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王之生如死般澄澈

作者:白木桃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章


      晚霞布满了整个天空,球场内的击球声仍在继续。TOKI背着被管家塞的很满的背包,走出了门准备回神奈川。司机早已把车开出了车库停在门前等着了,她回头注视着球场内还在奔跑中的人影,低笑了一声打开了车门。

      “长谷川,开车吧……”她将背包卸下来扔到后座,转过头吩咐司机开车。但看到“司机”的脸,惊吓的叫出声来,“——十二神照!”

      “哎呀呀,又直呼你老爸的名字啊……怎么,由我这个天才老爸送你回去,就高兴到这种程度了吗?”驾驶座的十二神照撩了一下长发,半眯着眼睛对TOKI笑道,“不要太感动了啊,如果实在想哭,就到爸爸的怀里哭吧!”

      “你是笨蛋吗?!谁要到你怀里哭啊!”TOKI的脑门很不理智的爆了一根青筋,“话说为什么是你送我啊!长谷川呢?”

      “今天周日,长谷川放假,你不知道吗?”十二神照收回视线,发动了汽车,“系好安全带啊,你老爸我的开车速度可是很快的!”

      TOKI叹了一口气,拉起身旁的安全带系好。在她搭上扣的一刹那,车子就如离弦的箭一般飞了出去。

      与此同时,在东京某超市内,一位姓长谷川的青年司机在疯狂采购。一边不断的将物品放在车内,一边兴高采烈的自言自语……

      “十二神先生真是好人!不但放了我一下午假,居然还给我发了那么多奖金说要我买点好吃的送给母亲……十二神先生真是好人……”

      ……

      东京通往神奈川的高速公路上,大大小小的车在行驶着。一辆雪佛兰从人们的视线中一闪而过,略起一道银光。这辆车的驾驶座上,一位银色长发的男子沉默的开着车,身旁的少女安静的看着窗外的风景,同样的沉默。

      十二神照一边开着车,一边点燃了一支香烟。他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夹住香烟,视线从副驾驶的少女身上扫过。他看着凝视窗外的少女,嘴角弯了起来。

      长而柔软的银发、细而挺拔的脖颈、戏谑中却隐隐带着坚定的眼神……十三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这个当初还在要靠保温箱中的仪器来维持生命的小不点,转眼间已经长成了出色的少女;自己也从二十四岁的青年步入了三十七岁的中年了。但是时间越久,这个让他引以为傲的女儿似乎也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他清楚的记得,TOKI四岁以前那不稳定的精神状况。不是看着某处发呆,就是涂涂画画一些旁人看不懂的东西。虽然外人看不出,但是生于古老家族的他知道,那些涂鸦看起来就像某种未知的文字;还有她的眼神,那种只有死者才有的眼神,是不可能出现在一个孩子眼中的。他为此专门询问了身为神社最高神官的父亲——十二神蓼风,那也是TOKI和十二神蓼风在英国之前的唯一一次见面。

      ——“她似乎和青墨一样,带着前世的些许记忆,精神处在崩溃边缘。千万不可与她提起前世之事,否则‘心’会消散。”

      心是什么,十二神照当然清楚。心为一个人的意志、精神力,通俗点讲,就是灵魂。心若消散,那人便与死者没多大分别了,轻者恍惚终日、意识不清;重者便会走上寻死之路。十二神家的血统特殊,新生的婴儿中有三分之一都具有特殊的能力。至于带有前世记忆的案例,族谱中也有记录。但他以前却是始终不信的。自从见到分家某位因带有前世记忆而无法接受转世事实的人,他不信也得信了——那位幼年便因自残而永远失去左眼的少女,十二神青墨。

      他生怕自己的女儿走上了青墨的道路,便四处小心翼翼。平时装作一副神经大条的邋遢模样,用各种方式来讨她欢心,想让她尽快的忘掉那不愉快的记忆;没想到从那时起,自己便在女儿的脑海里印下了不可磨灭的‘光辉’形象。不过结果是好的。当年幼的TOKI举着一张计划表目光灼灼的望着他时,他的眼睛突然觉得有些酸胀。

