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王之生如死般澄澈

作者:白木桃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让TOKI的眼镜去死了,我也松了一口气……
    一直模仿乾我也很怨念呐……
    TOKI的念能力终于初现了!
    啊啊,手写的酸了,休息会去~~大家慢慢欣赏~~
      已经到四月下旬了,网球部的训练也接入了正轨。原凉美每天在TOKI的指导下努力的做着基本训练,挥拍姿势和发球姿势也越来越标准。只是她还没有过正式的练习赛。而TOKI,距离上次的比赛已经过了很久很久,久到她几乎忘了赛场上那激动的感觉。

      而这天,是网球部开学来第一次的练习赛时间。

      一年级的新生都跃跃欲试,想看看自己辛苦训练的半个月的成果。于是一年级对一年级抽签,二三年级互相抽签的练习赛开始了。

      但是一年级新生的网球水平和二三年级还是有些距离的,已经参加过数次大赛的TOKI和切原,很荣幸的被部长大人排除在一年级赛区外,参加了二三年级的比赛。

      比赛的对手是由抽签决定的。大家先是抽单数和双数签,抽到单数的人需要再抽一次签,而签的名单,则是方才抽到双数的队员。也就是单数的人有对手的选择权。但是抽到和谁打,就完全是凭个人运气了。

      比如TOKI,她手里就拿着一张“切原赤也”的签。

      “什么啊,是你啊。运气真不好,怎么不是更强点的人啊……”海带君哀怨的瞟着三巨头,不满的嘟囔着。

      “切原君,请多指教。”TOKI拿出了球拍走到场上。

      场外的幸村饶有兴致的说道:“切原,让我看看你真正的实力吧。”

      切原听到幸村的吩咐,随即兴奋了起来:“噢~那可太好了!这次就让我20分钟打倒你吧!”然后举起球拍抗在肩上邪邪的说:“那么你可别那么快趴下,要陪我打到最后一刻噢!”

      TOKI挑眉看了看幸村。(是让我试试切原极限的意思吧?真是太看的起我了。)

      另一边却一副“不关我的事”的纯真笑颜。(我什么都没说哦~)

      ——比赛开始,十二神发球局。

      她将球高高的抛起,发了一个力度不大的球。

      “太慢了!”切原没跑几步就将球轻松回过网。

      TOKI不慌不忙的跑到回球位置,故意回了一个机会球。

      “好机会!”切原眼睛一亮,跳起向TOKI的后场扣杀!另一方快速的跑到后场,将球回过网。虽然是快速的跑动,但在场外观看的众人,却感觉到TOKI的跑动是那么的……嗯,不紧不慢,懒洋洋的感觉。

      就这样,切原不停的在网前跳起,扣杀、跳起,扣杀。却没有一球是扣到TOKI无法接到的地方,应该说每次TOKI都能及时跑到他扣杀的地方将球打回。

      就这样,第一局在切原的热血和TOKI的毫无干劲中结束了。

      “1-0,切原获胜,交换场地。”

      “好!先拿下一局了。”海带用抬起手腕抹了抹额头,“你真是太弱了啊!”

      TOKI慢吞吞的晃悠到网前。

      “切原君,膝盖是不是觉得很酸呢?”

      切原愣住了,忽然发现自己第一局里就出了大量的汗,而且小腿的肌肉开始有些僵硬。

      “而且,已经过了25分钟了。”TOKI背对着他扔下一句话后,走向了自己的场地。

      “他是在戏耍切原吧?”文太吹出了一个泡泡,口齿不清的说道。

      “切原在这一局里,不停的接下机会球跳起扣杀,已经消耗了大量的体能。对时之介来说,仅仅算是热身的程度。”柳接茬解释道。

      “还真是过分的热身呢……”大家若有所思的看着场上的动态。

      “居然已经过了25分钟了!这个家伙,是一直在耍我吗?!”切原的开始急躁了,眼底也泛出了血丝。

      “那就尝尝这个吧,我最近刚刚完成的。你是第一个试验品!”

