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

作者:律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孤流离(十)

      长光拼命地喘息着,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纵然他当年没有亲眼目睹那一切,如今从星北流口中听到当年发生的那一切,依然愤怒得快要失去理智。
      
      他的声音一时间扭曲起来,猛地抓住星北流的肩膀:“为什么?为什么威正帝要这样做?为什么他要害璃狼?”
      
      星北流抬头望着他,眼睛里依然是那种空荡的状态:“这个问题,我问过主母。她说,威正帝是在继位之后,听说了璃狼这个强大的种族,又听说了璃狼拥有的奇特力量,所以想要借此来让自己的身体也变得强大,甚至是……长生不死。”
      
      璃狼过于神秘,又可以变作人形,哪怕没有任何证据说明他们是妖怪,可是依然有人信他们是妖怪。
      
      不过就算是妖怪也没有关系,只要能够像他们那样变得强大、变得寿命更长,什么都没有关系。
      
      “他找来的方士告诉他,璃狼一族拥有可以让人变强大的秘密,所以他就动了歪邪的心思……他的想法不敢告诉太多人,于是只给主母说过,并且在暗中组织人手。主母总是一遍遍带着恨意告诉我,他当年引诱我已经成为巫祭之女的母亲,是因为他从方士那里得知了灾厄血脉的秘密,所以才想要我这个孩子,为的就是能够实现自己的计划。”
      
      长光咬着牙:“他大可以随便找一种毒药,为什么一定要选择浇灌了灾厄血脉的醒梦花?”
      
      星北流笑了笑,眼睛里终于多了些悲哀:“因为这是精心设计好的。璃狼嗅觉灵敏,人类的药物放在他们的水中,定然是会被闻出不对劲的。而醒梦花,不但是他们土地上的植物,不会被察觉出来怪异之处,而且,变异了的醒梦花和没有变异的,气味没有任何区别。”
      
      长光耳边“嗡”的一声震响,震得他当即有些头晕目眩。
      
      星北流继续低低地说了下去:“方士们的那些法子,都是要么在散落的古籍中寻找,要么就是听来的各种传闻,并没有得到实际验证……所以他们才会把变异醒梦花的作用弄错,酿成了当年的惨剧。”
      
      长光捏住他肩头的力道越来越大:“就算是他们知道真相,依然会这样做。酿成当年惨剧的,是威正帝的贪婪!”
      
      “我爹当年接受威正帝的命令,不但是为了去寻找你的下落,也是为了完成威正帝的计划吧?”
      
      星北流动了动唇角:“那不是一样的么。”
      
      长光明白了过来:“是不是,他以为自己只是去寻找皇子,却不知道威正帝真正的目的。等到他找到你后,告诉了威正帝你的下落,这个时候他也知道了威正帝的真正目的,所以才会被紧急召回去,软禁在宫中。”
      
      星北流没有说话,沉默地点点头。
      
      娇妻和才出世的儿子在遥远的东荒大川,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即将面临一群带着恶意而来的人类的屠戮,而自己身陷囹圄,却什么都不能做。
      
      他被囚禁在皇宫中的时候,面朝着东方,面对着那个遥远无法触及的地方,他在想什么呢?
      
