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王之生如死般澄澈

作者:白木桃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章

      暖风习习,道路两旁已经枝叶繁茂的樱花树在微风的轻抚下盈盈晃动。四个风采各异的少年奔跑在树枝阴影下的白砖道路上。
      为首的是一个有着齐眉碎发,眼光锐利的少年,他那褐色的眸中跳动着隐隐的兴奋光芒。被他抓住手腕的银发少年无奈的紧随其后,手中还拽着一位身材高大,闭着双眼的褐发少年。他的嘴角还泛有若有若无的微笑。脚不沾地跑在最后的,是一个有着闪耀红发,杏眼圆睁的妹妹头。

      这是何等的青春,是何等的唯美……

      但是四周的少女们似乎没有心情观赏这一幅油画般的场景,她们全在翘首踮脚,隔着路旁的铁丝网遥看网内的那一片灰白色——

      那是身穿灰白相间运动服的冰帝网球部200位社员。

      **

      冰帝网球部在校庆节目过后,迎来了就算是节日也需要每天进行的课程——例行训练。

      围观的众少女们看到了疾奔而来的四人,默不作声的闪开了一条道路。不是因为那四人俊美的相貌,而是那其中二人身穿的外套——冰帝网球部队服。

      本来跑在最后的红发妹妹头看到网球场内的阵势,忽然加速的跑到了最前面,一把拉开网球场的铁丝网大门冲了进去。边跑还边喊着。

      “可恶可恶!日吉,都怪你!看,迟到了吧!”

      “那还真是抱歉了啊,向日前辈。”日吉毫无诚意的道歉。

      TOKI甩开了一直拉着她手腕的日吉,与柳一起停留在大门外。

      “若,你先去训练。有什么事等训练完了再说。”

      “那可不行呐!你要和我一起进去,我一不注意你就会逃跑的!”

      “刚才都说了,我为什么要逃跑啊?”TOKI无奈的叹了口气“我不会逃跑,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所以我在这等你训练结束。”

      “真的?”不相信的挑眉。

      “真的!”正色。

      “不行,你还是跟我进去……”日吉不放心的又来拉TOKI的手腕。

      “日吉,你在干什么?啊嗯?”磨砂般金属质感的男声响起。

      TOKI感觉到背后众少女隐忍的兴奋,想看向来人。无奈自己那152的身高完全遮盖在日吉172的身形后,只能听见面前几人的交谈。

      “跡部,训练完后我想和他打一场。”日吉申请道,“能不能让他们先进来等?”

      跡部看到日吉身后的柳莲二:“噢?这不是立海大的柳吗,怎么,来参观冰帝的校庆么?”

      “跡部,好久不见。想不到你这么快就当上部长了。”

      “哼,那当然。倒是你,要和我们学校的后辈打一场么?”

      “真遗憾,要打的不是我。”柳伸出手揉了揉TOKI的头发,“是他。”

      “噢?”跡部越过日吉的肩膀,终于注意到了矗立已久的TOKI。“这个小不点,是立海大的新秀?无所谓,不过我们还要例行训练。你们就坐在场边等一会吧。”

      “喂喂,快看!那个就是立海大的柳!”一个队员偷偷指着柳莲二对旁边的人说。

      “什么?是‘那个’柳吗?”他旁边的队员听到名字后也看向场边的柳。

      “前辈,‘那个’柳?他是谁啊?”一位不甚了解的新生疑问道。

      “哦,你刚进部还不知道吧。他就是去年全国大赛的冠军队伍中,被称为‘Master’的柳莲二啊!去年他作为立海大的一年生,和同为新生的部长幸村和副部长真田在比赛中出尽风头!”

      “什么?立海大的部长是从一年级就开始当了?那不是比跡部部长……”

      “喂,你们!训练开始了还在干什么?啊嗯?”跡部听着周围的议论不悦的说。

      “是!对不起跡部部长!我们这就去训练……”几人一溜烟的消失了。

      TOKI和莲二坐在场边,看着冰帝队员们的训练。

      ——新生挥拍、捡球,二年级生在做耐力训练,三年级生则是在做扣杀、控球等训练。

      “冰帝网球部的等级划分的可真清楚。”TOKI想到了立海大那一视同仁的训练,不禁感叹道。

      “不光如此,冰帝的纪律也是非常严明。比赛中输掉的正选队员马上会被剔除正选队伍,校内的练习赛也是如此。正选队员也每天保持随时会被剔除的危机感,非正选也经常挑战正选队员。”柳莲二向TOKI解释道。

      ——“啊!!!跡部SAMA!!!”“太帅了!!跡部SAMA!!”“跡部SAMA!!看这里!!!”