      切原发球局,Play!

      切原浑身散发着暴戾的气息,扔起小球,闪电般的扣向TOKI——

      “这个球会弹向哪一边,只有我知道!”

      “对准脚下打的吗?”TOKI饶有兴致的看着切原发出的高速旋转的球,向左退了一步摆好姿势准备接球。“不知道力量会有多少呢?”

      球却没有向着TOKI预料的方向弹起,而是对着TOKI的面部呼啸而来。

      TOKI惊讶的看着以极快速度袭向自己眼睛的网球,被这个球砸中,眼镜就会碎掉的。

      (不过这样也好。)

      她将头轻轻一偏,球便擦着她的眼镜边飞过,强劲的力道吹起了她额头的发丝,在面颊边留下了一道血痕。

      “15-0!”

      “嘿嘿,这只是见面礼!”

      TOKI摘掉眼镜,看到了已经有了划痕的眼镜片。

      “这是什么发球?”场外的众人已经完全惊呆了。

      “指节发球,新产品。”切原放声大笑,“红色,很美吧?接下来,让我把你全身都染红吧!”

      “嘿,指节发球吗……”TOKI拿着镜片裂开的眼镜在手中转了几圈,随手一扔——“真是好可惜啊,会被由香里念的。”可怜的眼镜便直直的落进场边的垃圾桶中,寿终正寝。

      “你这么认真,我都不好意思再和你拖下去了呢。”TOKI转过脸,用球拍指着切原:“你所有的自信就让我来破坏掉吧!”

      “别说大话了!”切原将球发出。“再接我一球!”

      看着呼啸而来的球,TOKI的瞳孔急速收缩了一下。忽然,她的气势陡变。金眸中闪着荧荧的光,双脚张开半蹲着弯下了腰。双手持拍,将球拍稍稍向□□斜。她红唇轻弯,露出了邪魅的微笑——

      “青涩的果实需要经过风雨才会变的更美味……”

      “这个姿态,好久不见了……“在一旁唰唰记录着的柳,抬起头用怀念的语气说道。“终于认真起来了吗?”

      “确实,十二神的气势和刚才完全不一样。”幸村若有所思的说着。

      “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敏感的动物系生物打了个寒噤,“好危险的感觉,好像有一股邪恶的气息……”

      “下面会很精彩,继续看吧。”柳有些兴奋的看向场上。

      只见在球即将袭到她面前的那一刻,她的身体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闪开了。她后退一步,双手握拍从下至上划了一个漂亮的弧度,那快速闪过的白光仿佛一弯新月。不但接到了那个球,而且还在球上加了更加强烈的旋转。

      球飞到了切原的场内,他刚从TOKI居然能轻松接到自己指节发球的震惊中恢复,就看见球已经滚到了自己的脚下。

      没错,是滚到的。

      “15-15!”

      “刚才是什么?完全没有看清!”切原眼底的红色更深了,兴奋的舔了舔嘴唇。

      “时之介,‘那个’原来已经完成了吗……”柳看着刚才那落地以后没有弹起,却贴着地划了个半圆滚到切原脚下的小球,喃喃的说。

      “‘那个’,是什么?”一直沉默不语的真田眼睛直直的盯着那落地球,问柳。

      “朔月斩。”柳回答道。“我也只见过一次。我一直以为那只是一个回球技,没想到时之介居然在回球时加了削球……”

      “啊……”文太发出了一声惊呼。

      “怎么了?”刚沉浸回忆中的柳,忽然被文太这一句话惊醒,看向了场上。

      切原气喘吁吁的趴在地上,额头的汗大滴大滴的砸进了脚下的土地。

      “15-30!”

      “刚才怎么了?”柳没有看到刚才那个球。

      “真是让人吓了一跳啊……”动态视力优秀的仁王解释道:“十二神刚才的回击,是和‘朔月斩’一样,不过球拍挥出后转了方向,又顺着刚才的轨道拉了回来。击出的球虽然被切原尽力的飞扑接到了,但是接到的球居然弹到了他自己的后方……”

      TOKI将球拍在手上转了个圈,眯着眼睛看向切原。

      “要陪我玩到最后哦。”

      **

      切原输了。

      不像是输给三巨头那样干干脆脆的输,而是输得很窝火。

      因为——

      “4-1,切原失去意识无法继续比赛,十二神获胜!”

