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

作者:律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天雨霁(七)

      星北流睁开眼时,外面天空已经大亮,窗户敞亮,长光正在摆弄放置于窗台上的那盆薄荷草,捏着鼻子皱着眉头,十分嫌弃却又不得不放好。
      
      他刚坐起来,长光就听到了这边的动静,也顾不得自己讨厌薄荷草的气味,将整个花盆抱着走了过来。
      
      长光高高兴兴地往床边一坐,将花盆扔在脚边地上,先是摸了摸星北流的额头,习惯性地问道:“有哪里不舒服吗?”
      
      星北流摇头,静静地看着长光。他敏锐地觉察到长光似乎十分高兴,于是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话。
      
      长光将他搂进怀中,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嘴角:“我这里有一件东西……嗯,是当年跟随我父亲的侍从拿出来的,应该是给你的。”
      
      星北流猛地抬起头,眼睛里有些难以置信。
      
      长光见他骤然发亮的眼神,心里更是喜悦,又道:“……说来也有意思,沉如瑜他们找的那个宫外的方士,其实就是那名侍从假扮的。他叫江五,父亲死前的最后那段时间,他一直陪伴在我爹身边,然后从宫里将一封信带了出来。”
      
      星北流心跳加快,盯着长光,一只手在自己都没有觉察的时候抓住了长光的手臂。
      
      长光发现了他的小动作,眼中露出些许笑意,用手抚着他的后脑勺,一直往下摸到后颈,在那处光滑皮肤上轻轻游移,让他无处可避。
      
      星北流的身体微微哆嗦起来,但并不是害怕,神色更多的是无措。
      
      面前是长光温热的鼻息,后方又是炽热的掌心温度,他被困在这一方小小的天地,只能被动接受。
      
      长光终于笑眯眯地开口了:“亲我一下,或者开口哄我,我就给你。”
      
      星北流的耳朵渐渐地有些发热。
      
      在如此亲密的姿势下,长光的呼吸也那么的近,身体相贴传递各自的温度时,一些晦暗的记忆也在他脑中变得清晰起来。
      
      那些旖旎纠缠的回忆就像是在某个黑暗的角落撕开了一道裂口,让他再也无法全心全意沉浸在难过和自责中。
      
      都是真的,那场有些荒唐的纠缠。
      
      星北流眼中再度浮现些朦朦的雾气,只不过这次并不是空洞茫然中出现的悲惧,而是不知所措和回避。
      
      长光搂着星北流的手臂微微一紧。
      
      ……他其实有点怕自己忍不住。
      
      所幸星北流并没有让他等太久,只是片刻的发愣后,星北流抿了抿唇,偏过头去,在长光薄唇上很轻地碰了一下。
      
      长光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双手同时收紧,然后将他压在床铺上。
      
      “这样就完事了?”长光在靠近他唇边的地方说话,嘴角扬起,“连我都知道怎么才算‘亲一下’……这么敷衍也当我太好哄了吧。”
      
      星北流脸色猛地涨红,被长光说得不知道该如何才好,好半天他才抬起唯一能活动的手,放在长光头上。
      
      他有些吃力地断断续续道:“长光……长光……乖……”
      
      声音又低又哑,像是被人欺负了一样。长光愣神了片刻,然后将人按在身下用力舔吻起来。
      
      长光亲吻着他含含糊糊道:“好啊,我会好好教你的。”
      
      ·
      水云川。
      
      星北流拿着那份外表泛黄的信封,似乎在发愣。
      
      长光端端正正地坐在他面前,也不闹人了,神色还带了几分严肃。
      
      “江五将这封信带出来后,按照我爹的嘱咐只交给应该得到它的人,所以就一直都没有拆开过,我们也没有拆开来看过。”他其实还是有些怕星北流怀疑这是他们伪造的信,想了想添了一句,“我爹的字迹,你还记得吗……”
      
      星北流用修长的手指抚过写着“水云川”三个字的封表,点点头。
      
      长光挠了挠脑袋:“我估计我爹当时是怕这信被人发现了,所以才没有在信封上写明这是给谁的信……但是这就是给你的。”
      