      忽然,几欲震破鼓膜的叫声从场外的众女生中发出。TOKI回头看去,身穿冰帝校服的少女们均面颊绯红、双手捧心的对着场内尖叫。

      “这是……冰帝拉拉队?”TOKI看着数百人的应援团惊诧。

      “不,这只是跡部部长一人的后援团。据说数字超过200人。”

      TOKI听着这嘈杂的高分贝呼喊声,忽然十分怀念立海大那纪律严明、绝不会影响训练的拉拉队。

      **

      正在二人拿着小本本记录得不亦乐乎之际,冰帝的训练结束了。

      日吉刚训练完,连汗也没擦就急冲冲的奔了过来。

      “时之介,终于轮到我们了!”日吉伸手欲拉TOKI进场。

      TOKI看着满头大汗的日吉,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穿着:“若,你确定不休息一会么?而且,你准备让我这样和你打么?”

      日吉看着TOKI那裁剪贴身,完全勾勒出少年美好腿形的立海大校服长裤……确实不方便行动啊。

      “啪!”一旁的跡部打了个响指,“KABAJI,去社办拿一身小号的队服来让他换上。”又转身对着TOKI说:“你,跟着KABAJI去社办换好了衣服再来。”

      要穿冰帝队服啊……TOKI自觉不太合适,询问的看了看身旁的柳莲二。

      “哼嗯,去吧。”莲二笑着揉了揉TOKI的头发,“有我在,真田不会因为知道你穿冰帝队服而训斥你的。”

      TOKI点了点头,向跡部道了谢,吩咐了要日吉休息一会后,就随着桦地进入了社办。

      “柳,那个小不点是立海大力捧的新人么?”TOKI去换衣服后,跡部对柳莲二询问。

      “哼嗯嗯,何不用自己的眼睛确认一下呢。”柳并没有正面回答。

      “不用你说本大爷也会这样做!”跡部自信的说道,“不过一个小小的新人,我迹部景吾还不放在眼里。”

      “跡部部长,下克上!”日吉听见跡部的话,不悦的反击道。虽然TOKI时常让他火大,但是TOKI那古武术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自己就曾经因为初次见面时对他有所轻视而被击败了。所以就算不知道他网球的实力,也绝对不能掉以轻心。日吉从那之后,再也没有了轻敌的想法。不管对方看起来是多么的不起眼。

      “若,让你久等了。”

      众人听见声音,看向已经换好衣服来到场上的TOKI。

      娇小的身躯上包裹着冰帝那灰白相间的队服,及膝的运动短裤下伸出两只如青葱般白皙细弱却挺拔有力的双腿。方才松松系在背后的长发也已经高高束起,细碎的留海下的金瞳闪闪发亮。
      柳莲二看着穿着那身仿佛如为她订做般合适、贴身的冰帝队服,心里不禁想象她穿上立海大队服的情景。

      跡部用两只手指抵在双眼下,看向TOKI的金色猫瞳。——这个小不点,不简单。眼中并没有挑衅、好战,或者胆怯等情绪的出现,像漩涡般将所有的光芒吸在瞳孔中。除了柳莲二那始终不睁开的双眼,其他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在TOKI那看似平静却又深邃的金瞳——虽然有着即将被漩涡吞没的恐惧感,却又移不开目光。

      自己何尝不是,虽然心底有些隐隐的抗拒,但是目光怎么都无法从他那金色猫瞳中拔出。

      ——这个孩子,看不透……

      日吉和柳显然已经习惯了。

      日吉在TOKI那长达两年的洗礼中,对她日益深邃的眼神已然适应了。战斗中完全看不出她所有的情绪,连平常人出手时那下意识的眼神飘离都没有。已经无法从她的眼神中看出接下来的动作。
      而柳,与TOKI相处的时间可比日吉长多了。幼时的TOKI,眼神是那样的清澈、纯真。而越相处,就越发现她的与众不同。比赛中心理战的拿捏程度,已经进化的可以称之为神速了。从对方一个眼神,甚至一个细微的动作,都可以看出对手究竟是在兴奋、害怕,准备稳扎稳打还是预备急速进攻。盯着她的双眸看,仿佛自己已经被完全看透了。幸好自己经常闭着双目,他可不想尝试那被人看透的感觉。

      而TOKI自身来说,她这种能力,只是在渐渐找回前世战斗时的感觉罢了。在前世那高危的时代,如果不能及时的知晓对方的行动,那将会是死路一条。尤其是攻击力和防御力都远远比不上小杰奇犽的她,只能靠磨练出的看透对方心理状态从而预知对方动作的能力来保命。

      “终于来了!”日吉眼中闪烁着好战与期待的光芒。“我已经等了三十六天,这次就让我击败你吧!”

