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饭馆

作者:少地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

      展鸰叹了口气,长腿一抬,也把二狗子踢翻,然后将这两个贼都绑好了丢在一堆。
      
      “偷东西是吧?”展鸰拖过来一张条凳,大马金刀的坐下,审视着眼前这两个酷似野人的贼。
      
      二狗子给她一脚踢在胸口,现在还有些头晕眼花的,可迎着晨曦,还是看清了这姑娘的模样。
      
      哎呀妈呀,长得可真俊,这么大咧咧坐着也好看!
      
      不过穿的那是什么衣裳?不是短打,奇形怪状的,以前从未见过!
      
      大哥热血上涌,一张脸涨得通红,不过满脸都是胡子头发,所以展鸰根本看不出来。
      
      真是大意了,没想到一个年轻姑娘竟然有这样好的身手,才刚自己压根儿没听到对方进来的声音,就他们这点三脚猫功夫,当真毫无还击之力。
      
      识时务者为俊杰,大哥咬了咬牙,决定认怂,“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我们实在是饿极了,这才想趁没人弄点东西吃。本来是想拿粮食的,可没找到,这才,这才”
      
      “哦,”展鸰点了点头,竟有些感同身受,“我也没粮食可吃,只好吃点肉果腹。”
      
      大哥和二狗子:“……”
      
      虽然这姑娘语气和表情都挺真诚,可听着咋这么憋屈呢?
      
      展鸰说的是实话。
      
      她来这个鬼地方也才几天,找水源、收拾屋子花了一天,去外头摸地形又花了一天,正琢磨什么时候往哪个方向走,看能不能找人换点东西呢,就遇上了梁上君子!哪里有功夫去换粮食?
      
      二狗子正慌神,忽然觉得小腿上被人碰了一下,低头一看,竟是个粉雕玉琢的娃娃,正气鼓鼓的瞪着自己。
      
      这小子约莫不到自己大腿高,穿的溜光水滑,一看就是好料子,想必就是方才出门时的影子了,只不过实在太过矮小,他又惊慌失措,才刚竟没瞧见。
      
      估计这小孩儿也知道二狗子他们不是好人,气不过,就出来踹了一脚,谁知人小腿短,非但没踹疼,反而失了重心,差点把自己掀翻了。被那姑娘伸手扶了一把,又左摇右摆的晃了好久,打了几个踉跄,这才好歹站稳了。
      
      二狗子和铁柱沉默半天,终究没忍住,不分场合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孩子不过四岁上下的模样,可竟也知道羞臊了,当下把一张青蛙脸涨的越发圆滚,又红扑扑的,扁了扁嘴,转头就一脑袋扎到那姑娘大腿上了,还扭了几下。
      
      兄弟俩在后面瞧着,越发觉得像是一颗发好的大白馒头被丢在案板上……弹了几下的那种。
      
      展鸰恶狠狠的剜了铁柱和二狗子一眼。
      
      她这眼可比小娃娃的威力大多了,兄弟俩立即打了个哆嗦,脖子后头出了一溜儿白毛汗,忙老老实实缩成鹌鹑,自己都觉得非常怂。
      
      她先摸了摸那小娃娃的脑袋,低声安慰了几句,又将他单手抱在怀中,这才摸了摸下巴,“你们也知道,寒冬腊月食物难得,偷人粮食好比要人性命,你们自己说,怎么办吧!”
      
      二狗子下意识看向自家大哥,就见他一动不动的僵持了会儿,这才憋憋屈屈的道:“我们赔给姑娘就是了。”
      
      展鸰高高扬起眉毛,全身上下都在说“不信”,“要是赔得起,你们还用得着出来偷东西么?”
      
      大哥羞愤欲死,干脆豁出去了,大声喊道:“既如此,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头掉了碗大个疤,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这么着吧,”展鸰忽然笑了起来,“我正缺几个帮手,你们且先留下听我使唤,什么时候我觉得够本了,就放你们走,如何?”
      
      展鸰说缺人使唤是真的。
      
      她初来乍到的,除了前两天在周边看过的,当真两眼一抹黑,急需几个本地人了解情况。
      
      再一个,前儿意外捡了这个孩子,到底是条命,少不得照看一二,便越发腾不出手来……
      
      稍后,展鸰问了这两个贼的名字,一个叫铁柱,一个叫二狗子,可以说都由内而外的散发着浓浓的淳朴气息。
      
      这俩人先前在家务农,只是后来旱灾加蝗灾,颗粒无收,就跟一群老少爷们逃了出来。
      
      他们俩年轻,能熬,一路跨了三四个省份才来到这里,可因为没有文书,想找正经活干人家也不收,回又回不去,被迫成了流民。
      
      天气暖和的时候也就罢了,俩人都有把子力气,砍些柴换钱,再加野菜野果也能勉强度日。可如今大雪封山,又时有野兽出没,两人没什么武艺上不去,前段时间二狗子还病了一回,一下子就将扣扣搜搜攒下来的家当都花完了。如今粮食也都吃光了,这才动了歪心思。
      
      铁柱还格外强调了,“这确实是头一回,以前从没干过坏事!”
      
      二狗子也拼命附和,又将磨得满是老茧的手伸出来给她看,“都是平时砍柴磨出来的!”
      
