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王之生如死般澄澈

作者:白木桃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九章


      在刚刚那场惊世骇俗的双部长之战后,众人那紧绷的神经还未来得及得到很好的松弛,就即将迎来那青学对冰帝的决胜一战——两队后备人员的比赛。

      坐在冰帝休息席上和跡部说着话的TOKI,用余光看到了热身完毕从场外走进的少年,忽然停止了交谈的话语,嘴角恶劣的弯了起来。她拍了拍跡部的肩,起身朝着自己那许久未见的友人走去——

      “是你!”日吉若看见迎面走来的TOKI,那刚刚还十分冷静准备沉着应战的神经一下子紧绷了起来。那一双凌厉如苍狼的细长眸子内燃起了熊熊烈火,显得更吓人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TOKI自顾笑着没有回答,慢慢的朝日吉走近。待走到离他还有两米远的地方时猛然右脚蹬地使力向前跳起,身体向右方扭转了一百八十度,伸出左脚朝着日吉的面门飞踢了出去——

      “!!”

      日吉看着冲着自己左脸踢来的脚,长久练习而产生的良好反应让他的身体未经大脑思考就动了起来,身体向后快速一闪。那带着强劲力道的一踢就这么从自己的额头擦过,带起的一道飓风将他的留海吹了起来。他咧开了嘴角,将网球拍扔到了身旁已经呆愣的向日手里,伸出右手向TOKI那收回的左腿攻去。TOKI伸出右手成刀,扭身劈向日吉那袭来的右手,同时收回了左腿,完全没有了一丝破绽。日吉见攻下路不成,将击出的右手顺势改变了方向,朝TOKI的下颚击了上去……

      “日吉,十二神,快住手!”反应过来的凤连忙从座位上站起,三步并两步的冲到二人中间,拉住了TOKI即将劈到日吉右手的手刀。

      “长太郎,小心!”

      日吉那攻过去的右手顺着惯性依然向前冲去,眼看就要落在了凤的身上!凤闻声扭过头来,只看到日吉的攻击朝着自己的面部袭来。长久的网球练习,使他不能惧怕任何攻到自己眼前的攻击,就算是冲着自己眼睛而来的网球也不能闭上双眼。他就这么睁大着眼睛,眼睁睁的看着日吉的手越来越近。
      忽然他的眼前一花,只见一个刺猬头的少年阻挡在自己面前,而日吉那攻出的手也在那少年的额前硬硬停住。

      (噢?这就是冰帝宍户的特殊技能,如同瞬间移动的步伐吗?)

      TOKI看着从三米外一闪就到了近前的宍户,习惯性的摸了摸身后,才发现她没有将笔记本带在身上。

      “你们在干什么?”跡部从第一排的坐席上站起,走到了各位面前。抬起了下巴俯视着姿势不一的众人,发出了那一如既往的金属质感的声音,“在本大爷的眼皮底下打架吗,啊嗯?”

      “哼嗯嗯,没什么,只是普通的打招呼而已。”TOKI拍了拍抓着自己手臂依然紧绷的凤,对跡部笑道。

      “就是如此。”日吉也放下了手,拿起了已经成雕像的向日手中的球拍。

      “打招呼?还普通?!”众人听着二人的话语,额角滑下了一滴冷汗。这哪里普通了啊!!

      “若,这么长时间没见,你的身手又进步了啊。”TOKI将肩头的长发甩在身后,“据推测接下来的比赛是由你上场吧?好好干啊!”

      “彼此彼此!”日吉眯起了眼睛,看着一年多没有见面依然神采奕奕的少年心里燃起了那熟悉的欲望——他的身手也进步了!他一定要以下克上击败他!

      “十二神助理,好久不见了!”凤长太郎看着恢复正常的二人,松了一口气。转而面对自从去年青少年集训起就消失了的助理——十二神时说道。

      “确实很久了啊,你看起来也很精神嘛!”TOKI如同长辈一样看着比他高出一个半头的高大少年,老气横秋的点了点头,让旁边的宍户心里一阵不爽。

      “嘁,明明是个矮子还那么嚣张,逊毙了!”

      在TOKI和冰帝众人打招呼的时候,青学这方也有人注意到了刚才的骚乱。

      “喂喂,冰帝那边好像打起来了!”眉毛连在一起的崛尾拽了拽身旁的光头少年,指着冰帝的坐席喊道。随后他沉思了一秒钟,又变成老神在在的模样,“嘛,肯定是因为接下来的候补太弱,自认为胜不了越前而暴躁了!”

