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

作者:律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孤流离(二)

      宴会进行了一半,大家都吃喝得差不多了,这个时候才是重头戏。
      
      按照以往的惯例,威正帝会让钦天监出来,宣召春祭吉时,用几句吉兆之言来为接下来的祭典铺垫。
      
      如果猜得没有错,威正帝应该是想要趁这个机会,将星北流的身份向众人公布。
      
      不多时,钦天监监正来了,众人皆以为与以往同样的步骤,都只是轻松听着,皆不是十分在意的样子。
      
      “四正归位,命本合,值东神旺相,万物勃发,人间之吉象!”
      
      监正朝着威正帝行了一礼,在威正帝的眼神示意下,清了清嗓子,继续道:“然则今年情况略有不同,星极位偏移,是为不显之象……”
      
      监正自顾自地说了一大堆,众人虽然听得不是十分明了,不过大多人心里都反应过来了一件事情,今日大概是要有什么意外出现。
      
      而今日,突然出现,坐在皇子那一方位置的星北流,就十分令人猜测不断。
      
      监正终于说完了,他低着头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威正帝咳嗽了几声,才问道:“那要如何是好?”
      
      监正回答道:“今日皇城之内气运受阻,皆是因为二十年前东荒大川璃狼一族灭亡之因,怨念横生。然则我等可无灾无难,则是因为有一大贵之人克制住了璃狼的怨恨。”
      
      “如今此人流落在外,应当早日寻回,佑护皇城,方可破劫。”
      
      他这话一说完,威正帝的脸色有些变了。
      
      这是怎么回事?这些话……怎么有些不一样了?
      
      座下众人都十分安静地在听监正说话,虽说不大听得懂,但是感觉应该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唯有几个能够听懂的人,脸色都有些与之前不一样了。
      
      有人问出关键的问题:“此人是谁?”
      
      沉如瑜是露出了志在必得的神情。沉如琰有些怔愣,莫名地看了一眼星北流,却没有说话。
      
      星北流微微皱眉,被提到璃狼的时候,他就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长光也觉得有些不对,威正帝既然要恢复星北流的身份,怎么又会扯上璃狼?他自己与璃狼一族灭亡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个时候将璃狼牵扯出来,无疑是在自找不快。
      
      江国公扭过头来低声问道:“……今日这事,真的不会有问题吗?”
      
      长光摸不透威正帝到底在想什么,只能说:“我觉着,认一定是能认回去的,只不过不知道皇帝到底要用什么样的方法。”
      
      江国公莫名有些忧心忡忡:“我是担心大公子。”
      
      星北流的身世牵扯到了太多,只是这样简单地说出来,只怕不会令人如意。
      
      长光这时也没有别的办法,安慰他道:“不必担心,有我们护着,他们不敢拿星北流如何。”
      
      不停地有人询问,监正见威正帝神色不对,额头上冷汗冒得更加厉害,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此等大贵之人,凡夫俗子不可窥见半分。不过世外有云游方士,可知全貌……”
      
      “臣等寻得此人,便可为我朝指明庇护之人,望陛下恩准,请方士前来明了一二。”
      
      这话威正帝总算听得懂了,他全然沉浸在让自己的孩子回到身边的愉悦和幸福中,顾不得之前监正为何提到璃狼,连忙道:“快请!”
      
      监正提到的那位方士很快就入殿来了,一身仙风道骨,颇有世外高人的气势,微眯着眼,谁也不看,又像是一进来就将所有人都全部打量了一番。
      
      底下的贵人们有忍不住议论起来的,皆是想知道,这方士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肯定不止是为了什么春祭气运而来,所有人都心知肚明,所谓祈福只是做一场戏,最重要的,还是监正提到的那个“大贵之人”。
      
      方士捻着自己稀疏的几根胡须,嘴角带着有些奇异的笑:“启禀陛下,此事并非什么机密,不过事情真相,不该问问——”
      
      他转了个方向,直勾勾地盯着那人,引得众人都朝那个方向看了过去。
      
      星北流放下茶杯,脸色逐渐冷了下来。
      
      ·
      威正帝有些发愣,不由得看了一眼继后,他总有一种错觉,今日的事情不在他的掌控之中。
      
      他确实听了继后的话,让继后的父兄家族帮忙寻找人,人找来后,怎么说话都是他的安排。
      
      但方士现在说的话、做的事情,和之前所说的有出入。
      
      威正帝只一心想着要尽快将星北流的身份公布,便没有急着去阻止方士说话,而是静候着接下来的事态发展。
      
      主母神色不变,淡淡地问:“敢问先生有何指教?”
      
      方士还是笑眯眯的样子,缓声说道:“一切的真相,主母心中清楚,此等大贵之人,也是主母一手培养,皇城能够得此福佑,皆是上天垂怜,为我们带来了这个人。”
      
      主母知道他们在演什么,冷眼看了方士一会儿,发现对方完全没有害怕的意思,便哼了一声道:“你说的是星北流?”
      
      她的直截了当让在场没几个人反应过来,有些人发出哗然的声音,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
      
      所有的目光再一次地汇聚到星北流面前去,那个答案仿佛就在眼前,隔着一层朦胧的雾,叫人拨不开,又心急万分地想要一窥真相。
      
      方士朝着四方行了一礼,沉声道:“还请陛下允许小人直言!”
      
      威正帝有些麻木地点点头。
      
      他此时觉得心肺处十分的不舒适,脑子转得也不够快,有些事情直觉不对,可是什么都没有想明白。
      
      方士站在大殿最中央,叫所有的人都能听见自己说话。
      
      “诸位贵人,小人可是当年一些事情的见证人。”方士微眯的眼睛里透出几分异样的光芒,“大家可能不知,在二十年前,我们面临着一场大劫——那就是,璃狼试图毁掉我们的君主,侵占我们的河山!”
      
