下马,舞起花枪便来战高俅。
      好一场拼斗:水浒鱼虾急躲避,半空鸿雁折翅来,但见枪展刀劈,枪展如蟠龙飞九天,刀劈似狸猫落玉宇;风急音锐,风急如大潮逐堤岸,音锐似金蛇刺乌云。直战得金沙滩上众人惊,断金亭上瓦片裂。
      三十回合后,胜负渐见分晓了。
      林冲久居忧患,自是常常勤加练习功夫,而高俅养尊处优,虽有上乘功夫,无奈身肥脚重。
      林冲施展起武松的玉环步鸳鸯腿,一脚把高俅踢于地上,然后举起花枪对准其咽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前进。
      眼看大仇将报,妻子与泰山将要展开深锁的愁眉,一支骤来的利箭阻了阻花枪的去势,接着一块石子把枪柄打断,枪头嗖的一声插在高俅身旁,去势不减,直钻入了沙里。
      林冲明白这是宋江的意思,也不太责怪花荣与张清。
      林冲随手抽出身上所佩带的朴刀,一脚踏在高俅胸上,举刀便欲取高俅的性命。
      宋江大喝一声:“林冲,你,你不听我的话,你还有义气吗?”林冲停下了手,看了看宋江。
      义气?我林冲哪里不讲义气,我不讲义气,这梁山的寨主还到你宋三郎坐吗?
      你讲义气吗?你只不过是向晁天王几人通风报信而已,于我何恩?
      你吃着皇帝老儿的饭,却不给他老人家办事,到了梁山却要说忠;你穿着梁山好汉抢来的衣服,却不为众好汉着想,一味想着自己的前程;你又哪里有义气?
      一个义字,让多少人含恨终生;一个义字,又让多少人死在不讲义的人的手里。
      我对你有情,你对我有义吗?这眼见的是你要讲义气的时候,为什么你却想着要当朝廷的走狗!
      我堂堂京城八十万禁军教头,官虽不大,但朝廷上的昏庸腐败与尔虞我诈,还不比你小小一个押司清楚?
      你要对皇帝老儿尽忠,便是对众兄弟的不义!
      林冲越想越气,看见众兄弟都站在宋江身后,无一人出来为他说话,想起义薄云天的晁盖。
      晁盖本就不想让位于宋江,晁天王真有先见之明啊!
      他仰天长啸,高呼一声:“天王,你为什么这么早死!”一群虎狼之士竟都委身在一只羊羔的统辖之下,呜呼,哀哉!
      一口鲜血蓦地涌上喉咙,他奋力把其往高俅脸上喷。
      手中一扬,朴刀飞向水浒,过了许久,才听到水响的声音。
      林冲跌跌撞撞地走回了住处。
      
      
      高俅回到京城后与蔡京商量出了一条以贼灭贼以盗制盗的绝计。
      梁山一百零八将于是都受了招安,又成为了大宋的忠臣良将了。
      宋徽宗自那日皇宫被乱后,一直想看看梁山好汉是什么样的三头六臂,竟然如此神出鬼没。
      道君皇帝一旨召下,梁山一百零八将齐聚于金銮宝殿之上。
      宋江叩头如舂米,声声万岁,其余的在后也俯着身子,不知是蹲,是半跪,还是双膝跪。
      宋徽宗下旨让梁山好汉都抬起头来,首先看见的是宋江,心想这样的人物猥琐的紧,怎么就能当了一山之主?
      正自纳闷时,人群中窜出一人,一脚踩在宋江头上,借力飞上了龙座旁。
      宋徽宗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可他也不是五体不勤的人,他工于音书画,一手瘦金体书法,连苏黄米蔡也自叹弗如,更从书法上悟到了武功的招式。
      情急之下,拿起御案上的一枝用李师师眉毛制成的毛笔,对着来犯的敌人轻点过去,这一招有名堂的,叫日出江花红胜火。
      那人手中亮出匕首,避过攻势,对着宋徽宗的咽喉便刺。
      梁山好汉看得真切,此人原来是素来懦弱怕事委曲求全的林冲!
      林冲的确不是果敢之人,但当一股怒气冲塞胸间时,任何人也会释之以后快,何况是身怀家仇的人呢?
      匕首到咽喉一寸左右,停下了。
      林冲迫令宋徽宗下旨把高俅立即捉拿。
      宋徽宗抖抖索索的写了御旨,众武士一拥而上,把高俅当场逮住。
      林冲要求当场处死之。高俅万料不到有此一日,高声呼叫自己的家兵前来营救,可是鲁智深、武松、史进等人已圆睁两目。
      高俅既死,林冲长长的舒了积压了多年的闷气,平生从来没有这么舒坦爽快!
      这一刻,林冲也已看透了这个阴毒痛苦的人世。
      林冲看着阶下俯伏在地的宋江,心下一阵鄙夷。
      宋江,你的招安大任完成了!有时我也曾如时迁一样怀疑你究竟是不是朝廷派来的坏我梁山的奸细!
      你成为大宋的好子民了,你光耀门楣了!但朝廷会容得下你这贼寇吗?这帽子不是说摘便摘!
      然后你会被调派去战辽国,谁无父母,血肉做成,何苦同类相残;然后你会调派去征方腊,同为替天行道,救民水火,何苦兄弟相煎!
      到了战斗那时候,还能有什么宏大目标,还不是为了死去的兄弟报仇?
      站在众兄弟的尸体上当官,宋江,宋黑子,你区区一个押司,以为一心为朝廷,就会得到好报,你太天真了,你不知道你犯的是政治幼稚病!
      林冲接着看了看死去的高俅,呸了一声。
      高俅,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人道是清君侧,君便能清明有为,假的!
      死了高俅,还有高尔夫俅!
      坏人如何能杀得尽,坏人是由好人变过来的!
      是什么因素令好人成为坏人呢?
      林冲望了望宋徽宗,这位置由宋江来坐,高俅之类的人照样会丛生。
      偶尔的圣君贤卿又能维持多久?要能让老百姓永远过上好日子又谈何容易。
      老百姓的事还得让老百姓去管!
      林冲越想越远,面前的宋徽宗裙下已跌出了屎尿。
      林冲纵声长啸,把宋徽宗一脚踢下了台阶,挥动匕首,插向了自己的喉咙……
      
      
      
      2002/1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