      他只记得自己在不停的奔跑,不停的回球。但是球怎么回也到不了对方的场地,不是过不了网就是弹回自己的后场。然后自己忽然腿一软,就什么也不知道了。醒来后,已经躺在了社办的凳子上。
      “结果还是自己先趴下了啊!立海大网球部都是些什么怪物啊!!”

      “切原君,好点了吗?”

      切原抬头看到了蹲在自己面前的TOKI。

      银白色泛着流光的长发静静的铺在肩上,有一两缕不听话的发梢轻轻的挂在脸颊。皮肤非常白皙,甚至有些病态,唇色也是淡淡的橘色。在窗外夕阳的照射下泛出了些许金属的光泽。最引人瞩目的还是那双眼角有些上挑的金色的猫瞳。魅惑的金色,像是要把人所有的情绪吸在其中般的深邃,但再仔细看却发现似乎又很纯真,而且泛着有些懊悔的情绪。

      切原的脸颊发烫,连忙转过视线。但是余光却瞥到TOKI那吊起右眼角旁,有一个白色的OK绷。在他看来,非常的碍眼!

      “那个……我没事了。你的眼睛……”海带君局促不安的看着TOKI受伤的眼角。

      “这个吗?没关系,擦伤罢了。”TOKI摸了摸脸颊上的OK绷,轻描淡写的说道。“莲二前辈非要给我消毒包扎,这么小的创口真是大惊小怪。”

      “对不起……”海带君低头道歉,“我不知道刚才怎么了。只是觉得状态超好,没有注意到而伤了你……”

      “我才是要说抱歉,没有把握好自己的感觉,居然动真格了……”TOKI真诚的道歉,“如果打击到了你,请千万不要在意!”

      (我已经很在意了好不好!而且你还要落井下石!!)切原内心呐喊着。

      “切原醒了吗?”柳和凉美开门进来。

      “好像没事了,只是脱力的概率是88%,逃避现实而昏倒的概率是10%,2%是其他原因……”

      “赤也!你这个混蛋!!”——出现了,原凉美的后脑勺攻击!!“你居然打伤了TOKI的脸!!!”

      正在打比赛的众人,只听得社办内传出了海带的哀嚎——

      **

      TOKI在柳家吃过晚饭后,回到了家。她先洗了个澡后,就在浴缸里做起了冥想。

      今天她感到自己十分的反常。

      不仅仅是忽然失去理智,想要击垮切原的想法;更主要是那个熟悉的能量流动……比赛时感觉到的,随着那非常渴望战斗的兴奋感一起涌入身体的那股能量。是她非常熟悉的,曾经跟随了她两年多的东西——

      是念!

      她静下心来,仔细的感受着自己身体里能量的流动。一股灼热的能量从自己的心脏喷出,经由左肩流向右肩、四肢,最后又回到了心脏里。这是气,没错!她像做了无数遍那样,将气缓缓导出,让它流向自己的眼睛。然后慢慢的张开——

      周围的景物都没有什么变化,看来是刚觉醒念,还有些使用不了。她有些失望的闭上眼睛,继续又冥想了一会。

      回到了房间,她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回想。

      已经觉醒了念,那么就意味着自己从小到大做的训练是很有用的。因为普通人是绝对不可能自行觉醒的。因为资质的原因,觉醒的时间都会有所不同。有可能不到十岁就觉醒了,也有可能到四十岁才学会。
      自己目前是12岁,那就说明自己的资质很不错。

      目前重要的是,如何运用自己的念。首先,这里没有危险,所以不需要那些破坏力强的杀人技巧;其次是自己的念量的修炼。因为有12年的空白期,自己对念的感觉已经有些退步了。要运用比斯姬的方法逐渐修炼增加自己的念量。

