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王之生如死般澄澈

作者:白木桃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章


      东京地区预选赛半决赛结束了。银发少女合上手中的笔记本,甩了甩头发朝迎面而来的伊武走去。颠着球走来的伊武,气息非常平稳。一点也没有刚刚比赛结束的疲惫感,反而悠闲的像游玩一般。

      “打的不错,太郎。”TOKI向他招招手,“不过怎么一脸欲求不满的样子?”

      伊武斜了她一眼,没有说话。TOKI看着他的侧脸噗嗤的笑出声来,伸手揽上他的肩,在他的背上用力的拍了几下。

      “明天就是决赛了,你们的对手青学,应该会派出第二把交椅来出赛单打二。”

      “……天才——不二周助吗?”不动峰的众少年也走了过来,橘桔平听到了TOKI的话,不禁开口说道,“确实如此,我也觉得青学会派出不二出赛单打二,而手冢出赛单打一。”

      “恐怕是这样的。”TOKI点了点头,拍了拍自己的笔记本,“以目前的资料猜测,青学的队员面对太郎,有50%以上胜算的恐怕也只有不二和手冢了。不过还有很多未知的资料没有调查清楚……比如说青学的那个一年级正选,还完全不知道他的实力。”

      “青学的那个新正选,估计是青学派他来充数的吧!”神尾彰将MD挂在脖子上,懒懒的说,“才是一年级而已,哪有那么强的实力?”

      “哼嗯嗯,是这样吗?——不过去年立海大驰骋全国大赛的时候,三名单打可都是一年级的噢!”TOKI对他笑了笑,转头看着沉默不语的橘桔平,“你说是吗,橘前辈?”

      “彰!不要轻敌!”

      “啊,是!橘前辈!”

      TOKI将笔记本收回网球袋,举起双手拍了一下……

      ——“那么大家,现在回去流点汗如何?”

      ……

      一行人向公园门口走去,预备到TOKI家的运动场进行训练。橘桔平走在最前面,侧头看了看戴着黑色网球帽看不到表情的TOKI,心里有些忐忑。刚才关于前年全国大赛的话题,很明显是在问自己。难道,十二神已经知道自己的过去了吗?从他将头发剪短染黑,离开狮子乐一直到现在,还没有一个人察觉;自己也抛掉了过去重新开始,逐渐培养起来了新的球风——和以前完全不同的,犀利却不暴戾的球风。他重新转回了视线,目视前方……

      现在的他,已经不是所谓“九州双雄”之一了,而是不动峰的橘桔平!他要改变,不管是自己还是不动峰!

      一行人往赛场外走,必经之路却被一群人阻挡的严严实实,人群中隐约传来了不动峰的名字。待他们走到跟前,谈论声也戛然而止。除了一个声调奇怪的声音……

      “——放心放心!我们青学对付那群菜鸟肯定绰绰有余的啦!”

      橘桔平停下了脚步,低头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一个穿着花里胡哨T恤、口沫横飞小个子。不过那人似乎毫无自觉,继续夹杂着夸张的肢体动作不停的说着……

      “……什么不动峰,我们铁定可以把他们打的满地找牙!!哈哈哈!!”

      “崛,崛尾……你背后……”他身旁的光头少年瞬间离他五米远,那速度犹如瞬移。

      “嘿,移动速度很快嘛!”TOKI恶劣的在心底笑了笑,压了压黑色帽檐,悄悄的钻进了队伍中央。她今天穿的这么低调,刚好也是一身黑,站在不动峰队伍里一点也不显得突兀。她刚刚隐藏好,两队便开始了水面下的接触。

      “你是手冢吧?”橘桔平走到了一个褐色头发戴眼镜少年面前,伸出了右手,“我是不动峰的部长——橘,让我们来场真正的比赛吧!”

      “嗯。”

      二位部长双手交握。虽说一直看起来都是那种冰山表情的手冢显出了非凡的气势,但和他身高一样的橘桔平也不甘落后,犀利的眼神从那静谧的黑眸直射而出,一点也不逊色于手冢。

      刚刚在崛尾口无遮拦之后就拉着他飞快闪到一边的加藤和水野,看着不动峰的队伍窃窃私语……

      “吓死我了……还以为崛尾要挨打了……”加藤胜郎擦了擦汗,呼出了一口气。

      “不动峰的正选,看起来很强啊……”光头的水野愣愣的看着石田,“那个大个子,真的是中学生吗?身高绝对有一米九!”

      “而且他后面的戴着帽子的那个人,总觉得眼神凶神恶煞的……”加藤看着用凶恶眼神狠瞪崛尾的、黑着脸的内村京介,打了一个抖,“比海堂前辈的眼神都凶的多……”

      “啊,还有那个戴着网球帽的,和龙马君差不多高的人,”水野用手指了指TOKI,“他也是一年级的吗?”

