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

作者:律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天雨霁(四)

      寒千很快带着人端上来饭菜和星北流的药,摆放在桌上。长光让其他人都下去了,留着寒千在一旁。
      
      寒千偷偷看着星北流,见他瘦削憔悴的面容也是心疼不已。但最让她感到不安的,还是星北流一句话都不说,更不用说看见他露出笑容。
      
      那副茫然空白的样子,像是一个找不到家的孩子。
      
      长光将药碗推到星北流面前,轻哄道:“先把药吃了,然后再吃饭。”
      
      星北流默默地看着黑漆漆的药碗,然后捧着碗,小口小口地喝着——没有拒绝,没有找理由推脱,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顺从地接受了。
      
      长光看着他的动作,不知为何脸色有些难看。
      
      他的眉头皱了起来,盯着星北流喝下半碗药后,突然开口道:“别喝了。”
      
      星北流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眼睛露出茫然。
      
      寒千被长光严厉的语气吓了一跳,不解地看向长光:“小公子……”
      
      长光忽然起身,冲过去一把将星北流手中的药碗打翻在地。伴随着突兀的碎裂声,碗在地上摔成一地碎片,黑色的药从中央溅开。
      
      “小公子!”寒千失声叫道。
      
      星北流低着头,默默地将手缩了回去,身体微微发起抖来。
      
      他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长光为什么突然就发怒了,只是觉得很害怕,害怕得想要找一个黑暗的地方躲藏起来。
      
      寒千上前拦住长光,神色也有些焦灼:“小公子!请你不要再刺激大人他了,现在大人这样子,就算再着急也没有用啊……”
      
      长光指着地上的碎片,眼睛里多了几分血丝:“你以前从来都不肯主动喝药,就算要喝也不会那么心甘情愿接受,喝到苦的药也要抱怨……”
      
      他说着说着,有些说不下去了,看着低下头看不清神色的星北流,忽然泄了气一般往后退了几步,坐在椅子上。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就生起气来了。不愿意喝药是星北流默默抗争的一种方式,然而现在这件事被轻易接受了,他忽然就觉得心里烦躁起来,那一瞬间有一个可笑的念头,想要骂醒星北流。
      
      可好像还是伤了他。
      
      为什么每一次……都是在伤害他。
      
      长光有些愤怒地想着,一遍一遍问着自己。分明是在怪罪自己的无能为力,却又要将这种无力发泄到他身上。
      
      长光恨透了这样的自己。
      
      “你先出去。”长光偏头看了寒千一眼,“让他们重新把药拿上来。”
      
      寒千依然有些担忧:“小公子……”
      
      长光没有生气,神色平和:“放心,我有分寸。”
      
      寒千这才出去了,看了一眼垂着头的星北流,忧心忡忡地关上门。
      
      长光起身将星北流抱了过来,这才发现他满脸泪痕,但一声未吭,只是沉默着任由眼泪滑落。
      
      长光心疼得要死,更加愤恨刚才自己脑袋一热做的冲动事情。
      
      他将人抱到腿上,伸出舌头舔舐着星北流脸上的泪迹,像是一条大狗。
      
      “不要哭了,是我不对……”他一边舔着一边低声道,“你这样,我很难受。”
      
      “对不起,对不起……我总是在想你好好的,可是一直都好像没有真正在意过你的感受……”
      
      “别自责了,这一切都不怪你,不是你的错。”
      
      长光一边哄着星北流,一边给他喂了点吃的。折腾了许久,长光累得一身汗,自己半口东西都没有吃。
      
      吃完饭后星北流似乎又困倦了,眼睛都快闭上了,还是紧紧追着长光。
      
      长光见他这副强撑清醒的样子感觉有些好玩,在他眼睛上亲了一下,抱着他进房间去了。
      
      被放在床铺上,星北流睁着眼看长光给他脱鞋、脱衣服,眼泪忽然又流了出来。
      
      他忽然开口道:“长光,对不起……”
      
