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

作者:律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情至(四)

      长光带着人继续找到凌晨,他倒是没什么困意,不过那些手下的人熬不住,他就叫人去休息了。
      
      回到星北流睡过的房间,长光将这里仔仔细细观察了一遍。
      
      他放在星北流枕边的铃铛不见了。
      
      除此之外,这屋子里似乎什么东西都没有少。鞋还在,所有的衣服都还在,被子已经变得冰冷……长光坐在床边,将那只布人抓了过来抱着,烦躁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他这府邸虽然大,但是他住的地方占地不广,也是修成了院子的模样,照着记忆中和星北流一起住过的院子来布置,下人都在院外等候命令,也是为了方便他变成狼的样子不被人看见。
      
      守候在院外的人说没有看见星北流出去过……
      
      长光一边沉思着,一边变成狼形,站在床上闻了闻枕头上残留的星北流的气息。
      
      他从床上跳了下去,沿着气息一路往外走,走进了还在下着淅沥小雨的外面。
      
      很不巧的,今天一直在下雨,所以即便有什么气息,都被雨冲洗得几乎丝毫不剩。
      
      长光没有死心,低着头在门外努力辨别那些气息,试图从中找出星北流的踪迹。毛很快就被淋湿了,黏答答的让人感到十分不舒服。
      
      他使劲抖了抖一身的水,继续抽动着鼻子四处闻。
      
      他熟悉星北流身上的气息,所以辨别许久还是能够找到蛛丝马迹,只不过十分累,没有走多远,长光就被折腾得有些精疲力尽。
      
      他坐在院子里另一端地下仓库的屋檐下躲雨,呆呆地望着灯下雨丝被染上温柔的光,想星北流现在在哪里。
      
      为什么,为什么总是要从他身边离开。
      
      如果刚才他没有进宫,怎么可能会放任他一声不吭地消失。
      
      他到底在想什么。
      
      现在不是五年前了,他们都不是毫无反抗之力的人,有什么无法解决的苦衷,说出来一起去解决,不好吗?
      
      为什么要把自己一个人藏起来?
      
      为何什么都不肯告诉他?
      
      长光蹲坐在檐下,微微垂着头,眼睛里却一点点染上血红色。
      
      如果找到了人,他应该怎么样?
      
      是囚禁在一个只有他才知道的地方好,或者是他还可以尝试一下更加过分的方式……
      
      也许有必要给星北流一点惩罚,让他知道离开自己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长光咧开嘴,露出了一口有些锋利的獠牙。
      
      ·
      起初建造地下仓库,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长光记得以前在星北府里,和星北流一起住的院子里就有这么一间。
      
      原来星北流一般也不会用仓库来做什么,有时候会囤放一些不能被暴晒和过风的食物。自从长光知道里面会有风干的肉干,那地方就成了他经常光顾的。
      
      小时候他会拉着星北流玩“捉迷藏”的游戏,他让星北流蒙住眼数十个数,自己蹦蹦跳跳地到处找地方躲藏,也会往里面躲。躲好之后,他就一边啃肉干,一边听着星北流的脚步声靠近。
      
      现在这院子里虽然建了地下仓库,纯属是顺手,建好后长光没有用过。上次从晚离郡带回来一具璃狼尸骨后,地下仓库就被用来安置这具璃狼尸骨。
      
      长光本不想留着这么一具早已死去多年的璃狼的尸骨,但是星北流似乎有些不舍,那种介乎生死之间的眷念虽然让长光有些无法理解,但是也没有阻止他留下那具尸骨。
      
      所以璃狼的尸骨,现在还在这地下仓库中。
      
      长光站起身,推开地下仓库上面的房间门,走进去看了一眼。
      
      什么异样都没有。
      
      他有些沮丧地关上门,重新坐回门口,望着雨不停歇的天空发愣。
      
      你到底在哪里。
      
      你又不要我了吗。
      
      ·
      长光没有回去,变回人形后一直靠在地下仓库门外,后来有些困了就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梦里星北流抱着他,很艰难地一步一步往前走着,他不知道他们要去哪里,或许要去的那个地方很远很远,远到无法想象,但是星北流眼睛里的光芒,名为希冀。
      
      他那时候似乎很饿,饿得忍不住叫了起来,低低的嗷呜声让人听了十分心疼。星北流停下脚步,抱着他忍不住哭。
      
      “长光,对不起……”
      
      他翻了个身,抱着星北流的手,将那人的手指含进嘴里吮吸着,似乎缓解了饿的感觉。
      
      “我们只有这些米了,我给你煮来吃吧。”
      
      ……
      
      星北流……星北流……
      
      你带我离开东荒大川,你带我来到皇城,你伴我二十年,你教会我做一个人,你给予我谁都无法给的爱与温暖……
      
      现在你却要再一次残忍地离开我!
      