      “那个人……”加藤看着将网球帽遮住半边脸的银发少年,怎么看怎么熟悉。还没等他疑惑出口,就被一阵击球声吸引了视线,“啊!那个人不是……”

      “啊!真厉害啊!”水野看着用球拍侧面颠球的伊武,惊讶的叫了出来,“那个人居然可以闭着眼睛颠球!不动峰确实好厉害喔!”

      “砰——砰——”

      另一边也传来了颠球的声音。TOKI将帽檐抬了抬看了过去,只见青学一年级的正选一边仰头喝着汽水,一边用右手颠球——和太郎的颠球方法一模一样。他将汽水一饮而尽后抬起头,帽檐下的猫瞳直直的盯着颠球的伊武深司,嘴角溢出了一丝微笑。

      “嘿,也没什么难的嘛。”

      TOKI看着越前的举动,心底燃起了一丝兴趣。青学一年级正选越前龙马,球感如此之好吗?看他的动作,恐怕也是从小就开始训练了。而且面对不动峰的气势却无动于衷,并毫不畏惧的挑衅回去,真是个有趣的孩子。今年的青学,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呢。不过这个挑衅方式啊……

      “真是像小孩子一样……”TOKI嘴唇轻翻吐出了一句话,便快步跟上已经打完招呼准备离开的橘桔平,“这个一年级生,似乎有点水平。”

      “嗯……一年级的吗……”橘桔平也看的出,越前龙马颠球时的球感和姿势。这不是一天两天能达成的,没有对网球相当的熟悉,是不可能做到的。他侧头看了看颠着球走近的伊武深司,嘴角弯了起来……

      “深司,这场比赛会很有趣噢!”

      **

      在东京某平民住宅区旁,有一所面积相当大的豪宅。它的面积大,并不在于主建筑有多么宏伟,而是它有一片古希腊夹杂着古罗马风格的运动场。它,就是TOKI那引以为耻的、奥林匹克公园似的家——十二神宅。

      正值傍晚,倾斜的橘色阳光照射在运动场边那雪白的雕像上,映出了一片柔软的色调。运动场内的室外网球场上,时不时的传来击球声及少年们的呐喊。

      “樱井,膝盖再低一点,击球的时候要有向左轻轻侧一下的感觉,再把球拍甩出时旋转就会更深!——对,上旋球就要这种感觉!”

      “啊,确实,比刚才的旋转更强了!——好!我再练练!”

      “石田,不要总是依靠你的暴力平击球,手臂会受不了的!你今后要增加体重,把重量转移到下身,这样会更省力!”

      “内村,你的网前击球速度够快但是时机不对!要在对方前卫没站稳的时候就打过去,调整好呼吸,掌握好时间差!”

      “放心吧,我可是被称为‘前卫杀手’的,嘿嘿嘿!!”

      趴在屋顶晒夕阳的十二神照,居高临下的看着球场内捧着文件夹大声呼喝的TOKI。他拿起身边碟子里的一颗炸青豆扔进嘴里,舔了一下粘上了椒盐的手指,嘴角挑了起来……

      “——TOKI酱呀,还是太嫩了啊!”

      场上的TOKI,集中精神观察着少年们的动作,时不时的给出意见。看着这么一会功夫又小有进步的他们,欣慰的笑了笑。这下,她可以放心的回神奈川去了。虽然他们和立海大比起来还有很大差距,但是和青学一战,他们会更加进化的!青学,对他们来说确实是一个不好对付的强敌,更是可以借鉴的对象。他们在地区预选赛就能碰上青学,实在是很幸运。

      “滴滴——滴滴——”

      电话响了。她听着这未设定的来电铃声,是陌生号码打来的,会是谁呢?她对场边的橘桔平点头示意,便走到一边接起了电话。

      橘桔平看着TOKI的离开,原来温和的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能在短短时间内就找出自己队员缺点并加以指点的人,十二神时是他所见过的第一个。强悍的洞察力和对缺点敏锐的嗅觉,是一般二年级生所无法做到的。而且孤身一人去英国求学一年,并考到了ITF的教练员证书,对一个女孩来说更是难得。他还记得当初自己询问深司,十二神会不会出赛的时候,深司告诉自己的话……

      ——“时之介啊,她一个人跑到英国去考教练证了,不可能出赛的。说是要作为网球监督继续和队友奋斗……明明去女网的话已经是全国大赛主力了,却说什么中学女网太弱她没兴趣,要等到上高中了直接去打职网……说的那么轻松,真让人火大……(啊啊,为什么我必须得替她解释啊……去神奈川上学就算了,这下连日本也不想呆了吗……说是一年之后就回来,谁知道到时候又想出什么点子啊……说不定下回就跑到火星上去了……)”

      ——“女网?那么十二神是……”

      ——“啊,是女孩啊,橘前辈不知道么?”