      “随时恭候。”TOKI将外套的拉链拉至最高,“首先,借我一个球拍吧。”

      “不介意的话,就用我的吧。”在场边站立已久但一直默不作声的蓝发少年递过来一支球拍。

      “非常感谢。”TOKI接过球拍挥舞了两下,感觉不错。

      “呵呵,不必在意。”架着圆眼镜的少年轻笑了一声,靠在铁丝网上饶有兴致的看着他。

      跡部挑眉,(忍足,难得能让你感兴趣啊!)

      忍足微笑,(你不是一样很感兴趣么?跡部。)

      继续挑眉,(本大爷什么时候感兴趣了?)

      继续微笑,(SA,谁知道呢?)

      场上比赛即将开始,二人收回对视的目光看向场上。

      **

      球网两边,同样穿着的两位少年面对面站着。

      “哪边?”

      “反面。”

      球拍旋转着,倒下后显示着——反面。

      “那么我先发球。”日吉拿着球拍站到了后场。

      “日吉对那个……”裁判看向TOKI。

      “十二神。”TOKI微笑。

      “日吉VS十二神,一局定胜负,日吉发球局。Play!”

      “时之介,我要上了!”日吉高高的抛起小球“哈!”

      “噢?切发球吗?”TOKI看着飞来的非常普通的发球,摆好姿势,回击。

      日吉迅速的跑到球的落点,大力将弹起的球抽击了回去。球压在了中线上刚刚弹起,TOKI就出现在了中线前,将球反手击出。
      日吉对这行云流水的回球毫无反应,还站在底线上。

      “0-15!”

      “噢?一开始就用出了反手半截击,时之介今天反常的认真啊。”柳心底默念着。

      “试探就不必了,尽全力的攻过来吧!”TOKI举起球拍,指着还处在上一球的惊讶中的日吉。

      日吉完全没有想到TOKI会有如此实力,他以为TOKI仅仅是会打网球而已。这一个漂亮的反手半截击点燃了他的斗志。

      “下克上!”日吉双眼放出灼灼光芒,抛起小球用比刚才大力了不止十倍的发球击了过去。

      球速非常快,球压在中线上迅速弹起,直冲TOKI而来。

      “终于像点样了。”TOKI看着明显认真了许多的日吉若,浅笑了一下。反手削出一个深球。
      球高高吊起后划了个抛物线直落日吉的右场底线。日吉哪能让这一球失分?在TOKI击出小球的同时已经跑向了球的落点。
      球压在了底线上弹起,日吉一边感叹TOKI控球力的精湛,一边等球弹到最高点的时候双手挥拍大力击出。

      这一个日吉双手击出的平击球,速度是相当快的。炮弹一样直冲TOKI的场地而来。

      TOKI跑到回球位置,球拍平持胸前上挑三十度。轻而易举的卸掉了来球的力量,削了一个小球。
      日吉的爆发力可不容忽视,在球即将落地的时候跑到了前场。曲膝深蹲将球挑起,越过TOKI的头顶落在了底线上。

      “15-15!”

      “打的漂亮!”TOKI向对面的日吉赞叹道。

      “哼!”日吉愉快的轻哼一声,走到底线后准备再次发球。

      “喝啊!”日吉若动了,发了一个和刚才力度差不多的球。

      TOKI眯了眯眼睛,摆定姿势。左脚在前侧身面向来球,右手快速挥拍。随着她的挥拍,下肢和肩膀同时优美的转动。将那颗速度很快的小球击回对方场地。
      日吉看着迎面而来的球,迅速上网。在球触地即将弹起的时候将球拍挥出,准备将球平击向TOKI的真空地带。

      可是就在球落地后他准备击球的一瞬间,球却消失了……

      “日吉!”