      “喂毒蛇,那个人……”桃城碰了碰海堂的肩膀,向TOKI的方向努了努嘴,“那个人好像是十二神助理吧?”

      “没错,是他!”海堂被桃城撞了两下正要发火,却被他的话吸引了视线。在看到对面那站在冰帝众人面前的少年时,火气呼的一下灭掉了。

      “十二神助理?是谁啊?”崛尾听到了二人的交谈,张着求知欲望强烈的眼睛看着身旁从骚乱开始起便唰唰记录的乾贞治。

      “十二神时,13岁,立海大附属二年级学生。数据型选手,网球龄七年,利腕是右手,爱用的球拍品牌是威尔逊。回球绝招是双重斩击——望月斩和朔月斩,还可以使用将球向反方向弹回的低手发球,擅长攻击对手视觉盲区,是一个全方位攻击型选手。”乾在崛尾问出问题的瞬间拿出了写有“秘·十二神时”的笔记本,看着本上的记录对大家说道,“立海大网球部的前任经理,现任立海男网部监督。训练方式残酷且效率极高,被众人称为——鬼之介。”

      “喂喂,你是从哪抽出的那个超厚的笔记本啊,乾?”菊丸围着乾转了好几圈,对乾那眨眼间不知从哪抽出了这么厚的笔记本有着极大的兴趣,“好像变魔术一样……”

      “鬼之介?”大石看着对面的银发少年,好像想到什么似的转头对乾说,“那位不就是去年青少年选拔集训的总监督助理吗,好像你叫他什么时之介来着。”

      “啊!!我想起来了!!”菊丸脑袋上的小灯泡一闪,伸出一跟指头指着对场的TOKI苦大仇深的哭诉,“他就是那个让我拉了一早上肚子的人!”

      “那件事啊,真是怀念啊……”桃城摸着下巴说道,随后挤着眼睛撞了撞身边的海堂喷笑了出来,“说起来,你也被那个柳橙布丁放倒了啊毒蛇!噗哈哈哈——!!”

      “嘁,你自己还不是被助理的银带鱼饭团弄的昏迷了,野猪桃城!”

      “银带鱼饭团?好像和乾的蔬菜汁一样的功效呢,真是有趣……”不二听着几位少年的话,兴味的弯起了嘴角,“呵呵,好想尝尝呢。”

      “不瞒你说,我的蔬菜汁确实是由时之介的料理配方进化而来的,哼哼”乾推了推那完全看不到眼睛的巨大黑框眼镜,闪出了一道银光。

      “呜哇~原来让我们那么痛苦的蔬菜汁,是他想出来的配方啊!”菊丸的脸色聚变,跺着脚大喊,“罪魁祸首!!绝对是罪魁祸首!!”

      “不仅如此啊!”桃城忽然在三位一年级生的身后出现,用阴恻恻的声音幽幽的说道,“他的训练才更叫恐怖,比如让你绑着20斤的负重在沙滩上跑马拉松……”

      “还有用时速几乎200KM的发球一秒一个的砸到你的脑袋上……”同样看过TOKI那“陪同训练”录像的海堂在一旁补充。

      “这么说来,我听过立海大的人在输掉比赛后会被巴掌抽飞的传闻。”大石也对以上的言论做了补充,“上次立海的切原来部里挑衅那次,他也是一脚就将切原踢飞出三四米啊……”

      “我在父亲的寿司店帮忙时听其他学校的学生说,他好像在练习赛中经常打败立海的真田和柳。”河村听着大家的讨论,也回想着自己听到的信息,“似乎他和立海的仁王是双打搭档……”

      “顺带一提,他是我小学时期教练班的同学。几年来的训练比赛,全班15人之中只有三人能与他打完全场,其他人不是脱力昏迷就是弃权。——被教练班内的同学称为‘鬼’。”

      “鬼……绝对是鬼啊!!”众人听着乾的描述,周围的温度似乎降低了十几度,并有不明的浅蓝色火光在周围飘荡。

      “输掉比赛会打人、经常在比赛中胜过被称为全国第一的真田、夸张的训练菜单、残酷的训练方式,还有会做出比乾的蔬菜汁更厉害的料理,拥有强悍实力并喜欢折磨人的体力……的意思吗?”不二总结着大家的话,微微睁开的眼睛闪出了一道蓝光,“呵呵,越来越有意思了……你说呢,手冢?”

      “越前,该你上场了。”手冢坐在监督席上,头也没回的扔出一句话。却在听见后面那些笨蛋们的谈论后,脑中浮出了和其他人不一样的想法。

      ——立海大,绝对是强敌!