      或许什么都没有想,心中只充满着内疚和绝望。
      
      那几天他是怎么度过的呢?每一刻都是煎熬,他知道自己什么都做不了,救不了自己的妻子和孩子,最后在冰冷的深宫中,被绝望一点点卷噬。
      
      他知道他们会死,于是在最深重的绝望中,选择了上吊自尽。
      
      屋外的雨还在淅淅沥沥,一直都没有停歇,反而越是入了深沉的夜色,越有急骤的趋势。
      
      长光脱了力一般松开手,往后瘫坐在床上。
      
      他的心脏跳动剧烈,一阵一阵发麻的感觉从脖子下方蔓延上来,沿着下巴席卷了他的脸侧,很快让他有一种头脑充血的体验。
      
      纵然当年父母死的时候他什么都意识不到,可那是他的父母,生他的父母,是与他有着血缘关系的父母。
      
      纵然以前说着有多么的不在意,可如今终于知道了他们离开自己的真相,他依然愤怒得几乎无法控制住自己。
      
      他变成今日这般模样,年幼失怙,流离失所,在人类的世界里躲躲藏藏,掩藏自己璃狼的身份,都是拜威正帝所赐。
      
      那个双手沾满了璃狼血液的罪人,二十年来从未遭受到谴责和惩罚,却要自己无辜的孩子,去承担这一切。
      
      威正帝在大殿上众人面前,面对主母的威胁,最终选择了沉默不语的那一幕,此时让长光想了起来。
      
      胃里一阵阵抽搐,十分难受。
      
      长光猛地从床上跳了下去,头也不回地冲出了门。
      
      ·
      星北流默默地看着他冲出门的背影,眨了眨眼,含在眼睛里一直都没有流出来的眼泪,此时像是决堤了一般汹涌而出。
      
      他在昏暗的房间中独自坐着,没有发出半点哽咽的声音,只是任由眼泪无声从面颊上划过。
      
      疼吗?他摸着自己的心脏,问。
      
      很疼很疼。他日日夜夜都无法忘记二十年前那一幕,一次又一次在他的梦中轮回反复。
      
      二十年来他从来没有梦到过母亲来看他一眼,只有每次临近死亡的边缘时,他总是恍惚看到月白色的狼来到面前。
      
      母亲,是在怪罪他吧。
      
      不管是为什么,到底是,他害了璃狼。
      
      他害了所有的璃狼,害了母亲,害了父亲,害了长光。
      
      所以他这样的罪人,不配得到原谅。
      
      他是一个一直都在被抛弃的人,身负着不祥的灾厄血脉,或许这本该是他的命运。但他也是在害怕着自己会被所有人抛弃,所以总是在尽力做些什么,以此来弥补。
      
      星北流无声地笑了一下。
      
      他想起来那些总是在感激他的人,如果知道他愿意出手相助的真正原因是这个,会不会十分厌恶地远远避开呢?
      
      这么多年来一直瞒着长光,也是出于自己的私心。
      
      对于他来说,他只剩下了长光,只有长光会毫不保留地信任着他,会全心全意地依赖着他。
      
      有长光在的时候,他还会相信,自己和别人没有什么区别,也是可以好好活着的,能够拥有一份真挚情意的人。
      
      如今长光知道了一切真相,会不会也恨着他呢?
      
      好像那并不重要了。
      
      这本来就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情。
      
      星北流慢慢地倒了下去,带着满脸的泪痕,蜷缩在床边,闭上眼睛。
      
      ·
      屋外淅淅沥沥的雨中,长光变成狼坐在空旷的天地间。
      
      雨水将他的毛皮浸湿,但他浑然不觉,只是呆呆地望着东方。
      
      以前有一次,星北流曾经抱着他坐在台阶上,给他指着东边,告诉过他:“一直朝那个方向走,就可以到达东荒大川。”
      
      那时候他并不知道东荒大川对自己来说,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他曾经从那里出来,却再也无法回到那个地方。
      
      他是一只能够变成人的璃狼,他的母亲是璃狼,他的父亲是人类。
      
      他们的身份千差万别,甚至不是同一个种族的,却依然在那里相爱,生下了他。
      
      可是他,连自己父母的模样,都记不得了。
      
      长光坐在漫天雨中,仰头发出一声咆哮。
      
      狼的嚎叫声凄厉,细听又可以发觉其中饱含的愤怒,远远地传开来,让听到的人心生悲戚,不由得放下了手中的事情,朝着这个方向望过来。
      
      报仇……报仇……
      
      狼的双眸中泛着血红,复仇的怒火逐渐侵占了他的头脑。
      
      ·
      在雨中坐了许久,长光渐渐地冷静了下来。
      
      他并不是以前那只只会在星北流怀里撒娇打滚的狼,他知道在朝堂斗争中,一颗清醒的头脑有多么的重要。
      
      眼下他想要报仇,最好的方法就是全力支持二皇子,并且要和他们一起将眼前的障碍扫清。
      
      长光变成人站起身,将自己湿透的衣服一把扯了下来,雨水从他的头发上流了下来,沿着身体的肌肉纹理一直往下。他毫不在意满身都是水,低头似是望着手中的上衣,露出一个森然的笑。
      
      威正帝,以后慢慢和他算账,至少在他死之前,会让他得到应得的惩罚。
      
      至于现在,他要先收拾伤害星北流的人。
      
      星北府的主母、三老爷,还有沉如瑜,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那么现在,首先就从三老爷一家开始好了。
      
      长光微微眯起眼睛,神色冷静得可怕。
      
      他转过身,回了房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额,这两天的貌似有一点虐(?)貌似好久也没说过话,主要是感觉作话写多了影响阅读体验……这次是怕还在相伴的妹砸误会所以解释一些东西。
    这篇真的是想写甜一点,但有些地方还是不可避免的虐了orz其实主角感情并不虐,看长光这么傻灰甜你们就该信我!!想解释的是长光虽然想要报仇,但并不会真正意义上的黑化,所以他和大公子之间绝对不会虐(信我
    正文要交代的内容差不多都写出来了,大公子的身世和他的三对父母,以及长光小时候遭遇的罹难(可能会有遗漏请原谅我QAQ),差不多收尾了,接下来会写一下大公子解开心结,以及让某些人得到报应,还有一个点就是星北府里谁在收购醒梦花,还会稍微交代一下肃家三姐弟的故事,以及要不要猜猜大公子真正的娘亲是哪位QWQ
    最后,很感谢还在看我这个逻辑死的辣鸡作者写文的妹砸~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