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

作者:律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狂澜(三)

      威正帝没让除了星北流以外的任何人留下来,他自己站起身的动作有些费力,星北流远远地看着他,神色一瞬间又恢复之前的疏离冷淡,完全没有上前帮扶的意思。
      
      威正帝也没有恼怒,自己慢慢地站起身,咳嗽着走了过来,离得星北流近了些:“今日来你身体如何?好些了吗?”
      
      星北流低着头道:“多谢陛下关心,臣下身体并无大碍。”
      
      威正帝脸上露出一瞬间的怔忪:“你与朕见外多了。”
      
      “君臣礼不可废。”
      
      “你是在怪朕没有信任你吗?今日这事……咳咳、咳咳……朕必须要问一个清楚,毕竟与星北府关联……”威正帝咳嗽着,说话都有些艰难起来了。
      
      星北流默默地看着他,等他将话说完,才回答道:“陛下做的没有错,本该如此。”
      
      威正帝点点头,看着的眼神中流露出几分赞许:“你一直都聪明懂事,很像你的母亲……”
      
      这句话说完后,又是长久的沉默。星北流一声不吭不打算回答什么,最后还是威正帝叹了声气道:“可怜你命中劫难数之不尽,一直在外受苦,本不该如此,朕实在是心疼不已。”
      
      星北流还是沉默不语,只是听他说话。
      
      威正帝看着他冷沉的面容,依然叹着气道:“不知是不是因为身体越来越不好了,前几日梦见你母亲,怪责朕没有能够好好照顾你。朕仔细思索一番,确实对你亏欠太多……所以就想着……咳咳咳……就想着……”
      
      那个他至今不清楚身份的母亲被威正帝梦到,还真是不幸啊。他在心头微微冷笑。
      
      星北流终于抬起手,将威正帝扶到一旁椅子上坐下,将宫人之前端上来的茶水呈给威正帝。
      
      威正帝低头喝了一口茶,暂时止住了咳嗽,声音依然有些艰涩:“你不该在外面受苦受难。你生而尊贵,本不该受到那些磨难……是朕愧对你……”
      
      星北流只是摇了摇头:“陛下并没有什么亏欠臣下的。”
      
      亏欠,前提是两个人之间有着什么关系,如果说不上有什么过深过重的羁绊,那么“亏欠”一词也说不上。
      
      威正帝看着他精致的眉眼,苍白的面容,不由得神思游移天外,神色怔怔的,没由来的说了一句话:“你还是在怪朕。”
      
      星北流生得像他母亲,也正是因为如此,即便有些没有证据的传言,也没几个人会相信。
      
      星北流依然只是摇摇头。
      
      如果是十年前才知道一切真相的他,亦或是八年前在宫里被谋害的他,再或者是五年前被算计的他,可能会在威正帝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深感委屈与不安,甚至会抱有一丝感念。
      
      现在的他,只会在长久的沉默之后,说出一句:“臣下不敢。”
      
      ·
      沉如琰先回宫去了,长光和肃湖卿还站在藏清宫外。
      
      肃湖卿看着继后与沉如瑜在前方不远处分开,用手肘捅了捅长光,压低的声音透出兴奋:“快看,二殿下所料不差,四皇子真的往刑狱那边去了!”
      
      长光不是很在意,有些心不在焉地道:“那你还不快把大礼给他送过去。”
      
      肃湖卿面露惊恐:“为什么要我送过去?我会死在那个阴森森、冷冰冰的深宫中的!”
      
      长光伸出爪子拍了拍下属的头,眼中露出看傻子的神情:“你话本子看多了。那边宫殿一点也不阴森森、冷冰冰,他们也不会随便干掉你的,顶多在心里把你抽一顿。”
      
      肃湖卿哭丧着脸,还是不太乐意:“我不去!我面子没你和二殿下大,去了肯定要完!”
      
      长光双手环抱在胸前,冷漠地露出看好戏的笑:“因为,我要在这里等我家大公子。”
      
      “……”莫名的酸臭气息让他心里很不爽了起来。
      
      肃湖卿感觉有些心酸:“说起来,二殿下快要做父亲了,大人你也有了大公子……而我,还是孤苦伶仃的一个人,每天夜晚独守空房,形单影只、对影成双……”
      
      长光抬手捂住耳朵,不想听他怨妇一样喋喋不休的抱怨:“所以,你每天都有空去边歌岸,却没空去找个媳妇成亲,这能怪谁?”
      