      “OK。”越前压了压帽檐,拿着球拍站起了身。对身后那些似乎被鬼火包围的少年们嗤笑了一声,“嘿,前辈们还……”

      “那你去试试他的料理啊!!”受害者三人听到越前的前半句,已经猜测出了他要说什么,纷纷怒而起的对他咆哮,将他那后半句“MADAMADADANE”憋回了肚子里。

      “切……”越前感受到众人的怨气不由得打了个寒噤,将帽檐压得更低了,赶忙快步走进了赛场。

      **

      ——“现在开始进行附加赛,请双方队员入场!”

      裁判的声音响起,打断了冰帝少年们的说笑声。众人在这一刻陡然换了表情,一股不可忽视的气势从那黄色短发的少年身上迸发出来。

      “日吉你听好,绝·对不能小看青学那帮家伙!”向日跳到铁丝网前,对着场内的日吉喊道,“我对你有信心,一定要赢!!知道吗!!”

      “我明白了,向日前辈。”日吉面无表情的应道,拿着球拍朝赛场中央走去。

      “日吉……”坐在台阶上的宍户攥了攥拳,看着场中已经站定的越前,叫住了正欲进场的日吉若,“不要因为对手是一年级就掉以轻心!”

      “一年级?”日吉顿了顿脚步,锐利的目光如同利刃一般划破了他周围的空气。他稍稍侧头,对身后的人投去了一个充满压迫感的眼神……

      “那当然了!”

      ——“比赛开始,一局定胜负,越前发球局,Play!”

      日吉看着对面的小个子,心里默念着一直迫使他不断攀登的一句话——以下克上!他是因为很欣赏榊监督的“重视实力,不容失败”的方针才加入冰帝的,所以他十分不赞成宍户前辈重新加入正选的行列。宍户前辈现在已经成为双打,而桦地也在先前的比赛中受伤,芥川前辈又惨败在青学的手中……那么之后的比赛,自己单打二的位置是要定了!
      不过这还不够……总有一天,他会将跡部部长的位置也抢到手!还有,击败那眼角上吊的矮子——十二神时啊!

      正当他想着,忽然感觉一股劲风冲着自己的面部袭来。刚刚和TOKI交过手,神经还处于兴奋状态的他条件反射般的将头向旁边一闪。只见一颗黄色的小球拔地而起,擦着他的额角冲上了天空……

      ——“15-0!”

      “还这样东张西望的可以吗?”对面那戴着白色网球帽的少年从口袋里掏出了一颗球,在地上弹了弹后高高抛起,“我可要全力抢攻了哦!”

      “——哈啊!”

      在抛起的球飞到最高点的同时,他已经双脚用力腾空而起!拍框稍稍向右偏斜,以漂亮的姿势流畅的将网球击出,球在空中划了个弧线直冲他的场地而来——

      日吉回过了神,将球拍至于面前弯腰屈膝,看着那颗在前场落地的小球。随后跨一步上前,举拍欲挥……就在他以为绝对能得手的时刻,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转变。

      ——球居然在地上狠狠的摩擦了一下后,以极快的速度冲着他的面部弹了起来!!

      “——出现了!外旋发球!!”青学的阵营中爆出了一片欢呼。

      他愣了一下,挥出去的球拍已经没时间再收回来了。他只能慌忙的将球拍拉上,阻挡住那颗冲着自己面部飞来的小球。但是这球的威力之大是他没有想到的,没有来得及收回的球拍就这么被球击中,脱手而出。

      “30-0!”

      “嘁,外旋发球?”他眯着眼睛看了看对面那带着一丝邪笑的越前,心里不屑的轻嗤了一声。这种球虽然厉害,但也不是完全接不到的!再者说了,他曾在与TOKI的比赛中经历过那直冲自己下巴袭来的强力侧旋球,当时那球如果砸到下巴的话,骨头恐怕也会碎掉的。时之介那混蛋打出的侧旋球,可比这种什么外旋发球强劲一百倍啊!

      越前又打出了外旋发球,日吉那细长的双眸猛地睁大,找到了球的轨迹。随后迅速上前,举起球拍将那颗飞起的网球大力的抽了回去——

      “好呀!日吉接到了那个外旋发球了!”向日用拳头猛的捶了一下身边的忍足,砸的后者一个踉跄。

      “不,有点不对劲!”跡部将手扶在眉间,看着那颗速度和威力都相对减弱许多的发球喃喃,“那根本不是外旋发球……”

      这球的感觉不对!日吉也注意到了这点,比起先前的两个发球,这个球是彻头彻尾的冒牌货!那个一年级的小鬼究竟想耍什么花招?

