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

作者:律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春去(一)

      星北府的马车驶向皇宫,到了宫门外,星北茕坐在马车中等候,不多时肃云卿便从宫里出来了。
      
      肃云卿站在马车下遥遥行礼:“星北小姐,不知来此寻找在下有何要事?”
      
      星北茕从马车上下来,笑容带着几分歉意:“想请肃大人帮小女一个小小的忙……家父身体向来不好,我想去看看他,不知能否行个方便……”
      
      肃云卿犹豫着没有立即回答。他知道星北茕的父亲身体不好,人到了刑狱后,他被特意交代过好好照料星北府四老爷,但是其他人要去见囚犯,还是威正帝极为重视的一起案件的囚犯,只怕有些不合适。
      
      星北茕低下头,眼圈微微有些发红:“小女很感谢二殿下照拂,但是担忧父母的心情……依然半点都无法减轻。如果这个要求对于肃大人来说有些逾越了,那小女便告罪退下,今日给您添麻烦……”
      
      “不麻烦!”星北茕话都没有说完,肃云卿神色便有些着急了,脸色涨红连连摆手,“星北小姐在此等候片刻,我稍后回来带你进去。”
      
      星北茕低着头应了,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
      四老爷和三老爷一家都羁押在皇宫中专门为公卿贵族所设刑狱处,在还没有定罪之前,两方都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伤害。
      
      星北茕去看过自己的父亲,交代了几句话后,趁着外面还没有来人,她转到了另一方关着三老爷一家的位置,去见了星北彤。
      
      隔着一道木栏门,星北彤见着星北茕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立即扑了过来:“是你?!”
      
      “看来姐姐过得还算不错。”星北茕仔细打量了星北彤一番,发现她穿戴虽然简朴却整齐,面色也不算太差,看来真没受什么折磨。
      
      想必三老爷那一家都是这样,死到临头还洋洋自得,以为背后有靠山,皇帝真不会将他们怎么样。
      
      想想都还真是令人有些不快……明明她的大哥还在饱受自责的折磨,这些人却半分悔过之心都没有。
      
      星北彤轻蔑地笑了笑:“你算个什么玩意儿?还敢这样对我说话!真以为自己飞上枝头就变成凤凰了吗?做梦!你就是个入不了流的下贱东西,谁准你来这样和我说话的?!”
      
      星北茕并不生气,微微一笑:“姐姐此话半点不假。不过就算我有多么下贱,也不是个阶下囚呢。”
      
      星北彤被激怒了,咬着牙狠狠道:“贱人!我可等着四皇子来救我,等我出去就撕了你这张嘴!别以为你现在靠着星北流就能为所欲为了……以前你跟我说话连头都不敢抬,现在有了人撑腰就敢来看我笑话,我还真是看走眼了!”
      
      “四皇子?”星北茕笑了笑,“姐姐说笑了,四皇子现在可忙着呢。威正帝身体抱恙,诸事都要交由自己的皇子来处理,这个当头他怎么还有功夫来管你呢?他忙着和二殿下争权呀。”
      
      星北彤愣了一下,露出将信将疑的神色,星北茕不等她继续说话,又落下重重一击:“当然啦,你可就不要想着主母还会出手帮助你们。主母可是生气得很,说你们骗了她,拿了假的醒梦花来,没想到毒死了人,还让她差点无法开脱……”
      
      “胡说八道!”星北彤尖叫一声,“那东西分明是她最初……”
      
      她猛然住了嘴,露出有些慌乱的神色,像是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
      
      星北茕微微眯眼,嘴角的笑意一直没有散去。
      
      她声音轻缓,像是在安抚着情绪不稳定的星北彤:“姐姐,主母已经说了要明哲保身不和你们扯上关系。如果你们是无辜的,为什么不说出来呢?”
      