      长光愣了一下,停下手中的动作。
      
      这是星北流醒来后,他第一次听到他说话,声音沙哑无力,一句一字词间满是愧疚和痛苦。
      
      “对不起……”他又说着,“如果不是我,母亲和父亲也不会死……你也不会……孤苦无依……”
      
      这是折磨了他多年的事情,父亲和母亲的离去,成了他心头永远不可磨灭的伤痛。
      
      不止是对于父母之死的无法释怀,他一直心怀愧疚,对长光。
      
      如是折磨着自己,一日复一日。
      
      长光想的是,自己为什么没有看出来他的无助和痛苦呢?
      
      如果早一些知道这些事情,知道他在无数个夜晚的辗转反侧,是不是就不会到今天这个地步?
      
      真正孤苦无依的人,是他,背负一切罪孽无法自拔的,还是他。
      
      长光仰起头,伸手轻抚着他的后颈,眼睛里映出他的身影,一字一顿地认真道——
      
      “我从不曾孤苦无依,因为有你在。”
      
      “如果不是你,我可能活不到今天。”
      
      “如今我得知了一切,却没有生出半分对你的怨憎。因为我很清楚,什么人应当为我所恨,什么人应当成为我所挚爱。”
      
      “若说真的有什么转变,大概是以前那些想要依恋的感情减轻了。”
      
      长光用一只手扣住星北流的一只手,引着他放在自己的心脏上,让他清晰地感受自己的心跳声。
      
      “此时这其中,充斥着对你的爱意。”
      
      星北流望着他,眼泪一时间更加汹涌。长光从他后颈滑到腰间的手猛地收紧,让他猝不及防被按到自己怀里。
      
      长光感觉到自己的肩膀很快就濡湿了一片,冰冰凉凉的感觉,并不坏。
      
      这真是难得的体验,难得的被如此依赖。
      
      仿佛回到了八年前的那个夜晚,被星北流抱着在黑暗中无声坐了一夜。
      
      那时候和现在,他都是星北流不可失去的重要的人。
      
      长光任由星北流伏在肩上无声流泪,不知过了多久,感觉身上的人没了动静,长光这才起身活动着有些酸麻的手臂,将星北流抱到床上放好。
      
      ·
      陈曲正在门外等候,长光走出房间,反手关上门。
      
      “大公子睡下了?”陈曲小心翼翼地问道。
      
      “睡了,他很累,让他睡。”长光点点头。
      
      他还从来没有见过星北流这么需要他,被哄了半天才稍微安稳地睡了过去。
      
      “星北府的昊映医官坚持要见您一面。”陈曲低声道,“这是第三次前来了。”
      
      长光揉了揉麻痹感尚在的手腕,冷笑道:“还有脸来?”
      
      陈曲低着头:“或许小公子应该听听解释。”
      
      “好啊,”长光还是笑,只是眼睛里一片冰冷,“那就来,让我听听她能说出什么来。”
      
      陈曲点头,正要退下去时,长光却叫住了他。
      
      “把人带来后,你去晚离郡走一趟,帮我办一件事情。”长光说。
      
      陈曲有些诧异,但依然恭敬听令。
      
      星北流这几天状态都不是很好,他手下这些人以陈曲为首,听长光的命令也是一样的,所以陈曲自然也将什么事情都向长光汇报。
      
      长光轻声道:“你去晚离郡把阿挽带到这里来。”
      
      这个命令让陈曲着实吃了一惊,连忙低头抱拳道:“我曾经听大人说过,阿挽姑娘不能离开晚离郡是主母的意思。如果回到皇城让主母发现……”
      
      “悄悄的,不要惊动其他人。你去把大公子的事情照实告诉她,劝说她来看看大公子。”长光说。
      
      他指了指房间,眉头微微皱起,很是烦恼的模样:“大公子现在这样子,不但是因为对当年璃狼一族的愧疚,还有对后来那些受他影响的人的内疚。”
      
      “如果能让他们安慰大公子,让他尽快解开心结从过去的阴影中走出来,那才是最好的。”
      
      陈曲想了想觉得有道理,于是带着命令下去了。
      
      ·
      很快,长光见到了昊映。
      
      几日不见,她似乎憔悴了许多。
      
      一见面,昊映跪在长光面前,有些急切地问道:“小公子,大公子他……如何了?”
      
