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

作者:律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挚铃(六)

      星北流心头发苦,问:“说什么了?”
      
      “这……”
      
      “说吧,我并不会因为传言是什么责罚你。”
      
      其实属卫也并不是怕星北流责罚,而是这些话实在有些说不出口。
      他心下一横,道:“皇城里的人在说,您与小公子曾经有一段很不一般的关系。还说什么……说什么五年前是因为您掳掠小公子,借星北府的威压强迫小公子做您的娈童,结果被人发现了,星北府为了面子好看,才将您发配……”
      
      星北流错愕瞪大眼,好一会儿才把这段话消化过来。
      他哭笑不得:“这……”
      
      走了五年,没想到这些人没有忘掉自己的原因,竟是这个。
      毕竟这段传言的两位主角,一位是曾经声名显赫的大世家公子,而另一位是皇帝青眼相加的红人,两人都有着倾倒皇城无数男女老少的皮相,这般艳闻才会一传千里。
      
      “罢了,反正我也不是在意名声的人,爱怎么说,便怎么说吧。”
      
      怪不得肃湖卿这人一直都怪怪的,先将他拐到长光那里去,说话还这么奇怪,想必也是知道这些传言的。
      稍作思考便可以想明白,这些传言定是为了保护长光的身份。
      
      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些有迹可循的事情,只要被有心之人抓住一点,便会为了构陷一个人而大做文章。
      如果真的让别人知道,长光曾经与他有过十五年朝夕相伴的时光,只怕当朝的统治者会起疑心。
      所以为了掩盖一段事实,用另一段半真半假的艳闻,大概是最合适的。
      只是这传言着实令人无言。
      
      星北流道:“无妨,只要我们都知道那都不是真的便是了。长光日后……日后还要如同正常人一般,娶妻生子……”
      越说嘴里越苦涩,星北流的声音逐渐减低,最后连一个字都说不出。
      
      他忽然有些害怕起来,长光是他唯一的亲人,是他最亲的人,如果长光有了自己的家,那么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不过也不算坏事,到那个时候,长光便完全不需要他了,做一个正常人,好好活下去也不错。
      这样他也可以无愧于那个人了。
      这是她的愿望吧?
      
      这次见到长光,最明显的感觉就是两人之间似乎已然隔着千沟万壑。
      长光似乎没有怎么变,他以前就是那副带了几分桀骜的性格,不同的是对星北流也是用这种态度。
      
      星北流思索着长光知道了多少当年的事情,应该不多,毕竟完全知晓当年之事的人没剩下几个。
      而他星北流就是其中之一,还是当朝统治者不会动的一个。
      
      长光会长大,会接触到一些人,迟早会知道自己与人类不同,也会知道自己为何远离故土,在这个没有任何亲人的地方生活,还会知道,这个世界上,除了他自己之外,没有第二只璃狼。
      只是星北流希望这一天的到来晚一些,至少在他为长光扫清障碍之后。
      
      “走吧。”星北流用着十分疲惫的声音说道。
      
      马车逐渐驶离繁华的皇城,朝着温暖如故的东边驶去。
      沿路从冬雪到融化了雪的湿润土地,干枯的枝桠越来越少,温和的气流吹过的地方,枝头上吐出柔软的绿芽,花朵开在马车下。
      寒冬终将会过去,相互思念的人也终将会相见。
      
      ·
      不得不说二皇子的耳目实在太过于敏锐。
      肃湖卿咂舌,假装忽略掉皇子殿下不怎么掩盖的八卦之色,认认真真把昨天的经历叙述了一遍。
      
      二皇子沉如琰,是为当朝皇帝嫡长子,元后之子,身份之尊贵无人可比,虽早已过及冠之年,却还是没有被皇帝立为太子的意思。
      
      子承父位的问题总是永恒的,存在于不同的时代、不同阶级的家族中,似乎不管是皇家贵族,还是平头百姓,都会有这样的困扰。
      所不同的是,威正帝的心思几乎没有人猜得到。
      
      他不喜欢元后和元后所出的孩子,这是一件明显的事情,他宠爱着继后与继后的孩子也是一个明显的事实,只是,在皇位继承人这件事上,他从未表现出过偏颇。
      仿佛在等待着什么,等待一个契机。
      
      沉如琰并不着急,毕竟威正帝作孽太多,上天如今要惩罚他,不叫他能够长命百岁。只要比谁活得久,皇位最终还是要落入沉如琰手中,说不定到最后活着的威正帝,只能看到自己的子嗣相互残杀。
      
      但现在还不是机会,沉如琰忌惮着那个狡猾的老狐狸。
      他还不足够强大,也还不足够名正言顺。
      
      白子落盘,肃湖卿望着自己一片残兵败将的黑子,觉得自己真是一个很惨的人。
      分明也是一位世家公子,还在翎猎骑中领职,成天却要被当作拍马屁、狗腿、甚至是传达八卦的人。
      
      俊美的男子坐在对面,微微一笑:“湖卿,只是叫你摆谈几句趣闻,你就如此心不在焉?”
      
