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

作者:律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孤流离(七)

      八年前的那天,长光从外面蹦蹦跳跳地跑回来,正好扑进在台阶上看书的星北流的怀里。
      
      他这时候十二岁,差不多可以稳定保持人形,但是动物敏锐的天性帮助他发现,星北流似乎更喜欢他狼形的时候,于是每天几乎都还是以狼形在星北流面前转悠。
      
      长光的狼形已经长得挺大了,大到星北流无法将他抱起来,像小时候那样把他藏在衣服里,更加不可能了。
      
      于是长光趴在星北流坐的位置的下一级台阶上,头搁在星北流的膝盖上。
      
      星北流放下书,帮他把头上、爪子上的草屑拿掉,问:“你又跑到哪里去玩了?”
      
      “我在外面转悠了一圈,路过那个女人的院子时,听到她说要带你进皇宫。”长光眯着眼,有些惬意。
      
      星北流微微皱眉:“我不是让你不要靠近主母的院子吗?”
      
      “我偷偷去的,躲在草丛里的,没有人注意到我。”长光立即露出有些委屈的表情。
      
      他见星北流的脸色依然没有缓和,于是歪过头,用舌头舔了舔星北流的手掌:“我下次不去了。”
      
      星北流没用什么力气揪着他的耳朵,恨恨道:“上一次你也说的下一次,你的下一次,就是永远的下一次吧!”
      
      长光眨了眨眼,露出无辜的表情,但眼睛里写的分明是“你知道就好”。
      
      趁着星北流怒气上升之前,他用前爪搭在别人膝盖上,凑过去在星北流脸上舔了舔:“你不要生气嘛。”
      
      星北流拿他没办法,只能继续摸他的耳朵。
      
      “对了,”长光这时候想起之前的话没有说完,“我还听到她说,要把什么东西带进宫里,放在酒里。”
      
      星北流心头一震。
      
      他的神色逐渐变得凝重,看着长光问:“你真的听到了主母说的这句话?”
      
      长光点点头:“听到了她这样说,但我不是很理解。他们要把什么放在酒里?”
      
      星北流并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
      
      第二天,星北流便随着主母进宫去了。
      
      这一去,就是十天,整整十天都没有回来。
      
      回来后,星北流独自呆在自己的房间里,锁上门后谁也不见。长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只想见一面星北流,但星北流也不肯见他,哀求了很久都没用。
      
      五天后,长光终于见到了星北流。
      
      他瘦削、虚弱的模样让长光惊恐不已。
      
      那天晚上星北流一直抱着他,他们在黑暗中坐了一晚上。长光看不到他的脸,但感觉他在哭,无声无息的颤抖中,那种悲伤编织成了一张网,细细密密地将他们紧紧包裹起来。
      
      长光不敢问他在宫里发生了什么,怕自己问了星北流将他赶出去,只能一直舔着他的手,希望这样可以安慰他。
      
      最后他搂着长光的脖子,倒在地板上睡着了,额头上全是冷汗,身体一阵阵发抖。
      
      长光低着头舔他的眼角,那些眼泪怎么都舔不完。
      
      迷迷糊糊的时候,他胡乱伸手摸到长光的毛,搂着长光喃喃道:“不要走。”
      
      长光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努力用自己的身体温暖他。
      
      天快要亮的时候,长光打了个哈欠,准备起身去找张帕子给星北流擦一擦脸,于是变成人形走出屋外。
      
      等他再次回来的时候,忽然发现星北流的屋子窗户外,站着一高一矮的两个人。
      
      高个子的人用带帽的大氅罩住全身,矮个子的人是主母。
      
      他悄悄靠了过去,听见高个子的人低声说话。
      
      “你到底在想什么?”
      
      “想怎么让你不痛快。”主母的声音带了几分愉悦,“你在担心什么呢?他这不是没死吗?还活得好好的呢。”
      
      “可你差点就害死了他!”
      
      主母说:“我的态度一开始不就十分明确了?他是星北府的大公子,日后,整个星北府都是他的。”
      
      高个子的人不再说话,他们一起离开了星北流的屋子外。
      
      长光见他们离开,这才走了出来,打算进屋的时候,屋外的一处阴影中有走出来一个面色阴沉的男人。
      
      是主母的三弟,星北府的三老爷。
      
      星北流为了不让长光的存在被别人发现,费了很大功夫培养下人,将自己的院子严严实实保护起来。主母作为星北府的主人,她要来自然不会有人拦住,只不过守院的人会提前来寻找长光,让他避开。
      
      这几日星北流一直没有出门,许多事务都有些被懈怠了下来。碰巧长光又出去了,前来通知的人找不到长光,于是这一次的疏忽,给星北流埋下了祸根。
      
      三老爷应该是跟着主母进来的,他也藏在暗处,听那两个人说话。
      
      走出来后,三老爷的脸色很是难看,瞪了主母和那人离开的身影许久,注意到了旁边走过来的长光。
      
      他有些疑惑地打量着长光:“你是什么人?”
      