      下方一片惊讶的声音。贵族们有不少知道璃狼这个曾经存在于世的种族,却知之甚少,在他们还没来得及更加了解一些的时候,便听说璃狼已经灭亡了。
      
      长光笑了一声,就听方士胡说八道。虽然说他不知道真相到底是什么,但是这么多年窥探真相的过程中,他也知道了一些当年隐秘的事情。
      
      绝对不会是像这方士所说的,璃狼是因为想要侵略人类土地才被灭亡。
      
      璃狼避世而生,从不肯离开东荒大川半步,直到死的时候都是在自己的家园,怎么会是如此被利欲熏心的形象呢?
      
      真正贪婪的,其实只有人罢了。
      
      星北流皱着眉,端起酒杯又喝了一口茶,沉如琰凑到他面前低声道:“编得还像模像样的。”
      
      方士继续道:“然而这个时候,为了与璃狼维持和平契约的巫祭之女回到皇城,将这个消息带了回来——而巫祭之女,曾经亦是陛下所爱之人,回到皇城之后,为陛下生下了一个孩子!”
      
      说到这里的时候,有许多人已经明白了过来,这个孩子,和之前所谓的“大贵之人”,皆是一个人——
      
      星北流。
      
      到这里为止,似乎并没有什么问题。威正帝还觉得挺好的,既隐瞒了当年他做出的那些事,又美化了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还能顺水推舟让众人接受星北流皇子身份,都很好。
      
      接下来……接下来应该是将养育星北流的美名强行放在主母身上,逼迫她在众人面前承认星北流的身份吧?
      
      威正帝如是想着。
      
      “这个孩子,正是阻止璃狼疯狂计划的关键。”方士说,“然而,主母却因为自己对陛下的爱,变成了对巫祭之女的恨意——出于妒恨之心,主母将那个孩子送到了璃狼一族,想要让璃狼毁掉这个孩子,让璃狼可以毫无阻碍地侵入我们的土地。”
      
      不少人倒吸了一口凉气,纷纷发出“太可怕了”、“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回事”之类的声音。
      
      方士在嘈杂声中提高了音量:“可是,正因为这个孩子被送到了东荒大川,璃狼没有能够毁掉他,反而被这个巫祭之女与陛下所生孩子的强大血脉影响,遭到了上天降下的厄运惩罚,在一场大地震中全部丧生,就此消失在世界上!”
      
      所以这就是当年威正帝发布禁狼令的原因吧?就算璃狼在天灾中毁灭,也要谨防它们逃脱出来,危害人类的土地,所以威正帝才会在靠近东荒大川的几座城市里发布禁狼令。
      
      下面知道一些当年事情的贵族们露出仰慕的神情,几乎是带着感激一般的神色,瞻仰着威正帝。
      若不是威正帝威武神明,只怕他们这些人,早已被那神秘又妖邪的璃狼给害了!
      
      有人已经起身,想要跪拜威正帝。
      
      主母的神色却像是怔住了
      
      爱不假,恨亦不假,嫉妒成恨也不假,可是,璃狼灭族,并不是因为她。
      
      沉如瑜看着主母逐渐变化的脸色,满意一笑。
      
      果真如此啊,半点都没有出乎他的意料。
      
      人声杂乱中,议论声四起之时,方士用最后一段话结束了这个编造的故事——
      
      “这个孩子大难不死,最后回到皇城,被主母认出来了,于是收养为自己的孩子,只为要挟陛下不追究当年自己的过错。”
      
      “这个孩子,正是星北府的大公子,星北流!”
      
      人们站起身来,离开自己的席位,面朝着威正帝。
      
      不知是谁先出声,高声喊道:“陛下万岁!”
      
      越来越多的人也发出出自于心底的真挚呼声:“陛下万岁——”
      
      他们虽然并不清楚二十年前发生了什么,只认为这位帝王,做出了了不得的事情。
      
      他们由心底崇敬威正帝,丝毫不会怀疑星北流的身份。
      
      也不会认为,和璃狼一族的巫祭之女生下孩子,有什么不对。
      
      长光也跟着江国公慢慢地单膝跪地,但他跪的并不是威正帝,而是那个高坐在威正帝身旁不远处的男人。
      
      他也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可是他依然为星北流感到高兴。
      
      只要他能够恢复自己的身份,只要他能够一直好好的,长光想,就算永远都不会知道当年的事情,似乎也没有什么关系。
      
      于他来说,璃狼太遥远了。而这个人,近在眼前,近得能够让他有得到的机会。
      
      可是星北流看不出来有什么高兴的神色,甚至还有些神思恍惚。他就像是一具精美的木偶人,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冷眼看着下面的人或喜或惊,那些人的狂热和敬仰都与他无关。
      
      星北流自然不觉得有什么可以值得高兴和庆贺的。
      
      因为事实真相并非如此,他其实是一个罪人——永远无法被洗清罪孽的人,却在今日,被当做是拯救了人们的“福佑之人”。
      
      并没有感到轻松,反而有更为沉重的东西,压在了心头。
      
      他知道长光在看着自己,目光灼灼,可是他却失去了所有的去回望的勇气。
      
      有一点冷了……不知为什么,在这个温暖得快要流汗的地方,他的手脚一点点的变得冰凉起来。
      
      在万众呼声中,有人猛地站起身,将宴席桌上用以装饰的琉璃灯高高举起,再重重地摔在地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