      肃湖卿早已练就了一番马屁张口即来的本事:“臣就算不摆谈,也赢不过殿下。”
      
      沉如琰哈哈大笑,毫不客气地落子,给了肃湖卿一个痛快。
      
      肃湖卿惨不忍睹,一点也不想下棋了。
      
      长光都比他下棋下得好,后来想想是那个人教的,肃湖卿也还算释然了。
      
      想起那两人,肃湖卿忍不住问起今日沉如琰叫他来的用意。
      “昨日才发生的事情,殿下便已知晓了吗?”
      
      沉如琰手中捏着白子,沉吟片刻:“星北流回到皇城,还在翎猎骑大统领府上走过一趟的事情吗?”
      
      不等肃湖卿回答,他漫不经心地放下棋子:“宫里人都知道了,传得很快,皇帝那边似乎也知道了。”
      
      肃湖卿哑然。
      
      “不得不说你做了一件很好的事情,正好我用得上。”
      沉如琰想起什么来了,似笑非笑:“这两个人啊……原来是在传堂堂大统领曾经被星北家大公子强迫做了娈童,星北流为了逃避灾祸和苛责逃到了外面去,现在是在传大统领心有不甘,趁着星北流回皇城来将其劫到自己府里,好生报复了一番……”
      
      前面的话还算正常,后面的话,尤其是最后一句,肃湖卿嗅到了一丝不一样的气息。
      
      “这是……这是昨天才传起来的?臣竟然不知道。”
      
      沉如琰点点头:“是啊,因为有人说看到了你将‘被折磨过’的星北公子送了出来,有人还说星北流的状态很是不好,想必是被好好报复了。”
      
      这两人之间的传言多是暧昧不清的,人们似乎也更加喜欢议论这些,所以肃湖卿几乎立即能够想象出来外面的传言变成了什么样。
      
      “所以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肃湖卿挠了挠头,心道自己又在星北流不堪的名声上新添了一笔。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臣在路上遇到了从星北府里出来的大公子,提出送他一程,后来雪大了,路过长光大人的府邸,顺便下去打了一个招呼。然而星北公子似乎身体不好,在府邸晕倒了,于是留了一会儿。”
      
      沉如琰静了片刻,然后笑了起来。
      “你分明是故意的。”
      他瞥了肃湖卿一眼:“江国公对你给予了足够的信任,长光也是,你用不着故意再去试探这两人之间的情义。”
      
      这世上的巧合,其实也是无数个必然拼凑在一起,最后形成的假象。
      
      肃湖卿却不见半丝慌乱,拱了拱手:“话虽如此,可是臣并没有感觉到长光大人特别的情感,仿佛对那个人早已冷漠,忘掉了曾经共度的时光。”
      
      这话让沉如琰微微皱眉,长光脾性向来古怪,本以为星北流可以成为他的掣肘,如果只是当做陌生人来对待的话,可能会有一些不好办。
      
      不过他在肃湖卿来之前就已经打定好了主意,不想再改变。
      
      “你看看这个。”
      沉如琰将压在棋盘下的一封纸抽了出来,递给肃湖卿。
      
      肃湖卿接了过来,打开一看,上面写着的内容,是各种药材,看来似乎是一张药方。
      “这是……”
      
      “我安插在御医中的人抄出来的药方。”
      
      沉如琰见肃湖卿看完后,拿了回来,投入一旁暖炉中,看它燃烧成灰烬。
      
      肃湖卿稍作思考,心里隐隐有一个猜测。
      “这药方是治疗……”
      “肺痨之病。”
      沉如琰的声音压得极低,脸上却透露出一种隐秘的愉悦。
      “虽然还不能确定严重程度,但这病,一时半会儿是好不了的。”
      
      肃湖卿确定了这是谁的药方。
      能够让沉如琰如此大费周折得到的东西,只会是与最重要的人相关。
      
      “可是……继后那边却只是说……”
      
      沉如琰露出嘲讽的笑:“皇位继承人未定,继后成日惶惶不安,生怕皇帝去了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就要死了,于是日夜亲自侍疾。他们隐瞒着所有人,自然是不想因为在皇帝精神不好的时候有人动手脚。”
      
      他站起身,看着冰封的湖面上,霜雪堆积。
      “可这对于我来说,恰好是一个机会,趁着他没什么精神的时候,那正该是我伸展拳脚的时候。”
      
      肃湖卿低头,心知自己听到了不得了的事情。
      
      “肃湖卿,我需要助力。”
      
      沉如琰远眺东方,昏沉的天际唯有那方有一丝光耀。
      
      “把星北流带回来,我需要他的帮助。”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