      长光认出来了这是星北府的三老爷,低着头将星北流教给他的说辞想了想,回答道:“我是大公子的仆从。”
      
      三老爷的眼神里满是怀疑,长光连忙又加了一句:“贴身仆从。”
      
      三老爷疑惑的是他的穿着打扮。
      
      星北流舍不得长光受委屈,所以吃穿用度都给他最好的。因而长光身上穿的衣服,并不像是一名仆从能够穿得起的。
      
      三老爷将长光打量了许久,长光并不知道,三老爷已经在心里暗暗记住了他。
      
      天亮后,星北流醒了过来,收整好自己又开始忙碌,就像是昨晚的事情没有发生过。
      长光看着他淡漠的脸色,心里不知为何有些泛疼。
      
      那之后,星北流没有再有意避开他。只不过没过多久,星北流提出要将他送走。
      
      ·
      长光深吸了一口气,问沉如琰:“八年前,在皇宫到底发生了什么?”
      
      沉如琰被松开后,自己起了身,整理着衣领。
      
      “你知道皇帝最初是如何知道自己还有这么一个孩子么?”他问长光。
      
      长光摇摇头,他并不知道威正帝是什么时候知道星北流的存在,也不知道星北流是如何知道自己的身份。
      
      沉如琰说:“主母和丈夫靳裕一直感情不和——不,应该说,他们之间根本没有感情。所以那么久了,主母只有星北澜一个孩子。试问主母作为星北府掌权人,突然多了一个七岁的孩子,并且对外宣布这是她的长子,威正帝会不怀疑么?”
      
      “主母根本没有想瞒着皇帝!”长光忽然明白了。
      
      这个女人,就是想要告诉威正帝,他的孩子在自己手中,想要他好好的,想要将这个孩子认回去,就跟自己谈条件。
      
      “主母当初认出星北流是威正帝丢失的那个孩子,就动了利用他和威正帝谈判的心思,因为她知道威正帝一直都没有忘记过这个孩子。”沉如琰讽刺地笑了笑,“星北流是个傻子,他一直把主母当做自己的母亲,记着她在皇城时对他伸出手……带他回家,给他吃的,教他知识礼仪,让他成为星北府的大公子。”
      
      “可是他那时候根本就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建立在他的利用价值之上的!他以为的父母之爱,只是可笑的利用,就连星北府第一继承人这个看上去风光无比的身份,都只是一个筹码!”
      
      肃湖卿走过来插嘴道:“可是威正帝是皇帝,他会怕主母的要挟?他大可以直接夺走星北流。”
      沉如琰瞥了他一眼:“以前我一直也没有想清楚过,可是今天的事情,让我想清楚了。”
      
      “今日主母当着所有人的威胁,恐怕也是当年她用来威胁威正帝的。”沉如琰沉声道,“威正帝定然在当年璃狼的灭亡中做了什么,主母帮过他,所以很清楚这件事。他不敢让这件事暴露在天下人面前,害怕失去自己的威信。”
      
      “于是在主母的威胁下,他不得不承认了星北流是主母的长子,让主母将自己的孩子捏在手中。如此一来,他忌惮主母手中有星北流,就不敢轻易对星北府做什么。”
      
      沉如琰又望着肃湖卿,问:“你记得我曾经提到星北府时,对你说过的,威正帝的担忧么?”
      
      肃湖卿点点头:“记得。属国家族实为皇帝心头毒瘤,当除之。”
      
      长光也明白了:“历代皇帝都想削弱属国家族的势力,因为他们越来越强大,强大到令皇帝忌惮。主母怕星北府被削弱后毁掉,于是以皇子为掣肘,让威正帝想下手依然要瞻前顾后!”
      
      “不错。”沉如琰点头,“这件事谈判的结果,是两方都各退一步,星北流留在星北府中,由主母抚养,而威正帝的条件,是让主母将星北府府邸迁入皇城中,在他能够看得到的地方。”
      
      长光和肃湖卿都了然地点点头。
      
      “但是威正帝不甘心自己的孩子就这样在主母手中。”沉如琰又道,“他自己无法直接告诉星北流真相,于是他利用了我。”
      
      “利用……你?”长光疑惑道。
      
      沉如琰点点头:“星北流后来跟着主母,频繁进出皇宫,自然免不了要来与我们几位皇子见面。你们知道的,威正帝的孩子一出世,都会拥有一块属于自己的黄金铭牌,上面刻有自己的名字。阿流与我年岁相差不大,威正帝让我带着他去我的书房看书,刻意让人把我的铭牌,摆放在了显眼的地方!”
      
      后来的事情,长光也差不多可以想象了。星北流看到这铭牌,与自己的那块十分相像,只是上面刻的字不同,定然是要问沉如琰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