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打赌要追我[电竞]

作者:十权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3 章

      在为期六天的比赛中,每天都会进行六场比赛,40支战队随机均分为A、B两组,前两天A组的20支队伍比,后两天B组的20支队伍比,两组按照积分从高到低排序,A、B两组的前10名,共20支队伍参加在第五天和第六天进行的决赛。
      
      KST这次没能进决赛,留在那边当观众也没什么意思,比了两天就回来了。
      
      虽说不是什么大比赛,但决赛都进不去也够丢脸的。一队几个人理所当然地被戚昊狠狠地骂了一顿,关在练习室里不断地复盘、训练。
      
      发挥最差的giog唐羽程被骂的狗血喷头,眼眶都红了,但是竞技比赛,菜是原罪。自己技不如人,也只能默默地把眼泪往肚子里咽。
      
      比赛一结束,阿尔文也直接宣布退役。不少人都为他感到遗憾,曾经的一代狙神,如今落得这样草草退役的结局。有哪个选手不想拿了冠军之后风风光光地退场,但是阿尔文没这个机会。
      
      好在他本人看的开,连眼睛都没红一下,收拾收拾东西,简单的告别宴后和队员们挨个拥抱,乐呵呵地踏上了飞往异国的航班。
      
      阿尔文走后,一队训练室似乎冷清了不少。喻航正式搬到了一队训练室,占据了阿尔文原来的桌子。虽然没有明说,他还是有点单方面剑拔弩张的意味,整个训练室里的气压都低了好几个度,连毛豆也畏手畏脚地不敢再随便往里面跑,只敢趴在门口,等林望雨出门的时候会跳出来咬他裤脚。
      
      一队的人员调整还没有正式定下,但基本上明眼人都知道,肯定就是一队训练室里这五个了,四个正式选手,一个替补。
      
      那么,喻航和林望雨,谁是替补?
      
      照常看来,喻航从二队到一队替补,也没什么好不满意的,但人总归是有野心的,更何况自己面前只有一个竞争对手,还是个阅历明显不如自己的新人。
      
      戚昊整天来巡逻,时不时训斥两句,气场压迫强大到令林望雨紧张地后背绷直。
      
      甄桓在训练时间开黄腔,被当场抓获两次后,再也不敢叨叨了,连段梓洋都收敛了许多,终于有了点巅峰时期的气度,整天一言不发地坐在电脑前,偶尔还善心大发地抽空指导一下新人。
      虽然手把手教学有点揩油的嫌疑,但看起来确实卓有成效。
      
      林望雨自知身体条件不如十来岁的年轻人,但是勤能补拙,他训练也很勤奋,每天一大早,整个基地的人都还在睡觉,他已经打开了训练室的门。即使是休息日,他也照常来。
      
      以至于有一天,甄桓忍不住皱着眉头问段梓洋:
      “你说新来的小哥哥是不是自闭啊?”
      
      周日下午,段梓洋溜溜达达地路过二楼,打算跟他的狐朋狗友出门聚一聚,却意外地发现二楼训练室的门开着。
      
      林望雨目不转睛地看着屏幕,正在打有奖线上赛,全神贯注,完全没注意到身后有人进来。
      
      段梓洋站在林望雨身后安静又懒散地看了一会儿,习惯性地低头看他握鼠标的手,发现像往常一样修长漂亮的指节上,有一点淡淡的红印。
      
      仔细看了片刻,段梓洋忽然开口,因为刚起床,声音还带着一点慵懒:
      “手怎么了?”
      
      林望雨正在聚精会神地瞄着对面楼里的人 ,屁股下的电竞椅冷不防被人转了个方向,一个走神,枪走了火,一梭子子弹全打在窗框上。
      
      “……”
      
      林望雨还戴着耳机,一脸茫然地抬头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家伙,对方皱着眉,把手放在他右手背上,将他按在鼠标上的手拿下来。
      
      “啊?”
      
      林望雨听不清他说什么,随即感觉到脚腕一痒,哆嗦了一下,一只毛茸茸的狗头忽然从桌子底下钻出来,乌黑水亮的眼睛眨巴眨巴,友好地“汪”了一声衔住了他的裤腿。
      
      林望雨登时浑身一颤,血液倒流直冲头顶,两眼发黑了一瞬间,全身上下的汗毛都竖起来,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尽量往旁边一仰,想远离这个可怕的生物。
      
      等他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手里已经拽住了段梓洋的衣服,几乎就要把脸埋到他腰间。
      
      段梓洋稍稍愣神,随后眼角漾起一丝笑意,把手搭在了他手背上,按住了他无处安放正想缩回的手。
      
      两人一个站着一个坐着,林望雨的眼神顺着对方的腰线,一路往上,对上一双笑意盈盈的眼睛,这才意识到此刻的姿势和氛围有多古怪,又连忙撒手。
      
      “去外面玩。”
      段梓洋把柯基宝宝赶开,一只手把他的耳机摘了下来,指尖有意无意地轻擦过他的脸,又重复了一遍:“手怎么了?”
      
      林望雨抬手扶住耳机,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背。淡红色的斑块若隐若现。
      
      不想起来还好,这会儿经他这么一说,还真有点隐隐作痒的意思。
      
      “……哦,长冻疮了。”林望雨下意识地想要缩手。
      
      “痛不痛?影响比赛吗?为什么不带手套”
      
      段梓洋不太知道长冻疮是什么感觉,于是抓着他的手不放,翻来覆去地研究。
      
      “还好,就有点痒。”
      林望雨有点不好意思,刚挣扎着抽回手,就听见耳机里炸开来一阵枪响,连忙回头看屏幕。
      
      画面已经变成了黑白色。刚才走火的动静太大,趁他走神的这一会儿工夫,已经有一队人从楼下摸上来了。
      
      “……!!!”
      
      这一局的失利,让林望雨跌下了保持已久的积分第二。林望雨幽怨地瞪了段梓洋一眼。
      
      “抱歉。”
      段梓洋这才发现他是在比赛,居然还笑得出来,故意挑了他的下巴,一手扶着林望雨坐着的电竞椅,又把他转了回去,轻轻往电脑前一推,还贴心地找来遥控器把空调开高了几度。
      
      “你继续。”
      
      在练习室值班的戚昊刚出去一趟,刚回来就看到段总自己不学无术,还无端骚扰他人比赛这一幕,登时气得七窍生烟。
      
      “段梓洋?!你真这么闲得慌就给我滚去外面拖地,别打扰人家!还有你昨天直播了什么玩意儿斗地主你可真的能耐啊,有这闲工夫你怎么不去把你那垃圾枪法练一练……”
      
      “你们继续。”
      
      段梓洋被吼了一嗓子,居然还笑得出来,在戚昊的怒视之下,伸出两个手指在唇上贴了一下,朝林望雨一扬,把双手插进口袋,一边后退一边傻笑,“滚”出了练习室。
      
      一出门,就看见毛豆在门口鬼鬼祟祟,顺手把它捞起来,带上楼。走到楼梯口,他想了想,给甄桓发了条消息。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俗话说,狗随主人.....●v●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