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

作者:律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孤流离(六)

      一道闪电划破苍穹,紧接着,惊雷骤然炸响。
      
      远处的天际压着黑沉沉的云,春雨来得快,而且十分急。
      
      街上行人纷纷跑开躲雨,小商贩们也忙不迭找地方避雨,有人踩着水从星北流身边跑了过去,大声喊道:“下雨了!”
      
      狂风骤雨毫不留情地打在满树花瓣上,一时间繁花落地,好不凄凉。
      
      星北流走过那些落着花朵的地面,头发和衣服很快就被雨浸湿,衣角上也沾了点点泥水,看上去颇有些狼狈。
      
      然而他像是什么感觉都没有,径直往前走着,并不看路,不知道要往哪里去,遇到障碍物便避开。
      
      经过几棵大树下时,他被树上落下的花叶打得脸上生疼,浑浑噩噩地抬起头,才发现自己已经快要走到皇城进出的城门下了。
      
      他要去……对了,他要去找人……
      
      好冷,勾月在哪里……他想去找她……
      
      星北流又走了几步,忽然觉得内脏一阵阵火灼一般的疼痛,喉咙间泛起血腥味。
      
      但他身上又很冷,冷得快要僵硬了。
      
      他强撑着身体走了几步,正是这几步路几乎费尽了他全身的力气。最终他一步都无法挪动,灌了铅一般的双腿发软。
      
      星北流扶着旁边的墙,慢慢地跪了下去,他觉得喉咙干涩发痒,有什么东西抑制不住涌了上来。
      
      “咳……咳咳咳咳……”
      
      他捂着嘴剧烈地咳嗽起来,咳得心肺一阵绞痛。
      
      眼前变得模糊起来,即便这样,他还是在恍惚间看到自己的指缝中有什么流了下来。
      
      是……血……
      
      黑色的血,不但是他手中有,有些因为咳嗽溅到了衣服上。
      
      星北流愣了许久许久,再一次剧烈咳嗽起来。
      
      但是这一次他的双手已经没有力气举起来,只能努力低着头试图阻止咳嗽,但这个动作只是让更多的血染在白色的衣领口。
      
      很冷,浑身发冷,膝盖也被冻得发疼。
      
      那是早些年因为长时间跪在雪地中落下的病,每到冬天都会发作,尤其是再一次跪在雪中时会更加疼痛。不但是冬天会发作,太冷的时候,也会痛到无法起身。
      
      星北流死死扣着墙壁上的缝隙,白皙的指甲被缝隙中生长的苔藓染成了绿色……一把黑色的血迹同时也被他抹在墙上。
      
      雨水从他头上、身上流淌下来,冷得他浑身都在发抖,此时连跪都跪不稳,神智在一点点模糊。
      纵然如此他依然挣扎着想要起身,就算是爬着也要往前。
      
      “母亲……”
      
      他绝望不已,一直压在头上的痛苦和无助终于要将他吞噬,他却找不到任何可以依靠的人。
      我很害怕。
      
      罩在他身上被刻意建立起来的那层壁垒似乎破碎了,里面那些不为人知的软弱和阴暗慢慢地流泻出来,将他整个人包裹起来。
      
      星北流茫然地睁着眼,眼前出现一个模糊的人影,但他什么都看不清楚。
      
      是谁呢……很熟悉……
      
      不等想明白,他便双眼一闭,一头朝前栽去。
      
      他没有倒在地上,而是栽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
      “星北流!”长光抱着浑身都湿透的人,怒吼道,“星北流!”
      
      他愤怒得快要失去理智,却又不知道自己的怒气到底是因为谁。
      
      怀里的人根本不理会他,脸色苍白得如同一张毫无瑕疵的白纸,嘴唇同样没有一丝血色,只有丝丝缕缕黑色的血迹从嘴角溢出。
      
      长光睁大眼,发抖的手指摸了摸星北流的嘴角,确认那是血迹,再一低头发现他衣服上也染了血,心头的慌乱和恐惧让他更加发狂。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很想怒吼发问,可是现在唯一能够回答他的人已经昏迷不醒。
      
      星北流在昏昏沉沉中似乎感觉到身边的热源,不由得往长光怀里缩了缩,声音微弱得几乎让人听不见:“冷……”
      
      长光咬着牙又摸了摸他的额头,身上冷得像是冰块,脸上和额头却烫得灼手。
      
      他俯身轻松将人抱了起来,朝着身后大喊道:“来人!快把我送回去!再来个人先回去叫医官候着……”
      
      ·
      长光沉着脸坐在房间里桌子旁边,看着两三个医官在床前满头大汗忙着。
      
      穿过几个人的身影,可以看到那人躺在床上的侧脸。
      
      他心里一阵阵苦涩发疼,却又什么都做不了,一会儿埋怨这个人,一会儿又埋怨那个人,到最后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带他离开,恨自己当时为什么没有抓住他。
      
      被长光冷彻心扉的目光盯着,几个医官都有些吃不消,最后一个医官擦着汗走了过来,低着头对长光道:“大人,是……中毒。”
      
      长光冷冷地瞪着他:“怎么可能?他什么时候中的毒?”
      
      “不是新中的毒,是余毒。小人推测应该是以前中过毒,服用量不是很多,又或者是较好地除过毒,但是没有完全清除……余毒淤积体内,今日发作,我们已经想办法压制住了,不会有性命危险。”
      
      医官再次擦着头上的汗,不敢抬起头去看长光快要滴出墨的脸色。
      
      长光一把揪住医官的衣领:“中的什么毒?什么时候中的?”
      
      医官慌张不已:“这、这……小人们也不清楚……”
      
      长光心烦意乱,将医官都赶到一边去,自己凑过去看星北流。
      
      星北流还没有醒过来,在睡梦中十分不安稳的样子,眉头紧皱,像是陷入了一场梦魇中。
      
      长光心疼地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烧也还没有退,伸手摸到的皮肤依然十分烫手。
      
      医官们下去准备药材了,不一会儿,寒千在门口道:“小公子,二殿下和肃大人来了。”
      
      ·
      沉如琰和肃湖卿进房间的时候,长光正拿着湿帕子为星北流擦拭嘴角的血迹,谁都不理。
      
      肃湖卿绕到床边去看星北流,沉如琰倒是不急,自己在桌子旁边坐下。
      
      “大公子……怎么搞成这样了?!”肃湖卿只看了一眼,便惊呼起来。
      
      长光冷冷地瞪着他:“闭嘴,不要打扰他。”
      
      肃湖卿心惊胆战地看着长光帕子上泛着黑色的血迹:“中毒?”
      
      他不说还好,这一说,长光不知想到了什么,眼中怒火燃烧。
      
      他将怀里的星北流小心放下,起身冲到沉如琰面前去,轻而易举地将二皇子殿下揪了起来,按在桌子边。
      
      “他为什么会中毒?”长光死死盯着他,质问道。
      
      沉如琰并不生气,眼中却露出不知是怜悯还是惋惜的神色,反问道:“长光,当年他中毒的时候,你真的一点察觉都没有么?”
      
      长光怔了一下,慢慢松开手。
      
      并不是毫无察觉,只是一直被瞒着,他也一直没有问,所以就有些不敢确信。
      
      “八年前,”他低声道,“他进宫里,过了许久才回来那次?”
      
      沉如琰并没有立即回答,侧过头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星北流,仿佛在沉思。
      
      过了许久,他才说:“有时候我会想,是不是我害了他,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想办法弥补他,但是他并不需要我的弥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