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又搞错暗恋对象了[快穿]

作者:芥末鱼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蛇信子

      球棒击中了杨多金的头部,杨多金应声倒下。
      
      这声响在深夜的楼道里显得极为清晰。
      
      林渊看着倒在地上的这个男人,仿佛丢了魂魄般怔愣在原地。
      
      一同被吓到的还有挥棒的冯可怜。她是想杀林美人,可没想过要对杨多金下手。
      
      追杀林美人几乎已经耗尽了她全部的心力,她只是想活下去罢了——不再依附任何人的活下去,所以她才会如此不顾一切。
      
      可是当她看到突然冲出来为林美人挡下这一击的杨多金后,她便彻底失了方寸。
      
      怎么会有人这么傻的?为了一个不过相识几天的人而冲上来——冯可怜慌忙之中丢掉了手中的球棒,飞快地逃离了现场。
      
      经过上次刘魅惑的那件事,她以为自己可以没有任何顾虑的杀人了,可是她忘了,上一次是秦斯文动的手,她不过是个看客罢了。
      
      真动起手来,她才意识到这杀人的感觉有多么可怖。
      
      林渊好不容易缓过神来,蹲下去扶住了杨多金,手指轻轻抚过他的伤口附近,留下的唯有满手的鲜血。
      
      他连唤了对方好几声,才堪堪让对方清醒些。
      
      杨多金用一只手捂住了流着血的部位,血水顺着额头滑过他眼角的泪痣。他将自己的身体靠在墙上,勉强支撑着。
      
      “杨多金……你冲过来干什么?!”林渊微红着眼圈大声问道,“会死的!”
      
      被呵斥的杨多金反倒比林渊沉静得多,眼下竟然还笑得出来:“呵呵,被我吓到了吧……?我突然冲了过来。”
      
      “你别笑了……别笑了……”林渊跪在地上,望着受伤的杨多金不知所措。
      
      杨多金:“知道我为什么总想要救你吗?”
      
      林渊赶紧摇了摇头。
      
      “……你太干净了,眼睛里几乎没有一丝杂质。你是这个地方所有人中最干净的一个。”
      
      “而这样的人……我已经很久没有遇到了。”
      
      “不论对方如何去欺负你,伤害你,这些天你都没有想过去害任何人。”
      
      杨多金伸出另一只手去碰了碰林渊的脑袋。
      
      “这个世界不需要弱者,不需要善良,可你偏偏就是这样的傻子,像只小鼠一样,谨小慎微地活着,偶尔也要靠别人的救助……”
      
      就在刚才有那么一刻,林渊迫不及待地想将自己最想问出的那个问题说给他听,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卡住了。
      
      他忽然不想问了。
      
      或者说没有必要再去问了。
      
      只是将手指轻轻覆在了对方的唇上,他才轻声说道:“不要再说了。”
      
      “可是和你在一起时,是我最安心的时候啊。”为什么不让我说。
      
      我只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一个人的善良是可以换来回报的,就算是傻傻的付出……也不能为人所嘲笑。
      
      “你曾经问过我,我是怎么死的。”杨多金停了停,才继续说道,“我是被从小一同长大的弟弟害死的。”
      
      为了老不死的那份可笑的家业罢了。
      
      二十年来的倾心付出全都成了笑话。
      
      听到这里,林渊连指尖都在微微颤抖,他听不得杨多金这样跟他说话,如此沉静,虚弱。
      
      “对了……”杨多金忽然想起了那天在天台发生的情景,“我一直想知道,那天在天台,你到底想问我什么?”
      
      林渊强打起精神,用手掌托住对方的脸颊,强笑着回道:“你真想知道的话,等我找到药回来,我就告诉你。”
      
      你要等我。
      
      说完,林渊便松开手,站了起来。
      
      李肌肉是被下毒死的,一定有人的房间主题是药物,一定是的。
      
      他要去帮杨多金找到治伤的药物,正要离开,却见到一直未见的苏高冷出现在了楼梯口。
      
      “美人?”苏高冷远远看到他扶着个人,再想想刚才她听到的声响,自然明白有人出事了。
      
      快步朝林渊这边奔了过来,苏高冷认出了倒地的杨多金:“怎么回事?杨多金怎么这样了?”
      