      她终于走出来了。

      自那以后,TOKI越来越有主见,越来越有活力;自己和由香里也尽一切努力来达成她的心愿。网球、剑道、弓道,TOKI发挥她那超常的天赋和不懈的努力,每一样都学的很好。他欣慰的同时,也有些担心——也许是“失去的才是最美”,有着前世记忆的人,对这世的归属感并不会很强。他们前世也有父母、也有爱人和朋友,这个世界的人对于他们来说,也许只是一些可有可无的东西。从她上中学开始,和家里的通讯就越来越少了。只是有事的时候才会拨通由香里的电话,才会回东京来看看他们。他们心里有过不安、也有过恐惧;自己也因放心不下而时常去偷偷的看望她。但是一想到她在神奈川和那群孩子们正在有活力的奋斗、一看到她越来越经常的露出那甜美的笑容,所有的不安和恐惧都烟消云散了。

      ——“照,烟灰要掉到腿上了……”少女瞥了他一眼,又看向了窗外。

      他将烟蒂扔在灭烟器里,露出了一个微笑。

      没关系,只要她在有需要的时候会想到他们,用软软的声音叫他“照”,这样就可以了。不管她有没有前世的记忆,不管她与他们离的多远,她都是十二神照和十二神由香里引以为豪的孩子。

      而TOKI,此时也在想着事情——她在为幸村的精神状况担心。

      她前几天去探望部长的时候,部长那将她灼痛的眼神;他得知自己或许再也不能打网球后,那射向她的、带着不安和恐惧的眼神……她至今无法遗忘。
      一向平静如水的部长,一向对谁都很温柔的部长,居然会被命运如此的戏弄!部长是如此的爱着网球、将网球当作一切,简直是为网球而生的神之子。这样的部长,却被告知会被病魔夺取他倾注一切的东西……

      明天就是地区选拔赛决赛了,大家都斗志满满,为了达成以不败迎接部长回来的誓言;而她也拜托由香里找到了全国治疗这种病的权威医院——东京大学附属病院。剩下的,只是部长的决定了。

      TOKI呼出一口气,下定了决心,决定在比赛后再次去探望部长。她要告诉他,他的病是可以治好的,让部长尽快的转院治疗。她暗暗的握紧了拳,嘴角浮出微笑、眼神变的坚定——不管部长赶她也好骂她也好,她都不会放弃的!不能打网球什么的,这种事情怎么可能让它发生!

      ……话虽这么说,她怎么样才能让部长振作起来呢?想到这里,她又颓败的低下了头。瞥了一眼身旁嘴角始终挂着微笑的男子,不知道这个思维诡异的人有没有什么办法啊……

      “照……”她看着窗外,嘴里却向身旁的人询问着,“听说你年轻的时候,是冰帝弓道部的部长?”

      “啊?”十二神照看了TOKI一眼,不满的嘟囔,“真失礼啊,什么叫‘年轻的时候’?我现在依然很年轻啊!”

      “真是抱歉啊,依然很年轻的父亲大人!”TOKI头顶挂了几条黑线,怎么这家伙一张口就是这种腔调,玩了十几年也玩不腻吗?!

      “不过你听说的没错,我确实是弓道部的部长。”十二神照打了一把方向盘,转头问道,“你突然问这个干什么?难道你知道了我当年的风采,又重新崇拜我了?”

      “我什么时候崇拜过你!”TOKI此时是黑线加青筋,自己面对老爸老妈的时候,似乎总也冷静不下来呢?

      “呐,照。”她深呼吸冷静了一下,又重拾刚才的话题,“如果,我是说如果。你当时准备再次拿下全国大赛冠军,却得了一种永远不能射箭的病,你会怎么样……”

      “啊,那就不射箭好了。反正我们部里那些家伙也很强,交给他们就没问题了,我也能安心养病。”十二神照看了她一眼,没啥表情的说道。

      “那你不喜欢弓道吗?你就不想自己来夺得冠军吗?你就没有想过要努力的回到大家中间吗?自己不能再射箭了,不会迷惑吗?”TOKI有些急了,连珠炮似的问个不停。

      “哎呀呀,一次问这么多问题叫人怎么回答啊……”照撩了一下长发,慢慢的说,“第一个问题我们最后再说,先说第二个问题。弓道这个东西,和其他运动是不一样的。弓道和剑道、茶道、花道的意义都一样,就是修心。也就是修炼你的意志力和精神力,一个人意志坚强,便没有什么可恐惧的;而且到了一定境界,对人生的感悟也会不同。所以,自己来夺得冠军这种想法,我没有想过。只要赢得了冠军,不管我在不在,我都会很开心——因为赢得冠军的不是别人,是我的伙伴啊!同伴这种东西,就是为这种时候而存在的。

