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

作者:律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天雨霁(三)

      已经入夜,肃湖卿还是进了宫见沉如琰,将今天的事情完整叙述了一遍。
      
      虽然之前已经有人来禀告过,但听肃湖卿亲口说起找到人,沉如琰脸上还是露出淡淡的欣喜。
      
      他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笑了笑:“找到就好,我也不必那么担惊受怕。”
      
      肃湖卿看了一眼他案桌上堆积的奏折和文书,欠身道:“臣有一件好奇的事情。那下面应该是安置着之前他们从晚离郡带回来的璃狼尸骨,真的属于长光的母亲吗?”
      
      沉如琰翻看着文书,提笔在上面落下寥寥几字:“我认为,不是。”
      
      这让肃湖卿感到疑惑不解:“那大公子……”
      
      “当年东荒大川发生地震,地层断裂,那一带形成绵延的峡谷,人类的土地和东荒大川彻底隔开来。”沉如琰停笔,淡声道,“但是从上往下看,可以在离地面很近的地方发现一些因为断裂不均形成的山崖平台,那具璃狼尸骨,应该就是在这样的平台上发现的。”
      
      “一具早已面目全非的尸骨,就算身上有什么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也应该早就在后来的搬运中消失了。阿流不可能认得出来这璃狼生前的身份。”
      
      沉如琰偏过头,轻笑:“他之所以会想要和这具尸骨待在一起,应该因为它是属于璃狼的尸骨,仅此而已。”
      
      肃湖卿沉默了许久。
      
      不知为何,他从沉如琰的话中,听出了一种极深的执念和绝望。
      
      他不由得叹了声气:“也不知道大公子怎么样了……”
      
      “有长光在,不用担心,会好起来的。”比起他的担忧,沉如琰倒是显得乐观许多。
      
      虽然星北流的状态确实让人有些不安,但他本身就不是一个会轻易消沉的人,就算一时想不开,却也不是毫无可解之法。
      
      “对了,有一件事情。”沉如琰话锋一转,语气严肃了几分,“今日我的人来报,说看见皇帝召见三名元老大臣入殿密谈——你觉得,他们会谈什么?”
      
      这还能谈什么?肃湖卿不假思索道:“后事?”
      
      沉如琰笑了一声:“差不多,但是不准确。”
      
      肃湖卿吃惊:“殿下听见了?”
      
      “没有,外面有人严格把守。不止是我的人进不去,继后那边也是。”沉如琰低头沉思,“我猜测的是,他既然叫了元老大臣过去,应该不止是‘谈谈后事’那么简单,可能会……考虑继承人和立旨。”
      
      肃湖卿想了想觉得有道理:“江国公有去吗?”
      
      “没有。他虽然病得重,但是脑子还清晰着的……如果有一天江国公知道了当年的真相,那怎么还能信任呢?”沉如琰讽刺地笑,“要不是问过当年跟随长光父亲江成逝的江五,我也还不知道,我的好父皇,可是逼得人家一家分崩离散的凶手。”
      
      见肃湖卿面露疑惑,他简单地解释道:“当年江成逝寻找到阿流后,等待皇帝的下一步命令,并不是将他送回去——而是,利用他完成一个阴谋。很清楚这个阴谋的江成逝想要回宫劝阻皇帝,却被欺骗并且软禁在宫中。当得知皇帝依然要实行这个计划,自己的妻子和儿子将要丧生,江成逝无力阻止这一切发生,于是在深宫中,于愧疚和后悔中,选择了自尽。”
      
      “说起来,这和我的母后家族很像啊。皇帝当年也曾要求我的母后家族为自己实现愿望而效力,在遭到了拒绝后,他迁怒于我的母后,后来任由继后踩踏在她头上……最后甚至借继后家族毁掉了我母后的母家。”
      
      沉如琰脸色淡淡的,看不出来有什么愤恨或者怨怒。并非是没有,只是在漫长的岁月中,有些东西早已积淀在了内心最深处。不会忘,也不必刻意去回忆,但会在必要的时候提醒他,自己要做什么。
      
      肃湖卿拱手低下头去。
      
      “这让你想起了自己的家人么?”沉如琰笑着转头问道。
      
      “是的。”肃湖卿没有抬头,“我的愿望从来都只有一个。如今弟弟已经长大,不需要我太过于操心。内患虽然没有,但是我作为这一家之主,我想要我的家人也不会受到外忧侵扰。”
      
      “会的。”沉如琰轻声道,“那一天,很快就会到来了。”
      
      ·
      星北流一直在昏睡,长光怕之前的事情再次发生,于是寸步不离地陪在他身边。
      
      这样的话,他醒来第一眼就可以看到他。
      
      找到星北流后的第三天,肃湖卿再一次来了,热情地带着几分慰问前来看望星北流。
      
      在他之前江国公来过,长光觉得没有必要瞒着江国公,于是说了星北流的事情,听完后江国公也是唏嘘不已。
      
      江国公没有坐多久,去看了看星北流见他没有醒,于是也不再打扰。
      
      肃湖卿和长光在星北流的房间外说话,其实肃湖卿并没有带礼物上门拜访,他将“看望”的“看”字发挥得淋漓尽致。
      
      “大公子的身体没问题吧?”肃湖卿看了眼紧闭的房间门,问。
      
      “没事,昨天就没有发烧了,但一直在昏睡。”长光似乎有些不耐烦,脚尖在地面蹭了蹭。
      
      不知怎么的肃湖卿想到一句话……长光的耐心有九成分给了星北流,剩下一成平均摊在其他人身上。
      
      长光见他似乎在走神,更加不耐烦了:“还有什么事情?”
      