      肃湖卿幽怨的神色一僵,有些不自在地打着哈哈:“我其实很忙的,并不是每日都混迹边歌岸……”
      
      长光了然地点点头,一脸我懂拍了拍他的肩膀:“所以,你要努力。”
      
      让他努力找媳妇儿成亲吗?肃湖卿不免惊喜,长光竟然会有一天好心安慰人,果然和大公子待在一起改了不少性情么?
      
      肃湖卿感动不已,用力点头:“我一定会努力的。”
      
      长光满意地笑了笑:“是的,作为还没有成亲的一个人,你一定要努力为我们这些有伴侣、很忙的人做事情。所以,你快去吧——”
      
      说完之后,他便不再理会一脸石化的肃湖卿。
      
      肃湖卿默默地泪流满脸,幽怨地看了一眼长光,转身离开了。
      
      ·
      沉如瑜只身来到刑狱,阴暗无光的监牢散发出湿冷、腐败的气息,令人深感不愉。
      
      他微微皱眉,叫大理寺治下当日值班的司狱来见他。
      
      人来得很快,脸上带着恭敬的笑容,刚行过礼,就被皱着眉头的沉如瑜问道:“昨日翎猎骑的大统领是不是将一名女子送到你们这里来审问了?”
      
      司狱连忙回答道:“回四殿下的话,确实有此事。”
      
      沉如瑜刚想让他们把人带出来,他直接接走,然而转念一想,这两天刺客这事让几方都有些敏感,他还是少插手为好,免得让自己脚下沾了淤泥。
      
      反正威正帝宣召了星北彤进宫来,到时候让星北彤自己来接人就是了,顺便还可以给星北彤说说,这都是谁干的好事。
      
      想到这里,沉如瑜拍了拍司狱的肩膀,示意他放轻松:“我只是来问问是否有此事。这可是星北府的人,你们可要好好照顾着,不要怠慢了。”
      
      司狱露出了然的神色,忙不迭点点头。
      
      沉如瑜见他似乎是懂了,于是放心离开了。
      
      ·
      “你这样说的时候,朕就知道,你是不愿意同朕亲近。”
      
      威正帝瘫坐在椅子上,有些无力地叹了声气。
      
      “但朕也没有什么可怪责的,要怪的话,就只能怪自己。朕明明有过无数个机会将你接回来,然而一直到现在——朕错过了你的二十多年。”
      
      他有些颓然,也知道这错过的二十多年光阴,不可能仅凭着几句煽情的话,就可以弥补回来。
      
      “当年朕派江成逝去东荒大川寻找你,错过了你,又在璃狼灭族之时派人去找你,依然错过了你……”他低声喃喃道,“后来主母将你带回星北府,我想要从她手中将你接回来,变得更加的困难……”
      
      星北流却露出有些不舒服的神情,心头发堵,那些令他不愿回忆的情景不受控制地浮现在脑海中,让他心中一阵阵钝痛。
      
      威正帝还在以为他什么都不知道!
      
      威正帝根本就不知道,当他在说起这些的时候,星北流只对他的惺惺作态感到恶心。
      
      明明每一次的寻找,都并非是出自于亲人之爱,就算有——但更多的时候其实是带着其他目的,来寻找他,又一次次放弃他。
      
      直到现在,这些话,还是为了达到自己的那个目的。
      
      威正帝却依然以为星北流什么都看不出来,想凭着几句苍白无力的话来打动他。
      
      星北流有些累了,此时此刻他很想念长光,想长光变成狼,让他抱着。
      
      抱着狼形的长光会让他感到心安,因为这会让他有一种小时候被勾月抱住的感觉。
      
      星北流低声道:“陛下不必自责,臣下现在过得也很好,并没有感到什么遗憾。”
      
      他确实没有什么可以遗憾的,就算从出生开始没有待在亲生父母身边,但是长光的父母亲,长舒和江成逝弥补了他的父母之爱。后来的岁月漫长又艰难,可是怎么说他也是星北府的大公子,在生活条件上也不差,身边还有长光陪伴着,都挺好的。
      
      他想着如果可以的话,一直这样下去也没什么不好的,只要有长光在,他就能一天一天的活下去。
      
      可是如果有一天长光不要他了,离他远去了,又该怎么办?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