      展鸰轻飘飘点了点头,让他们将周围情况说一说。
      
      铁柱也看出她并不在意,有些气闷,不过还是老老实实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中间还有二狗子时不时添补几句,展鸰脑海中差不多就有了一张简易的地图。
      
      如今是大庆六年,他们所在的位置属于沂源府辖下,沿着小路往东走约莫四十里有个小镇,叫黄泉州,是距离这儿最近的小镇,步行的话差不多两个时辰就能到。
      
      听了这个名字之后,展鸰足足沉默了好几秒钟。
      
      黄泉州,这镇上的老百姓住着还挺踏实?
      
      展鸰又旁敲侧击的问了,得知除非有特殊情况,一般买卖和出入城都挺自由,只要不带兵刃,没人管你是哪儿来的。可若是想找固定地方做活,或是买房置地,那必须得有正经的身份文书。
      
      二狗子十分沮丧的道:“我们本想去几个富户家里当长工,好歹吃住不愁。可就因为没有文书,非但没留下,反而差点被扭送到官府……”
      
      听完这些之后,展鸰差不多就死了心。
      
      她是稀里糊涂穿越来的,分明是黑的不能再黑的黑户,在弄到身份文书之前,看来只能暂时住在这里了。
      
      也罢,先做点小买卖弄点钱,慢慢摸清了状况再说。船到桥头自然直,且走一步看一步吧,多想无益。
      
      这么想着,展鸰就打量了一下这间屋子,然后再次确定自己留下这俩贼的决定是无比正确的。
      
      这屋子也忒破了点儿,除了几张条凳、一张破床和一条瘸腿桌子之外什么都没有,眼见着要入冬了,继续这么耗着非冻死不可。当务之急,就是赶紧修整并扩建一下这屋子。
      
      在展鸰开口之前,铁柱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想了许多,包括如何如何被这女魔头折辱,如何如何生不如死等等,他甚至已经想好了,要是不堪忍受,干脆咬舌自尽!
      
      可盖屋子?
      
      “我,我不会。”
      
      二狗子极其屈辱且诚实的说。
      
      铁柱瞅了他一眼,挺了挺胸膛,莫名其妙的多了点优越感,“我会。”
      
      原先乡下的屋子都是左邻右舍相互帮衬着盖的,他家也不例外,所以大体还是知道的。
      
      展鸰脸上就流露出一点满意的神色。
      
      被忽视的滋味并不好受,尤其当一起来的另一个人显而易见的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重视时。
      
      于是二狗子不甘示弱的喊道:“我,我力气大!”
      
      作为一名受害者,展鸰觉得自己的胸怀真的非常宽广,她不仅大方的原谅了两个贼,甚至还慷慨的地出借了自己的匕首,温和的催促他们割了胡子和头发。
      
      看着新鲜出炉的两颗卤蛋,展鸰这才觉得眼睛不那么火辣辣的了,而且也能够通过五官对号入座。
      
      铁柱浓眉大眼,一副憨厚相,倒像是个老实人。二狗子生的单薄些,竟有几分清秀,只是看着有点儿憨傻。
      
      做完这一切之后,展鸰还逼着他们洗了手和脸,身上臭烘烘脏兮兮的衣裳也一层轮着一层洗了烘干。至于水里还带着冰碴什么的,大老爷们的,何须讲究这么多?
      
      她又往屋子正中的土坑里丢了几块柴火,一边捏皮球似的捏着怀里小娃娃肉乎乎的脸蛋,一边琢磨起盖屋子需要的材料。
      
      啊,手感真好。
      
      不远处就是树林,木头要多少有多少,材料是不缺的。按理说,古代木石建筑可以完全依靠榫卯结构完成,但这铁柱显然并不具备那样高超的专业素养,少不得还得弄点绳子过来。
      
      既然知道了城镇的具体方位和情况,什么锅碗瓢盆油盐酱醋的也不能少了,这屋子里剩的炊具也不知多久没用过,碗缺口、锅漏水,桌椅板凳凑不出几条腿儿,是铁都锈了,是木都朽了,基本上找不出什么完好的来。
      
      再者,接下去恐怕会更冷,衣裳被子也得有。
      
      对了,周围尽是荒地,白放着可惜了,得空还是修一修,种些瓜果蔬菜……
      
      每一个土生土长的华国人血液中都流淌着耕种的天赋,哪怕时移世易也不能丢了本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古言新坑预收一下哈,写完这一篇就开,希望大家可以先去预收一下,么么扎|????)っ? 
    祖父乃开国四公之一的镇国公,
    外祖父乃同为四公之一的襄国公,
    父亲为一等镇远侯,
    母亲是名满京城的才女,
    两位兄长亦为少将军,
    唐时妤自己是公主伴读,
    她的一生注定如夏花般绚烂,
    而她也以旁观者、乃至参与者的身份,见证经历了这王朝的兴衰沉浮……
    网页地址:
    wap地址:




    演技派征服世界
    《吃货偶像》姊妹篇,也是一篇很萌的娱乐文



    这该死的变身
    会72变的姑娘威武雄壮!



    巨星们的糕点屋
    美食文,美食文,图文并茂的美食文~!



    重生之赢家
    很用心的写了,现在看也还几乎是最喜欢的一篇文!!



    星二代的那些事儿
    星二代的那些事儿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