      星北流依然点头。
      
      水云川,流。
      
      字迹清隽却又遒劲有力,一如那个男人风骨眷存。
      
      他的手指微微颤抖着,明明历经了二十年岁月的纸张那么薄那么脆弱,但他却比纸张更要脆弱,用了很大的力气才能拆开那封信。
      
      长光只是注视着他的动作,既不帮忙,也不好奇地凑过去看。
      
      星北流慢慢地将其中信纸展开,看着纸张上熟悉的字体,眼前渐有些模糊了。
      
      “勿念悔,无相愧。”
      “不知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皇城的花开过了几回。”
      “虽事已明了,却依然视你如往常,此之大幸,此生此世足矣。”
      “……可惜,我是个懦夫,无力承受生死之无常,决意往轮回道去,有她所在之地,亦是我之归宿。”
      “或许我从来都没能扮演一个好父亲的角色。长舒很爱你,她倾注于你太多的爱,所以我想或许我该扮演一位严父的角色……很抱歉在没有准备的时候成为你的父亲,更多的时候对你正言厉色,也是一种不自觉的期望。”
      “一切因果皆为我而起,一切杀孽皆为我所作,我有愧于你,有愧于太多人。你从不曾该为谁背负承担,也不曾犯下罪过。”
      “往生不复,前路可期,愿你余生安好,岁月绵长。”
      
      晦暗不明的寥寥几行,是那个男人用尽平生气力,写了一夜写出来的。
      
      那个时候,他在想什么呢?
      
      或许只是一心期盼着,有朝一日他的孩子能够看到这封信,从他无法言尽无法用直白语言说出来的话中,看出来他的用心良苦。
      
      ——勿念悔,无相愧。
      
      不要为了那些事情,余生在悔恨和愧疚中度过。
      
      眼泪控制不住眼泪落下,星北流垂下头去,将信放下,双手捂住眼睛。
      
      长光凑了过来,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狼形,毛茸茸的脑袋拱进星北流怀里,抬头用舌头舔了舔他的脸。
      
      虽然不知道信上写了什么,但好像也不是那么难猜。
      
      知晓妻儿将死,而无力挽回,知晓日后星北流将独活,活在自责中——江成逝在生命余下的时间里,唯一能够让他放心不下的,也就只有星北流了。
      
      星北流哽咽着,将长光抱在怀里,紧紧地抱住。
      
      ·
      “大哥看上去好多了!”
      
      星北流好了许多,长光心情好,于是将来家里探望的一众人都留下来吃饭。
      
      星北茕坐在星北流身旁,笑着道:“这样我也能放心回家了。”
      
      星北流点点头,揉了揉还是有些发红的眼睛,低声道:“抱歉……让你们担心了。”
      
      长光坐在他的另一边,将他的手抓住,嘴里叼着筷子含糊不清道:“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
      
      肃湖卿在星北流的对面,夹了摆放在桌子中央那盆炖鸡汤里的一只翅膀放在星北流碗里,笑嘻嘻地道:“大公子放心,我出去就说你是被大统领缠着出不了门,绝对不会让人知道真相是什么!”
      
      乍一听好像没有什么问题。星北流愣了一下,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长光,正对上他颇有深意的目光。
      
      他这时候脑子里依然有些模模糊糊的,一时还想不明白其中道理,只是觉得长光的目光让他一瞬间有种瑟缩的直觉。
      
      长光将手揽在星北流肩头,微眯着眸子回望肃湖卿:“我家大公子,也只能我欺负。”
      
      肃湖卿的笑容僵在脸上,他举起双手表示无辜,然后闷头吃饭。
      
      啧,陷入爱恋的狗男人,还真是惹不起。
      
      不过,好像之前他也不是很惹得起。
      
      ·
      吃过饭后,长光送着几人出门。
      
      肃湖卿在宫里还有事,骑着自己的马很快就跑没影了。
      
      星北茕则是有星北府的车马专门来接。她现在的身份今非昔比,先是成为嫡女,得到陈国公家老夫人的厚待,后来又是星北流的身份公开,他们一家和星北流关系匪浅,更是让人另眼相待。
      
      长光站在门口,看着星北茕将要上车,忽然往前走了几步。
      
      星北茕注意到了他的动作,转过身来轻言细语问道:“大统领还有什么事情吗?”
      
      长光露出几分犹豫的神色,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星北茕倒也不急,等着他说话。
      
      “我想了一想,”长光说,“我还是想让他再一次见到我娘。”
      
      星北茕当然知道他指的是谁,只是觉得这件事有些难:“可我们现在没有什么更好的方法。”
      
      长光也感到苦恼:“你先回去想想,下次来这里的时候我们再讨论一下。”
      
      星北茕点头应允了。
      
      长光摆了摆手示意离开,走了几步又折回来道:“对了,你管大公子叫‘大哥’,你可能不知道我之前一直都和大公子住在一起的,你也以兄长之名称呼我便是了。”
      
      星北茕笑眯了眼,点点头:“好。”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