      至于我想不想回到他们中间,答案是非常想;对于他们的感受,当然也会考虑。主将不在,多少心里也会有不安,尤其是知道主将今后再也无法拉弓射箭了。那些家伙们得知之后,一定是加倍的努力,练到手指都出血了吧……所以我也会为了不辜负他们而努力,努力的将不太可能好转的病变成一定能够好转病,不断的找一些可以恢复的方法,坚定的接受治疗。一切就是为了回到他们中间……至于迷惑什么的,当然会有了!再怎么说也是一个14岁的毛头小子嘛!不过只要达成一个条件,再怎么迷惑也会想通的,再软弱的心都会变的坚强。那就是——对弓道的爱和对队友的信任。”

      十二神照减慢了车速,朝着TOKI凑了过来。TOKI看着越来越近的、那漩涡般的金眸,和那金眸中透露出的异常认真的眼神,有点恍惚。

      “现在来回答第一个问题。”他凑近了TOKI,眯起眼睛露出了孩子般的微笑……

      ——“弓道就是我的一切。”

      “你知道那种感觉吗?”十二神照直起了身体,点燃了第二支烟,“那种在赛场中一切都消失了的感觉。似乎天地万物都变得无声,眼前只剩下那红色的靶心。每个毛孔都张开了,享受着这箭即将离弦的快感……当松开手,听着箭翎擦过耳边的风声、钉入靶心的那嘭的一声,自己的生命就会变得鲜活起来,仿佛天底下没有比这个更美妙的事了。”

      TOKI闭上眼睛,似乎想尝试着感受一下他所说的那种感觉……喧哗的球场内变得无声、眼前只有四方的场地和对手手中的小球、耳边只有球弹地的声音。自己举拍欲挥的一瞬间,细胞内所有的能量都灌注在持拍的手里——清脆的击球声传来时,心脏也似乎随着击球的节奏律动……

      许久,她睁开了眼,摇了摇头。

      “我没有感受过。”

      “哎呀呀,所以说你还是太嫩了啊!”十二神照吐出一个烟圈,看着TOKI认真的说道,“记住,要享受比赛。不要为了获胜而挥拍,不要被取胜的欲望蒙蔽了自己的心。——想想自己第一次打网球的感觉,并将这种感觉运用到每次比赛中。做到了这一点,你就会更进一步的。”

      “这样啊……”TOKI分析着照的话,忽然顿悟,“以你刚才的口气,难道说你在比赛前确实有生过不能再射箭的病?”

      “SA,谁知道呢……”

      **

      深夜,TOKI躺在被窝里回想着十二神照对自己说的话……

      第一次打网球的感觉,似乎是兴奋与期待的。球击在球拍上的声音,那传达到手臂上的颤动,每一次成功的回击都会让自己更兴奋、更加期待下一球……这就是照所说的感觉吗?

      “难道是返璞归真?!”TOKI猛的翻身坐起,又软软的倒下了,“——啊啊啊啊,结果还是没能问出究竟要怎么劝部长啊!!!”

      一阵风吹起了窗帘,睡觉时被摘下放在床头的那只小金铃铛被窗帘拂过,发出了叮的一声响,似乎隐隐的泛出了柔和的光芒……被窝中的少女也在铃铛响起的一瞬间,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两天确实更的少了……因为本人在极度卡文中……卡的我是死去活来万分销魂啊!!!
    也许最近还会出现两天一更的现象,请各位亲们包涵……咱也不想的啊啊啊啊啊啊~~(泪奔)
    这章和下章,主要会描写幸村的纠结和少年们的鼓励~
    嘛,请欣赏~~~



    [网王+柯南]刺桐之歌




    网王之生如死般澄澈




    晋江文栏特效代码
    很有用的工具类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82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