      “我、我……”星北彤嚣张的气焰低沉了许多,一时间神色有些慌乱。
      
      她扑了过来,死死盯着星北茕问:“主母真的决定要放弃我们?!”
      
      星北茕点点头:“自然是的。那日去和主母说了说话,她亲口说了,既不想和大哥扯上关系,也不想和你们扯上关系,所以现在是打算再次闭门不出,诸事不理会了。”
      
      星北彤的身体微微哆嗦起来。
      
      “不……不……还没完!”她忽然笑了起来,指着星北茕,“贱人,你当我傻呢?你就是想激我说出此事和主母有关,想要我将主母拖下水……这样的话我们一家就会和主母反水,那个时候才是她真正放弃我们的时候吧!”
      
      还算有点脑子嘛。星北茕但笑不语。
      
      “你在笑什么?!”星北彤被她的笑容弄得有些头皮发麻。
      
      “没什么。”星北茕摇摇头,眼睛里多了几分悲悯。
      
      到现在了,还不知道自己到底得罪了谁,也不知道最后会被谁送上绝路,真是可怜。
      
      “既然姐姐不愿自保,那就多求求有人来救你们吧。”星北茕转身欲走,“希望那个时候,姐姐还能记得我今日的话。”
      
      星北彤有些奇怪的感觉,伸出手穿过带了缝隙的门,似乎想去抓星北茕。
      
      “你给我回来!你说清楚!不然我出去就弄死你……”
      
      星北茕头也没回,根本不理会她的歇斯底里,转身离开了。
      
      ·
      “本以为是个唯唯诺诺、没什么见识的庶女,没想到,也是只狡诈的小狐狸。”
      
      肃湖卿听着手下人来报,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摇了摇头。
      
      “原来觉着我那傻弟弟似乎有点喜欢别人,娶个脾性软弱的回来不好帮忙打理家中事务,现在看来是我担心过多了。”
      
      手下人看着肃湖卿脸上不同往日的笑容,小心问道:“大人,此事需不需要禀告殿下……”
      
      肃湖卿摆了摆手,在椅子上坐正身体:“不必了。毕竟只是说了几句话而已,也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再有,别人家里的事情,我们这些外人赶着插手做什么。”
      
      手下人还是有些疑惑:“属下还是不太能理解星北小姐说那几句话的意思。”
      
      肃湖卿笑了笑:“我也不是很懂。不过没关系,我们且看着就是了。那丫头和长光是一个心思,这次能折腾星北府一下了。”
      
      手下人纳闷地想,肃湖卿看上去并不像是不知道的样子。
      
      ·
      星北茕回了府,如往日一般先去拜见主母,但没有说今日入宫去见自己父亲和三老爷一家的事情。
      
      主母依然是懒于理会的样子,没说几句话星北茕就出来了,去了星北澜的住所。
      
      院子外面有人看守着,大概是怕星北澜再一次发起狂来伤了他人,但是星北澜的屋子里却没几个人伺候。
      
      今日星北澜的状态似乎挺稳定的,独自躺在屋里床上,所以也就没人去管他。
      
      星北茕冷笑着,叫跟着一起前来的大执事去处理那些态度怠慢的下人,自己则进屋寻找星北澜。
      “二哥。”星北茕在外面喊了一声,等着星北澜自己起身。
      
      星北澜听见是星北茕的声音,应道:“你进来吧。”
      
      星北茕进了星北澜休息的屋子,在他身边坐了下来,笑道:“真是难为二哥成天费尽心思扮演失心疯的人了。”
      
      星北澜摸了摸脑袋,也跟着笑:“还好。就是他们经常不给我饭吃,这一点有些烦,还有就是星北沂那边老是来人监视我。”
      
      “如果不这样,大哥可能一直都不会告诉我们醒梦花的事情。”星北茕托着腮帮,眨了眨眼道。
      
      “可我们连大哥都要瞒着?”星北澜皱眉,还是觉得这事不妥,“对了,大哥现在如何了?”
      