      越前看着被日吉击回的网球,嘴角弯了起来。他将左脚稍稍后退,之后双腿微蹲,用左手扶住球拍右手轻轻向下斜拉——球带着强烈的旋转落入了日吉的前半场,随后并未弹起,而是紧贴着地面咝咝的旋转着滚到了球网前……

      “零,零式削球吗?”凤长太郎流下了一滴冷汗,“这个一年级生究竟什么来头,居然连手冢的零式也会……”

      “哼嗯嗯,那根本不是零式。刚才越前的球拍向下垂了多于30厘米,动作过大。根本没有手冢前辈的零式那种精湛的技巧,顶多是个仿冒品罢了。”戴着从宍户那里A来的帽子,TOKI斜靠在场边的铁柱上压了压帽檐,“不过确实振奋了青学的士气,真是有趣的小鬼。”

      “嘁,你自己明明也是小鬼一个。”被抢走帽子的宍户毫不犹豫的吐槽,“都二年级了还没有那个一年级的小鬼高,逊毙了!”

      “哼嗯嗯,某人都三年级了还没有二年级的小鬼高……是不是也‘逊毙了’呢?”TOKI看了看坐在宍户身旁的凤,对宍户露出了八颗牙齿,“而且根据我的调查,青学的越前目前身高是151厘米,我比他高了一厘米噢!”

      “哼,一群笨蛋。”跡部斜了互相吐槽的两人一眼,又看向了场上。

      而在裁判宣判青学1-0领先之后,冰帝的日吉若摆出了一个除了冰帝众人和TOKI之外谁也没见过的姿势……只见他左脚在前右脚微蹲,右手持拍向后拉伸,如同持戈出征的战士一般矗立在场上。

      “噢?这家伙终于把这种姿势运用到网球中了吗?”TOKI看着日吉的演武式,心里对榊太郎致以了崇高的敬意。不愧是榊监督,果然发现了若所适合的网球风格啊!

      在日吉使出了演武式之后,爆发力和移动速度都比刚才强了许多。仿佛那一直压抑着的力量一股脑的爆发了出来,那强劲的力度和诡异的角度,打的越前措手不及。比分在一瞬之间就刷新成了40-0,令青学的阵营中一片慌乱。

      “可恶……”越前龙马失掉了球,抬起头看着对面的日吉,从牙缝内挤出了一句不满的咕哝。随后他轻笑一声,将球拍扔起用左手接住,紧紧的握了握,“嘿,看来你也有点本事呢。没办法,那么我也只好不客气了!”

      “哼!”日吉看着将球拍换手的越前,鼻翼里轻哼了一声。再次摆好了古武术流演武式的姿势,用那略带冰冷的、磨砂质感的声音对越前说道,“听好!这里是轮不到你来以下克上的!”

      “嘿,所谓以下克上,不就是后辈对无能前辈的地位和权利构成威胁的意思吗?”越前龙马一边奔跑回球,一边向对面的日吉挑衅道,“既然前辈无能,那么我以下犯上又有什么不可?”

      “哼,逞口舌之快的小鬼!”

      日吉拉开架势,将越前击来的网球狠狠的抽击了回去。球压在前场的中线上向左边弹去,眼看就要飞出了场外。这时越前却没有跑去击球,而是向网前快速的冲刺而来!TOKI皱了皱眉,按这样的速度,他会撞在球网上的!
      但是他并没有像TOKI想象的那样刹不住闸而撞在网上,而是在快到落点的时候猛然下蹲,顺着惯性向前滑去,转眼间就钻到了球的下方。随后他蹬地跳起,挥动的左手带起了一道白色的幻影——他用向前滑动的惯性以及猛然跳起的速度,将球在球拍上狠狠的摩擦,划了一道圆滑的弧线抽击到了日吉的场地。日吉跨步上前准备在落点回击,但球却在弹地后从他的头顶飞跃,死死的砸在了他的后方。

      ——“2-1,越前领先!”

      “是抽击球B啊!龙马君太厉害了!!”
      “——加油越前!”
      “冲啊!小不点!!”

      这一记完美的抽击球,将青学的士气再一次推到了顶峰。本来在冰帝200人包围下的他们,加油声微不可闻。但现在在满场的冰帝加油声中,已经可以清楚的听到青学的声音了。

      TOKI忽然感觉到后方有一股不安定的气流。她疑惑的回头望去,只见高大的二年级生桦地崇弘,全身在微微的颤抖着。

      “桦地,你的手怎么在震啊?”一旁的忍足也注意到了桦地的异样,推了推眼镜问道。

      “说起来侑士,你不是也……”向日指着自己搭档的手对他说着,忽然又停顿了一下,像看到什么似的将自己的手放在眼前,“啊……连我也是……”

      一旁坐着的跡部自从越前换了左手比赛后再也没有出声,只是将双手交握抵在下巴上。但他的心里却和后方的队员一样,默念着同样的一句话……

      (日吉,无论如何一定要赢——!我们绝不可以在这里就完蛋——!)