      长光懒懒地回答道:“托你的福,很不好。”
      
      昊映愣住了,神色有些凝滞。
      
      长光将那日皇宫发生的事情和后来星北流的状态说了,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这就是你的态度么?我本以为就算你不会帮着他,也应该不会害他……”
      
      昊映闭上眼,有些痛苦地摇着头:“不、不是这样的……”
      
      她跪在地上磕了一个头:“我从来都没有想过伤害大公子……那日星北沂虽然来找我要了醒梦花,并且以澜公子作为要挟,可是我没有答应……但他逼得很紧,最后我不得已答应了,前去告诉主母这种药草会使人产生幻觉……”
      
      “我没有想到的是,主母听我说这种药草会使人产生幻觉,就亲自去看了……她竟然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是醒梦花,然后把三老爷叫过去,他们谈了很久。”
      
      长光猛地直起身,周身慵懒一扫而空,紧紧盯住昊映:“你是说,主母知晓醒梦花的功用,还一眼认了出来。”
      
      昊映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实诚地点点头:“是的。”
      
      长光皱眉,摸着下巴:“……之前怎么忽略了这一点。”
      
      “什么?”昊映一愣。
      
      “他们在大殿上拿出醒梦花,一口咬定那就是醒梦花,其实我认为,就算包括皇帝在内的许多人,应该都是没有亲眼见过醒梦花的。”长光沉思着说,“醒梦花长在东荒大川,就算二十年前威正帝以醒梦花为局,害死璃狼一族,但他们都是直接让人在东荒大川找到醒梦花,浇灌大公子血液后投于水中。”
      
      “我见过醒梦花,看上去只是草的样子,并无特殊之处……所以主母是如何一眼认出来的呢?除非是她在别的什么地方见过……”
      
      昊映神色愣愣的,似乎并没有跟上长光的思维。
      
      “其他地方……”长光忽然想起来了什么,“督主!”
      
      昊映思索片刻:“小公子是怀疑……主母向督主购买醒梦花?!”
      
      突然就心惊胆战起来,昊映不敢继续想,可是脑中不由自主浮现出来的,是星北澜发狂的模样。
      
      “她、她……给澜公子下毒……”昊映哆哆嗦嗦地喃喃道。
      
      长光却有别的想法。
      
      “如果是她在向督主购买醒梦花,那么为何后来督主死了她却无动于衷的样子?而且当你告诉她,从督主那里带回来了一盆草……她那个时候为何都没有联想到那东西可能就是醒梦花?”
      昊映想了想没想明白,摇摇头。
      
      长光笑了笑:“……至少现在我可以知道一件事,那就是主母并不是毫不知情的。她明明知道这次宴会威正帝会宣布星北流的身份,明知道三老爷在利用她,但她还是提前准备好了醒梦花,带着这东西去赴宴,在为了证实自己所言不假之时拿出来……就为了从中搅乱威正帝的计划,给他们添堵。”
      
      “不过他们都没有想到的是,后来竟然会死人。主母此时定然也有种自己被算计了的错觉,绝对不会再想与醒梦花扯上半分关系来继续惹威正帝不快。你看,如果这个时候,正好让他们查出来,三老爷一家正是向督主购买醒梦花的人,那么主母定会舍弃三老爷一家。”
      
      长光微微笑着,若有所思地看着昊映。
      
      “我可以给你一个弥补过错的机会,你愿意接受么?”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