      之后就是水见式。

      TOKI不想这么早做水见式,一是想多多了解打网球及柔术的战斗方法,练出不依赖念的真本事;二是有彩票心理,也就是说要最佳状态再测试,会得到比较好的系也说不定……
      (想太多了……都是命中注定的孩子……)

      于是TOKI就有了新的训练计划——每天早上起来晨跑两公里,然后吃早饭上学。去社团参加早训,放学后再参加训练。回家后冥想,再用念力包裹着球拍挥拍1000下,打墙球500个,跑两公里后,睡觉。

      **

      第二天放学后,幸村和真田及柳在社办内开会商议。

      “我建议让时之介作男网部的经理。”柳开门见山的提议道。

      “真田,你认为呢?”幸村没有表态的问向真田。

      “那个小子确实有网球方面的能力。”真田回想起昨天那让人惊讶的比赛,自己认识TOKI这么多年,完全没有了解到她居然还有这么强的网球能力。

      “不仅如此”柳接着说,“时之介在小学的时候和我一起在武内的教练班里训练,她从来没有让别人看到过她的底限。包括我,也只是在去年和她打练习赛的时候,才让她使出那招‘朔月斩’。而且明显昨天的那招,比起之前的朔月斩要强了许多。”

      “这么说来,昨天切原打到她脸上的那球,她完全可以闪过。却硬硬的吃了那一球。”从小练武的真田,对那个场面的印象很深。“像是故意让球打到脸上的一样。”

      “哼嗯~”柳不禁笑出了声,“那是她想让切原打掉眼镜。她很久以前就对那个眼镜非常怨念了,据说是她母亲硬要给她戴上的。被球打掉只是一个借口而已。”

      “真是个有趣的孩子……”幸村饶有兴趣的说。“真可惜她不能比赛,不然绝对又是立海大的一大助力。”

      “噢?精市你已经知道了吗?”

      “撒,谁知道呢……”

      谈话已经远远的偏离了本来的目的……

      但是结果还是不变的,TOKI的经理命运从那刻起就被注定了。

      当柳把这个结果告诉TOKI的时候,她欣然接受了。

      “十二神时,因为身体的原因不能参加比赛。所以有他出任我们网球部的经理。”幸村向网球部的大家说道,然后示意TOKI上前。

      “我是一年级的十二神时,从今天开始会作为立海大的经理,请大家多多指教!。接受我训练的不光是同为一年级的各位,而且还有包括部长在内的二年级的前辈。至于三年级,则是继续由幸村部长来训练。可以吗,幸村部长?”

      “连我也要训练吗?呵呵,当然可以。”幸村露出了魅惑众生的天使笑容:“十二神经理,辛苦了。”

      “咦咦?时之介要做经理吗?明明身体不好还那么强,真可惜……”丸井吹出一个泡泡。

      “文太,不要随便说别人身体不好……说不定只是得了病,过一阵子就会康复呢?”茶鸡蛋对小猪教导道。

      “哈?时之介得了重病不能比赛,要做经理?”小海带更惊讶了,他还记得昨天那场让自己永生难忘的比赛……

      “如果他做了经理,那说不定是所有中学中实力最强的经理哟。”仁王颇有兴趣的看着TOKI:“噗,‘身体’原因吗?真有趣呐!”

      柳孜孜不倦的记录着大家的反应——“除了仁王,其他人的思想太过单纯,比赛中容易落入陷阱……”(你是说仁王的思想太不单纯了吗……)

      ——之后的传言是越传越离谱,是女生当然因为身体的原因(性别问题)不能参加比赛啦,居然还有重病这一说……TOKI越来越觉得人类的思想是有无限可能的……

      看着“热烈讨论”的、可爱的大家,TOKI心里暗暗下定决心。

      “既然不能参加比赛,那么就训练他们,让他们更稳定的赢得比赛吧!”
    插入书签 



    [网王+柯南]刺桐之歌




    网王之生如死般澄澈




    晋江文栏特效代码
    很有用的工具类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82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