      “小鬼,再和我多打10局吧!”
      “哼,我还打算多打20局呢!”

      “若的节奏已经乱了……”TOKI看着不断进攻的二人喃喃,“要注意到啊,若!你的对手可是在美国进行过无数次比赛的越前龙马啊,论经验你是赢不了他的!一定要注意到啊,不然再这样下去你会输的!”

      而场上的日吉若却并没有了解到TOKI的想法。他只想着将这个臭屁的一年级小鬼彻底打倒!这个一年级的居然用这么快节奏的攻击,一定会后劲不足的。没有人能长时间的持续如此快节奏的比赛,等越前的体力不继露出空隙的时候,就是他取胜的时候!
      但是日吉没有想到,这种高度紧张的状态或许正是越前龙马最适合的比赛状态!不断的进攻着,一球一球的抽击着;外旋发球、抽击球B,各种快速攻击方式不断交替的上演着。当日吉感觉不妙想要改变比赛节奏时,似乎已经晚了。

      “——喂,再多打100局如何?”

      赛末点了。日吉若看着面前虽然汗流满面但仍然体力充沛的越前,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这个小子……这个小子居然能坚持到现在!难道,落入陷阱的是他才对吗?

      “——抽击球B!!”

      一记小球从天而降,狠狠的粉碎了日吉的自尊心。他呆立在球场,手中的球拍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落到了地上。

      (是我败了吗?)

      ——“比赛结束!6-4,青学越前获胜!”

      (将无能的前辈以下克上,那其实是我吗?)

      ——“呼,果然是我赢了呢。”

      (冰帝,冰帝怎么样了?……冰帝因为我的原因被淘汰了吗?)

      ——“日吉!!”
      ——“若!!”

      细长的双眸溢满了泪水,紧紧握住的双拳因为不甘而颤抖着。他不是没败过,他在练习中每天的挑战跡部部长,每天的败在他的手里。但是这次,这次冰帝的败北,却是他最不想看到的结果。他举起双臂环住了脸,将头埋在臂弯里,全身不住的颤抖着。那瞳中的泪水也终于汹涌而出,滴落在灰白相间的队服袖子上,渗到了皮肤里,如此的冰冷。

      冰帝的众人围了上来,看着无声哭泣的日吉相顾无言。

      冰帝败了,败在了第一场,败在了青学的手里。他们已经无缘全国大赛了。他们现在能做的,只有轻轻的拍一拍正在哭泣的队友的背,给予他理解和鼓励。

      列队、敬礼。

      他们看着对面曾经的对手,眸中尽是不甘和懊悔。黄色短发的少年将那哭过的双眼遮在了留海下;反戴着帽子的少年也低下头闭上了眼睛;白色短发的温柔少年,忍不住内心的悲伤,一行泪水从颊边滑落;单纯的红发少年怒瞪着对方,微微撅起的双唇显示出了他如同孩子一般的倔强——他才不会哭呢!
      而那冰帝之王,在转身前回眸看了一眼他所认可的对手,唇角溢出了一丝微笑。他将右手高举于头顶,扣了一个响彻天空的响指——

      “——冰帝!——冰帝!——冰帝!”

      他们走了,孤高的冰之利刃。但留下了一场精彩绝伦的比赛,留给众人无尽的回味。之后的一段时间,场内还能听到那充斥着场内的冰帝拉拉队的叫声。直到夕阳西下,那叫声还在观众们的脑海中回荡。

      而在场外的青学阵营旁,一位银色头发的少女拦住了青学部长的去路。

      “手冢前辈,有时间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关东大赛第一场青学对冰帝终于结束了。
    回顾过去,发现第一场时的冰帝是如此的青涩和可爱~ 日吉和凤在输掉后流下的泪水,现在依然在我的脑海中盘旋着。还有跡部最后的那个眼神,那个响指…… 他们就算输了也不会消失在记忆中的~
    啊~看了一眼我这章,居然写了7000多字?!。。。。OTZ~~~
    为啥我写起比赛来就刹不住闸呢……
    请欣赏~



    [网王+柯南]刺桐之歌




    网王之生如死般澄澈




    晋江文栏特效代码
    很有用的工具类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82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