      长光猛地睁开一双赤红的双眼,爱意与怨恨在眼中交织交缠,如同他混乱的内心。
      
      天已经亮了,他在原地发了一会儿呆,陈曲和寒千找了过来。
      
      陈曲见他双眼发红,有些不忍心地侧过头,虽然他自己亦是满脸憔悴、双眼肿胀。
      
      “小公子,星北府茕姑娘来了,就在门外。还有二殿下也派了肃大人前来。”
      
      长光缓缓站起身:“请他们进来,我换身衣服就来。”
      
      ·
      肃湖卿带着肃云卿一起来的,今日本该长光当值,肃湖卿直接推给了自己的弟弟,并且让他安排人继续在皇城周围巡视打探星北流的踪迹。
      
      星北茕也被一起请了进来,三人一起坐在前堂等候,陈曲和寒千也都还在。
      
      长光来的时候,肃云卿和星北茕起身行了礼,肃湖卿直接懒得做这些礼数,上前来抓住他问:“长光,你昨晚有什么发现吗?”
      
      长光摇头,肃湖卿眉头拧得更加紧了一些。
      
      肃云卿也听兄长说了星北流失踪之事,此时也有些担忧:“会不会是四殿下或者主母将人带走了?”
      
      星北茕在一旁轻声道:“不会是主母,她现在带走大哥只会落人口实。”
      
      “沉如瑜也不可能。”肃湖卿冷笑一声,“他现在肯定在焦头烂额地想着怎么处理后果,不会有心思想到要将大公子带走做什么。”
      
      一时间几人都有些沉默了起来,星北茕抿着唇,眼睛里带着几分泪花:“昨晚听闻大哥失踪,我心急不已,故而一大早就赶到大统领这里来了……现在我也不求别的什么,只希望大哥平安无事。”
      
      长光揉了揉额头,在外面吹了一夜凉风,此时才觉得有些头晕。
      
      “不会有事的……”他的声音有些艰涩,不知是在安慰他们还是在安慰自己,“定不会有事。”
      
      肃湖卿忧心忡忡:“但愿如此……如果不是外人带走了大公子,那就是大公子一个人离开了,他会到哪里去呢?几位和大公子交好的贵族府里我们都去过,都说没有见到大公子。”
      
      长光头疼不已,不知到底是受凉了还是心烦:“……找,继续找……我不信一个活人会在人间蒸发!”
      
      星北茕捏着手帕,蹙眉道:“几位大人,此时盲目寻找实在不妥。拖得越久对大哥越是不利,不管他是被人带走了还是自己离开了……不如先好好想想他可能会去哪里。”
      
      “他能去的地方我们都找过……”肃云卿回答道。
      
      星北茕沉思不语,过了一会儿才抬头道:“大哥失踪之前,有谁和他在一起吗?”
      
      长光的目光转了过来,静静回答道:“和我。”
      
      “你们有说什么吗?或者是争吵……”星北茕问。
      
      “没有争吵——但是他给我讲述了一些当年的事情。”
      
      星北茕神色渐渐凝重起来:“是和璃狼有关的,一直让大哥感到负罪的事情吗?”
      
      长光疑惑她怎么会知道,不过也没多想,只是点点头。
      
      “我从肃大人那里听来了昨日在皇宫中发生的事情,听说大哥当时情绪十分不好,是吗?”星北茕问,“大统领,您好好想想,最后见到大哥的时候,他有没有露出什么异样的状态?”
      
      异样的状态?长光心里忽然一惊。
      
      他想起来星北流在大殿上近乎崩溃的神情,可是后来星北流走得太快,等他找到他的时候,人已经因为余毒发作昏迷了过去。
      
      等到星北流再次醒过来,他主动讲述了被隐藏起来的,关乎璃狼一族毁灭的真相,长光的心思都被仇恨占据,没有仔细去观察星北流的情绪。
      
      现在想起来……他忽然有些心惊胆战。
      
      因为他想起了星北流空荡荡的眼睛,像是对这人世间失去了一切的念想,怀着至深至切的绝望,才会有那样的眼神。
      
      长光猛地站起身,神色不止是怔愣,还有茫然,还有慌乱。
      
      心脏的跳动一直都很快,但此时却有一种将要窒息的感觉。他有一个不敢去想的想法,那个想法让他感到害怕。
      
      肃湖卿看他突然站起身,也有些紧张起来:“长光,你想到了什么?”
      
      长光许久都没有说话,过了好半天,才摇摇头:“我没有想到什么……你们觉得,一个人满心痛苦绝望时,他会做什么?”
      
      肃湖卿率先说话:“我会去边歌岸……”
      
      然后被长光和肃云卿一起瞪了他一眼。星北茕略有些茫然:“边歌岸……你们的意思是,大哥会去那里?”
      
      肃云卿连忙解释道:“不会的!大公子绝对不是去那种地方的人,我也不是!”
      
      星北茕乖巧点头,有些疑惑问道:“所以,边歌岸到底是做什么的?”
      
      肃云卿的表情慢慢地僵了。
      
      肃湖卿在一旁十分不厚道地大笑起来。
      
      长光一巴掌挥在他头上:“问你们正事,说到哪里去了。”
      
      肃云卿回过神,急切转移话题:“所以,我们要站在大公子的立场,想想他可能会去哪里。”
      
      长光说:“我能想到的,就我这里。”
      
      星北茕沉思片刻:“大哥不大可能会来我这里。大哥心里,什么人的地位最重要,那么他就有可能去那里。”
      
      地位最重要?长光忽然有一个念头,只不过一闪而过,快得令他无法抓住。
      
      到底会去哪里?
      
      几人面面相觑,都陷入了沉默中。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