      肃湖卿哼了一声:“前天晚上,去见二殿下,他告诉我,皇帝可能在安排继承人的事情了。”
      
      长光想了一下,神色并不是太在意:“无所谓。不过你说他要是一意孤行立大公子为继承人,那我以后是不是就能当皇后了?”
      
      肃湖卿:“……”
      
      长光关注的点真的和他们很不一样。
      
      说到这里,长光倒来了兴致,兴致勃勃道:“叫大公子封我做皇后,那我不就是一代兽后了?”
      
      ……连封号都想好了。
      
      肃湖卿默默地想,回去就给沉如琰说,千万不能让威正帝有机会立星北流为继承人。
      
      先不说星北流真的做了皇帝,还有没有机会上朝,就说这个令人头疼的皇后,估计都能将整个后宫给掀翻。
      
      “哈……”肃湖卿干笑道,生硬地转移话题,“二殿下是觉得,现在大公子的身份还没有恢复,估计会先下达一道旨意,为大公子改名换姓。”
      
      长光并不想听他说这个,他对于皇后的话题还意犹未尽,拽着肃湖卿道:“我有一点烦恼,你说要是大公子不主动给我皇后的位置,我该怎么劝服他呢?”
      
      肃湖卿看着他,索性也放弃了挣扎,张口就道:“你可以在床上劝服他……”
      
      长光猛地睁大眼,弄得肃湖卿突然心里一慌,本来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话,没想到长光露出更为烦恼的神情。
      
      “说到这个。上次我第一次抱他,结果就把他弄伤了,流了很多血。”长光皱着眉,“这怎么和你之前说的不太一样,虽然我觉得很舒服,但他很痛。”
      
      他忘不了初尝星北流的味道,可是星北流确实被他弄伤了,阻止了他继续逞凶的想法。
      
      肃湖卿微微抽搐着嘴角,勾住长光的肩膀,语重心长地道:“男子的身体本来就更容易受伤,而且大公子是第一次,你要温柔一点才是,以免留下阴影他后来会害怕……”
      
      不知道这句话里的哪一个词语触动了长光,他的眼睛忽然就亮了起来,嘴角的笑容很明显地扩大了,几乎要咧到耳根去。
      
      “那我该怎么办?”他望着肃湖卿,眼中露出求知的渴望。
      
      “你可以用一点脂膏,我有一家推荐的店……”
      
      ·
      有生之年,肃湖卿第一次如此心甘情愿地离开长光府邸。
      
      因为他实在是不想继续听到长光三句话离不开“大公子”,听得他心有些麻木。
      
      深得肃湖卿一身真传的长光心满意足,转身回了房间,忽然一愣。
      
      星北流醒过来了,正坐在床上,双手环抱着膝盖,默默地看着从门外进来的长光,眼睛里空空荡荡的,不知道目光聚焦在何处。
      
      长光心里猛地一缩,快步走了上去,将人抱在怀里,手指探入他的发间。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他放缓了声音问道。
      
      这副对待恋人一般的温柔态度,估计会让许多人包括怀里这人感到惊讶。但是星北流意识似乎并不太清醒,整个人显出一种迟钝和麻木的状态,对长光的话并没有什么特别反应。
      
      被提问的时候他没有回答,被抱进怀里的时候他也没有挣扎,反而有些温顺地靠在长光怀里寻求温暖,只是脸上一片茫然之色。
      
      长光心里微微一沉,将他抱得更紧了一些,许久没有说话。
      
      他低下头在星北流头发上落下一吻,叹了声气笑道:“不想理我就算了……你饿吗?我让他们拿吃的上来。”
      
      星北流还是没有说话,眼睛睫毛轻轻眨动着,像是蝴蝶的羽翼舒展,却被一层无形的东西压抑住了,而自己却无力挣脱。
      
      长光又安抚了他一会儿,放开人自己跳下床去,开门去喊人。
      
      等到回过头来时,长光发现星北流的眼睛里似乎有了焦距,在追着他的身影。只不过他还是那样默默看着他,眼底似乎蒙了一层雾,叫人看不清楚其后到底是悲伤还是恐惧。
      
      长光走过去将他抱进怀里:“不要怕,我不会再离开你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