      场外的向日大喊了一声,于此同时日吉若感到下方传来一股强劲的力道,感知到危险的他快速向后闪了半步——

      网球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擦着他的下巴飞出。

      他愣住了。

      “15-30!”

      “刚……刚刚那是什么?”

      “球居然会向着日吉的下巴弹起!!”场外的冰帝网球部队员惊诧了。

      “哼,好凶猛的一个侧旋球!”跡部看着那触地后以及快速度弹向斜上方的网球,着实的吃了一惊。

      “为什么那一瞬间日吉好像呆住了一样?那个球能封锁日吉的动作吗?”向日睁大了眼睛。

      跡部用两只手指抵在双眼下,对向日解释道:“挥拍的时候,利用全身的转动来加强球的向上摩擦力,从而打出强烈旋转的球。球落地后弹向日吉的下巴,而那里正好是他的视觉盲区。所以在他看来球好像消失了一样。侧旋球的时间差很难掌握,是一个难度很大的技术。啧,那个小不点才一年生就这么厉害了吗?”

      柳看着在一旁感慨的跡部,几乎轻笑出声。
      (才是一个侧旋球而已,时之介的实力还不仅如此呢……)

      TOKI将球拍在手中转了两圈,对着呆滞的日吉说道。

      “SA,集中精力。让我们继续吧。”

      **

      “监督!不得了了!在网球场……”

      榊太郎刚刚忙完,正在悠闲的听着歌剧,忽然被门外吵吵嚷嚷的声音破坏了意境。他不悦的起身开门。

      “你们在喧哗什么!”

      “监督,一年级的日吉在和一个不认识的人对战。”门外的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随即急切的向榊太郎说,“您快去看看吧!”

      榊太郎皱了皱眉,随着这两个部员走向了网球场。

      **

      “40-0,MATCH POINT!十二神发球!”

      最后一球了。

      日吉气喘吁吁的看着对面依然一滴汗也没有出的TOKI,目光有些溃散。

      “日吉,你在干什么!最后一球也不能放弃!”向日岳人在场边焦急的跳来跳去。

      “若,就让我用这一球来了结你吧!”TOKI举起网球,“还是说你已经放弃了?”

      日吉听着这明显挑衅的话语,愤愤的抬起头。

      “就算最后一球,我也会反败为胜的!”

      “哼嗯,这才对。”TOKI轻笑出声,“那么,要来了噢。”

      TOKI将球高举于头顶,然后松开。球直直的向她脚下落下。她将球拍向上一挑,发出了一个低手发球。

      “就算是最后一球,也不要用这么软绵绵的发球!看不起我吗?!”日吉炸毛了。

      确实是毫无力道的发球。

      球飞起后软软的落下,日吉集中精力,对准球的落点举拍欲挥。

      可是球在落地后,居然没有向着他预料的方向弹起,而是弹回了球网。球在网上咝咝的旋转了几圈后,落到了地上……

      “6-0,WON BY 十二神!”

      “球,球向后弹了??”向日又一次的长大了嘴,“那么软绵绵的发球,居然有这么夸张的旋转?!”

      “噢?真是拉风啊……”忍足推了推眼镜,看着那个在地上骨碌碌滚动的小球。

      榊太郎刚到球场,就看到了这么漂亮的一个发球。仿佛面前这个矮小瘦弱的少女与二十年前在网球场里初见的褐发身影重叠了……

      十二神由香里。

      当时在冰帝就读大学的他有一个在十二神后援团的邻居。十二神由香里也只有15岁,还叫“原由香里”。也是来冰帝参加校庆,却不知怎么的与十二神照的后援团发生了冲突。邻居妹妹拜托他用网球教训一下原由香里。他无奈于和母亲交好的邻居家,便和由香里打了一场。

      虽然比赛途中中断了,但他却与这个有着非凡网球能力的少女惺惺相惜。才知道她是后辈十二神照的女友。

      他想到刚才那个精彩的发球——眼前的银发少女,已然继承了她母亲那优秀的网球天赋。

      不,甚至更胜一筹!

      十二神时,你究竟要带给我多少惊喜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终于写完了。
    比赛写的我真是吐血啊吐血……好难..TAT
    谢谢大家对我的声援!咱会更努力的!!!鞠躬退下……
    (改了错字)



    [网王+柯南]刺桐之歌




    网王之生如死般澄澈




    晋江文栏特效代码
    很有用的工具类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82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