      “大哥最近好多了,有大统领在,不用担心。不过他还是觉得自己愧对于很多人,这里面说不定还有你啊,明天我们一起去看看大哥?”星北茕问。
      
      “你去就好了啊,我怎么去得了,被母亲发现就完了……”星北澜有些郁闷地抓了抓头发,“我到现在都还弄不清楚,到底是她给我下毒,还是星北沂他们家。”
      
      星北茕偏过头,抿着唇笑:“二哥以为呢?”
      
      星北澜神色苦恼:“……怎么说呢,大概打心底还是不会觉得这是母亲做的,因为我毕竟是她唯一的孩子。”
      
      “可是母亲一直都讨厌我,从我出生那天开始就是如此……”星北澜见星北茕还在笑,忙着解释道,“不是那种父母对孩子的严苛,那种严苛之下其实藏着爱。她是真真切切地讨厌我,好像我是什么脏了她眼睛的东西。”
      
      “有时候我觉得母亲太孤独了,她好像谁都不爱,谁都不在意,甚至我会觉得她连自己都不爱,活得太累却又满心不在意。”星北澜低声说着,“所以有一阵子我会羡慕茕妹妹你,虽然身份地位不如我,但是你的父母待你很好啊。”
      
      “说起父母啊,忽然想到大哥的养父母了。”星北茕笑道。
      
      “养父母?”星北澜有些奇怪,“那应该就是指我的父母吧?”
      
      “并不是,是大哥七岁之前的父母,你绝对想不到,他们正是大统领的父母。”
      
      星北澜确实有些吃惊:“啊,那就是江国公家的公子?”
      
      “是啊。大统领似乎都没有怎么见过自己的父母,反倒是大哥和那对父母感情深厚,想必是那才是真正的父母之爱吧。”
      
      星北澜眼中露出几分羡慕。
      
      “对了,最近好像总是看到昊映姐姐在主母身边啊。”星北茕皱着眉道。
      
      “我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上次在大哥面前做戏,可能伤到了她?实在是十分抱歉了……”
      
      星北茕瞥他一眼,笑道:“这话你给我说没用,要亲自去给本人说才是。还有啊,昊映姐姐这次因为醒梦花的事情倒了大霉,差点就被大统领拿去开刀了。”
      
      星北澜顿时紧张起来:“没事吧?”
      
      “应该没什么事。昊映姐姐是因为看到醒梦花感觉眼熟,想带回来做一个对比,才违背了大哥的命令没有及时销毁那些从晚离郡带回来的醒梦花,解释清楚就好了。”星北茕安抚他道。
      
      “可你说为什么昊映要说出这件事?这我想不通,如果不是她说出来,三老爷一家怎么会知道她手中有醒梦花?”
      
      星北茕低声道:“应是当时情况有变,这府里耳目众多,二哥之后也要更加小心才是,这个关头我们不能再失手。”
      
      “你说的是。”星北澜点点头。
      
      “不过,如果不是这次这件事,可能主母和三老爷一家都还不会露出马脚吧?那么到底谁才是向督主收购醒梦花的人呢?”星北茕轻笑道,“三老爷一家可是竭尽全力把脏水往我们家身上泼啊。”
      
      星北澜一直被关押在屋里,对最近发生的这件事了解不多,吃惊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也没有什么,只是三老爷一家死不肯承认自己没有买醒梦花,虽说他们拿出来构陷我大哥的醒梦花不是他们买的,但是之前有没有买过,谁知道呢?”
      
      星北茕眯着眼微笑:“这个时候污蔑我们家,想必是他们真的去买了,而且还觉得拿的是我们家的东西去买的。”
      
      星北澜想了想,猜测道:“你是说被他们霸占的你母亲家的嫁妆?”
      
      “嗯……怎么说呢,其实我们家的那些财物,早就不在他们手里了哦,或者说,早就被他们用掉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