      林渊闭了下眼睛,想让自己冷静下:“是冯可怜。刚才她朝我下手,杨多金救了我——高冷,你能帮我个忙吗?”
      
      “什么忙?你说吧。”苏高冷痛快地回道。
      
      “帮我照看下他,我要去给他找药。”
      
      “可是哪儿有药啊?”苏高冷诧异地问他。
      
      林渊把杨多金托付给对方,站起身回道:“总要试试,希望他能挺下来。”
      
      说完,林渊便匆忙离开了二楼,朝一楼寻去。
      
      一楼里同样是静悄悄的。
      
      林渊一个人毫无目标地游走着,他想的就是随便撞了,撞着一个问一个——哪怕遇到的是冯可怜。
      
      如果真的是她的话,那他拼死也要逼对方掏出药来。
      
      只是冯可怜会这么急着朝自己下手,不难推断出她手里并没有□□,应该也就没有药品。
      
      所以他要找的人只能是……
      
      “咔哒。”
      
      当初林渊刚到这个世界时进过的那间实验室的门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身着深蓝色西服的男人。
      
      是秦斯文。
      
      看出林渊一副急着找人的模样,秦斯文向他靠近道:“你在找我?”
      
      林渊不知道该答是还是不是。他也不清楚药会在谁手里。
      
      尽管先前秦斯文曾帮过他,可林渊依对他然感到不确信,犹豫了半天才开口道:“呃,是杨多金受了点伤……”
      
      “杨多金受伤了?”秦斯文不动声色地重复了一遍。
      
      林渊猜不出他此刻的真实态度,这让林渊心中又开始纠结起来。
      
      把杨多金受伤的事告诉给对方,真的是正确的吗……?
      
      可话头已经开了,“开弓哪有回头箭”。林渊硬着头皮继续道:“我在找治疗外伤的药物,你……你知道哪里有药吗?”
      
      他本想问“你有药吗”,可又觉得这话说得太直接,才临时改了口。
      
      秦斯文的嘴角挂起似有若无的笑容,那双细长的眼睛缓缓地眯起,却只是静静地凝视着林渊。
      
      林渊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对方盯出一身冷汗。
      
      也许是因为这几天他和秦斯文真正接触的时间太少了,他对这个人不甚了解。可这一刻他却猛然发现,对方的心思似乎深不可测。
      
      他从来就没有看明白过这个人。
      
      秦斯文就像一条毒蛇,悠然地吐着信子,却将目光极为黏腻地附着在了他的身上,令他无从摆脱。
      
      就在林渊沉思的这几秒钟里,对方已经彻底贴了他的身。
      
      “林美人,你真的很好看。”
      
      从他们第一次在会议室见面的时候,秦斯文就一眼注意到了林渊。
      
      那双圆圆的杏眼,就像染着一层淡淡的水雾一般,诱人心生好感。秦斯文不止一次幻想过林渊在他面前含泪的模样,一定很动人。
      
      他想用自己的牙齿咬上对方那光滑的肌肤,用舌头轻轻□□对方的眼泪……每每想起,便止不住的兴奋。
      
      林渊忍不住打了个哆嗦,退后了半步。
      
      弱小的动物总是最先发现周遭的危险。而他,已经意识到了眼前的秦斯文浑身都散发着一种危险的味道。
      
      “为什么后退?”秦斯文玩味地问他,“你不想要药了吗?”
      
      “药?”林渊瞪着眼睛回道,“你有药?”
      
      秦斯文笑了起来:“你似乎一直没有搞清过状况,亏我还曾经认为你蛮聪明的。”
      
      悄悄靠近了对方的耳朵,秦斯文用几近耳语的程度对他说道:“你以为你为什么能活到现在?靠你自己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没有话说TvT冲鸭——糕糕!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