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

作者:律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幸琉璃(三)

      星北流其实出了皇宫后,就碰上了正准备回去的江国公,于是与他说了自己对星北茕婚事的想法,江国公觉着趁现在还早,他们两人可以一同去陈国公府。
      
      说明了来意后,陈国公便让星北流自己去寻陈国公夫人,他则拉着江国公去喝酒了。
      
      陈国公夫人,在陈国公府里,大家一般会尊称她为靳老夫人。
      
      大抵是许久没有见着星北流了,靳老夫人对他的到来欢欣不已,当即叫人去备了好酒好菜,准备留星北流和江国公一同吃饭。
      
      靳老夫人叫那些下人都出去了,留着星北流一个人说话。
      
      “你瘦了许多,我想念你得打紧,可你早已将我这老婆子忘记了。”靳老夫人一边抱怨着,一边还是有些心疼地摸着星北流的脸。
      
      星北流露出一丝温和的笑意:“姑婆说笑了,我一直都惦记着您呢,只是脱不得身,这才许久没有来看您。”
      
      靳老夫人叹了声气:“人老了之后,总感觉这时间无声无息地就过去了。我像是昨天才看到你们几个小孩子还在我眼前跑来跑去,今天你就这么大一个人在我面前了。”
      
      “是啊,子孙都长大了,您也该好好享福了。”星北流笑着道。
      
      “我哪还有什么子女呢……”说到这里,靳老夫人的眼睛里便越发黯淡下去,“我的两个女儿,都嫁到了肃家。姐妹本该如双生花相扶相携,我本以为她们姐妹俩感情一辈子都该好好的,可我从不曾想到过,妹妹竟然会因为嫉妒姐姐的孩子得到了父亲的宠爱和关怀,而做出那些事情来!”
      
      肃家上一任主君,肃湖卿的父亲,先是娶了靳老夫人和陈国公的大女儿,生下了肃湖卿和肃云卿。后来大女儿病逝,肃湖卿的父亲又娶了小女儿。
      
      对于肃湖卿他们来说,这位既是姨母又是继母的女子,本该关系亲密。可是当妹妹有了自己的孩子,便再也不愿善待姐姐留下的孩子。
      
      肃湖卿的父亲不忍让自己的妻子伤心,放任妹妹去迫害姐姐的孩子们,最后只落得了一地凄凉。
      那个女人自作自受,最后没落得一个好下场。在肃湖卿成为肃家主君后,亦将她的孩子发落到肃家在偏远地方的旁支去。
      
      这一切,都是靳老夫人知道的。她什么都没有做,当年只是默默由着肃湖卿发泄多年来忍耐的怨怒。
      
      哪一个不是她的亲人呢?只是这一切的发生,已经不是她能够把控的了。
      
      星北流拉着她的手,轻声安慰了老人家一番,趁此机会将星北茕的事情给说了。
      
      “那姑娘一直都十分乖巧,只是多年来身份只是个庶女,没有能够得到好的教养。所以我的意思是,送到您这里来学学规矩,好好打扮一番,也跟着您去认识一些皇城中的贵人。”
      
      靳老夫人很快收起了悲戚的情绪,听到有这么个姑娘,面上有些高兴。
      
      “什么嫡女庶女的,只要姑娘人好,这又有什么!”靳老夫人道,“当年挽丫头也只是个庶女,我还是喜欢得打紧。”
      
      她又叹了声气:“自从挽丫头走了后,我这里许久也没怎么热闹了……”
      
      “姑婆放心,现在那姑娘已经是嫡女身份了,叫她来陪您一阵子,以后也可以常来您这里走动。”
      
      靳老夫人笑着瞪了他一眼:“你倒是把别人以后的事情都安排得好好的了,怎么还不考虑自己的事情?这么多年,你就没一个看上的姑娘?”
      
      星北流无所谓地笑了笑:“我一直都是戴罪之身,也不便去连累姑娘。”
      
      靳老夫人年纪大了,受人尊重,所以一直生活在有些高的地方,那些闲事一般都没人和她乱说,也就不知道星北流和翎猎骑的大统领有怎么样的一段旖旎绯闻。
      
      所以她只觉得可惜——星北流这身份才华样貌,每一样都不是一般人能够比得上的,真想娶哪位姑娘,大抵没什么不可能。
      
      靳老夫人并没有就此死心:“那你喜欢什么样子的姑娘呢?我这段时间帮着那茕丫头看人家,顺便也帮你留意留意。”
      
      这个问题被问出来的时候,不知为何,星北流脑中首先浮出来的……竟然是那天夜里长光戏谑说出来的话。
      
      “我……”星北流难得有些拘谨,停顿了一会儿才继续道,“我可能比较中意那种,脾气不好的,还难伺候的。”
      
      靳老夫人有些惊讶:“你竟然会喜欢这类的?”
      