      十二神是女孩这件事,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匪夷所思,更别说是当时了。要不是深司碎碎念的时候无意中吐露出来,恐怕他直到现在都看不出来呢……
      虽说自己的妹妹也很有男孩气,但是时不时的也能透露出女生独有的表情和眼神。这一切在十二神身上是完全找不到的:那男性化的用语,总是一身立海大男生制服的身影,那坚定却有些促狭的眼神,那凌厉的作风和犀利的网球技术……完全没有少女娇弱的感觉,却也没有男性的粗糙感;柔和细腻和严肃坚毅,两种完全不同的性格特质在她身上却和谐的融合在一起。
      直觉告诉自己,从英国归来后的她,似乎和以前又有点不一样了。以前那时不时散发出的迫人气势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让人从内心折服的魅力——那闪耀着的自信光芒。仿佛一切事情在她面前都变得微不足道,她全部能够解决的那种自信。

      橘桔平摇了摇头,苦笑了一声。今年的立海大,恐怕比他前年在全国大赛中初遇的那个立海大更加强大了。不动峰,究竟能走多远呢……

      “橘前辈?”接完电话的TOKI,看着面色不善若有所思的橘桔平,疑惑的叫出了声,“怎么了吗?”

      “不,没什么。”橘桔平缓过神来,对着TOKI点了点头,“十二神,总是麻烦你为他们做菜单,真是过意不去。”

      “哼嗯嗯,别这么说橘前辈,”TOKI笑了起来,看着场内训练的少年们说,“不动峰的网球部才刚起步,很多东西都不完善。前辈既要训练他们,又要做自己的训练,技术会退步的。容我失礼一句,你现在的水平和曾经相比,已经有所退步了……”

      “曾经?”橘桔平愣了一下,“你已经知道了吗?”

      “没错。”TOKI敲了敲文件夹,“我虽然很久没出赛,但曾经也是个数据型选手啊!——九州双雄之一、狮子乐中学网球部主力的橘桔平,这种程度的资料还是很容易到手的。啊,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太郎他们的。”

      “嗯,那就拜托了。”橘桔平点了点头,“我不想让他们知道我以前的那种球风,会让他们失望的。我已经犯过一次错,不能再犯第二次了。”

      “犯错?”TOKI装作疑惑的歪了歪脑袋,“规则允许不是吗,那就不能称为犯错。你曾经那种球风,在职网中有很多人都是。在规则允许的条件下,为了取胜所作的一切都是无可厚非的。将那种球风称为错误,只是败者的托辞罢了。”

      “……败者的托辞……吗……”橘桔平喃喃,将手放在眼前握紧了复而松开,最终又将拳头握的紧紧,“不管怎么说,我已经决定抛弃过去了,不会再使用那种球风了。”

      “即使到了重要关头,也能放弃胜利而选择温和的打法吗?”TOKI心中笑了笑,人类的习惯,并不是一天两天可以改掉的啊!她停下了记录的笔,转头对橘说道,“橘前辈,我马上要回神奈川了。明天的决赛,我就不去了。”

      “有事?”擦着汗来拿饮料的深司听到了TOKI最后那句话,询问出声。

      “是啊,网球周刊的人明天要去采访,我作为监督要到场啊……”TOKI晃了晃手机,“真是麻烦呐,都不能安心的收集资料。”

      “嗯,我知道了。”深司点了点头,拿起了球拍准备回到场上,“你去做你的事,别担心我们。”

      “我明白了,那么我就此失礼了。”TOKI对各位告别,走出了球场。经过伊武身边时,稍稍停顿了一下。

      “……太郎,关东大赛见。”

      ……

      训练告一段落,少年们坐在场边休息,讨论着明天即将进行的比赛。

      “明天就是决赛了,一定要让青学的人大吃一惊!”石田弯了弯手臂,露出了一口白牙。随后又转头对深司问道,“关东大赛之前,十二神能来再指导一次就好了!”

      “是啊!经过今天的训练,我的上旋球威力更强了,一定可以打败青学那伙人的!”

      “她不会来了。”深司拨弄着网线,头也没抬的扔了一句话。

      “啊?为什么啊!”摘掉帽子扇着风的内村停下动作,诧异的问道,“难道她今天走的时候说了什么吗?”

      “不,她并没有说什么。”橘桔平说道,但因为听到了深司的话,有些若有所思。

      伊武抬起了头,看着已经黑下去的天空喃喃自语……

      “——因为从关东大赛开始,立海大就是我们的对手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考虑再三,还是决定不写青学VS不动峰了,转向立海大这边。
    不过都大赛双部之战,还是应该会写的。
    PS:改了一下关于上一章橘子的杀气问题。
    请欣赏~



    [网王+柯南]刺桐之歌




    网王之生如死般澄澈




    晋江文栏特效代码
    很有用的工具类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82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