      她觉得有些为难:“我觉着那些姑娘脾气都是温温软软的,你这个要求,可能有些难。”
      
      星北流后知后觉自己说了什么,有些失笑:“不妨事……这样的一个就够了,多了我也承受不起。”
      
      靳老夫人总觉得他话里有话,可是再问也问不出来什么。
      
      ·
      这边说好了之后,靳老夫人有些等不及,便赶着陈国公去派人到星北府里邀请人过来。
      
      星北流笑了笑没说什么,老人家只是太寂寞了,想要人陪着。
      
      陈国公也是武官,早些年在外打仗便没有娶妾室,除了两个出嫁的女儿,便无后辈。这诺大的国公府,总显得有些凄凉。
      
      待到陈国公百年之后,他的一切荣誉财富,应该还是要交给肃湖卿两兄弟的。
      
      那时候,肃湖卿两兄弟一个便是肃家主君,一个便可以继承陈国公的封号。
      
      只不过,这一切的前提,是沉如瑜没有登上皇位。
      
      星北流这时候越发认为沉如琰没有说错……如果在皇位之争中让沉如瑜赢了,很多人都会被牵连。
      
      肃湖卿早已明面上与沉如瑜不和,沉如瑜继承皇位,只怕连陈国公这样的老臣都不会放过。
      
      ·
      吃过午饭后,江国公便与星北流一起告辞了。
      
      靳老夫人还是舍不得星北流,又叫人拿出来了一堆补品给他,千叮万嘱了一番,这才放人了。
      
      在陈国公府外星北流同江国公道别,他打算就在这里等长光来。
      
      江国公没急着走,笑着同他说了几句话。
      
      “嫂子还是像原来那样疼你,你都不愿意亲自上门拜访,还要拜托我去说!”
      
      江国公与陈国公结拜为兄弟,所以也管靳老夫人叫“嫂子”。
      
      星北流只是淡笑了笑:“我记着姑婆的好。只不过一个人若是给他人带来苦难和不幸的源泉,又有什么资格,再去接受他人的好与爱呢。”
      
      江国公用那双有些锐利的眼睛盯着他:“你觉得这个人是给周围人带来苦难的,那么是不是也认为,这个人必须要得到所有人的原谅,才能再一次地心安理得与周围的人相处?”
      
      星北流微微一怔,迟疑道:“是的……”
      
      江国公却叹了口气,笑着摇摇头。
      
      “并非如此。”
      
      星北流不解。
      
      “你觉得他对不住所有人,一定要得到原谅才可以。可是,他最需要的并非是他人的原谅……”
      
      “而是,他自己的原谅。”
      
      星北流抿了抿唇,许久都说不出话来。
      
      老人那双眼睛仿佛有着能将人的心看穿的力量,直直地刺进了那片被他狼狈藏起来的阴暗地域。
      或许他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却一眼能够看透烦恼是什么。
      
      有的人不管什么时候、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能够心安理得。而有的人,却要一直活在愧疚和自责之中,深深的无法自拔。
      
      “如果真的是我猜的那样,大公子,尝试着走出来吧。”江国公叹了声气,像是祖父那样劝慰着星北流。
      
      “老头子我虽然人老了,眼睛越来越不好使了,可是心里通透得很。”他继续道,“我知道长光离不开你,并不觉得这是什么不好的事情。早年丧妻失子,有些事情早已看得开了。”
      
      “人老了啊,也就越发的孤独了,每日也就想着要孩子们好好的,就足以心满意足了!”江国公含着笑,“如果你那母亲还在世上,必然也是只想自己的孩子们好好的,长光是她的孩子,你也是。”
      
      星北流沉默了许久,才躬身行了一礼,低声道:“谢谢祖父。”
      
      江国公笑着摆摆手:“那我可就先告辞了。大公子还在这里等长光?那小子被你宠坏了,还是要好好管教着才是。”
      
      星北流也忍不住笑:“他现在这样,挺好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